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289 疑是玉人來  
   
289 疑是玉人來

"主子,她來了."春凝在林清耳畔輕聲道.

林清抬頭看了看對面面露疑惑的范美人和嚇才人一眼,淡淡道,"帶去偏殿等著吧!"

"珍昭儀可是有事要辦?"對面的夏才人有些坐立難安,"既是如此,那嬪妾們……"

"不妨事."林清微笑著道,"不過是一點子事罷了,春凝就能處理了.你們自在些便是."

但范美人和夏才人也不是沒有眼色的,當下對視一眼,仍是起身告辭,"來的也夠久了,今日便先回去.來日得閑了,再來叨擾昭儀娘娘."

見她們識趣,林清也就不攔著了.其實她心里也有些好奇那人怎會過來.因為便笑著道,"那就得閑過來一塊兒話,打發時間."

范美人和夏才人相攜著出了同心樓,夏才人見范美人直回頭,忙拉了她一把,"姐姐,走吧!"

"妹妹,你,這珍昭儀要見的人到底是誰?雖則她沒,我瞧著,卻也有些著急的.連留咱們的客套話都沒呢!怕是十分緊要."范美人猜測道.

夏才人微微皺眉,雖然她也如此想,但這畢竟不與她們相干,便道,"姐姐這些做什麼?那是昭儀娘娘的事,咱們還是快些回去吧!在此逗留,萬一昭儀娘娘以為咱們心懷不軌,可就糟了."

范美人雖然愛巴結,膽子卻不大,聞便趕緊拉著夏才人離開了.

看著春凝將人送出去,林清才開口問道,"她怎麼來了?"

"奴婢還沒問呢.主子要過去瞧瞧麼?"春凝見她要起身,連忙上前扶著.

林清點點頭,"走吧,去看看也她冒著風險過來,是為了什麼."

兩人走進偏殿,便見下邊的椅子上坐著一個人,垂著頭露出有些毛茸茸的頭發的脖子,身上穿的是常見的青色宮女服飾,看起來十分不起眼.似乎是聽見了腳步聲,她抬起頭來,卻正是靈美人身邊的宮女洛香.

"奴婢見過珍昭儀娘娘,給娘娘請安."洛香連忙起身行禮.

"起吧,不必多禮.怎的今日過來了?"林清任由春凝扶著,越過洛香,到了上首的榻上坐下,才開口問.

"回娘娘的話,今日穎充容派了一個宮女來找奴婢.奴婢覺得有必要向娘娘彙報,便過來了."洛香微微低頭,讓自己的視線停在林清下巴以下的位置,恭敬的答道.

林清聞眼睛一眯,"哦?那你,具體是怎麼回事?"

"是.這個宮女叫做憐星,與奴婢是一同進宮的,之前也比較親近.她如今在甘露殿,想必已經是穎充容的人了.今日去找奴婢,也是為了試探靈美人身上的香料來源."洛香道.

"那你是怎麼告訴她的?"林清抬眼看著她問.

"奴婢照著娘娘所,告訴憐星,那香料是靈美人不知從什麼地方弄來的,寶貝的很,奴婢也不能靠近.但也透露了那個裝香料的盒子的樣子."洛香回答.

"做的不錯.春凝!"林清叫了一聲,春凝聞聲便上前一步,掏出一個荷包遞給洛香,"主子賞你的."

洛香也不客氣,伸手接過來,低著頭行禮道,"奴婢多謝珍昭儀娘娘的賞賜,必定盡心竭力."

停了停,見林清不話,又問,"娘娘,奴婢瞧著穎充容怕是要對靈美人動手了,娘娘可要……"

"不必.穎充容要做什麼,與本宮並無聯系.你只管看著就是了."林清淡淡道.

洛香微訝,她本以為珍昭儀這般費心安排,不著痕跡的讓靈美人奪寵,是為了借她的手除去什麼人,沒想到她竟然會這麼.

是真的沒有別的安排,還是不想告訴自己這個還未被全然信任的人?懷著這樣的疑惑,她告退離開.

春凝看著她的背影微微皺眉,"主子,這個洛香怎麼怪怪的."

"無妨,反正我又不讓她做什麼.充其量,不過是替她引薦了一位會制香料的太醫,幫助靈美人獲寵罷了.便是到皇上跟前,也是我有理."林清無所謂的笑道.

這個洛香是自己找上門來的,她自問沒什麼把柄在她手中,自然也就沒什麼可擔心的.

春凝想想也是,于是便問起了林清的打算,"也不知穎充容打算什麼時候動手.主子,咱們真的不插手麼?"

林清搖了搖頭,"這宮里誰是傻子?這種事不能進去摻和.萬一給人知道了,洗都洗不清."她雖然也出手了,卻不過是幾個動作罷了,並不是什麼害人的事.

至于會因此產生什麼影響,其他人又有什麼動作,都與她無關.起碼這髒水不能潑到她身上來.

春凝聞想了想,也跟著點頭.穎充容要對付一個美人,不過是下頭的人打鬧,主子若是插手,反倒是叫人看了笑話了.這般看戲豈不更好?

……

到了八月,天氣雖然漸漸涼下來,卻仍是有些暑熱之氣.

中秋將至,皇後娘娘便向皇上提議,今年的中秋家宴,不若就設在禦花園中.正好今年新進上來的秋菊開得好,順便賞菊吃蟹,豈非美事?

皇上聽了十分心動,便點了頭,將此事都交給皇後去打理.

到了這一日,禦花園中張燈結彩.為著討巧,這宴席並未安排在武陵春,反倒是在玉液池旁邊的水榭里頭.

那里地方寬敞,加上臨著水面,一絲暑氣也無,清風徐來,襯著幾株殘荷,滿院菊花,當真讓人心曠神怡.

因著宴席排布是一人一桌,間隔著幾盆菊花,一副竹簾,裝點得十分雅致,因此林清一路走,一路看著禦花園中的菊花,倒是十分有趣味.

"瞧著可真是喜慶."香凝忍不住道,"奴婢不懂菊花,不過看看這些顏色,的黃的,白的粉的……呀,那邊還有綠色的!皇後娘娘也當真是費心了."

林清微笑著道,"更難得的是這樣間色的呢!瞧見沒有,這一種,外面的絮是白色的,中間花瓣呈色,到了花心,卻又是綠色,喚作綠衣裳."

"這名字真有趣."香凝笑著歎道,"花也好看."

"珍昭儀妹妹對菊花倒是十分熟悉."後面忽然有人出聲,林清一轉身,卻是惠妃.

她忙行了個禮,"見過惠妃姐姐.若起對這些東西的了解,誰也及不上姐姐的.妹妹這也不過是班門弄斧罷了.倒是叫姐姐見笑了."

"這卻是為何?"因著氣氛輕松,香凝也不怕,笑著問道.

林清笑著睨了她一眼,見惠妃沒什麼不悅的神色,才道,"你孤陋寡聞,才不知道,惠妃姐姐的父親,寫過一本《菊譜》,備受名人雅士們的推崇.你,惠妃姐姐對菊花的了解,是不是最深的?"

惠妃聞微微一笑,並不自謙.似她們這般士族女子,總有些自己的尊嚴與驕傲.林清的話,恰恰撓到了她的癢處,自然得意非常.

旁邊幾個聽著她們話的低位嬪妃,正不知該怎麼搭上話,聞忙道,"原來惠妃娘娘才是刺中行家.不知道能不能為嬪妾們解一番?也讓嬪妾們長長見識才是."

惠妃眼中的輕蔑一閃而過,臉上掛著完美的笑意,"若是諸位不嫌棄,本宮便隨意一."

她著指著旁邊一朵白中帶的花道,"方才珍昭儀了綠衣裳,這一種,卻是雪罩梅.那邊綠色的是綠云,這樣帶著淡淡粉色的,卻是醉楊妃.還有這十丈珠簾,芳溪秋雨,俱是菊花之中的名品.不過本宮最喜歡的,乃是這一種,喚作青心白,絮長,色清,匙瓣,花呈扁形,雅致高潔."

"娘娘懂的可真多,似嬪妾便只能看出好看不好看,至于其他,卻是都不知道的."鄭充儀笑著道.

她這般心直口快,也不知多少人暗地里鄙夷,面上倒還是和和樂樂的.

惠妃了這一長串的話,最後道,"最是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這菊花品性如此,常被稱作帝女花,以寓皇室公主,秉性嫻淑."

話音未落,便聽一陣喧嘩之聲.惠妃難免有些不悅.她自來矜持,還是第一回這般緒外露,結果才了幾句話,便有人打擾,豈有不怒的?

只是她性謹慎,也不願無端得罪人,便順著那聲音的來處看去,卻見一身桃打扮的靈美人正朝著這邊走來,在她身畔,幾只蝴蝶翩翩飛舞,似要靠近,又被驚起.

平心而論,靈美人的容色算是上佳.今日襯著這一身桃,幾只彩蝶,衣袂翩飛間,倒是將顏色增添到了十二分,直如天人臨世,碧玉佳人.

這場景著實難得一見,林清微微一笑,不枉她叫施太醫花費心思制出來.

不過這靈美人也是個蠢的,這樣招搖,怕人不知道你身懷異稟麼?

倒是惠妃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畢竟被一個的美人蓋過風頭,實在不是什麼體面的事.

上篇:288 穎充容出手     下篇:290 女子的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