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單身皇後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尚書府.

"開門!開門!"慕容筱涵沖著尚書府大門就是一陣大喊.

"那里來的野丫頭?!尚書府是你能來撒潑的地方?"大門打開,出來一個打著哈欠的家丁.

"睜開你的狗眼瞧瞧!"慕容翔掏出一塊金牌,往那個家丁的腦門上狠狠一拍.

"哎呦!膽子大了包了天了,敢來尚書府找茬……哎呦……"那家丁被砸得眼冒金星,倒在地上直打滾.

"去你的."筱涵上前踹了那人一腳.

三個人就這麼"浩浩蕩蕩"地闖進了尚書府.那可憐的王尚書被這麼大的動靜驚動,慌忙從小金庫里爬起來,抖著一身肥肉跑出來.

"是誰膽敢闖尚書府?!"雖然氣喘籲籲,不過架子還是要擺足的.

"呼呼……"王尚書抬起頭,"哪個……皇……皇……"一身的肥肉抖得更加劇烈,不過這回是嚇的,剛剛還跑得滿是汗水的臉現在已經是慘白如紙了,兩腿不住地顫抖,連跪禮都忘了行.

"王尚書,日子過得挺滋潤哈."慕容翔看著這一堆肥肉在眼前晃悠,頓時覺得一陣惡心.

"小的……小的……"王尚書啪嗒一聲跪下,滿頭的冷汗流得跟瀑布似的,兩撇小胡子抖啊抖的.尚書府的下人們,尤其是剛剛那個門房,都個個抖得跟篩糠似的,天知道他們得罪了多少了不得的人物.

慕容睿冷哼一聲,朝尚書府的後院走去.敢動我的人,王尚樹,你最好有被誅九族的准備!

七拐八彎到了尚書府里私設的刑房前,卻看見許向璃已經到了.滿屋子的人,不,應該說滿屋子的尸體,橫七豎八地躺著.而刑架邊上,許向璃抱著洛硯,滿身是傷的洛硯.

"啊!怎麼會這樣!"慕容翔和慕容筱涵禁不住驚叫出聲.

那一刻,慕容睿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許向璃懷里像破布娃娃一樣支離破碎的人,竟然是洛硯.滿身都是密密麻麻的鞭傷,而且渾身濕透,傷口在水的浸泡下分外猙獰,皮肉綻開,殘忍地往外翻著……慕容睿突然覺得心里一陣狠狠的揪痛.

不過洛硯原本神采奕奕的眼睛依然清明,只是,這個時候,她的眼睛里,只有許向璃.慕容睿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梗在喉間,心里又酸又痛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不斷翻滾,好像就要沖出來……

這個時候,洛硯伸出那雙已經腫到不成樣子的手,輕輕地放在許向璃的肩膀上,輕聲說:"沒事了,我沒事了,不要哭……"然後就這麼暈了過去.

"小硯硯!"許向璃緊緊抱住懷里的人兒,痛哭出聲.

那一刹那,慕容睿覺得,仿佛自己永遠也無法介入他們之間,第一次,覺得這麼無能為力.因為,自始自終,洛硯都沒有看到他,自始自終,她的眼里就只有他……

許向璃抱著洛硯站起身來,施展輕功往洛家飛去,很快就消失在暮色之中.

慕容睿緊緊握住袖子下不斷顫抖的雙手,他已經快要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怒氣.一個箭步上前,慕容睿揪住那個已經有些神志不清的女人——他的麗妃娘娘,王尚書的女兒王菲麗.

"啪!"周圍一片寂靜,所有人都被皇帝的怒氣震懾住,連口大氣也不喘一聲,于是這一巴掌顯得特別響,在小小的刑房里,好像還有回音.

麗妃娘娘好像被這一巴掌打醒,愣了一愣,隨即卻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哈……我要死,那個賤人也活不了了!哈哈哈哈哈……"

"你說什麼?!"慕容睿被這瘋女人的這句話說得一陣心慌,狠狠捏著麗妃的肩膀逼問她.

"哈哈哈……活不了活不了……"不顧肩膀上足以把她捏成殘廢的恐怖力道,麗妃又哭又笑地叫著,這個女人應該是徹底瘋了.

活不了活不了……活不了活不了……活不了活不了……活不了活不了……黃昏的聖炎,這句話久久地回蕩,重重抨擊著慕容睿的心.

"小蓮!快去請大夫!"還沒進院門,許向璃就開始大喊.

"怎麼了?啊!小姐,小姐!"小蓮打開門看見已經奄奄一息的洛硯,"我這就去!"

"嘭!"踢開門,許向璃輕輕把洛硯放在床上.為什麼,為什麼才離開你一會兒,你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輕輕理好洛硯散落在臉上的發絲,想看看她的傷口,卻竟然不敢.在刀光劍影里出生入死了這麼多年的許向璃,從來沒有在此刻一樣害怕,害怕看見她的傷口,害怕她受傷,害怕她……

"怎麼回事?!"在路上遇見紅著眼睛的小蓮,一問之下才知道洛硯竟然渾身是傷地回來,曉蝶連忙拉著許沁瑤往洛家跑去,沒想到一進門就看見這麼一副景象.

"哥……"看著眼前的樣子,許沁瑤吃了一驚.從來沒有看見過哥流淚的樣子,為什麼,為什麼哥竟然為了那個女人在哭.

許向璃沒有回答曉蝶,依然守著洛硯.

"向璃,你讓開,我懷疑,我懷疑她中毒了!"曉蝶在一邊看到洛硯的臉色有些奇怪,心里有一種很強烈的不祥的預感.

許向璃看了一眼曉蝶,在瞬間的遲疑後連忙讓開.

曉蝶上前仔細看洛硯的臉色,不禁皺眉,難道……不,不可能,于是又依次檢查她的眼瞼,頸處,脈搏……真的,是……再一次確認,曉蝶又查看了洛硯的幾處大穴……

"是什麼毒?"許向璃看曉蝶的表情,就明白洛硯一定是中了什麼很麻煩的毒,雖然知道曉蝶討厭別人在她問毒的時候打擾她,不過還是忍不住問.

"綠美人."幫洛硯重新蓋好被子,曉蝶說.

"綠美人?什麼毒?怎麼解?"

"一種已經失傳的毒."雖然知道這樣說很殘忍,但這是事實.深吸一口氣,曉蝶繼續說:"傳說中綠美人要以十七種毒蟲配百余種毒草煉制而成,無色無味,遇水即溶.中毒者先是面色慘白,過一個時辰後臉色轉青,呈現出人死後皮膚的青灰色,而且身體會變得越來越涼,經曆七七四十九天,慢慢折磨中毒者,最後死亡."

看著一動不動的許向璃,曉蝶不知道是否應該繼續說下去.

"繼續……"

"而最殘忍的是,雖然中毒了,並且昏迷不醒,但是中毒者的意識卻是十分清醒的.她能聽得到,感覺得到,卻無法做出反應,只能忍受.甚至到了中毒最深的時候,皮膚開始腐爛,中毒者也依然能感受到皮膚漸漸腐爛,生命漸漸被侵蝕的感覺……這種毒已經失傳了,不知道怎麼還會有人用它?林家堡的幾位長老或許會有辦法."

"那就去林家堡!"

"嗯,只是不知道我爹肯不肯幫忙……"

聽到這句話,許向璃攥緊了拳頭,當初逃婚的人是自己,這件事讓林家堡丟盡了臉面.別說是讓林家堡出面救洛硯,林家堡沒有派人來毒自己就已經是念著原本的世交情分了.怎麼辦,難道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不,不可以!

"沒關系的,我爹應該不會在意的."曉蝶知道許向璃的顧慮,連忙出聲安慰.

"曉蝶,你先寫信派人快馬送到林家堡."許向璃冷靜下來,"既然他們用毒,就一定有解藥,我去找解藥!"

"好,我這就去!"

(小電壞掉了,不能上網,這兩天沒有發文,道歉!原來攢的稿子和藏書全都沒有了%>.<%)...

,:..

上篇:第四十章     下篇:第四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