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秀色田園 V133 暴風雨來臨前夕二更  
   
V133 暴風雨來臨前夕二更

"姐姐司馬靜愛上了南宮夜,卻被南宮夜利用獻給了南晉國老皇帝,姐姐個性要強,甯死不從刺傷了老皇帝,被冠上了刺殺之名,引致南晉國領兵滅了我司馬國,父皇母後拼死才將弟弟調包送出皇宮,免了一死,而我長年在外也免了一死請記住本站的網址:舒愨鵡琻

那日我忍不住回宮看望父皇母後,眼見我司馬國被屠殺,父皇母後死在南宮夜手上,我逃回山中准備計劃報仇,卻被南宮夜得知了我的存在,派人追殺我,師傅為了救我也被殺害了,我一路逃亡到了皓月國,被翊親王所救,恰時華蘿衣病死,翊親王便讓我頂替了她

我答應他發揚華家醫學,不再報仇,不能泄露身份,所以在救賀老將軍之時,我才讓珮珮幫我的忙,騙過了大家,也是為了不讓我的身份暴露引來殺身禍

卻不知道為什麼會被南宮夜發現了,那日我離開龍澤山莊遇到他的堵殺,還好弟弟救了我,我這才知道原來這個世上還有一個親人"華蘿衣完緊緊盯著馬聰,眸中盡是溫暖

賀章心頭一陣沉重:"原來你的身世這麼可憐,難怪你對任何人都這麼疏離冷漠,你是怕害了別人"

華蘿衣點頭:"要不是控制不住對你的心意,我真的不會靠近你,賀章,現在我告訴你了,我是地陰寒體會給別人帶來災難,你會怕嗎?"

賀章掀被起身,握住華蘿衣的手道:"我不怕,這不過是胡八道的,司馬國被滅都是南宮夜造的孽,不關你的事,再了,珮珮也是地陰寒體,這個傳顯然翊親王也知道,翊親王都不怕,賀章怎麼會怕?以後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你離開我了"

皇甫翊消息靈通,自然也是知道地陰寒體的傳,他只字未提足以證明他不信這個傳的

華蘿衣感動不已

"你當初為什麼要離開我?你知不知道你離開後我有多難過"賀章委屈道

華蘿衣歎了口氣:"是賀老將軍不惜跪地相求,他是你爺爺,你我怎麼能……再了,我心中還是懼怕我會給我帶來災難的,所以我還是決定離開你"

"原來真的是爺爺讓你走的,蘿衣,對不起"賀章愧疚道

華蘿衣搖搖頭:"不用對不起,你沒有對不起我"

賀章緊了緊華蘿衣的手,謝謝你,蘿衣,謝謝你這般諒解我,無論我做什麼你都會站在我這邊,賀章幾世修來的福,才能遇見你

"那這段時間你去哪了?"賀章再問

華蘿衣答道:"我和聰弟回了趟司馬國,再回來時竟聞聽你要領兵打戰,我便一路跟隨著你"

"原來你一直在暗中看著我,那麼你該明白我對你的思念了?"賀章望著華蘿衣深道

華蘿衣幸福點頭

馬聰看著兩人不由得砸嘴道:"真幸福啊"

賀章與華蘿衣相視一笑,賀章問馬聰:"司馬太子……"

"我不是什麼太子,我現在只是馬聰"馬聰阻了賀章的話道:"等有一天我真的成了司馬太子你再叫"

賀章笑了笑:"好,聽你的,我是想問,這些年你都去哪了,你的兵馬又是哪來的?"

"四處游蕩,這些兵馬都是我暗自招集訓練的,大部分是幸存的司馬國人,還有一部分是我這些年四處游蕩時遇到的窮苦百姓,各國的都有,可能還有你皓月國的人,他們被逼得走投無路了,所以願意跟著我"馬聰淡淡道

簡單的幾句話,賀章和華蘿衣卻知道馬聰這些年定是不容易,一個人闖蕩,練就一身武功,訓練出大量兵馬,還有一身醫術,這絕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華蘿衣想到一事問道:"聰弟,你的醫術是哪學的?竟比我還厲害?"

"有一次經過夏昌國,救了一名叫陸千的名醫,他要報我的救命之恩,所以把畢生所學傳給了我"馬聰笑答

華蘿衣微驚:"師傅過,陸千的醫術在她之上,她窮其一生也未能過他,沒想到你得了他的真傳,那珮珮的病可以痊愈了"

"自是可以痊愈,我已經將南晉國的至寶靈芝拿給她了"馬聰一臉得意道

賀章問道:"至寶靈芝?"

華蘿衣也沒聽過

"是南宮夜無意中得的寶物,我聽陸千,那種靈芝十分旱見,有起死回生的功效,比血靈芝還要有用,南宮夜視為珍寶,就連南晉國老皇帝要死了,他也舍不得給老皇帝吃"

華蘿衣淡淡一笑:"那麼今天在戰場上他突然退兵是因為得知靈芝被盜了嗎?"

"沒錯"馬聰打開折扇煽著風道:"他怎麼也想不到我還活著,並將他看得比病還重的靈芝盜了,此刻靈芝怕是已被皇甫翊制成丹藥給蘇馥珮服下了"

華蘿衣高興道:"太好了,珮珮的身體好了,翊親王也放下心中大石了"

馬聰也笑了笑,那麼他也可以如願了

賀章重握住華蘿衣的手道:"蘿衣,我帶你回京城再求皇上賜婚,現在你是公主了,身份非比尋常,看爺爺還有什麼理由反對我們在一起"

"我可聽你與皓月國的睿佳公主有婚約,你們皇帝如何會同意你娶姐姐?"馬聰問道

賀章道:"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娶皇甫睿佳,如果皇上不同意,我便在邊境永遠不回去,只是要委屈蘿衣陪著我在這里受苦了"

華蘿衣搖頭:"我不苦,而且你可以不娶睿佳公主"

"為什麼?"賀章疑惑問

馬聰也疑惑地看著華蘿衣

華蘿衣沉重歎了口氣,望著營帳外,她該不該將這件事出來?如果出皇甫睿佳的身份,那皇甫翊和蘇馥珮該怎麼辦?

可是如果不出來,她和賀章怎麼在一起?

"哈哈哈賀家果然是將軍世家,賀章又立下大功,賀老將軍與龍澤山莊可以是再創輝煌了"皇甫贏看過煙云關傳來的戰報後大笑道

賀奉先抱拳謙虛道:"這多虧有皇上龍威庇佑,又有翊親王深謀遠慮,所以這次賀章才能再退敵軍"

"賀老將軍重了,賀章這次戰勝本王並未出力,多虧了司馬國的公主相助"皇甫翊道

賀章已經給他寫了信,是華蘿衣帶兵救援了他,否則煙云關早就失陷了,而且賀章已經知道華蘿衣的身份了

"是啊,多虧了司馬國相助"皇甫贏笑道

賀奉先奇怪道:"司馬國早些年便被南晉國所滅,何以會出現個司馬國的公主?"

一旁一直沒作聲的皇甫甯也道:"這個司馬國公主憑空冒出來,還助我國戰事大勝,這件事十分詭異,我們還是要心為妙"

皇甫贏道:"賀章已經了,即將帶司馬國公主回來,還要求朕給他們賜婚,朕想聽聽賀老將軍的意思"

賀奉先抱拳道:"賀章與睿佳公主有婚約,這事老臣聽皇上的"

這個賀章,這麼快就忘了華蘿衣了?竟又要娶這個什麼司馬國公主,看上這個,看上那個,怎麼就是看不上皇甫睿佳呢?

皇甫贏看了皇甫翊一眼,轉而笑道:"既然如此,就等賀章與司馬國公主回來再做打算"

皇甫翊三人退了出去

"皇上,吃點點心,這是朱太妃特意送來的"福禧帶著一名宮女進來,指著宮女手中捧著一盤點心恭敬道

皇甫贏看去,是他時候最喜歡吃的芙蓉糕,他心頭一暖,拿起一塊遞進嘴里,覺得十分可口,問那宮女道:"這是她親手做的?"

"回皇上,確是朱太妃親手做的,您前些日子吃的點心菜品也是朱太妃親手做的"那宮女聲回道

皇甫贏心頭一軟,問道:"她近來可好?"

"回皇上的話,朱太妃近來在靜心宮中理佛,太妃娘娘,她錯了太多,希望佛祖能寬恕她"

皇甫贏為之動容:"朕去看看她"

宮女立即喜道:"奴婢先回去通報一聲"

皇甫贏點頭同意,擦了把手,帶著福禧出了禦書房

"太妃娘娘要是一直這麼關心皇上就好了,皇

上也高興,高上高興了,奴才也就高興了……不過若是太後娘娘的病好了,奴才就高興了"福禧跟在皇甫贏身後道

皇甫贏頓了步子,問道:"母後的病還是時常反複嗎?"

"回皇上,太後娘娘近來發作的次數越來越多,這華神醫走了,娘娘的病也就……"福禧不敢下去

皇甫贏眉頭一擰,沉了片刻道:"先去看太後"

福禧心頭一喜趕緊引著皇甫贏往李太後的宮中去

"母後,您要快點好起來,這朱太妃與端太妃都是厲害之極的人物,臣媳一人之力根本無法對抗,且臣媳無出,也是皇上仁厚,否則早就費了臣媳的皇後之位了"皇後一邊給李太後梳頭發一邊訴苦

想想自己進宮多年,卻一直沒能懷上孩子,連皇後的威嚴也立不起來,下面要被得寵的妃嬪擠兌,上面被兩位太妃壓著,日子著實過得苦悶,還好皇甫贏念她伺候多年,未去她皇後之位,否則她在這宮中如何生存?

一念至此她心中加難過,而眼前坐著的人卻一直傻傻愣愣不回答自己

"唉"平空歎了口氣,她快手給李太後挽了個發髻,拿著一只鳳凰發簪給她戴上

"啊……"李太後卻將那只發簪一把奪過,踩在地上,似很害怕一般,拼命地大叫

皇後著急勸道:"母後,你怎麼了?快來人啊,母後的病又犯了"

一眾宮女太監立即進來,將李太後抓住,李太後手腳並用地撞開眾人,沖了出去

"皇上駕到"

皇甫贏帶著人進了寢宮,正撞上沖出來的李太後,趕緊摟住她喊道:"母後,您要去哪?"

李太後對皇甫贏又是打又是叫:"啊……殺人,殺人……"

"皇上"皇後沖出來:"母妃的病又犯了"

"快宣太醫"皇甫贏沖著福禧喊道

福禧立即跑了出去

太醫診治過後,給李太後服了藥丸,李太後睡著了

皇甫贏問:"母後的病能否康複?"

"皇上,太妃娘娘的身子已無大礙,只是……"

"你又想心病還需心藥醫嗎?要什麼樣的心藥你倒是告訴朕"皇甫贏怒道

太醫撲通跪了地:"皇上,太妃娘娘的病根是,是……"

"是什麼?"皇甫贏厲聲問道

太醫生看了皇後一眼道:"微臣不敢"

",只要能把太後治好,你什麼朕都恕你無罪"

"是,以前華神醫跟微臣過,太後受了很大的打擊所以才會神治不清,而讓太後受打擊的人還在,所以太後的病遲遲不能痊愈"

皇後恍悟道:"難怪剛剛太後還好好的,聽到臣妾起朱太妃就發作了,原來是這樣?"

皇甫贏沉了臉問皇後道:"果真如此?"

"確實如此,臣妾正給太後梳發,她看到那支鳳凰發簪嚇得大叫"皇後指著地上被踩得粉碎的發簪道

皇甫贏看去,臉色又沉了幾分,這麼來,想要母後痊愈就必須解決了朱太妃,可是朱太妃握有他的把柄,只要朱太妃出事,那件事就會公眾天下,到時候局面一發不可收拾

他得回去好好想想,有什麼辦法能解決這件事,確實是件令他寢食難安的事

"好好伺候太後"皇甫贏對皇後道

皇後福身道:"皇上放心,臣妾一定會伺候好太後的"

皇甫贏滿意點頭,帶著福禧離去

"皇上,您不去看朱太妃了?"出了門,福禧問道

"不去了,去看折子"皇甫贏一身怒火折回禦書房

朱太妃寢宮,一陣木魚聲傳出

朱太妃正跪在一尊菩薩前面敲著木魚,雙目輕閉,手撚佛珠,嘴中念著佛

語,一派認真

"娘娘"一陣腳步聲響起,給皇甫贏送點心的宮女聲稟道:"皇上不過來了"

朱太妃閉著的眼睛猛地睜開,冷聲問道:"為什麼?"

宮女被這語氣攝得身子一抖,怯怕答道:"皇上突然去了李太後宮中,出來後便回了禦書房,沒提過來看太妃之事"

噼里啪啦

朱太妃大力一拽,將手中佛珠拽斷,滾落一地

"又是那個瘋女人,看來本宮不解決了她,這輩子都只能是個太妃了"朱太妃眸中一片犀利道

宮女怯怕喊道:"太,太妃"

朱太妃眸子陰毒,將宮女招到面前聲了幾句什麼

宮女嚇得全身發抖:"奴婢不敢"

"本宮讓你去做你就去,否則心你的賤命"朱太妃惡毒道

宮女瞞懷恐懼,只得答是,退了出去

端太妃寢宮

端太妃與皇甫甯正閉門在內殿商議大事,一眾宮人皆守在了殿外

"甯兒,母妃這邊已經下手了,你在宮外聯絡好了嗎?"端太妃問道

皇甫甯胸有成竹道:"母妃放心,兒臣已萬事俱備,就等個好時機動手了"

端太妃點頭:"嗯,到時候我們脅天子以令諸侯,還怕皇甫翊嗎?"

"有那麼有利的條件母妃竟然瞞著兒子不,要是兒子早知道母妃抓著皇甫贏的辮子,兒子用得著費這麼大的心思去對付皇甫翊嗎?"

皇甫甯終于知道為什麼先皇會那般寵愛睿佳,也知道為什麼端太妃可以一直住在皇宮了,原來她和朱太妃都被對方限制著,就像當初皇甫翊揪住了三國太子的秘密一樣,令他們聽命于他

但如今他皇甫甯才是最大的贏家,因為他沒有任何把柄可以讓人抓住的,而皇甫贏,朱太妃,包括皇甫翊都有,所以這一次,他一定要將這些人一網打盡

端太妃眸子微沉:"我不告訴你也是怕你知道了一時沖動,將這件事出來了,只要你當了皇帝,一切威脅都可以解除,母妃便不用再怕什麼"

"母妃放心,這一次我一定做好萬全的准備,這皓月國,以至這天下,馬上是我們的"皇甫甯眸中泛著亮光道

夜降,翊親王府

皇甫翊坐在,心中十分不安,總覺得有什麼事要發生

"好了"蘇馥珮用剪刀將線剪斷,伸了個懶腰

皇甫翊收回思緒將書放下,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拿起一只鞋子道:"做得真漂亮"

"當然啦,我要做個賢妻良母,所以特意學了女,這第一件成品便是兒子的鞋子"蘇馥珮自豪道

皇甫翊寵愛地望著她:"第二件呢?"

"第二件還沒想好做什麼"蘇馥珮拿著另一只鞋子笑道,突然眼皮跳了起來,她揉了揉眼睛道:"難道太累了,眼皮跳?"還是又有什麼事發生?

皇甫翊拉起她道:"可不是累了?坐了一個下午,現在天都黑了,兒子的功課也做好了,我們去用晚膳"

蘇馥珮點頭,兩人走出門去,只見夜黑空異常,空氣也十分壓抑,竟有種暴風雨來臨的感覺

"皇甫翊,我心中發慌,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

皇甫翊微驚,原來不只他不安,蘇馥珮也感覺到了,那麼是什麼事要發生呢?

------題外話------

各大秘密將要公布,有點激動哇

上篇:V132 你是公主?     下篇:V134 酒樓開張,生死交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