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296 大皇子生病  
   
296 大皇子生病

大皇子今年虛歲六歲,已經可以到上書房學習了.

給他上課的都是國內有名的學士大儒,而且學生只有他一個,所以學習很是不輕松.

也幸好他早慧,聰明懂事,所以師傅們都很喜歡他,教導也十分用心.課業還算是能夠應付.

每每看到他夜里疲憊的寫著師傅們留下來的功課,林清不是不心疼.但她也知道,這是李懷玉對天賜的看重,若是連這個都受不了的話,怕是他的未來,就徹底的和那把椅子無關了.

所以她也只能盡量的在天賜閑暇的時間帶著他玩兒,每天都燉許多補品給他吃,希望他不要太累了.

"姨母!"天賜從外面走進來,笑著向她行禮.

林清將他拉到自己身旁坐下,見他額上微有汗意,忙掏出帕子來幫他擦了擦.

又見他身上穿著的是一整套的常服,扣子一直系到了領口,忙對春凝招了招手,"帶大皇子下去換了衣裳再來.這天兒還熱著呢,穿這一身,怕是悶壞了."

春凝忙帶著大皇子下去,不一時回來,便換了一身寬松的月白衫子,越發襯得他唇齒白,玉雪可愛.林清這才問道,"可是累著了,今日都學了什麼?"

"姨母,天賜不累.今日師傅講了史書.下午學了半日的騎射."天賜完,微微皺眉,問道,"姨母,今日宴會上可是發生了什麼事?"

其實今日發生的事,他都已經聽了.既然林清不,他就來問吧!總要讓姨母知道,他已經懂事了,不用什麼事都瞞著.

其實林清很注意培養天賜的宮斗意識.不管是如今他在宮中的成長也好,將來的儲位之爭也好,再遠一點,他當真登基之後,面對自己的後宮爭斗也好,有些經驗總是好的.

所以聽到天賜發問,她有些驚訝,但也沒打算瞞著,便道,"你也聽了.是,今日禦花園突然出現了一群蜜蜂,靈美人被蟄傷了.有人靈美人所用的香料是姨母這里拿出去的,所以你父皇讓姨母思過一月."

"沒關系麼?"天賜有些擔憂的看著她.他雖然不懂,但也知道,被父皇罰了,肯定不是好事.就好比他課業完成的不好,被師傅訓斥之後,父皇也會不高興一樣.

林清搖了搖頭,"沒事.這不是天賜該關心的.你放心,姨母如今總還護得住你."

"那就好,姨母也要保護好自己.等天賜長大了,就能保護姨母了."天賜笑著道.

林清揉了揉他的發頂,"你有這個新,姨母真高興."

天賜也不再這個,笑著拈起一塊點心放進嘴里,"姨母這里的糕點就是好吃!"

"別吃太多了,你昨兒鬧著非要吃蟹,姨母叫禦膳房的人送來了,怕是一會兒就得了.你留著肚子."林清著吩咐香凝,"去瞧瞧好了沒有?好了就送上來吧!"

已經是晚膳的時候了,香凝去了之後,便連著晚膳一同送了過來,"主子今日不宜再吃蟹,還是用些飯吧!大皇子年紀還,也不能用多了."

林清聽了覺得有理,便撿了兩只出來,放在盤子里遞給天賜,"孩子腸胃弱,只許吃這些,再多便不成了.還是要用些飯菜才好."剩下的,便都讓春凝拿出去,賞了下頭的人.

天賜戀戀不舍的看著春凝將一屜螃蟹端走,再看自己面前放著的兩只,臉上不由怨念不已.

林清看的好笑,忍不住用筷子拍了拍他的手,"莫不是連這兩只都不想吃?既如此,還是吃飯吧!"

"不行!"天賜回過神來,連忙伸手將盤子護住,一雙大眼睛瞪著林清.

他眼睛生得最像木蘭,林清不由一陣恍惚.

已經有許久,她都沒有想起過木蘭了.倒不是因為別的,只是活著的人,總會有各種各樣的問題,忙起來的時候,自然就顧不上想這些了.

何況木蘭于她,總覺得是壓在心上的人,不敢也不願去想.有時候,她覺得自己或許連木蘭的模樣都想不起來了.但是這一刻,她才知道,原來自己什麼都沒有忘記,從來都未曾忘記.

被林清這麼看著,天賜有些疑惑,因為又一次,父皇也是這樣看著他,讓他覺得很難過.這事他誰也沒,但是心頭的疑惑,卻是越來越深.

林清回過神來,沒有錯過天賜眼中的疑惑.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大意了.連忙笑著道,"天賜是不會拆蟹麼?姨母幫你."著便伸手拿起一只蟹,開始拆起來.但是腦子里卻仍是在不停的轉動著.

眼看著天賜一天天的長大了,就算她不,總有一天,他也會發現自己的身份.可是她還沒有准備好,要怎樣告訴天賜.她一直讓天賜叫她姨母,卻不叫母妃.或許天賜早就已經起疑了,只是什麼都不問.

心不在焉的拆好了一只蟹,她看著天賜,欲又止了半晌,最終還是沒有開口.

該怎麼呢?"我不是你的母親,你的生母已經去世了"?天賜畢竟才五歲,還太,這些事不是他應該知道的.算了,還是等他稍微長大一點,最起碼能夠面對死亡的時候,再告訴他吧!

打定主意,林清松了一口氣,拿起筷子開始吃飯.

母子二人用過了晚膳,林清讓天賜去完成師傅布置的功課,她自己則是陪在一旁看書.

誰知才過了一會兒,便聽得細細的一聲悶哼.

林清從書中回神,抬頭卻見天賜一手按著腹部,另一只手撐在桌上,眉頭緊皺,雙眼緊閉,似是極盡忍耐.

她不由大驚,連忙走過去,將他拉起來,"天賜,你這是怎麼了?"

天賜卻是連回答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逸出幾聲痛苦的呻吟.

"來人,春凝!快,快去請太醫!"見他這個模樣,竟是從未見過,林清不由大急,憂心如焚,高聲叫道.

春凝慌忙的從外頭跑進來,見大皇子被林清抱在懷內,便又跑了出去,聲音遠遠的傳過來,"主子別著急,奴婢這就叫人去請太醫!"

出了門,春凝拉住站在門口的李子,"快,去太醫院請太醫過來,大皇子病了,要快!"

李子素來機靈,聞別的也顧不上了,拔腿便往外跑去.

這也是春凝叫他去的用意.一來宮女獨自出門,容易叫巡邏的人攔住,耽擱時間.二來宮里的規矩,宮女身著裙裝,不准跑動,以免失儀.所以太監去是最好不過.

香凝在一旁做活兒,聽了春凝的話,將東西一扔,急切的問道,"怎麼回事,大皇子怎的病了?"

"我也不知道,怕不是那蟹太寒,傷了胃?你去廚房煮點兒糖水,那是暖胃的,應該有用!"春凝道.

香凝聞忙去了廚房,春凝這才回了內室,"主子,已經叫人去請太醫了,想必應該就快來了."

林清胡亂的點頭,抓著天賜的手都有些發抖.

過了一會兒,她如夢初醒般,從空間里弄出來一杯水,喂給天賜,"快,天賜,喝下去!"

天賜腹痛難忍,已經快到了意識模糊的邊緣了.只是聽到林清的聲音,又稍微清醒了些,微微張開了唇.

林清一喜,連忙將那水灌進去,雖然灑了一多半,但也聊勝于無.

天賜喝了水,果然就好多了.臉色雖然仍是蒼白,但眉頭展開了許多,只是發出來的聲音仍是有些弱,"姨母,我不要緊.姨母別擔心."

"我怎能不擔心?"林清將他緊緊地摟在懷里.除了出生的時候,天賜還從未這般虛弱過,真將她嚇壞了.

不過口里還是安慰著,"沒事了,天賜別怕,太醫一會兒就來了."

天賜在她懷中輕輕點頭,右手緊緊抓住她的衣襟.

好一會兒太醫才終于來了.給天賜診過脈之後,只是道,"腸胃虛弱,又吃了些刺激的東西,這才腹痛不止.不知大皇子今晚用了些什麼?"

"是螃蟹.不過只用了一點兒,很嚴重麼?"林清蹙著眉看著太醫問道.

太醫點了點頭,"這就沒錯了.螃蟹寒涼,孩子本就體弱,不能多用.大皇子腸胃更弱些,自然會如此.臣開一劑方子,服下就無礙了.只是日後要更在意才是."

林清心里有些疑惑,"大皇子的腸胃怎會弱呢?他身子向來都是好的,會不會弄錯了?"

太醫不贊同的搖頭,"珍昭儀娘娘,此差矣.孩子的身體本就弱些,許是時令,許是別的,總會有些時候腸胃弱.不能因為身體好,就懷疑這種法."

等送走了太醫,林清自責道,"早知如此,不該讓天賜吃兩只螃蟹的.日後還是要好生研究補身子的方子.年紀就要學那麼多東西,也著實為難他了."

又擔心天賜午飯在上書房用不好,便打算每日從同心樓做好了給他送過去.

倒是天賜,喝下藥之後,沒一會兒便好多了.聽了林清的話,苦著臉道,"姨母,千萬別,若是叫師傅們知道了,又要天賜驕奢淫逸,不思進取了."

上篇:295 林清的應對     下篇:297 與皇上爭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