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257 皇上的心思  
   
257 皇上的心思

"皇上,臣妾怎麼了?"林清放下手中的杯子,才開口問道.

李懷玉眉間的喜色淡了些,替她將床頭的枕頭安放好,讓她斜靠著,才道,"你中毒了.可算是醒了,不然,朕真不知該如何是好."見林清神色疑惑,又道,"你昏迷了整整十天了!"

林清聽到這個,猛然睜大眼睛,難怪醒來的時候,全身都不自在,也沒有力氣,原來睡了那麼久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毒……"她忍不住開口問道.

李懷玉神色一黯,"那日不是有人刺駕麼?你替朕當了飛過來的飛刀,可那刀上卻淬了毒.太醫們都瞧不出是什麼毒,最後還是封住了你的周身大穴,派人回京將天山雪蓮拿來,才讓你醒過來的."

林清聽到這麼曲折的過程,心中也後怕不已.當時撲上去,實話,當時什麼都沒想.但是現在再去想,那樣危險的況,或許只要哪里差一點,自己就永遠醒不過來了.

李懷玉完之後,起身道,"朕一時高興,倒是忘了,該讓太醫進來給你把把脈的."

話音才落,外頭聽到動靜的春凝已經推開門走了進來,"皇上,奴婢聽見……主子醒了?!"

見林清靠在床上,雖然看著還是蒼白之極,但到底醒過來了.春凝不由驚喜不已,便要上前.

李懷玉冷著臉道,"你去通知太醫,珍修儀醒了,讓他們過來診脈."

春凝腳步一頓,壓抑住心頭的歡喜,往外跑去.自從聽了施太醫的話之後,她心中便一直忐忑不安.

從感上來,她自然是相信主子不會那麼容易就出事的,但理智上她也知道,那毒藥世間罕有,真的有個什麼,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她也是一直提著心的.

現在見林清醒過來了,便是李懷玉的冷臉,也不在春凝的眼里了.她滿心洋溢著歡喜,跑到太醫們所住的地方,高聲道,"施太醫,主子醒了!皇上宣太醫們過去給主子診脈!"

"醒了?"施良第一個反應過來.這幾日他是日日都去診脈的,也知道林清的形一天比一天好.但是到底能不能醒來,什麼時候醒來,他卻也是不准的.

所以乍然聽到春凝的話,猛地站起身,提著箱子就往外走,"快,去看看!"

診過脈之後,證實林清身體里的毒素已經排了出去,現在之所以虛弱,不過是因為昏迷太久了,營養跟不上.只要好生養著,很快就能好起來的.

不過,施良也實實在在的將況都了出來,"當日金針封穴,後來又用冰塊降溫,雖是不得已,但到底對娘娘的身子造成了些影響.只怕日後娘娘會有些虛弱,畏寒怕熱,不能過度勞累."

林清聽了這話,略微恍惚了一下,也就釋然了,"能夠救活過來,想來就極為不易了.怎能奢望別的?"

倒是李懷玉,看著林清的眼神十分抱歉.原本這些都該是他來承擔的.

他現在,有一種急切的想要補償林清的心思,可是卻又不知道應該從何做起.因為沒有哪一樣東西,足以報答林清對他的救命之恩.與此同時,林清為他付出的這份心意,也讓他十分感動.

帝王後宮三千,但不能奢望愛.這是父皇教導他的,也是他一直記在心上的.所以對後宮里的女人,他或許寵,或許愛,但這些寵愛,都不過是在自己心里占著很的一個地方.

他不會為了哪一個女子要死要活,也不信哪一個女子會為了自己不顧性命.

就算是木蘭,離開他之後,他雖然傷心,雖然難過,但是日子還是一樣的過,早朝,處理政務,忙而不亂.

但林清打破了他的這種篤定.他不知道她是出于什麼樣的心態才撲過來的,但他沒辦法對此無動于衷.

她值得自己給她最好的一切,他想.可是……林清想要的,到底是什麼呢?

這些天,看著越來越瘦弱,越來越蒼白的林清,他想到了很多,但最後卻總是迷茫,因為沒有結果.

這種事,他也不可能開口去問別人,最終的決定,也不過是照著本心去做罷了.

這時候聽到施良起林清以後仍會受到影響,心頭不由更加柔軟,對她大為憐惜.

見李懷玉的臉色不大好,林清也不是那不明事理的,連忙轉移話題,道,"我餓了,不知膳食有沒有忌諱的?"

施良連忙道,"回娘娘的話,如今娘娘才醒來,最好是吃些流食,少食多餐,味道也要清淡,不然恐怕腸胃難以承受.等過幾日適應了,再慢慢增多就是.至于大補的東西,就更加不宜了."

春凝細心的一一記下,然後才去廚房將一直備著的清粥端了進來,"主子先喝點兒吧!"

李懷玉伸手將那碗接了過去,"朕來就是了.你們都下去吧!讓珍修儀好生歇息一下."

等人都下去了,林清才有些尷尬的伸出手道,"皇上,還是臣妾自己來吧?這點力氣,臣妾還是有的."

"不必."李懷玉抿著唇,也不看她,就將勺子送到了她的唇邊.也幸好這溫度春凝已經試過了,剛剛好,不然他這種喂法,只怕林清也受不了.

見他堅持,林清也就無所謂了.她對李懷玉向來沒什麼根深蒂固的尊敬,所以雖然別扭,但也並非不能接受,更加不會誠惶誠恐.不過心里倒是對李懷玉這樣的溫柔有些不解.

一時無話,喂完了粥,李懷玉將碗放在一邊,猶豫了一下,終是道,"朕必不負你."

林清微微愕然,繼而明了.想必李懷玉是覺得自己為了他當了這飛刀,所以想要給自己補償吧?

想了想,她道,"皇上不必為了這個,就特別對待臣妾.這都是臣妾應該做的."

她沒想著攜恩圖報什麼的,若是李懷玉真的弄成那個樣子,倒是更讓人別扭了.

幸好李懷玉聽了之後,倒是笑了,柔聲道,"你什麼就是什麼.再睡一會兒吧?"著就細心的扶她躺下.

多疑的帝王,遇到事總會有諸多的猜測,但是聽到林清的話,李懷玉也願意相信,她只是為了自己.

了這麼一會兒話,林清是真的累了.躺下去之後,沒多久就睡著了.連李懷玉什麼時候離開都不知道.

再醒過來,是在孩子的哭聲之中.睜開眼睛,就看到大皇子趴在床頭上,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看著自己.

"姨母!"見她睜開眼睛,大皇子便撲了上來,"姨母醒了!"著眼淚就掉下來了.

林清不得不好生的安慰了他許久,累得連吃飯的力氣都幾乎沒有.

見李懷玉不在,便開口問道,"皇上呢?可是有什麼事?"

"這就要到京城了,皇上可能召見幾位大人,商議別的事去了吧?"春凝有些不確定的道.

"什麼,你咱們要到京城了?什麼時候回來的?不是要一直走到最南邊的麼?"林清驚訝的問道.繼而也有些明白,大約此事與自己有些干系.

她微微苦了臉,此事千萬別傳出去,到時候外頭的人就該自己顏禍水了.就是朝臣們,也會有不滿.

……

林清想得沒錯,朝臣們十分不滿.當時李懷玉突兀的提出出巡,本就有許多大臣不同意.只是他一力堅持,又是皇上,大臣們也就沒有辦法了.但是也還有人一直堅持反對.

如今見他這般兒戲的回了京城,不由群沸騰.雖然具體到底是什麼事還不清楚,但為了一個修儀,這卻是已經明白的事了.那些大臣自然不會放過那麼好的一個靶子.

"勞民傷財,陛下可不是隋煬帝!"一個前來迎駕的老臣氣憤的道.

旁邊的大臣見李懷玉臉色一沉,連忙勸道,"皇上也不是有心的,老大人重了!不過出巡是國家大事,也的確是不能兒戲,怎可為了區區一女子,就半途而廢呢?"

其余大臣紛紛表態,大多也都脫不了李懷玉還年輕,心性不穩,這般隨意,掌管軍國重事不妥當的意思.

這些人的背後站著誰,李懷玉心知肚明.也因此聽了這些話,更覺荒謬.

他冷笑著開口,"莫非諸位愛卿覺得,就算是朕遇刺,出巡之事,也不能中斷,朕應該繼續下去?"

大臣們心頭暗驚,這些消息,他們可沒有收到啊!看來這個皇上的手段,果真不一般.

心下轉著心思,口里卻都做出驚訝憤怒的表,"皇上……莫非皇上在出巡途中遇刺?"

"此等大逆不道之賊,正該抓起來凌遲處死,誅其九族,否則皇家顏面何存,我成國顏面何存?!"

"正是正是,皇上可有傷著?這麼,莫非這珍修儀的傷,乃是因為救駕才受的?"

"如此該當嘉獎才是.救駕有功,應當給予封賞……"

李懷玉冷笑著聽下頭的人議論紛紛,心頭卻在盤算著,如今自己回到了京城,人沒事,遇刺的事也被傳出去了,就不知後面那些人,打算怎麼處置了.他都等著!

至于這些牆頭草一般的大臣,他連理會的興致都沒有.

想了一會兒刺殺的事,心思不由又轉到了林清身上.這些大臣固然可惡,但是有時候出來的話,還是有些道理的.林清救駕有功,是應該封賞.就不知給她封個什麼位分好?

也不知道林清會不會喜歡自己給她准備的東西,李懷玉想著,唇邊不由露出了一個笑意.

眼角一掃下頭的大臣,他淡淡的開口,"此事朕自有主張.你等還是速去准備迎駕事宜才是!"

上篇:256 天山雪蓮花     下篇:258 敕建同心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