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單身皇後 [163]儲云軒回宮  
   
[163]儲云軒回宮

[163]儲云軒回宮

今天是情人節哦,祝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祝願所有看文的親們幸福快樂,情人節快樂~~

那麼,啥都不說了,開始正文:

"太好了!太子殿下,您可終于回來了!"儲云軒才回到宮門口,就聽見兵部尚書尚律急切而欣喜的聲音.原來這兵部尚書尚律早就已經站在宮門口恭候多時了,也難為他一個七十老叟了,還這麼敬業積極.

其實原本儲云軒就已經有意向換一個年輕一點的兵部尚書,畢竟,戰場,是屬于年輕人的天下.這尚律雖然軍事才能頗高,十分善于行軍作戰,但是畢竟是年事已高了,加上又不善于政治,所以,在朝堂之上,已經沒有了太多威望.整個重明都需要注入一股新鮮的血液,現在的這幫朝臣里,有很多甚至還是上一代皇帝在位時的老官.

對此,儲云軒很是頭疼,他知道,以儲天擎那個老家伙不理世事的性格,想讓他著手進行"換血",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但是儲云軒自己又真的不忍心向這幫老大臣下手.不管怎麼說,雖然他們都年事已高了,但是卻沒有煩什麼錯,也沒有什麼威脅.

整個重明王朝的政治氛圍其實很寬松,甚至可以說是很透明,朝野上下,一片清明.所以,盡管儲云軒知道現在的這班子大臣已經不能有什麼很大的作為,但是他們的存在卻能安定整個朝政,所以,儲云軒也沒有著手讓他們"退休".

在這樣一個穩定寬容的國.家里,若不是因為弊政或是別的什麼原因,的確也沒有什麼必要進行大規模的政治改革.

不過現在……儲云軒看著這個年逾.七十的兵部尚書,還是忍不住在心里一陣唏噓,這樣的一個幾乎快要鏈路都走不安穩的老頭兒,又怎麼指望他去領兵作戰?

"尚尚書快快請起."每次開口說.這個"尚尚書",儲云軒都還是忍不住快要舌頭打結,"那件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儲云軒一邊焦急地問著尚律,一邊瀟灑地翻身下.馬.原本他和慕容翔兩個人慢慢悠悠趕了半個多月的路程,這一次,儲云軒帶著慕容翔騎著這匹快馬一路狂奔,才花了兩天時間就回到了重明的皇宮.

因為在馬上的顛簸,慕容翔這一路上吃了不少的.苦頭.雖然才兩天,而且中間也有改變過姿勢,但是一向細皮嫩肉的翔王爺,哪里受得了這樣的連日顛簸,更何況,慕容翔還是在病中.身體的虛弱自是不必說了,但是,更折磨他的,是情感上受到的忽視與傷害.

這兩天兩夜里,由于著急著趕路,加上還在為之.前的事情生氣,所以儲云軒就沒有怎麼跟慕容翔說話.而慕容翔,因為被點住了穴渾身動彈不得,連說句話都不行.雖然到了後來,儲云軒發現了慕容翔的不對勁,解開了慕容翔的啞穴,但是慕容翔還是一言不發.

所以,這兩天兩.夜,雖然慕容睿和儲云軒都是單獨相處並且朝夕相對,但是兩個人之間幾乎都沒有什麼交流,只是僵持在那里,一直冷戰著.

這兩天里,原本一直都習慣了慕容翔的吵鬧的儲云軒突然聽不到慕容翔的聲音,心里覺得很不習慣,想到自己之前的行徑,似乎兩人鬧成現在這個樣子,自己也不是沒有錯的.

正想著把事情都處理完後再去跟慕容翔好好解釋的儲云軒,突然覺得懷中人似乎有點點不對勁.于是儲云軒趕快把臉朝下趴在馬鞍上的慕容翔翻了過來,沒想到,原本是一直都倔強著不肯開口說話的慕容翔,這回是真的說不了話了.因為他已經——暈過去了.

儲云軒一把慕容翔翻過來,就看到慕容翔面色蒼白,但是兩頰卻各有著一抹不正常的紅暈,還有額頭上細細密密的汗珠,以及眼角處,未干的淚跡.

儲云軒不可否認,他的心在此刻狠狠地抽痛了一下.

老兵部尚書尚律看著一臉異樣的太子殿下,不知道自己還應不應該說點什麼.不過,既然剛剛太子殿下都問他了,而且現在也沒有說不讓他回答,那麼自己就還是應該要回答的吧.

于是尚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拱拱手對著儲云軒開始說道:"老臣回稟殿下,一直住在皇宮里面的那個身份不明的楊心姑娘,幾日前被查到盜取我兵部的資料並且還私通玄武……"

儲云軒好像根本就沒有在理會尚律都在說些什麼,把手掌放在慕容翔的額頭上,發現慕容翔的額頭簡直燙的不像話.該死的!他怎麼都忘了,慕容翔原本就還病著,是受不得風寒的.可是儲云軒忘了這一點不說,還把慕容翔就這麼放在馬背上顛簸了兩天兩夜.

這期間慕容翔該會有多難受!儲云軒想到這一點,心里又是懊悔又是心痛,簡直恨不得一指頭戳死自己,好好的干嘛還給慕容翔點什麼穴!因為儲云軒在解開慕容翔的穴之後,才發現慕容翔已經渾身僵硬,手腳冰涼.

該死的!自己怎麼這麼粗心大意,可是慕容翔這個白癡,難道是不要命了嗎?怎麼難受也不說?還是說……

儲云軒真的好後悔,因為他甚至連慕容翔是什麼時候暈過去的都不知道!

不過,儲云軒也知道,現在也不是後悔懊惱的時候,應該盡快找人來醫治慕容翔.否則,要是好端端的一個慕容翔就這麼因為自己的魯莽而被燒傻了,儲云軒知道,到最後,最心疼的還是自己.

"現在皇上已經把那個楊心打入天牢了,可是卻沒有對人犯加以審問……"尚律還在一邊一個人不斷地說著說著,卻沒有發現,儲云軒根本就沒有把他說的話聽進去一個字.

"來人!快宣禦醫!"儲云軒一把抱起昏迷不醒的慕容翔,馬不停蹄地就往自己的寢宮奔去.

"是,太子殿下."旁邊馬上就有太監領命快步向太醫院跑去.

儲云軒的這一聲大吼也打斷了尚律的滔滔不絕,等他愕然地抬起頭來的時候,他的太子殿下早就已經無影無蹤了.尚律不禁在心中感歎,這太子殿下的輕功真是越來越厲害了,進步神速啊!

但是他又突然反應過來,自己剛剛不是明明在向太子報告皇宮里發生的這一件大事嗎?他怎麼能讓太子殿下就這麼跑了呢?而且,一向勤政的太子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此等關系國家安全的大事件,怎麼看太子殿下的那副樣子,好像什麼事情都根本比不上那個從赤焰來的翔王爺的安危來得重要.

這是自己的錯覺吧?尚律在心里想著.

可是,現在太子殿下就這麼跑了,他向誰報告去啊.皇上把楊心一案壓而不審,他還指望著太子殿下回來以後能好好處理這個案子,並且盡早明確重明對這場戰爭的看法.可是現在……人才回來就跑得沒影兒了,這叫他尚律可怎麼辦才好啊.

"老尚啊,你怎麼在這兒?"正在尚律苦苦煩惱的時候,他突然聽到了禮部尚書王大人的聲音正向著他而來.

"老王,你來得正好,太子殿下回來了."尚律抓住提著個鳥籠從皇宮里出來的禮部尚書,"你快別玩你的破鳥了,快說說現在可怎麼辦啊,這太子殿下也不管事兒了!"

"我說你個老尚,人家皇帝太子都不急,你說你急個啥?"禮部尚書依舊在優哉游哉地逗弄著籠子里的小夜鶯,愛鳥被說成是"破鳥"也不生氣,依舊是一副慢條斯理的樣子,讓現在已經快要急地跳腳的尚律幾乎恨不得上去招呼他一拳.

"你難道不急?"尚律強忍住怒氣,瞪著正向著小夜鶯吹口哨的禮部尚書.

"嘿,我老王還真的就不急."禮部尚書把視線轉向氣得快要炸毛的尚律,"那楊心又沒有把真的情報偷出去,而且我們重明嘛,一定是站在赤焰這邊的啦."

"你怎麼這麼肯定?可別誆我老尚."尚律看著依舊笑得沒個正緊樣兒的禮部尚書,將信將疑地問道.

"我們重明跟赤焰的關系自然是不必說的了,那是不會因為玄武開出的條件而改變的."禮部尚書說道,"況且重明和赤焰,好比唇齒相依,要是沒有了赤焰對玄武的制約作用,重明會陷入怎樣一個境地,不必我細說,唇亡齒寒啊."

"的確,但是我們的態度一直都不明確也不是個辦法,而且這皇上,太子又一個個的……"尚律歎了口氣,他不是皇帝不急太監急啊,只是作為兵部尚書的他,不能不急啊.

"你別看皇上太子這樣,其實他們心里清楚得很,尤其是太子."禮部尚書繼續說道,"他們在最初就沒有向玄武示好的意思啊,而且因為那個翔王爺的原因,我們重明一定會幫赤焰的."說完,作勢就要走.

"老王你這是什麼意思?那個翔王爺又是怎麼一回事?"尚律趕緊攔住他,一副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樣子....

,:..

上篇:[162]雅云出戰     下篇:[164]儲天擎的情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