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354 臨風度梅月  
   
354 臨風度梅月

林清雖然不在意,但若是能讓慧修儀向著自己,替皇後減少一個幫手,何樂而不為?

不過倒也不必做得太過明顯,畢竟她並不願意正面對上皇後.可惜,對方卻不是這麼想的.

這日傍晚,林清正和香凝將兩個孩子放在榻上,給他們翻身玩兒.俗話"三翻六坐八爬",雖然也並不一定那麼准確,但大多數應該是不錯的.

平安也三個多月了,先前因著他的身子不好,調養了一陣子,所以學東西都要慢一點.不過林清覺得多多練習應該就好了,這才讓宛城在一旁做榜樣.

果然平安看著宛城不停的被翻過來翻過去,便也來了興致,自己在榻上滾來滾去,十分有趣.

正熱鬧時,卻突然聽到急匆匆的腳步聲,然後有人在窗外叫道,"娘娘,救救主子!"

林清愣了愣,才聽出來,那竟是天賜身邊的福子的聲音!

她驚得連忙站起身,連榻上的兩個孩子都顧不得了,跑出去問道,"怎麼回事?天賜怎麼了?"

她心里一直便有這樣的隱憂.沒道理對方對二皇子和三皇子出手,反而放過威脅最大的天賜.雖然李懷玉再三保證,天賜也被反複叮嚀,她心中的不安,卻依然沒有散去.

所以乍然聽到天賜出了事,若不是那股氣支撐著,林清只怕是腿都軟了.

福子跪在門口,十分狼狽,見她出來,連忙道,"娘娘,主子下了學,過來給娘娘請安的時候,路過玉液河邊,誰知那河邊的冰雪沒有清理乾淨,腳下一滑,便跌進了河里!"

"糊塗!那你還跑回來,應該找人趕緊將天賜撈起來啊!"林清顧不上別的,斥了一句,便朝外面跑去.上書房到鍾粹宮的距離並不遠,沿路找過去就是了.

福子忙道,"春凝姑姑跳下去救人了,吩咐奴才過來通知娘娘的."

饒是如此,林清也並不放心.畢竟春凝的水性到底如何,誰也不知道.

玉液河彎彎曲曲,幾乎貫通整個皇宮,是宮中用水的主要來源.自然也同樣流經鍾粹宮附近.

等林清領著人找到地方時,天賜已經被撈起來了.似乎是春凝的呼救聲,引來了幾個太監,他們也幫了忙.

香凝連忙將自己帶來的大氅給倆人裹緊,林清便吩咐將人帶回鍾粹宮,又叫人去請太醫.

回程途中,林清將李子叫過來,低聲吩咐了他幾句話,這才放他去了.

回了鍾粹宮,忙叫了熱水來給天賜和春凝沐浴,換下濕衣裳.又煮了姜湯灌下去.

太醫這才匆匆而來,給兩人診脈.這個季節,在冰水里一泡,怕是要感染風寒了.

因著鍾粹宮的人和施太醫相熟的緣故,這一回請來的還是他.林清見了之後,倒是松了一口氣.

將其他人都趕了出去,林清才問道,"施太醫,大皇子如今形如何?"

"現下倒是看不出什麼,風寒入體,也有可能身子強健,不會有事,只看今夜如何來了."施太醫道.

林清微微皺眉,她已經給天賜喂下了井水,可是心里卻很不滿意.這一次的事絕不是偶然,她若是不震懾一下,只怕對方要以為她軟弱可欺了.

想罷,她對施太醫鄭重道,"這麼冷的天氣,天賜掉進冰水里,夜里必定會發燒的,對不對?"

施太醫微微一怔,繼而了然,看來這是要故意往外面放假消息了,便點頭道,"娘娘的是."

這麼會兒的時間,李懷玉也趕了過來.他對天賜這般看重,自然是要立刻趕過來的.

施太醫便將林清方才所的話,又了一遍,"怕是會燒起來,那就危險了."

李懷玉聞一怔,林清卻微微舒了一口氣,這話只怕很快就能夠傳遍整個皇宮了吧?

等施太醫走了,她才對李懷玉道,"皇上,臣妾不信這只是意外,已經叫人去調查,想必就快回來了."

的確很快.話音才落,李子便押著一個人回來了,"娘娘,就是這個人在河邊探頭探腦,形跡可疑."

"帶進來!"林清的聲音帶上了冷厲.

在她看來,天賜日日都經過河邊,沒道理今日格外不心,必然是有人在那處設了什麼陷阱,他才會跌下去.是以回來的路上,便著李子帶人去守著了.

若是當真有人在背後安排一切,自然要抓緊時間過來將那陷阱抹去,不然豈不是落人口舌?

尤其是自己慌慌張張的領了天賜回來,自然顧及不到這些,等自己想起來的時候,早沒有證據了.

那人很快被帶了進來,意外的,卻是個眉清目秀的宮女,看著拘拘束束的十分老實.

"你是哪個宮的?"林清此時也不急了,見李懷玉示意自己發問,這才開口.

那宮女連忙磕了個頭,"回宸貴妃娘娘的話,奴婢是在禦花園中當差的.近日便是在那處掃雪."

"這個時辰並不是上差的時候,你因何會出現在那里?"林清又問.

"奴婢……奴婢是聽出了事,這才趕過去瞧瞧的.奴婢每日掃雪都是盡心盡力,從不敢懈怠,請娘娘明鑒!"那宮女連忙道.

林清冷冷一笑,"聽?你是聽誰的?那地方雖然不偏僻,但這時候也沒人路過,這消息傳的倒快."

還有這個宮女,扯些亂七八糟的事,以為就能遮掩住那出馬腳的地方麼?

"奴婢是聽幾位公公的,絕無一句虛……"那宮女仍是堅持道.

林清哼了一聲,不再問.這種事對方只要咬死了是聽人的,自己也沒什麼法子.

若不是因為這次被牽連進去的人是天賜,林清簡直想高興的.——皇後素來低調,從不行差踏錯惹人非議,如今這才慢慢將私底下的勢力用了起來,也不枉自己一番籌算.

林清又轉頭去問李子,"你們可發現了那地方有何不妥之處了?"

"是,那地上被人潑了油,走上去必定會滑倒的.今日下過一場雪,那油上便薄薄的蓋了一層,面上是看不出什麼來的,所以大皇子殿下才會誤中陷阱."李子口齒伶俐的道.

這倒是個人才,自己不過是叫他去檢查,他便將前因後果都推算了出來.

"也就是,是有人故意在那里潑了油,為的便是算計天賜?"林清轉向李懷玉,"皇上,今日下午的時候才下過雪,明那陷阱是之前安上去的.誰不知天賜每晚下了學必要過來給臣妾請安……就算沒有下雪,這麼冷的天,時候也不早了,許他一個著急,不注意腳下,同樣也會……"

這是專門針對天賜設下的陷阱,就算暫時動不了皇後,林清也不會姑息此事!

李懷玉也是憤怒之極,"沒想到就在宮里,便有人這般膽大的設計朕的子嗣!魏忠,給朕查!"

等眾人都離開了,李懷玉進了內室,看著天賜熟睡的模樣,輕歎一聲.

他本來還想好生安排了,再作打算,如今看來,皇後自從有了身孕,果然越來越囂張了.

若是不遏制一下她的氣焰,只怕這宮里就要成為皇後的天下.但他也不願公然撕破臉,讓人以為他對發妻絕.畢竟當初皇後對他也有過許多的幫助,何太師更是因此辭官.

更何況,既然已經知道了皇後和那件事有關,在查清楚之前,他也不願輕舉妄動.

魏忠只去了一會兒便回來了,是禦膳房今日也丟了半壇子油,看樣子就是用在這里了.

如此便簡單了,能夠進入禦膳房的人,都是有登記的,順藤摸瓜,卻發現竟是禦膳房總管監守自盜!

林清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只覺得心頭一跳.禦膳房總管,那不是夏才人的父親麼?他怎麼也會卷進這樣的事中來?莫非這是被推出來的替死鬼?

膳房總管和夏才人都被帶了過來.林清看著夏才人,卻忽然發現,這個人如此陌生.

她認識的夏云素,溫柔婉約,性柔順.如今這個攀附別人,隨意害人的人,早就變了.

多少姐妹深,也抵不過一個位分的誘惑.

尤其當年同時入宮的人之中,最好的林清已是貴妃之尊,最差的范美人也比她高一級,她卻是那個最默默無聞的.家中送她入宮,為的是富貴榮華,自然要想法子去博.

這一次,她便是靠上了皇後.可笑的是,這件事甚至不是皇後自己要求的,只是夏才人為了討好皇後,而自己弄出來的事.雖然林清不信後面沒有皇後的推波助瀾,可……

證據只到這里,夏才人被李懷玉以"謀害皇嗣"的罪名,貶為庶人,並賜白綾.

事就這樣告一段落,可是林清卻並不滿意.

不過大皇子"病重發燒"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皇宮,這幾日鍾粹宮中甚至有太醫駐紮.

而林清如此這般的目的,不過是為了引得皇後再一次出手.

皇後嫌二皇子三皇子礙事,可大皇子卻是她的眼中釘肉中刺.

上篇:353 無心好清靜     下篇:355 含虛夜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