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334 影散不成眉  
   
334 影散不成眉

然後她又好似聽到木蘭歎息一般的聲音,"我是不成了,保住我的孩子……"

我是不成了,不成了……孩子……林清的意識漸漸被一片黑暗淹沒,徒留下一個虛無的執念,孩子……

方才服下的藥還在她的四肢百骸里擴散,包裹著腹處的孩子,緩緩往外移動,而林清的身體,偶爾還會順著這個方向,輕輕的用力.

已經暈過去的林清沒有看到,隨著她的血液在泉水中擴散,整個空間好似活過來了一般,開始緩慢的波動起來,好像一塊石頭,在水面上漾起了淺淺的漣漪.

漸漸的,這漣漪越來越大,波動也越來越劇烈,整個空間從邊緣開始崩潰.

而崩潰所形成的能量,卻全都朝著林清湧去,這股力量柔和純正,順著她的身體循環不休.遇到腹部的孩子,便也跟著將他往下推,慢慢的將這個孩子推了出來.

而剩下的能量,繼續修補著林清的身體.漸漸的,空間崩潰到承受不了這麼兩個人,便將兩人都送了出去.

許是因為一直被能量保護著,所以那個嬰兒並沒有因為長時間的生產而導致的虛弱.她原本愜意的泡在泉水之中,然而突然出現在房間里,離開了喜歡的地方,她不由大哭起來.

"有聲音!"香凝幾乎以為自己是幻聽了.她和施太醫在這里守了那麼久都沒有聽到任何聲音,這時候突然聽到嬰兒的啼哭,都有些難以置信.

施太醫本想進屋,想了想,自己畢竟是男子,多有不便,便道,"你進去瞧瞧,到底是怎麼回事?"

香凝急忙推門進去,就見林清**的躺在床上,孩子在一邊哇哇大哭,身上什麼都沒穿.

香凝心下疑惑,卻也只做不知,看過林清,似乎只是睡了過去,這才放下心來.她連忙將嬰兒擦干,包上准備好的繈褓.然後才替林清換上乾淨的衣裳,朝外面道,"施太醫,請進吧!"

施良走進來,香凝便將孩子抱給他看,"是一位公主,看著倒是很健康.你快給主子看看!"

施良走過去診脈,結果卻是林清失血過多,又勞累過度,元氣大失,所以暈過去了.

"沒關系麼?"香凝連忙追問.

施良搖了搖頭,"這個我也不好,但目前是沒什麼問題的.香凝姑娘,既然珍昭儀誕下公主,還是盡快派人去通知皇上和各宮才是!"他想了想,才道,"我去叫人報信,你就在這里等著,待會兒穩婆來了,你就抱著公主出去,已經生完了."

香凝連忙點頭,怕被人提前聽見哭聲,連忙將公主抱起來哄.她晃來晃去,公主沒一會兒便睡著了.

過了一會兒,香凝聽得穩婆嬤嬤們急急忙忙的腳步聲,連忙抱著公主走了出去,"嬤嬤們來了,主子已經生產完了,如今正歇息著呢!嬤嬤們先請回吧!"

著便若無其事的招呼丫頭去門口掛布,留下穩婆和嬤嬤,面面相覷.

皇上為了這珍昭儀的生產,那真是大動干戈,甚至親自接見了她們,若是知道她們連門都沒進,珍昭儀就已經生完了,那她們也不用活了.可是她們也不敢勉強香凝,一時間倒是僵住了.

一直等到李懷玉來了,這僵局才被打破.

一眼看到牆上掛著的布,李懷玉不清心里什麼感覺,是失望,也不是,他並不缺兒子,有個像林清一般的公主,也很不錯.但另一方面,他卻又更希望林清能生個兒子.

"皇上."香凝見他看著那布,連忙抱著公主上前,"是個可愛的公主."

李懷玉心不在焉的就著她的手看了一眼,問道,"怎麼人都出來了,你們主子呢?"

香凝的眼圈兒一下子了,"施太醫,主子生產過後,失血過多,又疲勞過度,所以暈過去了."

"暈過去了?"李懷玉邁步往屋里走.穩婆和嬤嬤眼巴巴的看著香凝跟進去,卻不敢造次.

因著林清本就不是在這里生產的,所以屋子里很乾淨,連血腥味都是極淡的.香凝又給林清換了乾淨的衣裳和被褥,看起來倒是和平常沒什麼兩樣.

李懷玉走過去看了看,確定林清只是睡著了,這才松了一口氣,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他一進門就發現了,香凝在和那些穩婆嬤嬤們對峙,自然能猜到這里是發生了什麼事了.

香凝將手中的公主心放進早早備好的搖籃之中,這才"撲通"一聲跪下,"皇上,您要為主子做主啊!"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清楚!"李懷玉看她這樣子,心頭微亂,喝道.

香凝連忙抹了一把臉,道,"今兒蔡婆子端了一碗湯給主子喝了之後,主子便開始腹痛.施太醫,那是催產藥.可是主子的肚子還不到時候,產道打不開,若是強行生產,便會血崩,那是要主子的命啊!"

"主子聽了之後,只了兩個字:我生!"香凝著眼淚又落下來了,"因著不知道別的人里頭是不是還有不乾淨的,主子便她要自己生,不讓奴婢聲張.穩婆嬤嬤們是生產完了才過來的."

"那個蔡婆子呢?"李懷玉周身的氣氛陡然冷下來,公主被這氣氛一激,又開始哭起來.

"主子讓奴婢去叫皇上給的暗衛將蔡婆子抓了起來,奴婢也不知道在哪里."香凝道.

李懷玉便抬腳往外走,一面道,"照顧好你主子,其他事不必再管!"

他這幾日有些忙,再加上或許是心里頭對自己這般妥協,到底有些抗拒,所以來看林清的時候並不多.他本以為,等孩子生下來之後,借著孩子,兩人的關系可以更進一步,林清也不至于冷臉.

誰知才不過幾日功夫,竟又發生了這種事.

他到現在才明白林清當時的猶疑.——或許她早就料到了,自己派過來的人里,必定會有別人的人,可是她卻沒有拒絕.是因為不相信自己,還是因為別的?

李懷玉忍不住又想起自己曾經有過的那些嬪妃,蘇甯毓也好,于非茵也好,黃瓊璧也好,曲嘉佳也好……這麼多女人,她們為了自己的目的,將這個後宮攪得不得安甯.

他曾經很不喜歡這些手段,甚至因為林清似乎使用了這樣的手段而斥責她.

可是直到現在,他依然不喜歡這些手段,卻漸漸明白,在這後宮里,不這麼做,就只能等著被人害死.

他問自己,你是想要一個天真純潔需要你保護的女子,還是想要一個能夠和你比肩,保護自己的女子?

這答案或許早就意識到了,木蘭死的時候他就知道,那樣的女子,在這深宮之中,活不長.

可是他卻一直不敢承認.因為承認了這個,便等于是承認了是自己害死了木蘭.

但看得越多,他心里就越明白,最適合他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女子.

當時與其是在斥責林清,毋甯是在害怕她將自己心中最隱秘的地方掀開.

但遮遮掩掩,躲躲藏藏,最後的結果,還是要自己將它打開來看一遍.

最適合他的女子,便如林清這般,臨危不懼,在他顧慮不到的地方,能夠保護自己,不讓他分心.

可惜他明白的太晚了.為什麼非要一種一種的試過之後,才明白最初的那個就是最好的呢?

……

"什麼?生了?!"皇後猛然提高聲音,"不是一尸兩命麼?到底是怎麼回事?"

"奴婢也不知道,按理,咱們給的分量已是最大量的了,不應該還有力氣將孩子生下來才是.可是那邊傳來的消息,的確是生了,是個公主."滿跪在皇後身邊道.

皇後這才松了一口氣,"是個公主!哈哈,真是白費力氣!有沒有打聽到,那個賤人如何了?"

"聽是昏迷不醒,皇上去看過之後,便匆匆離開了.娘娘,那蔡婆子被人抓住了."滿道.

"不妨,那不過是個腳色,她什麼都不知道,能問出什麼來?"皇後不在意的擺手,"昏迷不醒?最好是永遠也別醒過來才好!可惜了,如今皇上只怕將那里看得很嚴實,不方便動手了."

"娘娘何必著急,聽珍昭儀的形並不好.再者,就算她能醒來,那身子只怕也不能生了.就一個公主,能翻出什麼大浪來呢?"滿寬慰著皇後道.

皇後微微搖頭,"本宮倒是巴望她生出個兒子來呢!到時候,倒是要看看,皇上是寵愛那賤人的兒子,還是更疼衛木蘭留下的賤種?只怕不需本宮動手,就該反目成仇了."

滿知道,皇後這話不過隨口一,根本當不得數.便也不接話,笑著道,"上回請太醫瞧了,都娘娘的身子已經大好了.娘娘要不要找個機會……"

這宮里想要有孕,也要有足夠的恩寵才行.皇上每次在皇後這里,就如點卯一般.明明是年輕夫妻,卻一點激都沒有,直如經年的老夫老妻,讓人提不起興致.如此,哪里有機會受孕?

皇後聽得心動,但又顧慮自己的身份,便猶豫了起來.

滿見狀,連忙煽風點火,"娘娘您想,不趁著如今宮里沒什麼人懷上,等到其他人反應過來了,豈不糟糕?再,如今皇上為珍昭儀之事難受,娘娘才有機會.慧修儀的孩子雖好,到底不是自己的呢!"

上篇:333 風信忽相驚     下篇:335 莫道不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