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明末風暴 一零六,金陵春夢  
   
一零六,金陵春夢

"茂叔,你這拿來的是……"

李廣堰看著這書,有些驚訝,如今生活不寬裕,買書……這種事情,在她記憶中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小人在慣常買布的鋪子里看到的,他那鋪子如今還兼賣書,這書印得漂亮,小人便帶了回來."

"這書……得huā不少錢吧?"抓著手中的書,嗅到一股異樣的墨香氣息,李廣堰微微恍惚了一下,然後生計的困窘讓她回到現實,她細聲細氣地道:"墨竹,給茂叔支書錢……"

她身邊唯一的使女墨竹嘟著嘴站起身,老仆人李茂慌忙擺手:"小姐,不要錢,這書是送的,不要錢!"

"送的?"李廣堰愣了一下,又看了看書的封面,上好的宣紙制成的封面,印著"民生雜記"四個大字,還配有版畫.那畫李廣堰認得,當初家道尚未敗落之時,她曾見父親臨摹過:"這是《清明上河圖》啊……"

"正是送的,那雜鋪掌櫃說了,咱們常去買布,故此送了一冊與我們."

李廣堰還沒說話,墨竹頓時喜笑顏開地道:"那掌櫃當真是好人……這書真好看."

"要錢的就不好看,不要錢的就好看,你啊,倒成了一個小財m廣堰輕輕擰了她一把.

"那是自然的,咱們老老少少五口,就靠著小姐的針線活兒,若不省著點兒,小姐便又要熬夜,壞了眼睛和身子,我們不都要喝西北風?"

小丫環倒是快人快語,一張嘴噼噼叭叭的,李廣堰淺淺一笑.不置可否,李茂縮了一下脖子,陪著笑道:"那是,墨竹姑娘說的極是!"

李廣堰翻開《民生雜記》,看到第一部分是"各地風物"看到金華火uǐ,旁邊也湊過一個腦袋的墨竹忍不住咽了.口水.

當初父親在任上時,也曾經有人贈過金華火uǐ.李廣堰當時並不覺得好吃,現在卻有些回憶那股咸澀味了.

《民生雜記》第二部分是逸聞軼事,首篇寫的正是震動東南的桐城民變事宜,兩千余字,將整個事件從頭至尾敘述了一遍,只在最後之時,點評了一下,說"民怨甬騰,士紳不可不察之".

次篇則是養雞之法,這一篇中說了如何用牛糞養蚯蚓再以蚯蚓喂雞之術.整個過程極從暖炕育蛋到病害防治,都記載得極為詳盡.李廣堰看了之後心中猛的一動,這倒是一個好的門路!

"茂叔,你去打聽一下.如今一只雞多少錢."盤算了一下,李廣堰道.

李茂有些莫明其妙:"小姐問這個為何?"

"你去問就是了!"墨竹瞪圓了眼睛.

"墨竹,休要對你爹爹無禮!"李廣堰白了她一眼.

墨竹頓時悶了下去,李廣堰指著《民生雜記》道:"這書中寫著養雞之法,我看倒有可行之處,若是能成……"

說到這里,她有些黯然,若是能成,又能怎麼樣.無非是讓家里過得寬裕些罷了.

"是,小人這就去打聽."李茂這就要走.

"不急,不急,還有些東西.須得打聽,在城外弄半畝荒地,大約價錢多少,還有起一間小宅,能住兩個人即可……"李廣堰一一吩咐,也虧得李茂是個心細的,都記得清清楚楚,複述了一遍之後道:"若是沒錯,小人便去打聽了."

"你去吧."

"小姐,這書如何?"李茂走後.墨竹又問道.

"此書不錯,若是書中所言非虛.編書之人,倒是立一大功德."李廣堰輕聲細語.

她又向下看去.書的第三部分則是"域外游記"通篇是大白話,說的是泰西諸國的風土人情,說到大明的絲綢,瓷器,一至泰西,其價格甚至可能翻上數倍乃至數十倍,李廣堰頓時又是眼前一亮.

但旋即她目光又轉為黯然,往泰西貿易,且不說遠渡重洋旅途艱難,就是其所需要的本金,遠不是李廣堰能承擔的.

書的最後一部分是"別院志異"在其編按中說每期將有一個故事,這一期的故事名為《嬰甯》.

"仙狐鬼怪,勝人可愛?"想到編按里這樣介紹,李廣堰笑著便又往下看去.

《嬰甯》故事,是俞國振說給柳如是聽的,當然,他口訴得極為簡單,只有一個梗概,柳如是再以生huā妙筆,將之寫成了一個委婉動人的故事.單純愛笑的嬰甯甫一出場,便吸引住了李廣堰,那情節讓她再也無法放開書,便是她身邊的墨竹,也趴在她肩上跟著看.

當翻到最後一頁時,這故事到了最精彩處卻嘎然而止,最後一排寫著一行小字"yu知後事如何,且看下期分解".

若是後世讀者,見到此句必定要破口大罵"太監","爛尾","進宮"之類了,便是此時,李廣堰也忍不住埋怨道:"賣得個好關子!"

旁邊的墨竹癡癡呆呆,腦子里仍然想著那故事,失hun落魄一般,好一會兒,她才回過神來:"小姐……後邊呢,後邊如何了?"

"我如何知道,我也沒有看到啊."李廣堰歎了口氣,同時心中暗暗歎服.

莫看這《民生雜記》第一期是贈送的,可看了《嬰甯》之後,只要有能力的,恐怕都會買下一本吧.

她戀戀地將書合上,看到封底印著一行小字,仔細一看:定價十五文正.

"才十五文!"

李廣堰頓時愣住了,她並非沒有買過書的人,無論是在湖北的家中,還是隨父親上任的途中,她都買過不少書,只是後來這些書都散失了.在她的記憶中,十五文的書……一般都是粗制濫造的閩貨.

可這書精致得簡直不成樣子!

"呀,十五文……若是十五文的話……或許……可能……咱們還可以買下一本?"墨竹也看到了標價,她眼中滿是憧憬:"只買下一本,看到《嬰甯》的結局就行了."

"只怕yu罷而不能啊……"李廣堰低聲道.

"當真是yu罷而不能啊!"

仙客來之中,一個士子放下手中的書,大聲道.

"司馬兄說的是何物?"旁邊一挾伎書生笑問道.

"自然是這本《風暴集》,看著域外奇事,怎能不讓人心生向往!當初東林先生所書'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往常我還總是覺得奇怪,東林先生為何會將天下事放在國事之後,現在才明白,天下之大,我大明雖是上邦,卻並非唯一大國!"

"哦?這幾日里,我聽諸位說《風暴集》也不知多少回,昨日曹伯威說泰西諸神傳說渾亂不堪,當真是毫無綱常倫理的禽獸國度,今日又聽到你說泰西亦有大國……我倒要看看,這《風暴集》究竟是怎麼回事."

"安樂居士竟然未看《風暴集》?"又一人笑道:"看來這秦淮河畔脂粉地,果然名不虛傳,連安樂居士都流連于此,什麼事情都不關心了."

"這當是顧橫bō之誤也,這些時日安樂居士盡于橫bō眉樓流連,當然連看《風暴集》的時間都未有了!"又一士子笑道.

被稱為安樂居士的男子哈哈大笑起來,絲毫不以為忤:"我不是黃石齋,他能目中有妓心中無妓,我王正之卻做不到……"

眾人頓時哄笑,這是一番典故,當時東林大家道學先生黃道周學習宋時二陳,以"目中有妓心中無妓"自詡,而東林諸子中好事者將之灌醉,再請顧眉顧橫bō橫陳hi臥于側,想要試他是否有柳下惠的定力.

于是一人便笑道:"橫bō,當日黃石齋究竟是巍然不動,還是顛鸞倒鳳,傳聞之中終究是沒有個結果,今日難得你當事之人在此,且說說看!"

眾人皆大笑,那王正之也大笑,卻松開顧眉,端起酒杯,直接澆到了那調笑之人面上.

"你是什麼東西,也敢當著我王正之之面調笑橫bō!"澆完之後,王正之還不依饒,跳起來過去就是拳打腳踢,這一番折騰,眾人都看得呆了,就是顧眉,明知他為自己出頭,此際也不禁掩口驚呼.

"正之兄,正之兄!"眾人被顧眉的驚呼驚醒,慌忙上來攔住.

被打得一身狼籍的那個士子此時也暴怒,他不敢與王正之厮打,因此只能拿出文人最拿手的絕技嘴炮了:"王浩然,你竟然敢毆打士子,你不過是個縣主儀賓,竟然敢打我!"

"我還不是縣主儀賓!"王浩然哼了聲:"打的便是你這種不開眼的蠢貨物"

不過對方提起此事,便讓他意興闌珊,他如今還不是縣主儀賓,可是婚事已經訂下,那位他從未見過面的縣主就將是他的妻子.按照大明的規矩,當雙方成親之後,他便再也難離開成都府了.

一念至此,王浩然再無興趣,他向顧眉伸出手來:"橫bō,我們回眉樓吧."

顧眉微垂首,這個王浩然若不是縣主儀賓,倒是個托付終身的好男兒.

時值春日,春雨綿綿,王浩然走在這無邊無際的細雨之中,突然間忍不住仰天長嘯,這天大地大,可哪兒是好男兒施展才華之所!

嘯聲方起之時,一隊人馬從他身邊過,其中一匹馬被他的大叫嚇得險些驚了,好在一個老漢騎術高明,伸手扯住缰繩.

"好端端的,發什麼神經!"王浩然聽得有人罵道.

他向那邊望去,罵他的人是誰沒注意,映入眼中的,是一雙銳利的眼.!....

,:..

上篇:二七八,賊勢如火迫衷腸(三)     下篇:二七八,古槐樹底生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