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380 紅英動日華  
   
380 紅英動日華

這件事李懷玉自然要查到底的,他之所以將這事告知林清,為的便是讓林清別去在意.

但從心底,李懷玉自己卻是相信的,這件事必定也和林清有極為密切的關系.

因為還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他不想讓林清跟著擔心.若有必要,他將來自然會.

第二日他便下令魏忠全力調查此事,"禦花園中丟的玉佩,承恩公夫人進宮的原因,還有……"

聽到李懷玉的聲音頓住,魏忠意外的微微抬頭,見他眉峰輕擰,似乎十分為難的模樣.

魏忠有些意外.皇上一貫下令都是干脆利落的,還未見過他這個模樣.

李懷玉想了一會兒,還是擺了擺手,"你下去吧,就是這些,務必給朕查清楚!"

等魏忠退出去之後,他又沉吟半晌,這才抬頭道,"去將宸貴妃的父親請來,態度恭敬些."

沒有人答應,武英殿里空蕩蕩的,仿佛那不過是他一個人在自自語.

李懷玉完之後,便閉上眼睛,靠在禦座上養神.他最近也是累極,偏宮里還有這樣的事……

過了約有一炷香的功夫,只聽得一陣破空聲傳來,李懷玉睜開眼睛,便見一個一身勁裝打扮的黑衣人,帶著一個穿著錦袍,面容和善的中年人站在殿下.

見他睜眼,那黑衣人單膝下跪,"回稟主子,人已帶到!"李懷玉擺擺手,他身形一動,便消失在了殿里.

林誠愣愣的看著這一切,有些反應不過來.

他如今早不在內務府做事了,林清的位分越升越高,他這個做父親的,自然也有了地位,何況林湛做了官,也不需要他掙錢養家了,因此他只是在家里種樹養花,閑暇時和幾個老友下棋聽戲,好不快活.

他一輩子都是老實人,從沒想過林清在宮里如何,林湛在軍營如何的事.

在他看來,林清能伺候皇上,是天大的福分.他是出身宮奴世家,從對皇權便有極深的敬畏,兩個女兒都進了宮,他沒想著靠她們去掙富貴榮華,但也希望她們過得好.

至于林湛,宮奴世家的人,想要出人頭地,便只能做官.林湛不是科舉的材料,從軍也是一條路,總比他自己,在內務府耗了一輩子要好得多.

因著這樣的想法,他現在的日子,倒是過的十分悠閑.孰料今日忽然來了一個人,不由分便皇上要見他,就將他帶走.林誠一路受的驚嚇,到現在還未回過神來.

直到李懷玉咳嗽了一聲,他才想起來要行禮請安,連忙跪下,"奴才給皇上請安,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李懷玉沒有一皺,倒不是有何不滿,只是想到這到底是林清的父親,便有些不自在.從前聽林清提起,對這個父親,頗有孺慕之思.他忙道,"不必多禮,快快請起!"

起來,貴妃的娘家人,也算是國公爺了,但林誠身上,卻根本沒有那些自得的東西,從這一點來看,這個人的確是十分不錯的.李懷玉想到這里,便點了點頭.

林誠起身之後,拘謹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該做什麼.李懷玉又請他坐下,才道,"起來這還是朕第一次見你.你是宸貴妃的父親,論理是該有封賞的,倒是朕的疏忽了."

林誠連忙起身,"回皇上,奴才們再沒有想過這些的.奴才家中只奴才一個人,還有個兒子,也在軍中.這功名富貴,只管由他自己去掙.皇上的恩典,奴才是萬萬不敢受的."

李懷玉總算是看出這人和林清相似的地方來了.他笑了笑,"無妨,嬪妃的娘家,受封賞也是應當的."

不為別的,林湛如今在軍中,做的事他是一清二楚,危險自不必.能夠讓林誠過得好些,何樂而不為?

林誠面對的是皇上,也不敢很推脫,便連忙謝恩了.

李懷玉這才進入今日談話的重點,"宸貴妃和林湛是雙胎,聽聞夫人也是因此而難產?"

"是."到亡妻,林誠的神色也頗惆悵,"奴才是個粗人,幸好當時阿雪也大了,能照顧兩個孩子."

李懷玉的眼睛一眯,似是不經意的問道,"起來,宸貴妃身上有一塊佩玉,很是貴重.朕聽貴妃起,是自就戴在身上的.那東西莫非是大人置辦的?林湛身上也有麼?"

林誠額頭上冒出冷汗,"回皇上的話……這……那玉佩只有貴妃娘娘有……"

"哦?那又是為何?據朕所知,家傳的東西,向來都是傳男不傳女,為何林湛反而沒有?"李懷玉又問.

話到這里,林誠雖是個老實人,但也知道,恐怕皇上是猜到些什麼了.他頹然道,"不瞞皇上,臣家中清貧,哪里買得起那樣貴重的玉佩?那玉佩是貴妃娘娘帶來的."

"什麼叫做'貴妃娘娘帶來的’?她不是你的女兒麼?"李懷玉步步緊逼.

林誠歎了一口氣,道,"請皇上饒恕奴才欺君之罪,貴妃娘娘並非奴才的亡妻所生,而是臣的大女兒從河里撿回來的.因奴才的亡妻就在同一日生產,這才對外是雙胎."

"從河里撿回來?就是宮城外的那一條玉枕河?"李懷玉腦中有一個念頭一閃而過,然而太快了,以至于他沒有來得及抓住.只能繼續問道,"這麼,那玉佩是她身上本就有的?"

"正是.此事奴才並未告訴別人,知的只有奴才的大女兒和奴才.請皇上恕罪."林誠道.

這麼,林清自己是一無所知的.李懷玉想著她對自己起這個家中的一切,她是真的將這些人視作親人.若是知道這些其實並不是她真正的家人,又會如何?

他揮了揮手,"不必,朕赦你無罪,此事不得告知任何人.送他回去吧!"

話音才落,那黑衣人又重新出現,將林誠帶走了.只剩下李懷玉一個人坐在大殿上發呆.

林清並不是林家的女兒,她身上的玉佩,只怕是身份的象征,而那塊玉佩,太後很重視……

電光火石之間,李懷玉想到了一種可能.他驀然瞪大了眼睛,好半天才回過神來.

若是這猜測是真的……蘇家的膽子可真是不!李懷玉冷冷一笑,從前不明白之處,也都豁然開朗.

魏忠回來的時候,臉色很不好看.

任是誰如果知道了這種秘密,只怕心里也是難以安定了.面對李懷玉,他心中著實沒底.

"都查出來了?"李懷玉看他的臉色,便大抵明白了,安撫道,"你放心,你是一直跟著朕的人."

就這一句話,魏忠心里的大石頭可算是落了地.雖然他自己也想著皇上必定會顧念分,但到底比不得李懷玉親口所.畢竟他是皇帝,誰知道為了保守秘密他會做什麼呢?

"回皇上,都查出來了.這件事十分隱秘,奴才還是找著了蘇家二十多年前的老仆,這才問出來的."魏忠著將自己查出來的東西遞上去.

李懷玉接過來掃了一眼,並未出乎他的意料.上面寫著,同安八年十一月十八日,蘇家一位下仆,于京郊一戶姓齊的農家,花費六兩銀子,買來一個男嬰.

當夜,宮中慶妃娘娘生產,誕下皇長子李懷玉.實際上卻是蘇家派人將那個男嬰送進宮,換了公主出來.

幸運的是,魏忠找到的這位老仆,和那個送男嬰入宮的人相交甚篤,所以知道他其實並未殺死公主,而是將她放進了禦河之中,順流而下.

巧的是,就在同一日,兵部侍郎程敬風的夫人也為他誕下一女,據"懷柔"這名字,還是蘇夫人所取.

所以一切都能得通了.先帝登基八年,尚未有子,自然心中急切.當年的慶妃娘娘,其實並不得寵,能夠懷上龍嗣,著實是靠著運氣.然而運氣卻是最不可靠的東西.

為了能夠十拿九穩,蘇尚書提前准備了一個男嬰送進宮.

若是慶妃誕下皇子,自然無事.若是誕下公主,便要偷龍轉鳳.之後慶妃果然誕下公主,李懷玉便被送進宮,而林清被放在禦河中,順流而下,被林雪撿到.偏巧林夫人也是當日生產,便對外宣稱是生下雙胎.

而宮中慶妃,因為誕下皇長子,一夜之間便成為宮中風頭最健的嬪妃.而且皇長子也被先帝抱到身邊教養.

如是從前,李懷玉看到這樣的結果,必定會難以置信.然而經過皇後那事之後,他早已猜測到自己身世另有秘密,倒是沒有多麼意外.他只覺得諷刺.

同安十年,慶妃誕下二皇子的時候,恐怕心里十分後悔吧?早知道還能生出另一個兒子,何必要他?

那時候的事已經記不清了,然而李懷玉本人早慧,三四歲的事還有模糊的印象,似乎自己每次去了慶妃的宮里請安,都總是會不舒服一陣子.後來先帝便漸漸不讓他去了.

呵……這麼來,他那個好母後,還曾經想過要除去他吧?

難怪那麼多年,不論自己如何孝順,母後總是偏心懷恩.原來不是因為自己自不長在她身邊,而是因為,自己根本就是個和她毫無關系的人罷了.或許還是個奪去了她的兒子的東西的人.

上篇:379 螢光度碧空     下篇:381 別路云初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