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明末風暴 一一四,暗斗  
   
一一四,暗斗

"這厮的影響可真大,看模樣,這些年輕的士子也被他的那張ī報打動了."

吳三桂雖然對自己有十足的信心,可是見到進入球市的人後,也不禁吃了一驚.

聚集于此的,少說也有數千人,雖然相較這個場地,人數並不算多,但吳三桂分明看見,從金陵城的各處街巷里,不斷有人向這里彙集,宛若水自群溪聚入長江一般,讓原本有些空落的球市子漸漸豐腴起來.連帶著那些做著小買賣的行商貨郎,也都挑著擔子聚于球市子外平地之上,呦喝之聲,嘻笑之聲,不絕于耳.

"倒是老大的聲勢,小將軍,南邊就是繁華,哪跟咱們那疙瘩一般,行盡千山萬水也瞧不著一個人影."

伴當也被周圍熱鬧的氣氛所感染,在他耳畔大聲道.

三桂瞪了他一眼,托俞國振的《民生速報》之福,他如今也是南京城里的名人了,若是給別人聽到"小將軍"三字,立刻會被認出來.

按照《民生速報》上的說法,西洋時間下午三時正,在這球市子里有一場球賽,此時也差不多了.很快吳三桂聽得一片歡呼聲,緊接著,就見兩隊漢子自球場一邊走出來,他們都是大短ku短背褡的打扮,在膝,肘,踝關節處裝了護具.雙方一邊的衣裳顏e為大紅,另一邊的顏e為靛藍,在他們入場之後,緊接著便是三個黑e短裝的人上來,其中兩人手中各執一旗.

這個時候,吳三桂注意到,場地中央用石灰畫著痕跡.最中心是個圓,而兩端那掛著魚網的門框處,則是各有兩個方框,場地外圍,也由白線隔開來.

"與一般踢球果然不同啊……"

眾人都在議論紛紛,吳三桂聽到旁邊的那兩讀書人議論道.

"十一弟平日里也喜踢球相撲,今日可以好生評一評,這新的足球之賽.與我們慣常的踢球高下如何!"那年紀稍長此的道.

"名甲兄每日里就跟著工部的那些圖紙打交道,也愛看球?"

"總得打發些時間吧,貢院對面的舊院,可不是我能常去的地方,俸祿太低啊."

聽得他們的對話.原來還是個工部的小官兒,吳三桂不動聲e,卻向旁邊移了一移.

"嫌俸祿低可謀外任,在南京這里,又是工部這冷衙門,你還想怎麼樣?"

"外任,豈有那麼容易……"

"你堂堂崇禎四年的進士,只要有心.還怕沒有外任的……"

"竟然是個進士,卻蹉跎在南京工部."吳三桂有些訝然.

就在他們談話間,一聲尖銳的哨聲響起,那兩人開始談起球場上的球賽了.見著雙方為爭那一球,你突我攔,拼殺得甚為jī烈,時不時便有人撞倒在地,那被稱為十一弟的又道:"咦.這可比咱們看的球要血xing得多了……其中似乎暗合兵法之道!"

"哦?"

"那球門處能以手抓球者,便是老營,輜重,若是給敵攻破,那就輸了一陣.之前為之守護的,便是衛將,須得全神貫注,不給敵以可乘之機.向前調度指揮的.便是主帥親衛,須得上傳下達,必要時還得壓上進攻.最前的當然是鋒將,攻城拔寨……"

聽到這書聲紙上談兵,吳三桂多少有些不屑.除了這球賽戰陣之術,確實與兵法暗合之外,其余的都是胡說八道.岳武穆當初早就說過,水無常形兵無常陣,象這般各人都固定在自己的區域里活動,哪里算是什麼高明的兵法!

正想著間,便看到場中藍衣那隊中一人,勾著球開始向前狂奔,他動作極為靈活,身體左搖右晃,連接騙倒了紅衣那陣三人,然後斜插入對方球門前的大框范圍,吳三桂記得在《民生速報》中稱這范圍為"大禁區",然後對方鎮守大門之將不得不突出攔截,卻被那人又是一個假動作晃倒,然後輕巧一腳將球踢入球門.

球在網窩里滾動,而周圍便是完全不懂球者,這時也知道勝了漂亮一陣,頓時歡呼喝彩之聲響成一片.

進球者,正是羅九河.他用大拇指挑了挑自己的xiōng前,向著對手得意地一笑,然後撿來球,放回球場之中.

"進一球之後,由失球方在中場重新開球."吳三桂心中想著這規矩,心里又是冷笑,不由勝方乘勝追擊,卻由負方重新開球,這又與戰陣之時不合了.

雙方再次大戰,不過這一次紅衣方倒了兩腳之後,猛然一個大腳,那球直接飛向對方球門前.這球原本看上去毫無意義,但就在這時,一個高大的身影突然跑動起來,他本來在後場附近,然後突然加速,直接從衛將的位置,沖上了鋒將位置.

看到這一幕,吳三桂也不禁屏住了呼吸!

周圍呐喊聲響成了一片,喝彩的,驚呼的,還有純粹是為了發泄而大叫的,混雜在一處,幾乎要將天都掀開來.那個高大的身影直接沖進了對方中軍老營前,然後高高躍起,一記狠狠的頭錘,砰的一聲響,球便被紮進了球網之中!

原本歡呼的聲浪瞬間又高了起來,這一幕,讓吳三桂也禁不住覺得渾身血液沸騰,而那兩個談話的書聲,此時也象小民群氓一樣跳起狂呼,哪里還有半點斯文模樣!

"好,好,踢得好!"

"狗賊,害得老子輸了!"

聽得各種各樣的聲音,甚至還有賭徒們的叫罵,另外,銅錢也如雨一般向著場子里扔去,吳三桂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種新式足球,在金陵城前後也只是出現了十余日罷了,怎麼就造成了如此的聲勢!

不過,這新式足球,倒確實有其可取之處.至少帶回關甯軍中,可以讓軍中那些精力過剩的漢子們,不要總日介就知道嫖賭.

一念及此,吳三桂覺得,那個姓俞的小子也不是全無是處……但他辱及自己父親,若是有機會,總得將他拿捏在手中,折騰死來才出一口惡氣.

"名甲兄.你這模樣,可有辱朝廷命官的體面!"呼了一陣之後,王浩然看著自己族兄頭上的方巾都歪了,指著他大笑道.

"莫說我,說人之前照照鏡子.你可是縣主儀賓,丟的不僅是讀書人的臉面,還有皇家顏面!"

見王浩然積郁在眉頭已久的那股怨氣,此時竟然消褪大半,王傳臚很是歡喜.這場球,沒有白看,至少讓自己這位族弟又振作起來.

"哈哈,我回成都府.便也組一只這樣的球隊來……不過憑著我的家財,未必能養得起,就算養得起,成都府也沒有哪支球隊可以和我對戰啊……"

"以十一弟才華,若是專心賺錢,還怕養不起支球隊?沒有人與你對戰,你便養兩支就是,讓他們自己對戰!"

球賽便在一片哄鬧之中結束了.俞國振要開南京風氣之先,只要天公作美,每日都有一賽,但人手有限,因此賽事只有半場,時間也只是半個鍾頭.這邊一結束,觀眾意猶未盡.便有人要親自上場,湊齊人數弄了個球胡亂踢起.

吳三桂則夾在觀眾中出來,這時他驚訝地發現,來看球的人數,已經有近萬人.

"這厮打的好算盤.借這球賽聚攏人氣,然後再來鼓吹他所評的秦淮八豔……"

吳三桂此時有些擔憂了,俞國振如此做出的聲勢已然不小,這般下去,雙方點評賭斗,他真有可能輸了.

回到住處,劉繼仁已經等候他多時,帶來的消息同樣不妙:"世叔,我問了幾家印局,他們都說,如今不到二十日的時間里,想要象俞小狗那般印出如此之多的ī報,唯一的辦法就只有上銅活字!"

"無非是多花費些銀錢,咱們兩家還怕了?"吳三桂外表上仍然自信滿滿.

但五天之後,他看到送來的ī報時,頓時怒了.

"這便是花費了咱們幾千兩銀子印出的東西?咱們花了大價錢,印的就是這種……垃圾?"

在他手中的紙,無論如何不能算是垃圾,雖然不如宣紙那麼有名,卻也是當今市面上能買得到的比較好的紙了.

但是,上面模糊的字跡,與《民生速報》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民生速報》散發出的是帶著油香味的字跡,而這卻是一團臭烘烘的墨汁!

這也難怪,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來的銅活字,自然是用過很久的,因此印出來的字跡模糊不清,而且其使用的墨汁,就是普通墨汁,味道難聞不說,還容易出現髒紙,粘紙之事.對比印刷精美的《民生速報》,兩者差距甚為明顯.

"世叔,我也問了,他們說……時間太緊,確實只能做到這個模樣,想要更清楚,便只有刻板,但刻板時間又不夠……"

劉繼仁沮喪地說道,雖然他也希望俞國振與吳三桂的仇恨越種越深,但在這事情上輸給俞國振,他心中也是極不快活.

吳三桂低低咒罵了一聲,這些印局各個都是老字號,卻還比不過俞國振一個外行!

"這些……發不發出去?"劉繼仁又問道.

"自然要發,若是不發,南京城中人又如何知道咱們在做什麼?"吳三桂想了想:"發歸發,打鐵終要自身硬,如今金陵城中的名妓,你聯絡好了麼?"

"這個……"

說到這個問題,劉繼仁又只有苦笑.

俞國振弄得聲勢浩大,金陵城的名妓,都希望被俞國振推舉為候選人,參與金陵八豔的品評,因此劉繼仁雖是大把的銀子灑了出去,可真正願意為吳三桂去爭這八豔名頭的,卻並不多見.

"既是如此……那我只有另覓它法了."吳三桂嘿嘿冷笑了聲:"金陵一地,終究比不過揚州,蘇州和杭州三地加起來!"

"只怕遠水不及近渴."

"你只管放心,在此之前,我已經派人去操持了."吳三桂淡然一笑,卻笑得劉繼仁心頭一突.

(感謝郁悶之死的打賞,歐洲杯啊,不知不覺就寫到球上去了……)!....

,:..

上篇:一一三,相爭     下篇:一一五,總有紅袖點靈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