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果蔬青戀 第430章 節外生枝  
   
第430章 節外生枝

二更求粉.

張老太太笑道:"也不是啥見不得人的事.就是咱們娘兒們自個先商量,省得沒啥結果,外人聽了就咋呼起來.

張槐和鄭氏對視一眼,好笑地看著張大栓,等爹緣故.

張大栓便咳嗽一聲,問張槐道:"這個,我跟你娘聽,像咱板栗這樣的王爺,能娶幾個媳婦,是不是這樣?"

張槐聽了一愣,鄭氏暗覺不妙,急忙接道:"只能娶一個正妃!誰家都一樣,從來只能娶一個媳婦,連皇上都一樣,皇後娘娘只能一個."

張老太太忙道:"這個娘也知道.可是,不還能娶兩個側妃麼?是規定的.我那時候在京里,在趙家玩的時候,就見過肅王妃帶著兩個側妃在趙家做客,也好氣派哩!"

張槐皺眉道:"娘,咱板栗連正妃都還沒娶哩,那些干啥!"

鄭氏試探地問道:"娘的意思是?"

張大栓道:"你娘是想著,總歸是娶,那就娶自家親戚,知根知底不,還貼心."

鄭氏就明白了:這是婆婆娘家那幫親戚鬧的!

老太太心軟,想扶娘家一把.

她知道兒和兒媳婦是不可能答應板栗娶娘家侄孫女做正妃的,因此把主意打到側妃名額上了,再不濟,做妾也成——給王爺當妾,那也風光,好過嫁給門戶.又是親戚,老太太在,自然有老太太照應;老太太便不在了,丈夫是表哥,也不會虧待,將來再生個一兒半女的,不就有指望了!

這多好的事!

張槐就道:"這怎麼能成?正妃都沒娶.就提起這個來了,夫聽了咋想!"

張老太太忙道:"也不是現在就娶,娘就是跟你們一聲,再趁著這次把人選好.夫不會怪吧?他們這些人家不是最重這些規矩麼!"

鄭氏深吸一口氣,正容道:"郡王是可以娶一個正妃和兩個側妃,但沒人規定一定得按這個來.也就是,不娶也不要緊."

張大栓兩口都道:"規定這樣,干啥不娶?"

鄭氏郁悶極了:當是啥好事哩,不娶白不娶?

不過是養個閑人惹是非!

她自來跟公婆相處就好,當下也不顧忌.反問道:"咱們干嘛要學旁人?"

張老太太道:"那咱們也不能太出格,不能走了大樣哩."

張槐道:"娘,咱們過自己的日.管人家咋!"

鄭氏心思電轉,覺得此事非同可,這可不是她一家的事,這中間牽涉到豪門權貴,因而萬不可對這制度有毀謗貶低等語;再者.公婆都是莊稼人,深奧了他們也不懂,于是仔細斟酌辭,盡量用淺顯柔和的話來勸導.

因道:"人人都在場院里喂雞,媳婦我不是在竹林里養雞麼!人人都栽秧種麥,咱張家不是靠種橡樹種木耳發家的麼!爹.娘,咱們只要不犯法,不用跟人學過日."

張老太太算是瞧明白了:菊花不願意幫板栗納側妃.

菊花要是不樂意.那槐肯定不會答應的,板栗更不用了,這事就得黃,一點戲都沒有.

她心里有些不痛快,問道:"菊花.這事你不樂意?"

鄭氏搖頭道:"不是我不樂意.娘,這事甭管咋樣.咱都不用瞎操心,隨板栗自己的意思.將來他想娶側妃哩,他就娶;不想娶哩,也由他去!咱們家,從槐娶媳婦,到板栗娶媳婦,到蔥嫁人,咱們都隨他們自個的心意,就怕他們不順心.娶大老婆都這樣,如今要是塞兩個老婆進來,在加上大老婆,那家里不亂翻了?"

張槐立即道:"就是!人多了是非就多."

鄭氏補充道:"不錯!喂雞的時候,那雞還你啄我一下,我戳你一口哩;掉塊骨頭在地上,兩只狗還搶得打架哩!"

張槐聽了這比喻,差點笑出聲來,憋得臉通.

張大栓則聽得呆了,張老太太也無語,比口齒,她是比不過菊花的.

鄭氏見公婆雖然不吱聲了,但面上很不高興,心里一動,覺得自己剛才語口氣都沖了些,忘了做晚輩的本分.

若是為了這事讓婆婆心里存了疙瘩,回頭她再聽娘家人一叨咕,把婆媳間幾十年的分給毀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于是,她便想主意補救.

"娘,我也不是不許納側妃,只是要問板栗的意思.不定眼下他不想納,過幾年他又想納了,都隨他自己.起來,不單板栗,就是爹和槐,也都一樣."

她這的是真心話.

她便再管,也只能管住槐,兒孫自有兒孫福,她不想管也不可能管得住他們將來的事.

張大栓尚未反應過來,張老太太已經叫了起來:"你爹?他都這麼大年紀了,半截身都進土了,還想討的?"

她也不納側妃了,氣呼呼地直呼老婆.

鄭氏再加一把火,幽幽道:"娘,就因為年紀大了,才娶老婆哩!年輕的時候,兩口感好,還能顧忌分;等年紀大了,女人不中用了,就成了擺設,在家管管家務什麼的,男人自然要找年輕好看的來伺候……"

張老太太不等她完,轉身面對張大栓,咬牙叫道:"你敢!你個死老頭,你要是敢弄個的進門,老娘就……就……"她憋了半天,也沒憋出一句有威懾力的話來,最終身一軟,往後一靠,抹著眼淚悲傷道,"我就不活了!"

張大栓被這一變故弄得手足無措,急得喊道:"這是咋的?誰要娶的了?菊花,你瞧你,把你娘的,你快勸勸!"

聽了鄭氏一番話,張槐自己也心思千回百轉,正想著晚上要好好寬慰妻.不料爹娘已經鬧起來了.

他哭笑不得地瞅了鄭氏一眼,上前勸慰老娘.

鄭氏撇撇嘴,暗道這就是人性,都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她婆婆為人良善尚且如此,那些人就更不用了.

就聽張大栓辯解道:"他娘,這不都是你的,板栗要是娶了你娘家侄孫女,親上加親不,還貼心;我們老張家可沒人來攀親.我也沒答應他們啥事."

張老太太立即回道:"你老張家敢來攀親?往年的事咱就不提了,就近年的事:那些年咱們也沒虧待他們,等抄家起來.一個個縮著脖,恨不能跟咱們斷絕親戚關系.這會板栗封王了,他們又上門來了.呸,我都不好意思的!虧他們那厚臉皮,還敢來!"

張大栓也覺得憋屈.嫌本家給自己丟臉,咕噥道:"我也沒搭理他們哩!"

張老太太嚷道:"你還想咋搭理?吃的,穿的,該給的一樣沒少,還想咋樣?用銀把他們供起來?"用手拍座下椅墊,"這銀是我孫孫女用命換來的.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張槐和鄭氏聽得面面相覷:咋跑題了哩!

很快,張老太太也覺得跑題了,遂歸正傳:"我就我一提這事.你就渾身是勁,幫忙來,原來是打的這個主意.你也想討一個,是不是?"

張大栓漲了臉,呼呼喘氣.悶了一會才道:"他娘,你甭難受了.我都一把年紀的人了.我能干那樣事麼?我還要不要臉面了?就算不要臉,不怕人家笑話,我還怕孫孫女笑話哩!"

完,朝鄭氏瞪眼.

鄭氏尷尬,忙賠笑道:"娘,我就是這麼一.那些王公大臣家確實都這樣,朝廷也是有這個規定,可咱家不一樣.再,我爹也不是那種人.爹要是那沒義的,沒抄家前,那時候爹身骨也好,咱家也有錢,爹要娶的話,那會兒不就娶了,還等到現在?"

張槐反而張不開口了,他覺得怪不好意思的.

不吧,老娘在難受哩,于是繃著臉道:"娘,沒有的事別鬧了.咱家誰也不娶."

鄭氏在心里對答道:"過頭話不要.你那些兒,眼下都乖的很,過幾年十幾年二十幾年,誰知會怎樣?"

瞧瞧張槐,沒敢把這話出來.

夫妻二人好歹的,才把老兩口勸住,送回去了.

張老太太回去後,兀自生悶氣,對于娘家嫂弟媳等的追問,含糊支吾.

問得急了,便:"我哪懂他們那些事兒?這些當官的彎彎繞煩的很,規矩又大,講究又多,白受閑氣,不如尋個家底殷實的戶人家嫁了,落個自在."

又問各家侄孫多大了,都會些什麼,要槐幫著張羅一份工;又找出些衣料首飾等物分給各人,總算把大家暫時應付過去了.

然眾人都還不死心,隔日還問.

張老太太煩不過,心想菊花會話,便一推了事,這事自己不懂,再年紀也大了,也不管事了,要問板栗娘才成,王府的大事都是她管的.

于是,什麼舅母表嫂表姐表嬸都來找鄭氏了.

鄭氏命板栗將戲班里用不著的人都拉出去,在後園里搭了戲台,開鑼唱起戲來.

凡有人來問,對那些直接明的,就正色解釋後推拒;含糊套問的,也不跟她纏磨,不上三句話,就抱歉事兒忙,吩咐丫頭帶她們去看戲,再不就廚房新做了點心,請她們去吃茶等,一概打發了,然後一心張羅自己的事.

然世上人心不等,不是解釋就能免事的.

這也難怪,"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嘛,于是忙碌籌劃,將主意打到張家輩身上,外面更有傳,張家在幫玄武王在選側妃納妾等等,也難細數.

上篇:第429章 真真愛     下篇:第431章 香木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