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明末風暴 六六,三,未著錦衣亦還鄉(三)  
   
六六,三,未著錦衣亦還鄉(三)

燃痕,提供無彈窗最新的小說更新,如果本章節有錯章,斷更,更新慢,請您點頁面下方的章節舉報糾錯,我們會盡快糾正,謝謝!

當他從光亮的外頭進到有些陰暗的里面,適應了里面的環境,便看到俞國振笑著站在他的面前.

"統……統帥?"無論如何,這位退伍的華夏軍老兵也沒有想到,自己看到的,竟然會是他們的統帥.

"你是哪一年退伍的?哪一年來的耿樓村?"俞國振做了一個示意他不要聲張的手勢,然後緩聲問道.

"崇禎十九年十月退伍的,然後便來了耿樓村."

"那倒是巧了,豈不是沒有趕到中原之戰?"俞國振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不過無妨,在地方上好生做也是一樣能立功受勳,我聽李老叔說了,你這五年來做得很不錯,五年……還有一年,你的兩任期滿,便可以調動了吧?"

"是!"那老兵精神一振:"不過我不想調動,到時可能會打申請留任."

"沒准要升職呢,那你就留任不成了,不過這要看你們這的考評了."俞國振笑道.

這些年來,華夏軍略委員會摸索出了一套自己的基層人員升遷制度.升遷得比較快的,自然是在軍隊中參與作戰,但是退了伍的人員也有自己的晉升程序.象司緝這種主管一村治安,民兵的工作員,一任為三年,一般可以任兩任,兩任考評若都是優,便可以考核升遷.若是不能升遷,亦需平調,一般是在同縣平調,但若是在偏遠地區願意留任的,便可以再做一任.這麼算下來.一個人在同一崗位上最多能做九年,九年之後便需要調整.

這種方法用在縣一級的主官上並不稀奇,但用在鄉村一級,則是華夏軍略委員會的創舉,唯有如此,才能改變過往皇權不下鄉的局面,撬動鄉村之中盤根錯節的各種關系.

當然.俞國振也明白,華夏人太過聰明,特別是在人際關系之上.幾乎沒有什麼制度他們找不到漏洞的.要想長久,只有不停地變革方行.

流水不腐,戶樞不蠹.

不一會兒.村署署正,兩位學堂先生,還有那位經理都到了,他們認出了俞國振,也都是異常驚訝,不過有司緝提醒,倒沒有宣揚出去.

農村里殺豬擺宴,自是全村一起出動,碗筷不夠各家各拿,至于桌椅,除了身份尊貴的有幾桌外.別的都是端著盆子往哪兒一蹲,一邊吃一邊聊.這樣的生活,俞國振已經許多年都沒有經曆了,聽得陪酒的老人們談古說今,聽著敬酒的年輕人們暢想遠方.他感覺到真正的年味兒.

這一夜便宿在村子里,李家房子少,便將正房騰出給他,而李家父子倒是跑到了別人家中借宿.次日他習慣性早起,便看到李老倌兒趕著車出去,他有些驚訝:"李老叔.今日你還忙乎什麼?"

"兩小子有出息了,怎麼著也得去祭一下祖啊,長上,那兩小子留這陪你,老漢我失禮了,用不著多久就回來!"

李老倌兒的車上,還帶著不少東西,看模樣,老倌兒是覺得兒子回來了,怎麼著得衣錦還鄉看看.這是華夏人數千年來的傳統了,俞國振微微一笑,便揮了揮手.他帶著警衛繞著村子跑了兩圈,雖然還是臨晨六點多鍾,外頭還只是朦朦亮,但早有勤起的老人,拎著一個筐子滿村拾糞.

雖然對于村中到處都是汙泥糞便,俞國振有些不滿,但是對于這些拾糞的老人,他卻是充滿敬意:這樣勤奮的民族,理所當然應該有與他們的勤奮相配的資源,來讓他們為人類創造更多的財富,而不當令懶漢躺在資源上餓死.

一個上午,他先是在村子里轉悠,用自己的眼睛來觀看自己給村子帶來了哪些變化,然後又是聽村署的五個人報告,用自己的耳朵去聽村子的變化.此時已經是崇禎二十四年,離他控制這一片地方都已經過去了九年,但是俞國振不得不承認,慣性的力量太過強大,他帶來的改變,離他所希望的還相差甚遠.

"一切都會好的,這幾年的速度變快了,再有幾年時間……應該就會有更大的變化,量變引起質變嘛."

就在他心中如此想的時候,突然間聽到了外頭有變聲期少年的聲音響起:"不好了,不好了,李家兄弟,你們快去看看吧,你家老爹給人打了!"

李青山與李明山都是霍然變色,騰身站起.但是十來年中養成的習慣,讓他們看了俞國振一眼.

"去看看."俞國振眉頭皺了起來.

得了俞國振的命令,李青山哪里耐得住,立刻便跑了出去.俞國振也跟著出來,才出了院子,便聽得馬蹄聲響,是李青山單人匹馬向壽張集方向過去了.

"怎麼回事?"俞國振看到前來傳信的正是那個廖小伢子,便招手叫他來問道.

事情很簡單,李老倌拉著一車禮物回到壽張集,卻被原先李青山李明山曾經得罪過的當地一戚姓豪強大戶看見.那豪強大戶根本不相信李老倌的兩個兒子是當了華夏軍,而是說他們去當了流寇,因此便將李老倌東西搶了人也打了.

他還將李老倌扣了下來,要李青山李明山兄弟去叩頭賠罪,然後才肯放人.

"都九年了,還有這等人在?"

俞國振不禁訝然.

這種地方豪強倚勢欺人的事情,在過去是非常常見的,但是現在這塊地方,俞國振已經控制了接近九年,全面派駐村署也已經五年,竟然還有這樣光天化日做這等事的豪強!

不過目前也只是廖小伢子的一面之辭,而且俞國振覺得這少年說話時有些閃爍,或許還有不盡真實之處.李青山是高級將領,身上可是攜帶有短火槍的,而且他又是個沖動的腦袋,如果出了什麼事情,那就是俞國振的損失了.

"明山,你立刻去追上你兄長,我隨後就到."俞國振向一臉焦急的李明山命令道:"讓他不要沖動,懂我的意思麼?"

"懂!"

李明山稍稍放下心,俞國振的意思,只要不是"沖動",那麼惹出什麼事情,他自然兜著.

俞國振讓那個司緝將耿樓村的民兵組織起來,他帶著諸人一起便向著壽張集趕去.這也是對司緝能力的一種考驗,若是那司緝平時沒有放松訓練,那麼他就能在最短時間里將人手集結,並且以最快的速度趕到.

大約過了一個半小時,俞國振趕到了壽張集.

還隔著老遠,便聽得一片吵嚷之聲,華夏人愛湊熱鬧的習慣,也是溶在了骨子里的,俞國振皺著眉,示意騎在一匹馬上的司緝前去排開看熱鬧的人.但那司緝喊了幾嗓子,有人回過頭來一看,便大叫起來:"不得了啦,不得了啦,耿樓村打過來了!"

立刻就有銅鑼聲響起,一個少年發瘋了般地敲著,然後忽拉拉,從集子四面八方沖出百十個小伙兒,不少人都穿著民兵的作訓服.

這是參與民兵的福利之一,每年兩套作訓服,就為了這兩身威風凜凜的衣服,鄉村里許多年輕人都踴躍參加.俞國振看到他們這模樣,便知道這是壽張集的民兵了.

壽張集在這左近可是大地方,民兵數量多也是難免.

但緊接著讓他震驚的一幕出現了,那敲著銅鑼的少年往他們這邊一指:"打,耿樓村的人打出去!"

那百十名年輕人揮著棍棒便沖了過來,劈頭蓋腦便向著耿樓村民兵打去,俞國振召民兵來原是為了以防萬一,手中有些人總好使喚,卻不曾想對方連他一起打,若不是身邊的警衛得力,他險些就要吃棍子.

"砰!"

惱怒至極的俞國振抬起手,向著天空開了一槍.

這種短火槍類似于後世的駁殼槍,只不過還要稍長一些,平時掛在腰間倒也方便.隨著這一聲槍響,周圍鬧轟轟的總算是稍稍安靜下來,但旋即那個敲著銅鑼的少年又尖聲喊道:"他不敢對人打,他打人華夏軍便會來收拾他!"

"秦培民,把那小子給我抓來!"

俞國振看那少年張牙舞爪不停挑唆,他知道這種半大的小子是最會惹事的,因此向著自己的一個警衛道.

如今齊牛在軍中位高權重,事務也很繁多,不可能天天跟在他身旁充當保鏢,就連王啟年這家伙現在肩膀上都有一顆星了,正帶著龍騎在草原上盯著那些蒙人.因此,俞國振身邊的警衛都是新面孔,但莫看他們年輕,單論戰斗力來,至少不比王啟年差——這可是從三十萬華夏軍中挑出了最精銳!

那警衛飛突而去,拳打腳踢將幾個漢子揍翻,然後便卡著那少年的脖子回來.

那少年臉色嚇得慘白,周圍人見他們手中有了人質,也都不敢圍來,俞國振怒氣沖沖地看著那少年,過了會兒,卻苦笑了.

他當初也就是帶著這樣一幫少年開始打天下的,這樣半大的小子最是難纏,不怕死,下得了狠手,再稍加訓練,便可以派上用場.當初一期的小子們,一共二十余個,活到現在的,只有一半,而仍然在軍隊系統的,則只有葉武崖,羅九河和張正三個了.

大浪淘沙,這是沒有辦法的.

"上啊,你們上啊,小爺不怕死,統帥說了,怕死便什麼事都做不成,大伙上啊,戚老爺有重賞,打退這伙……這伙……"那少年稍緩過神後還要大嚷,當他看准了抓住他的秦培民模樣時,這才意識到,對方竟然就是華夏軍.

這讓少年的聲音小了下去....

,:..

上篇:六六(二,未著錦衣亦還鄉(二)     下篇:六六四,未著錦衣亦還鄉(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