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明末風暴 二零六,戰守有奇策(二)  
   
二零六,戰守有奇策(二)

"賊人分兵了,史可法一直都在城頭關注,雖然他將事情交給了俞國振,但終究是有些不放心,當發覺賊人的一支開始分開,大約有三四千人的模樣,漸漸向著北城轉移時,他立刻遣人來通知俞國振

"我知道,回報史參議,他若是閑著無事,不妨去寫幾首詩,點評一下國朝人物"俞國振舉起,旁邊的使女給他的杯里倒滿了熱水,他慢慢呷了一口:"城上風大,不宜多呆"

這話的時候,俞國振確實已經不在城頭,他在城下的一處背風處,看著泥瓦匠們正趕著封城門

所謂的封城門,並不是將城門洞堵起,而是順著城門洞兩側,砌一座型甕城這甕城甚狹,一馬轉身都不易,而且大至在齊胸高處,還留下一排排碗口大的洞眼,到時若是賊人破城而入,那麼便可以通過這些洞眼,用長矛纓槍向里刺殺

不獨是俞國振現在在的東門,其余四門,也都在做同樣的工程

史可法的使者帶回了俞國振的話,史可住了,旁邊的張溥也只有苦笑

"俞濟民這人,倒是有古名將風范,惜哉,非科途出身,也不知何等人物,可以用之"張溥在旁笑著道

"他在坐什麼?就是坐在那邊喝茶?""除了喝茶,便是看前面工匠修牆"史可法在城牆上轉了兩下,還沒有等他想清楚,就聽得北城處喊聲如雷

原來牙白水已經帶著自己部下到了北門,他稍稍休整,便開始分四處負土填壕這一次可不是試探攻擊,他一出便調動了兩千余人,因此聲勢極大

"去北城,去北城!"史可法心亂如麻,立刻下令道

他帶著他的親衛去了北城,他一去,那知州羅之梅自然跟著,轉眼間,原本在東城城頭的一大群人,便向西城蜂擁而去

城下的張可望看到這一幕,添了添角,臉上浮起一絲戾氣

"少將軍,看起來城頭這些人,並無多少經驗,莫非那個俞國振不擅守城?"身後有人道

要知道守城之時,應該做的是安定人分守四方,再留一支預備隊在危機時刻用若是有需,可以抽調別處有余力者部分守軍,但唯獨不能象現在這般,牙白水在北城攻擊,那麼整個東城城頭便都空了下來

"只怕不是俞國振不擅守城,而是那個分守四府的史可法愚笨"張可望冷笑道:"能讓二大王都吃虧喪命,怎麼會是一般貨色,恐怕又是曹詔之流"一聽"曹詔"這個名,身後的賊將縮了縮脖,臉上lu出驚懼之色

"怕什麼,那厮已經死了"張可望不滿地哼了一聲

這曹詔為大明一員悍將,洪承疇轉戰陝豫,大半功勞倒都是他掙來的但在洪承疇中,他不僅功勞不得上奏,甚至因為洪承疇的指揮失誤,而在去年六月丟了性命張可望在張獻忠軍中,沒少聽過曹詔的威名,但他內心里,卻隱隱覺得,那是自家未曾獨當一面的緣故

此時張可望,正年少氣盛,大有天下英雄唯己一人之感,唯服義父張獻忠

"人哪會怕曹詔那個死鬼!"那賊將訕訕笑了起來:"不過,少將軍,如今東面這邊守兵明顯少了,咱們要不要乘機拔了牙白水的頭籌?""我方不是了麼,以為有那麼容易,俞國振會lu出這樣的破綻來?"見部下還不服氣,張可望又撇了撇嘴:"不信,且去試試"那賊將當真領著本部一千人馬准備攻城,張可望目光閃動,看著城頭,那個讓他父王都覺得有些難對付的俞國振,究竟會將防守的重點放在哪兒?

"城北那邊如何了?"俞國振憩一覺,醒來後覺得異常香甜,聽到城北喊聲一片,便向身前的齊牛問道

"史可法帶人去了,據厮殺得甚為凶猛,北城壕溝已經被填起,賊人三次上城,三次都被趕了下去"

"這個史可法,了讓他回去寫寫詩評評人,去湊什麼熱鬧,若是武崖指揮,如何會出現這等事情!"俞國振聽了之後甚為不滿:"孫克咸也跟在他身邊湊熱鬧吧?"

國振安排的守城人選,北城為葉武崖,南城為高大柱,他自己兼顧東,西二城他皺著眉,葉武崖終究是有些畏懼史可法這樣的朝廷大員,會給史可法拿走了指揮權另外,孫臨這唯恐天下不亂的家伙,只怕也在旁替史可法出謀劃策了

他們倒未必是有意奪權,但他們的存在,確實也破壞了俞國振原本盡可能減少自己傷亡的計劃

"咱們自己人傷亡如何?""這一點武崖拿捏得還ing准,主要是史可法自己的那些人,他指揮得到城中的官兵和反正的俘虜,卻指揮不動咱們的人武崖故意將咱們的人編為一棚,最關鍵時出擊…因此避免了一盡傷亡,

替葉武崖話的是田伯光,齊牛可不出這麼利落的話來俞國振看了田伯光一眼,葉武崖在家衛少年中人緣不是太好,田伯光能為他話,倒也是件難得的事情

"我要知道具體……"

就在這時,南城處突然傳來警鍾之聲,緊接著便是連成一片的呐喊,分明是賊人又開始攻南城了

"聲東擊西?"田伯光好奇地問道

他倒是不擔心賊人能破坡,畢竟南城之上,可是高大柱在親自鎮守

"仍然只是試探"俞固振冷笑了一下:"獻賊在流寇當中,最是狡猾jiān詐,唯有闖賊堪與並論此次來攻城的,無論是不是他本人,都不會這麼輕易全力攻擊,畢竟我們擊殺張進嘉之事,已經足以讓他們認識到我們的厲害"

"那依人之見,賊人主力,究竟會如何攻城?"

"今日只是試探,明日見真章,,俞國振笑道:"且養足精神吧"正如俞國振所,一下午的攻城,只是試探,從未時三刻攻城開始,到百時二刻賊人收兵造飯,當史可法喜氣揚揚回到城中,俞國振卻連城牆都未再上去

"俞濟民,今日之戰,當真慘烈"擊退了牙白水,史可法自覺也算懂了些守城之術,他特意來到俞國振這邊:"汝之家丁,出力頗多,本官自會為汝上書請功"

俞國振卻是一笑,沒有什麼,史可法旁邊的嚴覺受不住了,他心中對俞國振頗有怨恨,特別是在知道自己的家人幾乎全部被賊人害死,他更是遷怒于俞國振,當下便喝道:"俞國振,休要以為這無為城離了就不行,今日我們在城上浴血奮戰,就連史參議都親冒矢石,這厮卻躲在城下睡懶覺……""今夜我在城上值守,克咸,先去睡,待後半夜時來換我"

俞國振懶得理他:"記著,我讓換我,不是讓替我去指揮我的人,也不是讓將將士拿去送死的"

孫咸臉色頓時紅了起來,他瞪圓了眼睛,不知道一向對他甚為敬重的俞國振,這時為何會如此不留情面

"濟民有什麼話便直吧,史參議不是聽不進雅言者"還是張溥,算是在俞國振這里吃多了苦頭,總算了解他的脾氣,苦笑著道

"我不知道史參議親冒矢石,殺死了幾個流寇,是不是起到了最關鍵作用

"俞國振見張溥直問,他也便直答:"是不是敵我雙方都已經力竭,史參議上前即可一錘定音?"

史可法頓時臉紅了

"調過頭來再想一想,矢石無眼,若是史參議方為賊寇擊殺,那麼無為還要不要守?"俞國振又笑問道:"或者史參議是覺得,前線戰士殺敵立功很好玩,也要去玩一玩?""!"史可法修養再好,這時也忍不住:"俞濟民,當本官是如此貪功人?"

"我當然知道史參議不是,但今日在北城守,高大柱在南城守,北城傷賊多少,可有統計?"

"殺敵足有五百,傷敵過千""史參議調動多少人在北城守衛?""兩,兩千人"

"可曾動用佛朗機炮?,,無為城中堪用的佛朗機炮,除去俞國振他們繳獲未拿出來的四門,還有六門聽到俞國振問起此事,史可法有些郁悶:"六門""自身傷亡幾何?"

"傷亡過百……"

"是,我家衛總管高大柱在南城督守,自己只有五百余人,殺敵數也有三百,殺敵過千,沒有佛朗機炮,只是憑著箭矢滾木,自身傷亡是二十七人"到這,俞國振意味深長地笑了笑,看著史可法,沒有再什麼史可法是聰明人,立刻明白了俞國振的意思

同是守城,他史可法上的牆,動用的守軍人數是南城的四倍,使用的武器是向來以犀利著稱的火炮,但戰果也只是略強于南城,而且自己的傷亡損失還如此之重!

"北城賊悍,南城賊,南城賊"嚴覺還待為史可法分辯,可是被俞國振笑吟吟的目光盯著,終于閉緊了嘴

終究是書人,終究還是要些顏面

"或者要,南城賊不如北城賊悍勇,事實上呢,若是主將無能,賊人自然悍勇,我曾聽人過一句話,覺得甚有道理,一只獅帶領一百只綿羊,可以擊敗一只綿羊帶領的一百只獅"

這就是指著鼻大罵"一將無能累死三軍"了,史可法原本還想在俞國振面前炫炫自己的戰績,此刻也羞愧至極,人家俞國振還未上城,只派了一個管家,就已經比他強了

<...

,:..

上篇:三二,一言決兮匪命休     下篇:二零七,戰守有奇策(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