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果蔬青戀 第598章"霸王別姬"  
   
第598章"霸王別姬"

抱歉,更晚了.

田遙譏諷地笑道:"服氣!在下佩服!然在下可否懇求安皇:先把鄭姑娘給放了,然後像個真正的英雄那樣,跟玄武王決戰?"

高凡立即回道:"那本官是否可以要求玄武王:像個真正的英雄那樣,把自己的妹妹救回去?吾皇當初可是獨自一人闖進神都,從白虎候府把鄭姑娘帶出來的.他們的決戰,從那時就開始了!"

起這點,他就憋屈死:大靖人覺得秦霖在利用紫茄要挾玄武王和白虎公;安國人覺得皇帝陛下孤身擄來白虎公的妹妹是英雄豪舉,只有他知道真正內——紫茄就是秦霖的克星!

若不然,他當初也不會命人暗殺紫茄了.

誰料弄巧成拙,反害得秦霖差點一命歸西!

還有苞谷也是,哪里是俘虜,竟是祖宗!

只是,他已經把終身都押在秦霖身上了,必須助他渡過這劫:一是想法子迎娶紫茄做安國皇後;二是娶不成,讓秦霖死心,從此勵精圖治,一心治國!

巴音覺得未來親家的話太對他胃口了,猛拍掌大聲道:"自古勝者為王!玄武王和白虎公真有本事,就把妹妹搶回去啊!"

田遙氣得罵道:"無恥之極!算什麼英雄好漢!"

秦霖抬手制止堂下的爭吵,盯著田遙淡聲道:"英雄?朕從未自認是英雄.朕也不想當英雄,朕就是一個俗人!你不妨去問問玄武王,他可敢自認是英雄?"

王窮攔住憤怒的田遙,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後上前認真對秦霖道:"皇上還記得在下過的話嗎?是時候了!皇上該送鄭姑娘回去了,否則將與初衷背道而馳,越來越遠."

秦霖看著他,默然無語,不知在想什麼.

正在這時,外面忽然喧嘩起來.

趙衡進來回稟道:"回皇上,郭將軍回來了."

秦霖朝他微微頷首,表示知道了.

巴音眼中凶光一閃,大步走出來對秦霖抱拳道:"皇上,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他們都留下……"

田遙震動,怒喝道:"無信義的老匹夫……"

援軍來了,高凡神輕松多了,笑道:"田翰林慌什麼?吾皇肯定會放靖軍走的.巴王爺不過氣話罷了,他閨女還在玄武王手上呢."

又冷笑道:"田翰林可瞧明白了:玄武王安排這些人突襲烏蘭克通,本是計劃自己率軍前來接應的,如此才算完滿.如今王爺敗退了,我軍也是招之即回,這邊自然難以持久,不退軍還能如何?"

王窮微笑道:"這話之前高宰相怎不?咱們罷手了,你們援軍也來了,又了."

秦霖忽然站起身,對趙衡沉聲喝道:"放大靖將士離開!傳令眾軍:任何人不得攔截,違令者斬!"

趙衡大聲應道:"微臣遵命!"

王窮忙道:"謝過安皇!敢問鄭姑娘……"

秦霖盯著他看了好一會,才慢聲道:"朕,明日就派人送鄭姑娘和張少爺回去."

田遙急了,叫道:"為何?你還想拖延……"

秦霖雙眼射出寒光,道:"你們再不走,朕可不敢擔保會發生什麼事……"

王窮聽後忙拉住田遙,一不發地轉身就出去了.

聽著外面呼喝和撤軍的動靜,巴音不甘心地問道:"皇上真放他們走?……"

高凡見秦霖面色蒼白如雪,黑瞳冷寒如冰,忙對他聲道:"別了!皇上自有主意."

一刻鍾後,李敬德,玄龜率軍離開,田遙也被迫離開了,王窮則以使臣身份繼續留了下來.

將外面諸事交給高凡,秦霖大步走進行宮內院.

內院上千名禦林軍把守,將上房里外圍了幾層.

來到內室,只見紫茄正和苞谷趴在炕桌上聚精會神地下棋,仿佛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事一樣,苞谷還在嘀咕"又吃我一個子"什麼的.

秦霖在炕沿上坐下,他們也不理會,只聽棋子"啪嗒"輕輕落下的聲音.

靜靜地看了一會,秦霖忽然道:"明天送你們回去."

本來心無外物的兩個人卻同時抬頭,驚愕地看向他.室內依舊安靜,卻仿若被攪動的池水,暗流翻滾,不複之前的沉寂.

秦霖挑眉道:"怎麼,不信?"

苞谷咧嘴一笑,道:"信!皇帝哥哥話最算數了,果然就放我們回去了.哎呀,我還沒玩夠呢……"

下面的話被紫茄一把捂住嘴,給堵了回去.

秦霖對紫茄輕笑道:"我相信他的是真話.可我不敢再留他了,省得人罵我居心叵測."

苞谷用雙手扯開紫茄的手,問道:"皇帝哥哥,你怎麼突然就想要送我們回去了?"

秦霖若無其事地將今天的戰況告訴他們.

苞谷聽得雙眼閃光,紫茄則看著秦霖默默無.

苞谷忽然道:"我明天就要走了,想去跟雁妹妹道別."

秦霖摸摸他的頭,道:"去吧,外面已經安全了.不過火還未滅淨,別亂跑."又揚聲對外吩咐一句,讓兩個人跟著他.

苞谷答應一聲,溜下炕,沖了出去.

這里,等苞谷走後,紫茄原以為秦霖會有話對她,誰知他竟一句話沒有,甚至沒有看她一眼,就坐到了琴桌前.

這是紫茄第一次聽他彈琴.

一開篇就大氣磅礴,宛如潛龍出淵,伴著雷鳴閃電騰空飛向九霄;又如江河東去,奔騰而澎湃,驚濤拍案,一瀉千里!

紫茄聽得一顆心提了起來,只覺那幾根琴弦支持不住,隨時有崩斷的可能.

"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這樣下去不行!

誰知琴音一轉,流水從山峰跌落,"飛流直下三千尺",轟然彙聚,成了一汪湖泊,波濤萬頃;又如巨龍從九霄沖出,破開云霧,一頭紮入大海,不見蹤跡,只見浩淼煙波,遠無涯際……

"……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聽著這熟悉的琴音,紫茄松了口氣.

望著秦霖用心撫琴的背影,又不覺發怔,不自覺地取了洞簫來,跟著吹奏.

一曲完畢,室內靜悄悄的,兩人都不話.

過了好久,秦霖才輕聲道:"古來君王,有周幽王烽火戲諸侯,夫差因西施而亡國等,更多的則是三宮六院,或以後宮平衡朝中勢力,或收集天下女人悅己;如朕這樣的,將來如何呢?"

紫茄默然無語.

秦霖自自語道:"勝者為王!若是朕勝了,將來自然傳出美名,朕為了求一賢後,孤身闖神都……若是敗了,則會罵朕貪念美色,霸占白虎公之妹,棄天下于不顧……呵呵!"

紫茄詫異道:"你不是要放我走了嗎?"

秦霖轉身,看著她道:"自然要放你走."

並不回答她話中另一層意思.

他細細地打量她,心中有萬般語,卻不想.

什麼呢?

此一去,若是將來還能迎回她,自然好;若是了無結局,從此關山阻隔,那會怎麼樣?

她會記得他嗎?

"紫茄,若是朕真能讓英武帝答應朕的求親,你會願意嫁給朕,和朕一起治理這北國嗎?"

這句話,他在心中對著紫茄問了數遍,卻始終沒問出口.

到時候自見分曉,眼前問了,她答了,都無用!

這晚,秦霖喚徐伯來幫他治傷,早早打發紫茄歇下了,並未依依不舍地對著她訴離.

第二日清晨,他也沒有和她一起吃早飯.

等趙衡和王窮來接,紫茄,玉米和苞谷簡單收拾了行囊,都要出發了,還不見秦霖.

王窮低聲吩咐紫茄和玉米一番話,才要催他們快走,忽然苞谷朝秦霖的臥室跑進去.

"皇帝哥哥,你怎麼不送送我們?"

他撲向端坐在書房內的秦霖,毫無顧忌地爬上他膝蓋,叉開兩腿坐下,仰臉望著他的眼睛問道.

秦霖伸手扶住他,低頭問道:"你走了,會想念朕嗎?"

苞谷點點頭道:"皇帝哥哥人很好."

忽然攀著他脖子,在他耳邊低聲了一句話,秦霖頓時眼睛放光,"真的?"

苞谷點點頭道:"真的."

又道:"皇帝哥哥,我這些日子惹了許多麻煩,你不許生我氣……"

秦霖捏住他鼻子晃了晃,笑道:"不生氣!"

苞谷追問道:"真的?"

秦霖納悶道:"朕早就沒生氣了,你不是都見了嗎?還問什麼."

苞谷嘻嘻笑道:"我不放心嘛!"

秦霖微微一笑,起身,將他放在椅子上坐好,自己拉開面前抽屜,拿出兩封信,又喚人傳楊侍郎.

內侍將楊真帶了進來.

秦霖坐在矮榻上,命他上前,低聲囑咐,楊真不住點頭.

等完了,秦霖抬頭對苞谷道:"苞谷,走了."

苞谷忙跳下靠背椅,邊跑邊道:"皇帝哥哥,可叫他們裝些點心果子了?我路上餓了好吃."

楊真聽了愕然.

秦霖笑道:"當然裝了."

遂牽著他往外走去.

紫茄見他牽著苞谷莊嚴踏步而來,神複雜.

秦霖來到她面前,輕聲道:"走吧!"

並無多話,完率先轉頭往外走去,眾人紛紛跟上.RS

上篇:第597章 旗鼓相當     下篇:第599章 苞谷:以彼之道,還施彼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