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明末風暴 一六二,破此拘束海天空(一)  
   
一六二,破此拘束海天空(一)

一六二,破此拘束海天空(一)

小蓮有些惴惴不安,在俞國振離開之後,她就一直如此,那顆心總是懸在半空中,不上不下.

她合著掌,跪在三清道尊的牌位前,默禱了好一會兒,旁邊的道姑宋思乙側臉望著她,心中微微一動.

小蓮自小便跟著俞國振,算起時間,都已經有八年了,她也從一個六歲的小姑娘,變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跟在俞國振身邊,自然不會受虧待,她一張小臉便養得豐潤,鵝蛋型的臉龐,面色粉紅,雙睫長得讓宋思乙嫉妒.

她的小嘴是完美的菱型,閉目默禱時,紅唇輕動,讓人有上去啄一口的沖動.

這間道觀是俞國振給癸泉子的承諾,癸泉子跟他來到新襄,那麼俞國振就為他建一築道觀.道觀建在新襄寨的東南角,正好在一座小山之下,水泥和紅磚,讓道觀的建設速度極快,而石灰粉的牆面,紅色的頂瓦,使得道觀顯得清爽秀麗.

新襄寨第一座磚石紅瓦水泥建築,便是這座道觀,原本負責設計道觀的雷王成老漢還准備大展拳腳,將之建得極為大氣,但俞國振悄悄透露的要求卻只有一個:這是試驗品,為新襄私學做試驗用.

道觀建成才短短三頭,連三清道尊的神像都未塑好,只是用牌位替代.饒是如此,癸泉子仍然是歡喜得手舞足蹈,拉著自己女徒弟的小手,非常霸氣地說道:"于我而言,此只為一小步也,于我道教而言,此為一大步,終有一日,我將弘揚大道,闡布教旨,播……"

當時宋思乙是狠狠地白了這位師長一眼:"人家小官人是這樣說的,新襄于我而言,此只為一小步也,于我中華而言,此為一大步,終有一日,我將弘揚大道,闡布至理,播華夏文明于蒙昧,正人心倫常于海外!"

癸泉子絲毫沒有因為自己的抄襲而有任何歉疚,而是很誠摯地仰頭遠望,面容表情純潔得有如稚子:"話說由俞公子所言,抒發的卻是為師之心……不過,思乙,你如何也稱俞公子小官人了,那可是小蓮那般貼身丫頭才呼的吧?"

于是宋思乙頓時雙頰飛紅敗退而走,不過事後她自家想想,原本她對害得她家破人亡者是滿心怨毒,出家多年也未曾放過絲毫,可是跟著俞國振之後,每天都要忙著學習各種新的東西,每天都要忙著做各種看似沒有目的的事情,那些纏繞著她的仇恨,反而放下了許多.

"還是小蓮虔誠,便是師傅早課之時對著道尊牌位念經,也沒有小蓮這般……"思乙心中暗想.

然後外頭一聲響打破了道觀中的平靜:"回來了,小官人回來了!"

原本合什默禱聖潔無比的小蓮立刻跳起,因為跳得急了,跪著的蒲團也飛了起來,直接將道尊牌位打倒,小蓮只是單手豎起彎了下腰,飛快地說了聲"道尊莫怪",人就已經沖了出去.

只覺冷汗上頭的宋思乙,愣了一愣,然後去扶起牌位,不過她也顧不得許多,緊接著便也跑了出去.

新襄寨中已經用水泥路取代了當初的沙石路,至少主干道是如此.從道觀到寨門前,便可以走水泥路.但小蓮心中急切,抄了近路,直接從還在開挖的工地上跑了過去,思乙略一逡巡,便也跟著過去.

她從癸泉子那學得一手好醫術,沒少給眾人看傷治病,而且人又貌美和氣,故此迎面遇到的諸人,一個個都向她行禮.她不象小蓮一樣,別人行禮便"哎"一聲,然後爽氣地笑著跑掉,因此一路回禮,漸落于後.

小蓮雖然也每天都有訓練,不過終究是女子,到了寨門口時,已經有些上氣不接下氣了,然後她看到碼頭那邊,懸掛著火紅旗幟的船隊已經靠岸,一行人從碼頭上走了過來.

小蓮喘了幾口氣,然後又向前跑,跑到一半時,俞國振已經笑吟吟地走了過來,她看到俞國振除了黑了些瘦了些,並無別的異樣,懸著的心徹底放落,然後便叉著腰跺著腳,嗔道:"小官人!"

"呵呵."俞國振看了看身邊的齊牛,又看了看小蓮:"瞧吧,我就知道要挨訓了."

"你答應過我的,絕不去冒險,結果跑到龍門卻變了主意,竟然一去就是十余日!"小蓮擰腰跺腳時,別有一番韻致,但家衛少年都偏過臉去不敢看,也只有俞國振,才能欣賞少女的這種含嗔的嬌美.俞國振走上前去,一把抓著小蓮的手:"你說的是……哈哈,以後不經小蓮批准,我絕不亂闖了."

就是小蓮自己也知道,他是在敷衍,但她被俞國振當著眾人牽著手,心里先亂了,准備了幾日的話,一下子全拋到了九霄云外.

"胡先生,覺得我這寨子如何……咦,石翁?"

俞國振正招呼胡靜水來參觀新襄寨,卻發現一個人的身影,這讓他愣了一下,然後熱情地招呼道:"石翁竟然也來了這里!殊為不易,殊為不易啊!"

從寨子里與宋思乙一起出來的,是石敬岩,這位老武師雙眉緊鎖,明顯是憂心忡忡,他走上前來,立刻給俞國振跪下:"小官人!"

俞國振一把將他拉起,示意道:"回去在說,這邊有客人……這位是?"

在石敬岩身邊,還有一個男子,此人年紀四十余歲,看服飾是個讀書人,但筋骨粗壯,飽經風雨.俞國振印象中未曾見過此人,他跟在石敬岩身邊,向著俞國振行禮,俞國持不敢怠慢,忙還禮問道.

"這位是徐弘祖徐先生."石敬岩道.

"江陰徐弘祖,見過俞公子."那人拱手道.

"徐先生與石翁是三日前到的,都等了小官人好幾天了!"小蓮在旁道:"奴說了小官人別亂跑,小官人不聽,害得客人久等!"

她是抓著一切機會批評俞國振不該去冒險,眾人都知道她是護主心切,不但沒有人覺得她這樣說失禮,反而被她的嬌憨打動,一個個面帶微笑.俞國振輕輕拍了一下她的手,腦子里同時很是奇怪,這徐弘祖的名字倒是有幾分熟悉,但卻一時想不出他的具體身份.

胡靜水眼珠亂轉看著俞國振,他來到新襄時完全震驚了.許多事情只靠傳聞是很難得出確切的印象的,但親眼所見,傳聞得到證實之後,則完全不同.

"這水泥路……真是人工建成,不是自山中鑿石而得麼?"見眾人見禮完畢,他在水泥路上跳了跳,向俞國振問道.

"你在這住上幾天,然後自己看看工匠們如何用水泥鋪路便知道了."俞國振道.

那位徐弘祖在旁連連點頭:"老夫初到之時,也被這水泥路嚇了一大跳,這若是開山割石而成,怕不得數十萬人工!後來親眼見匠人鋪路,這才知道,人力果然也有巧奪天工之時啊."

"嘖嘖,俞公子果然了不起,傳聞中俞公子得了魯班神技……"胡靜水嘮嘮叨叨地開始又拍起馬屁來.

他派了個管事與俞國振的使者一起去了廣州,准備將幾位勘礦師請來,按時間算,他至少得在新襄住上五六天的功夫.拍完一通馬屁之後,他心念一轉,這水泥果然是好東西,用于築城建房修橋鋪路都不錯,既是如此,自己似乎真可以在這上面賺上一筆,因此忍不住問道:"俞公子說的指點小人一條財路,莫非就是這水泥?"

"水泥如今還不行,包裝,運輸困難,我是用竹簍裝的,浪費極大,要等我建起造紙作坊之後再考慮外售."俞國振搖了搖頭,然後笑道:"胡先生不必著急,且隨我來吧."

眾人直接進了寨子,來到了後寨,還隔著挺遠,便聽到機械的隆隆之聲,俞國振指著道:"如今我人力總算稍解,等過些時日,我會移一片竹木于此,這樣噪聲就會小些了."

"那邊是?"這聲音很讓人熟悉,但如此之響,其規模定然不小,所以胡靜水好奇地問道.

"紡織工坊."俞國振笑道.

他在來到新襄之前,便將襄安的紡織工坊拆了一半,而且又准備了大量的配件,水泥研制成功之後,建一座新的紡織工坊之事便排上了議事日程.海寇入襲並沒有耽擱工坊的建設,相反,多達近兩千的俘虜,讓他有了充足而且免費的勞動力,這些人技術活不成,但開挖溝渠,搬沙運石,他們倒還是能做的.

故此,在離開之前,從後山黃牛嶺上連來的水道已經修成,一條人工的溪瀑,自黃牛嶺山溪間直接到了這里,帶動一排六個水輪,進而再帶動工棚里的織機運轉.

不過,因為這些工藝並沒有什麼高妙的,明眼人一見就會,所以俞國振把眾人引到這便暫停,吩咐了一聲,不一會兒,便有人抱了一卷布出來.

"棉布?"驚訝出聲的不是胡靜水,而是那個徐弘祖.

"正是棉布,諸位請看,這棉布如何?"俞國振讓人將棉布攤開在一張桌上.

胡靜水知道這才是俞國振想讓他做的生意,他上前去細細撚摸,臉上越來越驚訝.而另一位徐弘祖摸了摸那棉布,臉上突然露出傷感的神情.

"這布細密柔滑,輕薄如蟬翼,不遜于絲絹……當能賣得好價,特別是到廣南去賣,倭人與蕃夷都無此等細布!"胡靜水吸了口氣:"俞公子……是要將這布包與我發賣?"

"正是."俞國振笑了起來,他當然是有條件的:"不過,布可以由胡先生發賣,胡先生卻得為我在會安引路!"

&db4nbp;(一百張月票加更到了,感謝李廣堰打賞!)

……

一六二,破此拘束海天空(一)

一六二,破此拘束海天空,到...

,:..

上篇:一六一,昔為幼虎今潛龍(四)     下篇:一六三,破此拘束海天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