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明末風暴 一二三,恩威並施除雜念  
   
一二三,恩威並施除雜念

黃順歪著腦袋看著這群外來者,絲毫沒有因為對方闖到自己的身邊而有恐懼.

他算是見過世面的,當年安南賊攻掠欽州時,他便已經記事了,那種變動都經曆了,現在這點事情算什麼.

更何況,這群外來者中有位他很熟悉,已經打了十余日交道了.

"這便是我的向導,今後有何事情,只管找他就是."徐林笑著向俞國振拱手:"俞公子,我這便要啟程回去了."

"路上小心!"

"有俞公子給我安排的護衛,我還怕什麼?"徐林哈哈大笑起來.

俞國振撥了兩個伙,也就是二十人隨他回去,這兩個伙將回到襄安,把他平安抵達欽州的消息傳回去.帶隊的人,是高大柱,原本俞國振是想將他留在欽州的,但他祭拜過父親的墳之後,執意要求接過這任務.

俞國振明白他的意思,往來奔bō,需要獨當一面之人,往常最適合做此事的,是他的父親高不胖.現在老高死了,他自然要將這些事情擔當下來.

經過父喪之後,高大柱越發沉穩,而且他不知怎的竟然說服了高嬸,因此俞國振便也同意了.

黃順捏著袖子里的銀子,見俞國振終于向自己望來,他上前跪下行了一禮,卻被俞國振一把扶起.

"休要行大禮,接下來便要麻煩你了."

"小人能為俞公子效力,實在是……實在是……"黃順抓耳撓腮了好一會兒,卻想不出什麼修飾的詞句,最後只能窘迫地一笑.

"我要雇用人手開窯燒磚,黃順.你能幫我覓到人手嗎?"

徐林已經離開,俞國振對這個黃順,並沒有因為徐林的介紹而立刻信任,先還得看看他的能力與是否忠心.

"不知公子要多少人."

"你估量著能雇到多少人?"

"鄉野之間,要雇人有些麻煩……或許能雇著幾十人,真要雇人.還得去府城,府城之中,可以雇不少人來,百余人等閑可至."

"除此之外呢,當地侗人.能不能雇請得到?"

"有些難,各侗侗主……對了,用那個,應當能請侗主出面,幫助人手."

黃順說話的時候.指了指俞國振他們臨時搭建的住處上的蚊帳.眼中頗有羨慕之e.

欽州此時甚為殘破,地勢偏遠,因此人民貧困,這種蚊帳,對于他們來說,是極為奢侈的物件.府城之中的富貴人家才能配有.可是此地炎熱潮濕,蚊蠅又多.雖然當地人習慣了這種生活,可見識到這帳幬的作用之後.誰不想在沒有蚊蠅āo擾的情形下睡個好覺!

"這樣吧,我遣人隨你去府城,雇個百余人來,每日的價錢是多少?"

"五十文足矣,若是公子管飯,還可以少."

"我出三十文,管飯,你與他們說清楚,這三十文是下限,也就是說,只要來,每日就有三十文還管飯."俞國振略一思忖:"但是,若是活做得利落不懶,每日能有五十文,若是做得漂亮,那就有七十文,若是得了我表彰,每日另有三十文的賞錢.工錢十日一結,或為銅錢,或為銀兩,絕不用寶鈔."

"當真?"黃順原本渾濁的眼睛里突然變得清亮起來,要知道,此際欽州府一年的商稅也不過十二兩,也就是說,這個有萬余人口的府城,每個月能收到的商稅,竟然是區區一兩!(見《嘉靖欽州志》)

那黃順為徐林跑了近二十天的uǐ,所得也只是袖子里的一兩余銀子,這已經是他少有的外快了.

不過,追問了一句後,黃順頓時意識到自己有些失禮,笑著向俞國振道:"公子莫怪,在咱們這雇人,實在是花銷不了這許多."

"銀錢方面,不是問題."俞國振淡淡笑了起來:"另外,你每雇來一人,他在我這干一天活,我便另給你五文,若是你能雇來兩百人,你每天就有一貫錢入手,同樣十日一結,如何?"

黃順頓時被這白花花的銀子砸meng了頭,他努力咽了口口水,莊稼漢田里刨食,折算成銀兩一年能有個十兩八兩的就已經過得不差了,若是一天一兩……

"公子爺放心,小人這便去辦,這便去辦!"黃順興奮地道.

他撒uǐ便要走,俞國振向身後揮了揮手,一個少年笑眯眯地跟了上去:"黃兄,黃兄,請等一等,我可沒有你跑得那般快……"

這少年一臉笑嘻嘻的,看上去當真是人畜無害一團和氣.黃順稍等了下,那少年便與他並肩而行:"黃兄,我覺得你們欽州當地話ǐng好聽的,能不能教我說兩句?"

"將岸!"俞國振突然道.

"在!"那一團和氣的少年凜然而立,回身望著俞國振.

一瞬間,他身上的和氣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煞氣.

看著他,俞國振做了個注意安全的手勢,將岸點了點頭,行了叉手禮,然後轉身離去了.他祖籍是河北,流落到山東,後來被俞宜軒帶回襄安,顛沛流離之中,他倒磨練出了一樣好本領,就是擅習各處方言.河北話,山東話,安徽話,南京話,再加上跟著從遼東流落來的紀家父子學的遼東官話,七八種方言他都能說得溜熟.

同時,他也是一員勇將,敢打敢殺,在桐城之戰中,手刃亂賊不少于十人,如今是模范伙的伙長.俞國振原本是想再擴一隊時,便提拔他當隊正的,但手中人才實在奇缺,所以不得不將他派了出去.

"咦……你們小公子,很有些威風啊."見離得遠了些,黃順笑著向將岸道.

"那是自然,我們小公子,可是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殺過水賊,殺過湖匪,殺過山寇,殺過亂逆."將岸也笑眯眯地道:"我算算……小官人帶著我們殺到如今,一千人沒殺到,但七八百人總有."

黃順jī淋了一下,猛地停下腳步:"這……這……俞公子是做什麼的?"

"哈哈,做些子小本生意."將岸瞧著他的脖子:"便是我,跟著我家小官人,也砍過不少腦袋,黃大哥,你可知砍腦袋如何最輕松麼,砍脖骨第五節……"

"小兄弟,莫說了,莫說了,你不是想要學我們當地話麼?"

黃順連連擺手,他覺得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幾十年前,那個時候來至安南的賊人,在欽州便殺得人頭滾滾!

他不想回憶起那個時候的情形.

"如此就麻煩黃老哥了……"

將岸明白俞國振的意思,方才俞國振種種許諾,都是給這個當地土著mi棗兒,但是太過優厚的待遇,往往會反讓人生出小視之心,將岸就得負責唱白臉,舉著大棒子讓黃順知道,這群新來者,絕對不是任人唬弄的對象.

不過一天功夫,黃順便真的拉來了百余號人,都是十五歲到五十歲的男子,他們原是附近村落的百姓,既有漢人,也有歸化了的侗蠻,受重薪所you,最初來的時候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理.

"辦得不錯,你們先歇一歇!"

看到這麼多人,俞國振也有些意外,恰好此時是家衛少年午操之時,他讓黃順領著這些人暫時歇著,自己領著家衛少年踏入臨時平整出來的一塊荒地.

隨他來欽州的一共是十個伙一百人,二十人回了襄安,還剩余八個伙八十人.最初時,看到這八隊少年在空地上聚集,那些當地土著還莫明其妙,不知道究竟是何意,紛紛在小聲議論,但當他們看到整齊的隊列之後,這些當地土人頓時安靜下來.

此時的家衛少年隊列,可不再是當初二十個人時那麼簡單,他們的武器也有了變化.

特別是火銃的加入,讓黃順意識到,將岸所的他們曾經殺過不少人,未必是大話.

"黃順,這群外鄉人究竟是什麼來頭,看模樣……很有些殺氣騰騰啊,是不是海上的好漢?"有人小聲向他問道.

"不是,我聽上回那個徽州老客說了,這是自南直隸來的一位世家公子,家中僮仆上千,如今來的是第一批,今後還陸續會有人來."

"原來是南直隸……他不在那邊享福,到我們這來做甚?"

"富貴人家的心思,誰能知曉!反正大伙應承就是,他說了,每日管飯,做了事便有三十文,若是做得好了,有五十文甚至一百文!"黃順鼓動道:"咱們本鄉本土的,也不虞他賴賬,就算他躲回到南直錄去,你們瞧瞧,那一大堆的家當,他總一時半會搬不走!"

眾人順著他所指瞄去,在俞國振他們臨時居住的窩棚之中,擺著大堆的物件,不少是稀奇古怪的鐵器,也不知道用來做什麼的.但更多的,則是各種鐵制農具,鋤頭鍬鏟這些不說了,甚至連犁具都有不少.

這是擺明了要在欽州大干一場的模樣.

"嘖嘖,這麼多鐵器,若是那幾處侗蠻知道了,沒准……"有人低聲道.

但就在這時,俞國振指揮家衛少年操演進入到最後一環,十余個紙人靶子被樹了起來,家衛少年排隊而站,最前排十人,人手一只火銃,然後一齊開火.

"轟!"

在煙霧蒸騰之中,那紙人靶子中有三個頓時碎得稀爛!

緊接著,這十人後退,他們身後又是十人站出,舉槍擊發,又是一陣轟響,擊爛了四個靶子.

當第三排再擊過之後,所有的靶子全部擊得粉碎!

(感謝李廣堰打賞.)!....

,:..

上篇:二九五,吐哺歸心自可耀(一)     下篇:二九六,吐哺歸心自可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