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明末風暴 四九八,南洋海嘯天迸裂(二)  
   
四九八,南洋海嘯天迸裂(二)

無論鄭芝龍是否合作,新襄攻擊馬尼拉的計劃都要進行下去,因此,聽到使者說鄭芝龍只是遙祝,羅九河便也只是噗笑.

"曾經縱橫海上的鄭芝龍死了,連跟在我們身後撿便宜的膽量都沒有!"旁邊的一個虎衛感慨地說道.

"那也未必,他想的或許更大,不是跟在我們身後撿便宜,而是在背後捅我們一刀."羅九河看了那虎衛一眼:"這是官人說的,可不是我,不過我的想法和官人一樣,鄭芝龍現在最好的選擇便是隨我們一起南征,這樣我們就沒有後顧之憂.他不願意,也就證明他在內心中還是敵視我們,他可是海上梟雄,慣常背後捅人刀子的,顏世濟待他那向,最後還不是死得不明不白,劉香佬初時與他結義,結果呢?"

新襄上下對于鄭芝龍懷有很大的警惕『性』,原因就是對這個人的認知.他是一個大投家份子,同時又不乏梟雄的心狠手辣,俞國振一直認為,如果不是他的心『性』氣魄少了,那麼鄭家在南海的局面會更加宏大.

"這麼一來,我們能前往南洋的兵力就少了."

"無妨,我們此次去,原本就不准備強攻,想要強攻下西班牙人的堡壘可不容易,那是棱堡,官人說了,最難攻的堡壘,不付出巨大代價,不可能下面攻取!"

說到這羅九河嘿嘿笑了起來,他『性』子活潑.調到漁政局後仍然未改,他能在極短時間里讓俞大海,荀世祿這樣的海盜出身的人服心,與他的『性』格很有關.另外,他這人也勇于擔責.比如說雞籠之戰中海軍表現不夠得力,嚴格來說與他關系不大,其中不少乃是海賊出身的水手們惹出來的.但他自己將所有的責任都背了上來,漁政局上下對此都是心知肚明.

"出發吧.不要為了鄭芝龍耽擱太久,就算他想搞什麼名堂,只要我們動作快,收拾他……算不了什麼難事!"

在羅九河的指揮之下,一共是十二艘戰艦組成的新襄艦隊,再加上三艘俘虜的西班牙人船開始渡海南下,執行俞國振的命,奪取馬尼拉.為被屠戮的華裔複仇,同時也是在東南群島釘下一個楔子,確保華夏在東南群島擁有南下的跳板.

而俞國振自己,則再次移到了會安.

"港口淤積的情形果然出現了,不過目前還不影響我們的船只通航,未來就難說."

胡靜水神情有些異樣地看著俞國振,他在會安主政有數年時間,都一直沒有發覺這件事情.而俞國振自領會安總督事務後不久,就從水文變化中察覺到這個,這讓胡靜水極為敬服.

"這是難免,上游阮家在濫砍濫伐,水土流失甚重.會安水中夾帶的泥沙量越來越大,堆積在入海口.說起來我們新襄也有責任,若不是我們對木材的需要,阮家也不至于如此,他又不象鄭家,可以拿煤炭來換取我們的武器."

"要不要通知阮家?"胡靜水問道:"現在亡羊補牢猶未晚矣."

"為何要通知阮家,他賣完了樹木,就只有賣土地了."俞國振道.

"主公的話我不贊同,這土地原是我華夏族裔曆時千載開拓出來的,若非華夏族裔,就象是前幾年的新杭一般,不過是一片沼澤.既然如此,我們要取時自管去取就是,何必要去買?如今我們買木材,那是因為他們花了氣力在此,土地卻非如此!"

"咦?"俞國振愣了一下,胡靜水此語倒是霸氣,要取時自管去取就是.

想了想,俞國振拍了拍腦袋,自己倒是有些拘泥了,胡靜水說得沒錯,整個安南,甚至整個中南半島,與華夏山水相連,自古以來就是華夏勢力范圍,好比就是華夏的自留地,只要不出現太過奇葩的統治者,到華夏的能力足夠的時候,自去取就是!

不過是二三十年的時間,所以這里的山水樹木都是華夏的,當好生保護才對.

"靜水,你說的是,說的是啊."

口中如此說,俞國振心中對胡靜水也是刮目相看.當初他只是手中乏人,而胡靜水在安南有相當的人脈,所以俞國振才會用胡靜水為會安總督.但實際上,胡靜水並不是他的嫡系,哪怕俞國振曾經救過胡靜水的『性』命,但比起虎衛出身的葉武崖,將岸等人,他終究是要遠出一程.

但現在看來,或許正是因為身上沒有打上太濃厚的俞氏烙印,所以胡靜水考慮事情,也往往能別出機杼.

"你安排人去和阮家說,為了讓子孫後代也有樹木可伐,每伐一棵,便得補種三棵."俞國振道:"過二三十年後,當整個交趾徹底融入華夏時,我們用不著補種了."

胡靜水記下此事,見俞國振沒有別的吩咐,便告退而出,出得門後,跟在他身邊的一個幕僚忍不住道:"叔父,你方才為何要違逆南海伯的意思?"

"違逆?"胡靜水看了一眼這個本家侄兒,在會安擔任總督之後,他因為身邊沒有親信可用,便從族中召來了一些子弟相助.這個本家的侄兒,在他族中子弟中算是比較有眼光的,因此甚得他看重.

"方才南海伯的意思,分明就是不去管安南的死活……"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胡靜水笑道:"南海伯考慮的事情多,有些事情必須得我們這些人替他拾遺補缺."

"唉,叔父還是不明白小侄的意思."見周圍沒有衛兵,他那侄兒壓低了聲音:"馬尼拉慘案之事,叔父不過是小過,南海伯卻還是罷了叔父總督之職,南海伯雖是英明,卻架不住身邊有小人,叔父此時正應韜光養晦,不該去捋南海伯虎須!"

胡靜水呆了一下,然後汗水瞬間爬上了他的額頭.

因為他想到方才俞國振在他建議後看他的目光,那目光里雖然是肯定,卻還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難道說……南海伯對他表現出來的眼光,也有所猜忌?

自古以來,越是雄才偉略的主君,其猜忌之心便越重.劉邦為高祖,張良隱而韓信被誅;世民為太宗,李靖病而魏征碑倒.俞國振的雄才大略自不必說,難道說自己幾個建議,而且事後證明自己的建議可能更合理,便會惹得他猜忌?

想到這里,胡靜水便覺緊張,但他如今也是久居人上,瞬間收拾好自己的情懷,瞪了侄子一眼:"南海伯胸襟四海,豈是崇禎這般小肚雞腸,你少胡說八道,管緊自己的嘴,莫無事惹事!"

這是他的真心話,也是他心中良好的願望.

雖然侄兒的話困擾了胡靜水一段時間,但表面上他還是很好地掩飾住了,接下來的時間里,他密切關注著南海的動靜,等待著馬尼拉的戰報.

而馬尼拉城中的西班牙總督科奎拉同樣密切關注著南海的動靜,自從派出艦隊去支援雞籠港之後,他就一直心神不甯.本來他以為自己擔心的是荷蘭人,荷蘭人對菲律賓的垂涎時日已久,曾不只一次武力『逼』迫過他,而去年年底荷蘭人的動靜,也讓他大為緊張.但現在結果已經出來,荷蘭人的目標既不是傳聞中的會安,也不是馬尼拉,而是葡萄牙人控制著的馬六甲.

不過荷蘭人占據馬六甲,對于科奎拉來說同樣不是什麼好事,這就意味著,來自美洲西岸的西班牙大船想要回到歐洲,就必須經過荷蘭人控制的海上咽喉.而且在荷蘭人騰出手之後,肯定不會放過他這個馬尼拉總督!

"這些該死的低地人,崗薩雷斯中尉,我們的戰艦為什麼還沒有回來,你不是說,只要很短的時間,他們就能擊敗敢于向我們挑戰的中國土著,讓他們帶著他們的野心一起去下地獄麼?"

"閣下,埃德蒙德船長不會讓您失望的,他不僅會帶回勝利,還能帶來大筆的財富,其中包括乖巧聽話的中國人奴隸.正好,我們城里現在也需要大量的中國人奴隸充當工匠,上次殺得有些過了,導致鐵匠,裁縫都極度缺乏,那些當地土著,他們根本學不會使用工具,我敢以上帝的名義發誓,森林里的猴子都比他們要更快學會一門手藝."

嘮叨的中尉讓科奎拉的心情好過了一些,他確實不認為明國的那些小船能威脅到西班牙的艦隊,雖然現在無敵艦隊已經覆滅,西班牙王國也失去了對低地國家的控制,但是西班牙君主的威嚴,還輪不到一個東方的土著國家來挑戰!

"無論如何,在我們的艦隊回來之前,都必須加強警戒,特別要注意,不要讓那些該死的叛國賊低地人找到機會.崗薩雷斯中尉,如果你做得好,那麼上尉的職務就離你不遠了!現在,你給我出去,再巡視一遍炮台!"

"是的,閣下,如你所願!"

身體肥胖矮小的崗薩雷斯中尉敬了一個軍禮,然後出了總督府,他肥碩的身軀是費了老大氣力才爬上了一匹馬——就在前不久,他們弄到了一些來自于阿拉伯地區的大馬,原是准備送到美洲去的,但被科奎拉留下來,崗薩雷斯中尉也分到了一匹白『色』的,這讓他極是喜歡,走到哪都不忘記帶著這匹馬.

"跟我去巡視炮台,你們這些蠢貨,不要讓那些愚蠢的傭兵弄髒了我們的大炮!"崗薩雷斯在馬上神氣活現地發號施令.

但他心里卻在暗暗罵科奎拉,這個膽小如鼠的家伙,又畫了一個大餅給他,這句"上尉的職務離你不遠了"崗薩雷斯已經聽了一年,可就從來沒見著有實際!(未完待續)...

,:..

上篇:四九七,南洋海嘯天迸裂(一)     下篇:三三一,勘破執念思後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