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秀色田園 V140 錯過  
   
V140 錯過

"放,放狗?"管家以為聽錯了,驚訝地看著豆芽,只見此刻豆芽身上全是蘇馥珮的影子,身上已初露霸氣威嚴,只有四歲的孩子讓他這個活了幾十歲的人都有些不敢直視

就連藍鷲也微微一愣,而後勾嘴笑了,世子就當如此

豆芽仰著下巴看著管家定定道:"沒錯,放白"罷帶著白大步往府門口而去

藍鷲立即跟上去,管家愣了片刻反應過來自己沒聽錯,也帶著人追了上去

"放肆為什麼不讓本宮進去,本宮是翊兒的母妃,趕緊讓開,否則本宮殺了你這個狗奴才"府門口端太妃正趾高氣揚地怒罵守衛

穿金戴銀一身端莊貴氣,眼神卻透著凶惡,似要將這攔著她進府的下人給跺碎了一點點吃肉喝血

"王爺有令,任何人不得踏入翊親王府,端太妃請回"守衛顧忌端太妃是皇甫翊的生母,心中有氣卻也未發作

端太妃火道:"本宮是翊親王的生母,快點放本宮進去,否則本宮讓你們這些狗奴才不得好死"

"老巫婆,我家沒有狗奴才,現在門口只有一只亂叫的瘋狗"豆芽兩手插腰地看著端太妃,一張臉無比陰沉

這個老巫婆昨天打了他,今天還敢來他家凶人?娘肯定是被這老巫婆給趕走的,他要為娘報仇

"世子"門口的守衛見豆芽來了,趕緊恭敬彎身行禮,這個女人確如世子所是個老巫婆,希望世子好好教訓一下她

端太妃聽到豆芽的話氣得頭頂冒煙,指著豆芽怒問:"你誰是狗?"

"你"豆芽伸手指著她:"就是你"

藍鷲雙手環臂地站在豆芽身後,世子,好樣的

管家和一眾守衛下人皆吃了一驚,世子乖巧,向來對府中眾人親近,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看到豆芽如此,果然有乃母之風呀

"你個野種,你敢罵本宮是狗,本宮今天要教教你什麼是長輩什麼是規矩"端太妃氣得五官都扭在了一起,大步沖了過去

昨天被豆芽咬傷的手已包紮過,隱約可見血,可見豆芽昨天晚上咬得多狠,她今天過來就是來報仇的,沒想到還反過來被豆芽給罵了,她好歹是皇甫翊的生母,這些狗奴才不讓她進府就算了,還要被身為孫子的豆芽罵作是狗,她本就看豆芽不順眼,今天如何會放過豆芽?

"讓她進來"守衛准備去攔下端太妃,卻被豆芽制止了,豆芽看著端太妃進了府,便讓守衛把端太妃身後的宮人擋住,然後對守衛道:"關門"

"是,世子"守衛趕緊將府門關上,將端太妃一人關進了翊親王府

端太妃被關門聲驚了一跳,臉色變了變問豆芽道:"你想干什麼?"

"我沒想干什麼,不是你要進來打我嗎?"豆芽望著這個華貴婦人道:"我就站在這里,你來打呀"

端太妃看著豆芽,第一次在這個孩子身上感到了與蘇馥珮一樣的森寒和魄力,不由得讓她背脊一冷,下意識地退後了一步

"沒用"豆芽看了她一眼,蹲下身子摸了摸沖著端太妃悶哼的白道:"白,這個老巫婆太討厭了,上去咬她"

"汪汪汪"白接受到指示,狂吠幾聲撒腿沖了過去

端太妃臉色大變,指著白罵道:"死狗,不准過來,否則本宮將你碎尸萬段"

"汪汪汪……"白哪會理她,反而叫得凶,快步沖到了端太妃腳邊,一口噔了上去

端太妃痛得仰頭大喊:"啊死狗"她趕緊踢開白,捧著頭上重重的發髻胡亂跑了

白邊狂吠邊追了上去

"白,不要客氣,咬下肉來我煮給你吃"豆芽手做成話筒狀,朝已經追著端太妃去的白大聲喊道

遠遠的還聽到幾聲白輕吠以示回應,然後便傳來撕心裂肺的尖叫聲

豆芽臉上全是笑容,嗯,舒服了,好困,回去睡覺嘍

翊親王府上下也出了口惡氣

管家伺候豆芽回房睡覺去了,藍鷲守在門口

"端太妃,端太妃"府門口傳來一眾宮人的大喊聲

藍鷲向前命守衛打開門,望著喧嘩的眾人道:"誰再敢一個字,我打得他滿地找牙"

"放太妃娘娘出來,你們是不是活膩了?"一名太監狗仗人勢地指著藍鷲道

藍鷲眉頭一擰,飛身向前朝那太監一拳打去,頓時將太監打飛了出去,跌爬在地口吐鮮血,藍鷲並沒有要停的意思,一腳踩在太監背上,猛地用力直到將太監踩得斷了氣方才收了腳

翊親王府的守衛並不驚奇,因為藍鷲是個不輕易動手的人,但他一動手一定得到對方斷氣方才會停,除了皇甫翊的命令,誰的話也不會聽

而那些宮女太監卻嚇了個半死,都禁了聲,怯怕地看著藍鷲

"誰還敢?"藍鷲陰冷望著眾人道:"敢來翊親王府撒野,這就是下場"

皇甫翊走的時候過,若有人不怕死他們不必客氣,如今便殺雞給猴子看看,不要到時候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

端太妃的人哪里還敢動,猛地退後了幾步,翊親王府的人都好可怕,太妃你自求多福

一刻鍾後

端太妃滿身狼狽地沖出了府,頭發凌亂,衣衫破爛,一瘸一拐,身上被白咬了好幾口,連鞋子也丟了一只

"白"藍鷲喊停還要沖出去的白,看著被宮人扶著喘氣的端太妃冷道:"今天只是我們世子給端太妃的一份禮物,若是有下次,端太妃可不是被狗咬這麼簡單了,別王爺不認你這個生母,就算認了,你也不能對世子有半分不敬,否則,後果你是知道的"

"等翊兒回來,本宮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端太妃咬牙切齒罵道

藍鷲冷哼一聲就要向前

"太妃,別了,回宮處理傷口"一人勸道

端太妃還想點什麼卻見白凶惡地瞪著她,藍鷲也朝她走來了,她知道自己今天占不到便宜,只得拽了拽拳頭,帶著人落敗地離去

藍鷲冷冷一笑,對守衛道:"守好了,不准放進一只蒼蠅"罷轉身進了府

守衛應了聲是,筆直站立守著

"唉喲"端太妃躺在床上大喊

給她上藥的宮女嚇得手一抖,不敢再動

皇甫甯坐在桌子上沉著臉道:"讓你不要去你偏去,現知道痛了?"

"這事不能怪母妃,怪就怪那個野種,竟然敢放狗咬傷母妃,膽子太大了"皇甫睿佳氣道,推開宮女親自給端太妃上藥

"沒錯,那個雜種太可惡了,本宮一定不會讓他好過"端太妃氣得握拳打在床上

皇甫甯提醒她:"你要是想讓皇甫翊認你這個母親,就必須對那個孩子好一點,否則皇甫翊豈會認你?"

皇甫翊最重視的人便是蘇馥珮和豆芽,如今蘇馥珮走了,豆芽便是他的心頭肉,端太妃竟蠢到之份上還去割皇甫翊的心頭肉,不是自討苦吃嗎?

"本宮憑什麼對他好,本宮看到那野種就想掐死他,翊兒是本宮的兒子,他卻娶了淑貴太妃那個賤人的女兒,賤人生的賤人,賤人又生個雜種,本宮一輩子都不可能對他們好"端太妃怒恨道

"皇甫翊娶蘭雪是你一手造成的,怪不得別人,要對付豆芽也有很多法子,你可以來暗的,到時候不會得罪皇甫翊又如了心意"

"七哥得有理,母妃何必要明著對付那孩子,翊親王府可是高手如云,母妃豈能占到好處?到時候偷雞不成失把米,得不償失"皇甫睿佳贊同端太妃的話

端太妃點頭,眸子陰毒

皇甫甯想了想道:"對付豆芽的事可以放一放,你還是想法子讓皇甫翊把皇位讓給我,皇甫贏一定不會甘心就此認輸,肯定還會東山再起,你得顧全大局"

"嗯,母妃心中有數,聽翊兒離京了,不知所為何事?"

"還能所為何事,必是去找蘭雪去了"皇甫睿佳答道

端太妃氣得滿眸噴火:"翊兒真是鬼迷了心竅,不認本宮這個母親,還要去找那個賤人,難道他真的要不顧世俗與那賤人在一起?"

"六哥對蘇馥珮的義也確實令人羨慕,可惜他們是兄妹……"皇甫睿佳歎道

皇甫甯與端太妃相視一眼,皇甫甯對端太妃道:"這件事母妃還是早做准備的好,否則有一日皇甫翊必會恨你"

皇甫翊與蘇馥珮不是兄妹一事只有他們知道,若有一天讓皇甫翊知道了,必會大怒,定會恨端太妃這個母親?

端太妃自然是知道皇甫甯所何事,她點點頭,眸中森寒道:"我們必須在翊兒找到那個賤人之前將她秘密解決,以絕後患"

皇甫睿佳一驚,想點什麼卻沒開口,繼續給端太妃擦藥

下午時分,皇後與大皇子前去翊親王府,要見豆芽

守衛同樣將他們攔下,他們不願走,守衛便通知了他們的頂頭上司黃全

"兩位請回,王爺吩咐過,他不在府中期間,翊親王府不見任何人,想必端太妃之事兩位也聽了,還是不要給自己找罪受"黃全看著皇後和大皇子道

皇後和藹道:"本宮知道這樣前來有失分寸,但本宮與大皇子只是想見一見世子,還請這位大哥通報一聲,本宮與大皇子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有幾句話想和世子,完便走"

"王爺的命令我不敢違抗,有什麼話還是等王爺回來再"對皇後和大皇子,黃全還算客氣,畢竟這兩人從未做過害蘇馥珮母子的事

大皇子道:"我和皓軒是好兄弟,只不過想知道他現在好不好,你就讓我們見見他"

"世子很好,現在不方便見任何人,兩位不必再多,請回"

大皇子還要再什麼,被皇後拉住了,她笑著對黃全道:"既然這樣,就等翊親王回來本宮和大皇子再來探望世子了"罷朝府內看了一眼帶著大皇子和一眾人離去

馬車里,大皇子問皇後:"皇後娘娘,我們沒有完成父皇交待的事回去會不會被父皇責罵?"

皇後歎了口氣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連端太妃都進不去,我們如何能進去,皇上應該是知道的,只不過想讓我們試一試罷了"

"可是就算我們見了皓軒,也保不准可以成事"大皇子道

皇後點頭:"也許皇上還有其它的用意,先回宮再"

回到皇宮,皇後將事告訴了皇甫贏

皇甫贏沉了半響道:"明天你們倆再去"

"還要去?"皇後驚問

皇甫贏點頭:"當初朕讓豆芽當君昊的伴讀就是為了這一天,君昊已經成功取得豆芽的信任,只有豆芽才能左右皇甫翊的決定,皇甫甯是個陰險狡詐的人,以皇甫翊的心思絕不會讓皇甫甯登基,只要豆芽開口讓皇甫翊不廢朕的皇位,皇甫翊必會答應"

皇後點頭:"皇上所有理,那臣妾明天再帶君昊去,不過……如果豆芽不答應呢?那個孩子雖然只有四歲,平時所見已知他非比尋常,今天又能把端太妃都弄得狼狽而回,可不是個簡單的孩子"

皇甫贏眸中閃過一抹陰狠:"朕已經有了計劃,如果豆芽那邊行不通,朕就只能讓皇甫翊永遠留在外面了,然後再解決端太妃與皇甫甯,總之這皇位不能落在別人手中"

皇後點頭,臉上亦布上犀利:"這皇位永遠是皇上的,臣妾一定會幫皇上奪回皇位的"

皇甫贏握著皇後的手道:"這些年讓你受委屈了,以後朕一定會好好補償你的"

"臣妾是心甘願的,端朱兩位太妃皆抓著皇上的把柄,臣妾知道皇上的為難,所以後宮之事臣妾並不想讓皇上再費心,再這些年本宮不掌權,日子過得安心舒服,並不覺得有什麼委屈的"皇後通答理道

皇甫贏摟她入懷:"只有你是懂朕的"

"張大人請"鍾棋把張清風請到書房

張清風走進去,見豆芽已經做好准備等著了,雖然現在豆芽不是世子了,但沒有皇榜詔告天下,張清風還是按以前一樣,給豆芽行了一禮:"世子"

豆芽回了一禮:"先生有禮"

張清風點點頭,讓豆芽坐下,開始給他講課

在張清風心里,縱然豆芽是皇甫翊與蘇馥珮兄妹所生的孩子,他亦沒有半分歧視,皇甫翊是他最敬重的人,而豆芽是他佩服的人,他亦可憐豆芽的遭遇,他願意前來獨教豆芽學問

課上到一半,府門外傳來吵鬧聲,擾了豆芽和張清風,豆芽一問才知道是皇後和大皇子來了,吵著要見他

昨日豆芽並不知道他們來過,所以聽到是大皇子來了,便讓人請到了書房,而鍾棋並沒有讓皇後進去,只讓大皇子一個人進了書房

"皓軒,你還好嗎?"見到豆芽,大皇子一臉關切地問

豆芽點點頭:"我很好,大皇子你怎麼來了?"

難道是因為先生來府中給他上課了,書院沒有先生上課了,大皇子來請先生回去的?

鍾棋叔叔,爹爹去找娘了,怕他出門不安全才將先生請回來的,如果因為他一個人耽誤了書院上課,他還是讓鍾叔叔請別的先生回來教他

大皇子並沒回答,而是道:"皓軒,我有些話想單獨和你"

鍾棋藍鷲在外面,書房只有張清風一人,豆芽看了看張清風道:"先生不是外人,大皇子你有什麼話就"

張清風感激地看了豆芽一眼,卻還是抱拳一禮,走到一旁去看皇甫翊收藏的書籍

大皇子湊近豆芽問道:"皓軒,我們是不是好兄弟好朋友?"

豆芽點頭:"當然是的,我一直把大皇子當好朋友,大皇子幫我對付皇甫頌,我很感激大皇子呢"

除了苦心村的伙伴外,大皇子便是他最好的朋友了

"那我現在有事相求,你可會幫我?"聽到豆芽的回答,大皇子心頭一喜問道

豆芽問:"什麼事?"

"你爹要廢了我父皇的皇位,你可不可以幫我向你爹,讓他不要廢了父皇的皇位?"

張清風聽到大皇子的話,伸手拿書的動作一頓,一定是皇甫贏讓大皇子來的,豆芽受的傷害還少嗎?到了這種況還要利用他,唉

轉念一想,皇室何來什麼親可?為了皇位可以弑父殘手足,所有的關系都建立在利益二字上,表面感深厚,實際上勾心斗角

豆芽不懂:"爹要廢皇伯伯的皇位?為什麼呢?"

爹和皇伯伯的關系不是很好嗎?而且爹不是王爺嗎?而皇伯伯是皇帝,先生皇帝是最大的人,爹為什麼可以廢皇伯伯的皇位呢?

"這個我也不知道,皓軒,你就別問了,你可以答應我嗎?"

"娘孩子是不能管大人的事的,而且爹爹做事娘都不會管,娘爹爹做的事都是對的,大皇子,我不能幫你"豆芽道

張清風點點頭,豆芽果然很聰明呢

大皇子生氣道:"剛剛還我們是兄弟,這麼點事都不願幫我,我討厭你"父皇只要辦好這件事就讓他當太子,豆芽現在不幫他,他怎麼當太子?

豆芽癟嘴,拉著大皇子的手道:"你換件別的事,要不我把皇伯伯送給我的那把劍給你玩,還有賀叔叔給我捏的面粉娃娃,我拿娘畫的花燈給你看,可漂亮了,爹爹看了都會笑哦"豆芽放開大皇子就要去拿花燈

"不用了,你就一句你幫還是不幫?"大皇子生氣問道

豆芽搖搖頭:"爹爹的事我是不能過問的,我不能答應你"

大皇子氣極敗壞地大喊:"我們再也不是兄弟了"然後推了豆芽一把,生氣地跑了出去

豆芽被推倒在地,一臉委屈難過地看著大皇子離去,還是福子哥哥好,從來都不會凶他推他,他也不要和大皇子做朋友了

鍾棋藍鷲沖進書房,見豆芽被推倒在地,趕緊向前扶起他緊張問道:"世子,你沒事?"

張清風也丟下手中的書走了過去

豆芽搖搖頭沒有話,獨自走到椅子上坐下,低頭難過

鍾棋藍鷲張清風心疼不已,鍾棋向前道:"世子,不要難過,屬下去幫你教訓大皇子"

豆芽搖頭道:"不用了,是我沒有幫他,他才生氣推我的,我也有不對"他看向張清風:"先生,我們繼續上課"

張清風點點頭

鍾棋藍鷲相視一眼,退了出去

兩人出去後,豆芽問張清風:"先生,我剛剛做錯了嗎?我是不是該答應大皇子?"

張清風歎了口氣道:"世子沒做錯,長輩的事不該牽扯到你們輩身上,你是個好孩子"

豆芽心中稍安,沒再什麼,繼續上課

四天後,皇甫翊帶著黑風赤焰到了軒轅國,直奔街上的豆腐鋪子,卻並未見到蘇馥珮的身影

"老板真的沒有一個叫蘇馥珮的女子來過嗎?"皇甫翊不甘心再次問道

老板答道:"公子,真的沒有,最近兵荒馬亂的,哪有人會來找我學做豆腐,你還是去別處找找"

皇甫翊一臉失望,丫頭,你去哪里了?

"王爺,要不我們去找找謹王"黑風建議道

皇甫翊點頭:"去謹王府"

三人駕馬離開豆腐鋪子往謹王府而去

到了謹王府,只見得一片蕭條凌亂,人去府空

赤焰抓了一個路人問:"謹王府為何成了這樣?謹王人呢?"

路人答道:"謹王造反,皇上已經廢了他的王位"路人罷快而去

黑風道:"王爺,我們去哪里找他?"

皇甫翊想了想:"去查查謹王軍在哪里紮營?"

黑風點頭,飛身而去

"王爺,您也累了,不如找一家客棧休息一會兒"赤焰道

皇甫翊點頭,兩人正准備上馬,突然街道兩頭沖來大批官兵,攔了皇甫翊和赤焰的去路

"翊親王,別來無恙啊"軒轅澈駕馬而來,停在皇甫翊面前陰冷看著他

害得他與軒轅謹兄弟反目軒轅國大亂,皇甫翊竟然還敢來,他今天一定要殺了皇甫翊報仇

皇甫翊看向軒轅澈:"沒想到軒轅帝消息這麼靈通,本王剛到你便得知了消息,擺這麼大的場面來迎接本王?"

"當然,你可是鼎鼎大名,令三國皆聽命于你的翊親王,來軒轅國朕自然得擺大場面迎接你,這次來了朕就不打算讓你回去了"軒轅澈坐在馬背上滿眸殺氣道

這時剛走片刻的黑風從天而降,俯在皇甫翊耳邊了幾句話,皇甫翊勾嘴一笑,對軒轅澈:"本王也想長住軒轅,但本王有要事在身恐不便留下,而且軒轅帝怕是也沒時間招待本王,你的盛本王心領了"

"這是我軒轅國不是你皓月國,可由不得你做主"軒轅澈滿身犀利,對眾人命道:"給朕留下翊親王這尊大佛"

"是"眾人領命一齊沖了上來

"報,皇上,大事不好了,謹王領兵打來了"突然傳來通報聲,阻了眾人的動作

軒轅澈臉色一變,咬了咬牙道:"皇甫翊,今天是你命好,朕先放你一馬,改日朕再找你算賬"

"隨時恭候"皇甫翊勾嘴一笑

軒轅澈瞪了皇甫翊一而去

皇甫翊對黑風赤焰道:"我們去軍營等軒轅謹"

軒轅謹大笑著走進營賬:"好玩好玩,我要好好陪軒轅澈玩玩,今天看他那嚇得半死的樣子,我心里就舒坦"

"主子,我們何不打到皇宮去,直接奪了皇位"萬魔跟著軒轅謹進來問道

千鬼也道:"是啊,主子,以我們現在的兵力,皇宮那位絕對沒辦法抵擋"

"我才不要,我要好好陪他玩玩"軒轅謹一邊脫去沉重的盔甲,一片往塌上去

抬頭一看桌案前坐了一個人,滿身紫玉之氣,將賬內的燈光都蒙上了一層紫氣,他身旁還站了一黑一兩名高大男子,三人六眼正望著他

他不由得驚道:"皇甫翊,你怎麼在這?"

萬魔千鬼也是一驚,皇甫翊是什麼時候進到軒轅謹的營帳來的?難道賬外的守衛兵都不知道?

皇甫翊笑了笑道:"本王等候多時了"

"我這營賬你如何進來的?"軒轅謹讓萬魔千鬼吩咐人上茶水,然後走到皇甫翊面前問道

萬魔出去吩咐了一聲,便回到軒轅謹身邊候著

"本王想進自然可以進"皇甫翊淺笑道

軒轅謹一把將腳上的靴子甩了,躺在了塌上:"對,你是翊親王,本事大著呢,你不在皓月國陪珮珮幸福恩愛,跑到我這來做什麼?是來看我過得多潦倒?"

皇甫翊沒做聲

有兩名丫頭端了茶水進來,便輕輕退了出去

兩名丫頭退出去後立即聲驚呼:"那人是不是戰神皇甫翊?"

青答道:"肯定是,身著紫衣,面如芙蓉,好俊的男人"

"青,聽翊親王的王妃便是你曾伺候過的那位蘇姑娘,是不是真的?"問道

青是軒轅謹的貼身丫頭,軒轅謹從謹親王府離開後,遣散了所有的下人,只帶了青兩人,這兩人從跟在軒轅謹身邊,深得軒轅謹的信任

青答道:"當然是真的,主子為此還難過了一段日子呢"

眸中閃過一絲心疼:"看來主子很喜歡蘇姑娘"

"可不是,但蘇姑娘不喜歡主子,嫁給了皇甫翊,聽他們很幸福呢"青道

"主子真可憐"疼惜道

青見如此神色打趣道:"這麼心疼主子,你就嫁給他呀"罷趕緊往茶水營跑了

"你這丫頭敢笑話我,我,我打你"追上去要打她,兩個年輕活潑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找我什麼事?"見皇甫翊沒做聲,軒轅謹坐起來問道

皇甫翊一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且他如何舍得離開蘇馥珮?

皇甫翊看著他道:"看來丫頭不在你這里"在的話一定知道了他們的事

"珮珮怎麼了?"軒轅謹急問

"她走了,本王以為她來軒轅國找你了,此次是前來尋她的"

"你是不是欺負她了?"軒轅謹跳起來站在塌上,望著皇甫翊急問道

皇甫翊看著軒轅謹著急的神色心中有絲欣慰,軒轅謹一生不羈,對蘇馥珮倒是打心眼里好的,多些人疼蘇馥珮,他也開心

"本王沒有,本王愛她還來不及,怎麼會欺負她?"

"那她怎麼走了?"軒轅謹質問

皇甫翊歎了口氣道:"一難盡,等本王找到她再細細和你,現在本王先去找她"

"不行,不不准走,皇甫翊你都把她氣走了,你還找她做什麼?"

"不是本王氣走她的,事很複雜,一兩句話不清楚"皇甫翊站起身來對黑風二人道:"我們走"

二人抱拳領命,跟著皇甫翊離去

軒轅謹拳頭一拽,跳下塌去,一掌朝皇甫翊打去:"我過,你若敢對她不好,我不會放過你"

皇甫翊輕松躲過:"本王了,不是我氣走她的,本王不想與你打架"罷帶著黑風離去

軒轅謹沒有再攔,而是雙手插腰怒罵:"皇甫翊,你這個混蛋"

萬魔向前詢問:"主子,人家夫妻吵架,你怎麼這麼生氣?"

軒轅謹愣了片刻,放下手來走回塌上躺下道:"珮珮是我朋友,為朋友話有錯嗎?"那丫頭也沒有離家出走的脾氣啊,怎麼會舍得離開皇甫翊呢?

是這樣嗎?萬魔千鬼相視一眼沒再做聲

軒轅謹躺在塌上,雙手枕著頭擔心道:"珮珮走了,連皇甫翊都找不到,她豈不是很危險?"

"翊王妃有武功,主子就不用擔心了"千鬼安慰道

"她那點三腳貓的功夫,對付幾個混混還可以,皇甫翊豎敵頗多,珮珮離了皇甫翊的保護便是危機重重,不行,我得去找她"軒轅謹坐起身來穿衣服

"爺,你是一軍主帥,與皇宮那位的戰事打得緊,你怎麼能走呢?"萬魔勸道

千鬼也道:"沒錯,你要是走了,我們不就沒頭了嗎?翊王妃有翊親王找著,你就別去了,搞不好翊王妃真的來找你,你又不在這可怎麼好?"

軒轅謹點頭:"得有理,那我就在這等著,找個畫師來,我將珮珮的畫像畫下來,她一來到軒轅地界便將她帶來"

萬魔千鬼心頭一喜,趕緊去找畫師了

"王爺,我們去哪找王妃?"出了軒轅謹的軍營,黑風問皇甫翊

皇甫翊道:"如果丫頭沒來這里,便是和馬聰去了司馬國"

"那我們是休息一晚再起程還是現在就去?"黑風問

"現在就去"

一行三人上了馬,立即往司馬國方向而去

軒轅國離司馬國有五六日的路程,皇甫翊到達司馬國地界時已是六天後

皇甫翊抬頭仰望這片曾經被屠殺殆盡的國土,心中有幾分悵然

當年司馬國被南晉國所滅,已成了南晉國的領地,將司馬國改名為司城,興是因為南宮夜對司馬靜愧疚的原因,並沒有管這塊地方,因而曾經活下來的司馬國人又搬回了這里居住

因為沒有人管制的況下,這里的人活得相當愜意,便引來多在別國過不下去的百姓前來此地居住生活,幾年過去了,隨著人口慢慢變多,也越發繁榮起來,司城恢複司馬國先前的繁榮,但皇甫翊知道,這一定是馬聰多年的成果

只要滅了南晉國,恢複司馬國之名,司馬國便可屹立在諸國之例了,但馬聰兵力不足,無法與南晉國對抗,所以馬聰才將主意打到皓月國去

所有人都知道,皓月國是皇甫翊在支撐,而皇甫翊最在意的人是蘇馥珮,因而馬聰才故意去接近蘇馥珮,以求得到皇甫翊的幫助

馬聰當年還是個孩子,才這麼幾年的時間便將一個滅亡的國家經營得如此繁榮,皇甫翊不得不贊歎一句,馬聰確實是個人物

踏馬奔馳,皇甫翊帶著黑風赤焰進入司城

一輛馬車與之擦肩而過,皇甫翊並沒在意,帶著黑風赤焰快而去

聽到馬蹄聲響,蘇馥珮撩開馬車側簾望去,只見得塵土飛揚下,看不清人影,只能模糊地分辨出是三匹快馬奔馳而去

她放下簾子,神色黯然

想念皇甫翊和豆芽,出來十幾天沒有哪天不想的,她以為會隨著時間的過去而慢慢淡忘這份思念,卻不曾想越是時間長思念越濃

"要不我帶你回皓月國?"馬聰詢問

蘇馥珮搖頭:"回去又能怎麼樣?相見是痛苦,不如不見,還能有份念想"

"本以為帶你來司馬國散散心你會開心,看來我還是沒有那個能力"馬聰苦笑道

蘇馥珮望著他,十分感激:"我很開心,這里真是個好地方,百姓安居樂業,一片繁榮安定,我很喜歡,謝謝你"

"那你又要走?"馬聰不解

"軒轅謹答應我要教我做臭豆腐的,我當然要去學,等學會了我便回來開個豆腐店,賺點錢,安靜度日"

"我不信你放得下皇甫翊和豆芽"

"放不下也得放,時間是治愈一切的良藥"

馬聰不再話

"把我送到軒轅國後你就去辦你的事,不用陪著我了,皇甫翊是個一不二的君子,答應幫你便會幫,你不必擔心"

馬聰笑了笑道:"你以為我是怕皇甫翊不幫我所以才跟著你的嗎?"

"不然呢?"

"不然你個豬頭,都把你當姐姐所以才不放心你,好心當成驢肝肺"馬聰用折扇敲了敲蘇馥珮的頭,生氣道

蘇馥珮捂著頭道:"好,算我以人之心度你這君子之腹,但我不想耽誤你的複國大業"

"行了,軒轅謹雖然玩世不恭,但也算得上是個信得過的人,等把你安全交到他手上我就走"馬聰靠在馬車上閉目休息

蘇馥珮也不再話,服了馬聰給她的靈芝後,她身子慢慢恢複正常,連暈車這毛病也減輕了許多,只是有些輕微的想睡覺,沒有像以前一樣那麼痛苦了

想起以前皇甫翊每次坐車時都會給她准備一包陳皮,那味道真的很懷念呢

不知道豆芽有沒有哭鬧著找她,不知道皇甫翊有沒有獨自一人站在窗子前想念她,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像她一樣,每日每夜的思念?

皇甫翊豆芽,你們還好嗎?我想你們,很想很想……

上篇:V139 蘭雪的身份     下篇:V141 丞相夫人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