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274 並蒂雙生花  
   
274 並蒂雙生花

"阮靈芝,阮玉芝,當真是好名字.你二人是雙胞胎?"李懷玉聽了唱名,很感興趣的問道.

兩個一模一樣打扮,連臉都完全相同的女子互相對視了一眼,齊聲答道,"回皇上,是."

"哦?那你們誰是姐姐,誰是妹妹?"李懷玉又問.

站在左邊的那位笑嘻嘻的道,"皇上,我是妹妹玉芝."話音才落,另一個人便拉了她一把,有些慌張的道,"皇上,臣女的妹妹不懂規矩,請皇上恕罪."

"你請朕恕罪,不過朕可沒有覺得,她哪里犯了錯."李懷玉瞧得有趣,也不在意失禮不失禮,反而覺得妹妹阮玉芝嬌憨自然不做作.又見阮靈芝對妹妹如此回護,印象更好.

"多謝皇上寬恕."阮靈芝不會以為皇上沒錯就是沒錯,讓人端正的行了禮.阮玉芝卻嘟起了嘴.

"你二人有些什麼才藝?"見話題已經拉遠了,皇後連忙開口.心里對這對雙胞胎沒有一絲好感.

阮玉芝搶先答道,"回皇上,臣女姐妹倆最擅長的便是心靈感應!皇上可以考考我們!"

皇後心頭的不悅更重,分明是她在問話,這阮玉芝竟只對著皇上回話,將她這個皇後不放在眼里!

李懷玉倒是沒有注意到這一點,而是感興趣的問,"要怎麼考?"

"皇上問一個問題,我們可以將答案寫下來.不管什麼問題都可以."阮玉芝有些得意的道.

李懷玉來了興致,就著方才畫畫的筆墨,開始考驗起來,果然兩人的答案都一致.

李懷玉看著兩張相同的臉做出不同的表,只覺得心暢快,不由問道,"你二人可願留在宮中?"

"臣女謹遵皇上的旨意."阮靈芝拉著阮玉芝跪了下來.這種事根本不可能真的讓她們自己做主.

倒是皇後聽了這話,眉頭一皺,"皇上,這似乎不大妥當?"

成國的規矩,為妨後宮一家獨大,姐妹二人不能同時侍奉宮闈.是以就算是那些大家族,為了保險起見,也只能送表姐妹或是遠房堂姐妹入宮,而且會岔開時間.

但是這對雙胞胎,又有些不同,她們選秀時間是一樣的.而且她們二人的出身,也算不得高貴.

不過雙胞胎難得,李懷玉瞧著一模一樣的臉,知道她們起姐妹之間,會有心靈感應,有時一人受傷了,另一人也會痛.他忍不住想,如果兩個人的感覺可以相通,那在床榻之間……

他畢竟還年輕,經不起撩撥.想到此處,心頭忽然升起一種難以喻的火熱興奮,恨不能親身一試.聽了皇後的話,有些不悅,"有何不可?她們是雙生子,自然不同尋常之例."

皇後似乎還想什麼,但瞧見李懷玉一臉興奮,便知道是沒用的了.轉頭看了看林清,想讓她上去勸.但林清哪里還有興致?從剛才開始,她發現,自己慢慢看到了一個平日里絕不會知道的李懷玉.

的確,李懷玉對她不同,也經常去看她.所以不別人呢羨慕嫉妒,就是她自己,也有些沾沾自喜.

但今日她才忽然發現,其實她認識的李懷玉非常狹窄.他處理政事的時候什麼樣?他上朝的時候什麼樣?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的時候,又是什麼樣子?

或許,她對李懷玉來,遠沒有她自己以為的那麼重要.不過是因為看不到別人,所以一葉障目.

是該慶幸自己明悟的還算早,還是為自己真的曾經為了這樣一個男人動心而覺得可笑?

她怎麼能指望李懷玉能夠回應對等的愛呢?林清覺得自己好傻.

就算是木蘭,當初李懷玉身邊也是有別人的,而木蘭所做的,不過是當做不知道.

但她不行.她太理智太清醒,眼睛里容不下一點沙子,更容不下所謂的愛,真實的模樣竟是這樣.

李懷玉看著那對雙胞胎的目光,她很熟悉,那是男人看女人的目光,那是——床第之間才有的目光!

他想要那兩個女人,想要的一點都不掩飾.

或許是新鮮感,或許是不覺得自己有了別的女人,會有什麼影響,又或許……自己心頭所想,根本不在他的考慮范圍之內.不管是哪一種,林清都只覺得心涼.

幸好進宮這些年,別的沒學會,掩飾自己的心和表,倒是駕輕就熟.林清垂著頭,沒人知道她想什麼.

皇後見勢不可為,也只能點頭答應了.

這麼一來,這次選秀,竟是選了八個人進來.一時間,上首四位嬪妃,臉色都有些難看.

……

皇後是一路壓抑著怒氣回到坤甯宮的.也虧得她在宮里這幾年,一直都有人挑戰她身為皇後的尊嚴,所以應付這種場面,也算是游刃有余,不然非得氣爆了不可!

林清能夠看出來的東西,皇後焉能看不出來?皇上最後的那個目光,分明不對勁!

當真是兩個不要臉的妖精,只不過第一次見,就勾得皇上難以自持了.真進了宮,還不知到底如何呢!

何況雙胞胎也意味著她們可以兩個人一起面對其他人,是比任何人都可靠的盟友.

這樣的人留在宮中,將來勢必會對自己造成影響.皇後雙手緊握,一路疾走,腦子里卻飛快的轉動著,想要找出一個一勞永逸的辦法,解決了那兩個賤人!

進了坤甯宮,皇後看都不看給自己上茶的宮女,手一拂就將那杯滾燙的茶水掃到了地上,大片的熱水澆在宮女身上,可憐她卻根本不敢叫出聲,只能忍著痛跪下請罪.

滿有些同的看了那宮女一眼,這明顯就是被遷怒了.

不過也就是同而已,與自己比起來,自然是這宮女被遷怒更好.不過她卻也沒放過這個機會,走過去站在皇後身邊,勸道,"娘娘何苦為了那樣的貨色生氣?氣壞了身子,反而不值當!"

一邊勸,一邊使眼色讓那個跪著的宮女快下去.那傷口再不上藥,怕是要燙壞了.

"本宮怎麼能不生氣?就是當年衛木蘭,也沒有這般……這般不知廉恥!竟在大殿上就勾引起皇上來了,當真是……這樣的人,本宮決不能容!"皇後伸手在桌上用力一拍,狠狠道.

滿仍是慢條斯理的勸道,"便是娘娘要收拾她們呢?有的是機會,何苦因為這個氣壞了身子?"

皇後深吸了一口氣,才慢慢的冷靜下來,"你得對,本宮可不能自亂陣腳.本宮可不信,這宮里只有本宮一個人忌憚這兩人.何況她們一同入宮的,也有八個人,這位分,可難得很……"

位分上的事兒,皇上是必定會找她商量的.到時用點手段,讓這些人自己斗起來就是了.

"不過,這兩個女人一定要除掉,越快越好,你傳信回去,叫家里查一查,本宮可不信連一點把柄都抓不到.到時候,便是皇上,也沒法子包庇她們!"皇後冷冷道.

滿臉上露出一抹笑意,"娘娘的是.娘娘是中宮皇後,與這些人計較,反倒失了身份.不若先看著這些人自己爭斗一番,到時候再看結果吧.何況,其他幾位,可也不是吃干飯的."

皇後想起今日惠妃等人的臉色,不由點頭,"你的是.本宮真是氣糊塗了."

"奴婢本來就是為娘娘做這些查缺補漏之事的.不過咱們也不能一點動作都沒有,也不知皇上到底打算讓那對雙胞胎住在那里呢!"滿妝模作樣的歎息著.

皇後眼睛一亮,這些事,她都是得上話的.看皇上的意思,今日已經不顧眾人反對,收了那對雙胞胎,在其他地方,自然會退讓一二的.自己何不就在這上頭下些功夫呢?

"照著阮家姐妹的出身,位分怕不會很高,畢竟不比永甯元年的時候了.如此,她們自然不能自己獨居一宮,滿,你,本宮讓她們和誰住在一塊兒更好呢?"皇後放松下來,笑著問道.

"娘娘聖明,已經有了主意了,何須奴婢多嘴?"滿倒是很會看皇後的臉色,捧了一句.

……

林清回到關雎宮之後,便開始發起呆來.

一開始春凝還未發現,但時間長了,也瞧出不對勁來了.

加上宮里的消息傳得最快,不多時,選秀時候發生的事兒,十之六七都能傳出來,春凝自然也聽了.

皇上一下子選進了八位嬪妃,難怪主子心不豫呢!春凝暗暗歎息著,瞧著前幾日才好些,又出了這種事.

只是主子這表也太過明顯了,萬一皇上知道了,不喜怎麼辦?

她隱晦的勸道,"主子,今兒廚房是有新的菜色,主子要不要試一試?待會兒皇上來了……"

"皇上今兒不會來了."林清淡淡打斷她的話,"我沒興致,你讓我一個人待會兒.

春凝一噎,立刻意識到自己錯了話,只是主子怎麼就那麼肯定皇上不會來呢?畢竟這幾日都來了的.

林清自然知道,李懷玉今日才瞧見那麼多心儀的美人,還不歡歡喜喜的去定下這些人的位分和宮殿?哪里還會記得她是誰呢!

不過春凝很快也不擔憂了,因為她發現,去看了選秀的幾位嬪妃,都和主子差不多.甚至聽聞云妃娘娘回宮之後,砸了好些東西呢!相比之下,主子還算是好的了.

只是瞧著林清懨懨的神色,到底還是有些怨怪皇上,怎麼有了新人,就忘了舊人呢?

上篇:273 流響出疏桐     下篇:275 位分和宮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