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明末風暴 三八四波,洪波湧起箭弩張(一)  
   
三八四波,洪波湧起箭弩張(一)

"以國主看來,朕當如何處置鮮國?"

黃台吉笑吟吟看著面前的鮮國國主李倧,神情深沉,瞧不出他心里到底是在想著什麼.

李倧也不敢抬頭去瞧,跪伏在地上的他,渾身發抖,看上去象與普通鮮國臣子並無二樣.

他這個國主之位,原本得來就不是很正,得到大明的冊封,還是花了不少心思.但前後兩次建虜入侵,已經將他登基時的雄心壯志全部磨光了.

"下國之君,任憑上國天子處置."他顫聲答道:"臣已知罪了."

前半句倒還有些氣節,後面就是求饒了.黃台吉看了心中大樂,坐正身軀之後,溫聲道:"朕也知道,你鮮國身受明國之恩,故此不忘舊主,說實話,朕很歡喜,你既然能不忘明國舊恩,今後定然也能不忘我大清之恩."

"朕沒有滅絕朝鮮絕爾國祚之意,只因鮮國臣民中多有狂悖不識時務者,故此吊民伐罪以征無道……"

這幾句話是黃台吉經常聽得漢臣所說,象甯完我,范文程等人,一提到伐明,便會慷慨激昂地說這番話.黃台吉有時候覺得很奇怪,為何這幾個漢人,對于明國的仇恨,還要勝過他這個滿人.

無論他說什麼,鮮國國主李倧也只有唯唯,而不敢出聲反對.

對于自己能施計將這個善于躲藏的小國之主降伏,黃台吉極是自得,他教訓了好一會兒之後,這才溫聲道:"念在你還算恭順,特別是召來鮮國水師投靠的微功,朕就不難為你了.你隨朕回盛京,這邊……令你兄弟為監國吧."

此語一出.李倧臉色頓時大變,他想要哀求,但還沒有擔頭,就聽到身邊金屬磨擦的聲音.

那是刀出鞘的聲音.

李倧好不容易生出的一點勇氣,隨著這聲音而消失了.

他有兩位兄弟,其中之一因為謀逆抑郁而終,死時才十六歲,另外一位大弟,只比他小三歲.如今正是四十歲,被封為綾原大君.很顯然,黃台吉是要立這位綾原大君為監國,而以他為人質!

看著李倧喃喃地不知道說什麼.黃台吉嘴角浮起一絲冷笑.這樣最合他的心意,那個綾原大君監國之後,最怕的事情無非有二.一是李倧被放回來,二是李倧之子,特別是那個落到明人手中的世子來爭權.

既然如此,綾原大君就非要投靠滿清,死死抱著滿清的大腿,唯有如此.才能穩固自己的權勢.而滿清也完全可以通過是否放李倧歸國,來向這位綾原大君施加壓力.逼迫他更多地出賣鮮國的利益.

在大勢之下,再佐以小小的手段,可以說,黃台吉玩這一套,比起現在的將岸還是要強太多了.

"好了,你先退下去吧."黃台吉不等李倧說什麼,便令其退下.

"皇上,鮮國綾原大君李俌前來覲見!"朝鮮國主還沒有離開,便又有人來道.

這兄弟二人一個面如死灰地出殿,另一個則喜憂參半地入殿,在門口兩人相遇之時,綾原大君只是草草向國主行禮.

將李俌召來吩咐了一番之後,便也將他打發走,接下來,黃台吉召來的就是多爾袞等諸將了.

"明國來的消息,說是明國已經遣大軍前來援助鮮國了."黃台吉看了多爾袞與多鐸一眼,這兩位親王頓時眼前一亮,一個個挺起胸膛,似乎是等著他的命令.

"可惜的是,明國的援軍每次都是姍姍來遲,等他們到了,要救的只怕是皮島而不是朝鮮了."

黃台吉臉上露出譏嘲之色,周圍的漢臣紛紛開始阿諛,而滿臣則等著他宣布,會由誰來對付明國的援軍.思慮更深者,甚至眼前一亮:黃台吉話語中的意思,分明是要拔除皮島這根刺!

對于滿清來說,皮島確實是一根刺,若說這小小的皮島能對滿清構成什麼威脅,那是笑話,但自毛文龍起,明軍在此就象是跳蚤一樣,咬得建虜騷癢難熬.

迫降了朝鮮,黃台吉如今聲望極盛,他根本不和別人商量,便溫聲道:"英俄爾岱,此次征鮮之役,你辛苦了,當論首功.但朕還要煩勞你,如今國內糧價騰貴,安定糧價為頭等大事,朕令你先行回國,督辦平抑谷價,勸農春耕之事."

"奴才遵旨."英俄爾岱喜氣洋洋地道.

他在滿人當中,算是少有的能通內政外交的人才,故此此次伐鮮國,與李倧最終談判,逼得他不得不降,就是英俄爾岱.他立此大功,黃台吉又將糧價農耕這樣的大事托之,必然是要升他官職了.

"鮮國雖平,但明軍若來,必有反複,故此皮島之患,必須根除.失了皮島,明軍便無依托,從此以後,鮮國為我大清忠心之臣矣."黃台吉先是吩咐了民政,緊接著又回到軍務上來:"不過如今皮島將怯兵少,用不著朕親征,擇一皇族前代朕取之就是了."

多爾袞與多鐸的胸脯又挺了起來,特別是多鐸,他真不願意隨黃台吉回盛京.

"此次伐皮島,就由……貝子碩托領軍吧,著鮮國遣水師相助."黃台吉不動聲色地道.

碩托乃是他二兄代善之子,黃台吉這些年消除四貝勒議政制,在登基稱帝之後,更是不遺余力打壓這位兄長.故此,他突然任命代善次子碩托當此大任,周圍盡數愕異,唯有那些漢臣,暗暗點頭,覺得黃台吉越發地有著帝王心術了.

最後議定,由碩托與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等,攜紅衣大炮十六門和朝鮮大戰船五十艘,一同攻擊皮島.朝鮮則以信川郡守李崇元,甯邊府使李浚等領黃海道所有戰船助戰.議定之後,自然有人去鮮國新出爐的監國處傳旨.見眾人都是唯唯喏喏,不象自己初繼位時那樣,每一個決策都有一堆反對之聲,如今卻再無人敢置喙,不禁志得意滿,哈哈大笑起來.

他這一得意忘形,便引得群臣紛紛相看.黃台吉心知自己浮躁了些,乃不急不徐地道:"朕聽聞此次明國援朝鮮之軍中,有曾于舊年敗揚古利的登萊總兵孫臨,此乃為武勳王複仇之良機,想到此處,不禁大笑."

如同黃台吉所言,在朝鮮告急國書傳入北`京之後,崇禎幾乎沒有多加思考,便點出登萊總兵孫臨與東江總兵沈世魁前往援助.接到這個命令之後,孫臨滿心歡喜,他立志報國,有揚威于域外的機會,自然是高興萬分!

"霍彥,你覺得此戰,我軍勝算幾分?"

望著洪波湧起的遠處海天之際,雖然仍然寒風凜凜,可是孫臨興致不減,他轉臉向霍彥問道.

在京畿戰後,霍彥因功而提了銜,但在虎衛宮中的職位卻沒有變化,而是將他派到了孫臨身邊,成為他的參謀團團長——對于霍彥來說,他總算當上團長了,雖然這個團只有區區五十個人.

"新襄駐登萊參謀團",這是這個團的名稱.霍彥被任命之初極是高興,覺得自己終于有了用武之地,但當接到這個團成員名單之後,這種高興就便成了沮喪.

所有一一零二黨成員,全部被從他的身邊調離,很明顯,這是俞國振給他的一個警告,堅決不允許他在虎衛之中,搞這樣的小團體.

雖然受到了警告,霍彥並沒有徹底沮喪,相反,他心里憋著一口氣:變相將他發配到登萊軍中,那麼他就將登萊軍練成一支不遜于虎衛的強軍,總要讓小官人瞧瞧自己的本領!

"若是後勤能跟上,此戰當能小勝,若是能調海軍來協助,可能大勝!"霍彥毫不猶豫地回答.

孫臨看了一眼身後的登萊兵,確實,現在登萊兵與他七月份初上任時完全不一樣了,現在這是一支擁有強軍氣質的軍隊.在京畿的作戰中,他們也參與其中,並且獲得了不錯的戰果,這極大地激發了他們的自信.而京畿戰罷之後的幾個月里,霍彥強化了對他們的訓練,近五個月下來,在軍容上也已經有了改觀.

最重要的還是餉銀不缺,崇禎對于這支立下卓勳的部隊也極看中,他們的待遇直逼關甯軍,而山`東布政司也全力支持,甚至讓山`東總兵祖寬都酸溜溜地不時說著怪話了.餉銀飄沒的少,孫臨自己又是個不伸手攬財的——他早就學方以智,缺錢便寫信管俞國振要,幾百兩幾百兩的開口,臉都不紅一下,而俞國振也不管他是將那錢用在什麼了,只要他敢開口,俞國振便敢給.

故此,孫臨自己不但不向軍餉伸手,每個月只怕還要從俞國振那里挖個千把兩貼在軍中.這樣一來,登萊一萬戰兵,那是實打實的一萬戰兵.

"我已經寫信給將岸了,他那四艘福船,三艘跟著我們,只留一艘給他.我還讓他趕到皮島與我會合,有了'華清’號,必不容建虜只帆下海!"

孫臨興致昂揚,他這樣說,霍彥笑了笑.

若真能如孫臨所說,那就太好了,霍彥其實也有唆動孫臨調將岸與華清號的意思在里面.不僅僅因為華清號在海戰中的作用,也因為將岸手中還有幾百名海軍陸戰隊員.這些人都是堪比教導團的精銳,有他們在,霍彥對此戰獲勝,信心就更加足了.(未完待續)...

,:..

上篇:加更完畢!     下篇:五五一,水穿城下作鳴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