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明末風暴 七八,振民以育德  
   
七八,振民以育德

"國振賢弟,你做得好大事!"

能這般劈頭蓋腦說俞國振的,唯有方以智了.

"密之兄長這又是從哪兒得到了什麼消息?"俞國振笑吟吟地道:"看密之兄長意氣風發的模樣,莫非要納妾?"

"胡說,你這是倒打一耙."方以智哼了一聲:"休要顧左右而言他,我還在蘇州的時候,便聽說你賣種珠之法,虎丘之會後才回桐城,就聽說你在賣種珠之法時殺了兩個晉商,我匆匆趕到這邊,路上又聽說你殺了無為州判……你說你還不做得好大的事情!"

他口中嘲笑著俞國振,話語里卻透著一股殷切的關注,俞國振心生感激,方以智急匆匆趕來,是怕他出事來幫忙啊.

不過可惜的是,他與方以智終究是道不相同,除非大變故,否則方以智是朱家皇朝的忠臣,當他與朱家皇朝出現矛盾的時候,必然要做自古以來某些人總喜歡大義凜然說的事情:大義滅親.

大義滅親並無錯處,錯的是義,如今人認為的大義,未必就是真正的大義.

至少,為一家一姓複仇而將外虜引入中原,就絕對不是什麼大義!

"此時之人,雖然已經家國觀念,但這種觀念尚不成熟,特別是在普通民眾身上,他們將外族入侵也只當成普通的改朝換代."

心中想著這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俞國振向方以智拱手:"密之兄長高義,小弟愧受了."

"我只是聽得傳聞,事情因果還不清楚,國振,能不能說與我聽聽?"

俞國振將事情經過約摸說過之後,方以智看著他的目光里滿是複雜.方以智覺得,自己結識的這位友人,每見一次,都會給自己完全不同的感覺.

初見時是博學與深刻,天文地理飛禽走獸機械物理,似乎只要雜學,他沒有不知道的,便是儒家經義,他雖然並不熟悉,卻也常有一針見血的妙語.再見時是多謀與膽略,擊捕王好賢一役俞國振狡計層出,以身為餌和將王好賢轉送出去,都是他謀略的展露.

可這一次,方以智覺得不知道該如何評價俞國振了,膽大妄為?年少輕狂?無法無天?

雖然俞國振沒有明說,方以智還是判斷出,無為州的捕頭麻夜叔,州判聞全維,都是被俞國振一步步引入陷阱之中,最後喪了性命.

"國振……你……"良久之後,方以智長歎了一聲.

他確實有意將族妹方子儀許與俞國振,但現在他又有些猶豫了,俞國振展示出的這一面,實在讓他有些後怕.

孫臨是個不省心的,可現在看來,俞國振有的時候比孫臨更不省心.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所傷之人,自有取死之道."俞國振道.

"若你不殺那范,王二家的代表,就不會惹來後邊的麻煩了."

"哈哈,密之兄口是心非了,只要我賣出種珠之術得了那些銀錢,那麼後來的事情就難以避免了."俞國振不以為然:"那位州判在無為的綽號是聞錢味,可想而知,即使無范王之事,他也會另尋借口."

"國振,這事終究是你錯了."方以智眉頭一凝:"國有國法,若是你能倚仗自己足智多謀,玩法……"

"密之兄長,據我所知,你也有帶領豪奴在長街之上縱馬狂奔,視路人如草芥之時."俞國振打斷了他的話語:"若我有錯,密之兄長便也錯了."

此話一出,哽得方以智瞠目結舌,好一會兒才不悅地道:"國振,你這樣說是何意?"

俞國振這個時候也自覺有些失言,方以智畢竟是一番好意前來,他這樣說太過失禮.因此他拱手向方以智賠罪:"密之兄長,我年輕氣盛,出言不遜,還請兄長莫怪."

"若是你所言有理,就是出言不遜我也不會怪你."方以智面色仍是不豫:"便是我有錯,你指出就是,何必在我勸你時拿出來,這非君子待友之道!"

俞國振啞然,他終究是後世來的人,講究的是隱而不發一發致命,和方以智比起來,他習慣了使用辯論之術,遠沒有方以智厚道啊.

"是小弟的錯."想到這,他拱手道:"小弟將權謀舌辯之術,用在了密之兄長身上."

他既然認錯,方以智也不再追究,只是苦笑搖頭.俞國振在他心目中一直是氣度恢宏的,沒有想到卻還有這樣的一面.

"總之,殺那兩人,實屬不智."他回到原先的話題之上,從行囊中還拿出一封信:"這可不是我一人這般說的,家父,家妹都有書信托我帶來."

"啊?"

聽說方孔炤和方子儀都有書信,這極大地出乎俞國振預料.接過信之後,先是打開方孔炤的,發覺信中卻根本沒有提起他殺那兩人之事,而是詢問他是否已經有了字,若無字,方孔炤便以世伯身份,贈他字為"濟民".

俞國振反複看了兩遍,方孔炤壽誕時他拜見過一次,交談的時間不過半個時辰.當時他能體會到方孔炤對他的欣賞,可這種欣賞卻控制得很好,讓他既不覺得疏離,也不至于覺得雙方關系已經很親近.

這封書信……是何意思?

"密之兄長,你知道小弟不學無術,此信……咳咳,伯父究竟想說什麼?"

方以智失聲笑了起來:"當初我便稟報父親,說你這厮絕對看不懂他意思的,父親卻道你能舉一反三,只要我給你解釋這'濟民’二字的來曆,你必然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這二字是什麼來曆?"

"自然與你名中的'振’字有關了,《說文》有言,振,舉救也.《爾雅》有語,振,救也.救即為濟,故此家父為你取的字中有一個濟字.《周易》有言,君子以振民育德,家父便又取一個民字,合而為一,贈你為字."

《易》為方家世代相傳的本經,無論是方孔炤還是方以智,對之都是鑽研甚深的,所以取出這樣的字來倒不足為奇.

俞國振默然不語,方孔炤贈他"濟民"二字,既是一種期望,希望他能對華夏百姓有所益處.另一方面也是一種委婉的批評,批評他殺人之舉似有過濫之嫌.

"其實最初給你議字時,我倒覺得'澤民’比'濟民’要好的,不過家父斟酌再三,還是選擇了濟民,你覺得如何?"

聽到"澤民"時,俞國振險些抖了一下,幸好不是"潤之",否則這字可真霸氣了.

"我看濟民就很好,我明白伯父的意思了,今後我行事會更謹慎,必不使自己的才智,用在殘民害民之事上."

"你知道就好,凡有大能力者,必負大責任,不可輕易動用自己之力,這不僅是保護別人,也是自保之道."

方以智喋喋不休中,俞國振又打開了另一封信.方子儀既然是托兄長遞的信,那麼這信中自然不會有什麼私情,俞國振打開之後發現,這信足有五張紙.

全是蠅頭小楷,方子儀的字秀麗端莊,如同她人一般.這里面先是問候,然後是求教,從天上星辰運轉的原因,到地球引力的大小,再到海洋上季風變化的原因,再往後,是一些數學題,看到這些阿拉伯數字,俞國振微微笑了起來.

他可以想象得到,方子儀是如何用細毛筆寫出這些扭來拐去的數字的,難得的是,她寫了這麼多,竟然連一個錯的都沒有.

方以智看著俞國振細細讀自己族妹的信,嘴角露出了淺笑.

他參加虎丘之會時,便聽說俞國振拍賣種珠之術的消息,同時也知道俞家擁有種珠之術,是王好賢傳出去的.當時他心中頗為不安,俞國振將王好賢交給了他,結果卻惹出這樣的麻煩.

因此回家之後,他專門向父親方孔炤談起此事,父親沉吟了會兒,便說了賺俞國振字之事.此時長輩給晚輩贈字,那是極為看重親近的意思,因此他們也不虞俞國振對此有反感.

在擬好俞國振的字之後,方孔炤還慢地道:"你既是要去見國振,那麼去子儀那兒,將國振的事情說與她聽,看她是如何看法."

"大人這是何意?"

"子儀比你聰明,她應當早就知道你的心意了,這便是讓她多了解一些俞國振,若是聽聞俞國振這等行為,她並不反對,那麼盡快將二人之事定下吧."方孔炤笑道:"我觀國振,大是大非之心還是有的,只不過手段稍偏激了些,若是有了妻兒,行事當會圓滑些."

方以智正想著,俞國振已經將信看到了最後,在最末,方子儀才簡單地提了一句:"聞世兄有種珠之術,世人愚頑,多不知之,以為神授.妾意愚見,兄當坦然相待,莫以愚頑之語而妄生嗔怒,以避小人構諂之禍."

這一句的字跡與此前稍有不同,顯然,寫到這兒的時候,方子儀是斟酌了一番.不過,最後她還是直接寫出了自己的想法,其中拳拳關懷之意,都隨著這一小段字跡撲面而來.

俞國振放下信,若有所思.

——————————預訂分割線————————————

(上強推了……不知不覺,這書就上傳了快四十天,碼出了二十多萬字,公眾版也快到了尾聲,接下來就是上架了……預訂一下訂閱,推薦和月票哇!)...

,:..

上篇:七七,是否想造反     下篇:七九,有女懷春,吉士誘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