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305 崔嬤嬤出手  
   
305 崔嬤嬤出手

不過幾日,林清便聽聞,內務府的一位管事,因為貪墨的罪名被關進了慎刑司.

其實這樣的事,內務府每年能都會發生幾次.倒不是真的為了追究貪墨——內務府里辦事的,凡事在有油水的職位上,少有不貪墨的.便是你自己不貪,也有的是人想方設法的讓你貪.

這些人被查出來,其實多半也是成了派系斗爭的犧牲品.

宮里的勢力總會分了派系,而宮奴世家之中,其實也有派系,至于世家大族,朝中重臣,就更不必了.

這些派系之間,或多或少,總有些干連,而爭斗也是在所難免.如此有些背景不深的人,便極容易成為這些爭斗之中的犧牲者.

但這一次這位貪墨的管事,能被人如此關注,原因無他,乃是因為他是皇後的親信,管的是采買這個最有油水的地方.從他家中抄出來的東西,價值幾十萬兩,任誰也沒法這些來路不明的錢到底是哪里來的.

其實大部分並不是貪墨.多少商人就算捏著大把的銀子,卻找不到門路讓自己的貨物塞進宮中采買的名單,所以這些管事們,總是有許多人上趕著巴結,送錢給他們用.

這是許多人都默認了的潛規則,但是當這個人被挖出來之後,為了維護這一層潛規則,這人便只能被定罪為貪墨了.

可是皇後娘娘的親信,卻被人查出來貪墨.這件事讓許多人都聞到了陰謀的味道.

畢竟這種背景深厚的人,通常是不會有人去動的.而皇後娘娘打理六宮事務,更不是能夠輕易得罪的.

如今有人捋了虎須,不知多少人等著看熱鬧呢!

此事對方做的十分隱秘,連一點破綻都沒有留下.但許多人都猜測,必定是宮中那幾位高位嬪妃,為了奪權所以做出來的.

前不久才因為大皇子之事而有些頹廢的珍昭儀,此次倒是沒有被眾人考慮進來.被關注的是惠妃和云妃.

惠妃嘛,也是出身世家,其父是內閣學士曲桓,皇上的鐵杆忠臣.所以惠妃娘娘極有可能得到了皇上的授意.至于云妃,雖然出身略低,但架不住人家有後台,皇太後給她撐腰,自然也極有可能朝皇後下手.

更重要的是,這兩位從許久之前,就開始幫著皇後打理宮務,如今權力**膨脹,想要取而代之,也未必不可能.

坤甯宮.

皇後冷笑著聽滿彙報外頭的流蜚語,"真以為本宮讓她們管了幾天的事兒,就真的有資格和本宮爭了麼?當真是可笑之極!"

"娘娘,可是外頭傳的有板有眼,必不是空穴來風.總是她們平日行為有失,不然誰會疑心她們?娘娘要不要出手給個教訓?"滿問道.

"蠢貨!"皇後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現在動手,不就是告訴別人,本宮信了那些流,本宮心里在害怕麼?!"

"可……"滿本想,可流已經如此,若是皇後再不應對,怕是要被人恥笑膽怕事了.可是見皇後的神色,這句話便又咽了回去.

娘娘心里想必自有計較,自己還是不要胡亂話了.

皇後見她閉嘴,這才冷哼一聲,道,"如今該著急的不是咱們.被人議論的又不是本宮,會讓皇上忌憚的,也不是本宮.本宮何必著急?"

"娘娘的是,是奴婢目光短淺了.似娘娘這般,才算是有中宮氣度."滿奉承道.

皇後微微頷首,口中猶道,"這些好聽的有什麼用?沒打聽到那兩個的反應麼?"

滿搖了搖頭,"如今都防備的緊,咱們的人,也只能在外院兒做些灑掃的活計,很難得到真正的消息."

"哼!也不外乎是那幾樣手段罷了.本宮何懼?"皇後著,微一思量,道,"不過,本宮還是不甘心,必要給她們寫教訓才是."

"娘娘可是有了主意了?"滿看皇後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忙問道.

皇後道,"這不是現成的借口麼?讓她們兩個人將此事賴在對方身上就是了.這有何難?"

"娘娘英明!"滿聞眼睛一亮,"如此一來,自然沒人敢隨意挑釁娘娘的底線了."

皇後點點頭,吩咐道,"此事就交給你處置,別讓本宮失望."

與此同時,慈甯宮中,皇太後冷冷的看著云妃,"你不是你?外頭都已經傳遍了,叫哀家如何信你?這幾年哀家替你收拾的尾巴也夠多了,怎麼你還是不長記性?!"

"太後娘娘!"云妃有些著急,"此事當真不是臣妾所為.未經太後娘娘允許,臣妾怎會做這樣的事兒?何況這事兒,臣妾實在是做不出來的."

太後方才發了脾氣,如今倒是平靜下來了,細細一想,的確有些漏洞,"你的是,就憑你的腦子,這樣縝密的安排,是做不到的!"

云妃臉上一苦,正要反駁,卻又想到,好歹是脫了這個嫌疑,便也忍了.只是轉向一旁坐在太後身邊輕軟語的蘇婕妤,臉上卻又閃過狠色.

太後雖然確定了此事並非云妃所為,但臉色卻也不好.雖然云妃的腦子,想不到這般縝密的計劃,可是別人可都以為是自己在後頭出謀劃策,如此,這罪過反而是被安到了自己的頭上.

太後最近正因為二皇子成婚多年亦無所出的事著急上火,想到此處,難免有些煩躁,罵道,"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云妃一聽,眉頭微皺.明明都已經知道了與她無關,卻還是這般罵.瞧著太後對自己的看重,早就不比從前了.眼角一掃,看到蘇婕妤的笑臉,云妃更覺刺眼.

是了,就是從這個人來了之後,太後對自己便是一日不如一日,如今更是動輒開口罵人了.

蘇婕妤卻是心頭暗喜.本就是她不停在太後耳邊吹風,才讓太後對云妃失望.但她也不敢狠,因為她隱約察覺到,太後對云妃很是不同一般.

其實照理,若棋子似云妃這般蠢笨,普通人早就棄之不用了,可太後卻仍然將云妃留著,由此可見一斑.

這還是太後第一次在她面前表示對云妃的不滿.或許她想要的結果,很快就能有了.

想到此處,她便開口道,"如今可是有兩個嫌疑人的.和云妃娘娘比起來,惠妃卻更似那般心思縝密之人.咱們何不順水推舟?"

云妃聞眼睛一亮,是啊,此事必定是那惠妃所為!她一向看惠妃不順眼,如今覺得自己被對方坑害,自然更加激動,"對,就是惠妃!太後娘娘,臣妾早過惠妃狼子野心,這不就露出來了麼?"

太後沉吟了片刻,頷首道,"這個方法可用.就交給蘇婕妤去辦,務必要成事."

云妃在太後看不見的角度狠狠地瞪了蘇婕妤一眼,這個女人當真是礙眼的很!

蘇婕妤卻是得意的挑眉一笑,如今云妃在太後心中,怕是快要成為棄子了.自己何必跟她一般見識?

等她們走後,花嬤嬤才上前道,"主子,奴婢句僭越的話.那蘇婕妤,似乎野心不."

"有野心才好呢!沒野心的人,在這宮里,可爬不上去."太後不在意的道.

"可是方才奴婢瞧著她對云妃娘娘的態度,倒像是將對方不放在眼里.太過志得意滿,卻也不是好事."花嬤嬤道.

云妃在太後心中是個什麼位置,她一清二楚,是以才會這麼.

果然太後聞,沉默了半晌,才終于開口道,"既如此,就給她個教訓吧!注意分寸."

"奴婢省得,主子放心."花嬤嬤著,伺候太後躺下,這才退了下去.

佳宜宮.

惠妃挾了一筷子菜放在李懷玉面前的碟子里,"皇上嘗嘗這個,是新來的廚子做的,別有風味."

李懷玉便嘗了一口,點頭道,"的確不錯."雖如此,卻還是放下了筷子,似是沒有胃口.

惠妃心頭一澀,也放下筷子,抬頭看著李懷玉道,"皇上可是也信了外間的傳,以為是臣妾所為?"

"你的確聰慧能干."李懷玉並沒有否認.

其實天賜的事,對他並不是沒有影響.從前他能夠毫無顧忌的相信惠妃,現在卻做不到了.

不論她是有意還是無意,總是傷害了他的孩子.他做不到如從前一般毫無芥蒂.

惠妃這麼聰明,該是早就發現了吧?她卻一直引而不發,直到如今發生了這件事.

果然下一刻,惠妃便起身跪在了李懷玉的腳邊,仰著頭看他,"皇上,此事真不是臣妾所為."

"朕知道了,你起來吧!"李懷玉淡淡道,"朕自是相信你的,不需如此."

惠妃心頭卻是一冷,若是從前,李懷玉必會軟語安慰她的,如今卻不過是淡淡的一句,到底哪里出了錯?

然而現在不是跟李懷玉擰著的時候,她順從的起身,臉上重新掛上笑意,若無其事的道,"若皇上不喜歡,就換一道菜試試."

上篇:304 秋姑姑來訪     下篇:306 宮斗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