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貼身特工 第一百九十八章 被困  
   
第一百九十八章 被困

走進這個地方,嚴小開心里隱隱有種不安的感覺,不過他也沒多想,他雖然不信任李誦,可是他相信李雪濤不會害自己,所以就隨意的坐了下來.

不多一會兒,外面傳來了腳步聲.

李雪濤忙站起來,走到台階前的時候,見李誦已經來了,這就鞠身行禮.

"父皇,我已經依你吩咐把大官人帶過來了,可是我有些不明白,宮內殿宇無數,為什麼要讓他在這里休息,這里看起來已經很久沒人住過了,陰暗又潮濕,不如讓他住在坤和宮吧!"李雪濤建議道.

"我自有自有主張,你不必操心,你先去外面等候,我跟你的朋友談一談."李誦不置可否的道.

"好吧!"李雪濤猶豫一下,終于答應下了,"父皇,我會聽你的話,只是我希望你不要傷害他,他對我們沒有什麼企圖,只是看在我的份上才來幫忙的."

"我自有分寸,你去吧!"李誦有些不耐煩的道.

李雪濤看了嚴小開一眼,然後就走了出去.

嚴小開看見李誦進來,原本是想讓座的,可是這老兒著實不討人喜歡,所以就懶得這麼講禮貌了.

李誦發覺這家伙一點要站起來行禮的意思都沒有,臉色陰晴不定的道:"小子,你有聽說過,我的地盤我作主嗎?"

"呵呵,我還聽說過動感地帶!"嚴小開笑了下,"我這人自從死過一回後,就已經天不怕地不怕,天塌下來都當被子蓋.所以你不必再給我擺上位者的姿態了,這對你沒有什麼好處!"

李誦冷笑起來,"想必雪濤已經跟你說過殺陛皇朝的來厲,也知道我們的目的,你要是識相的話,跟我們一起回去,我招你為公主附馬,一世富貴榮華,享之不盡!"

"回去?回皇朝?"嚴小開緩緩的搖頭,"伯父,老天既然讓你們來了,這自然是冥冥中安排好的事情,現代的經濟與文明,比起唐朝,提升了不知幾何,在這里想要什麼有什麼,唐朝有的,這里有,唐朝沒有的,這里也有.你也這把年紀了,何必再瞎折騰呢?"

"你錯了,從哪里來回哪里去,這才是順應天命!"

"你一定要這麼固執,我也沒辦法!"嚴小開無奈的搖了搖頭,這老頭兒不是一般的固執,自己沒辦法說服他,只能轉開話題道:"這一次聽公主姐姐說,皇朝遭遇危機,我想知道李諶之所以大舉來襲,真的是因為你們研發的那台時光機器,還是因為別的原因."

"這些你暫時別管了,我只問你一句,到底願不願意歸于我手下,為我所用嗎?""這個,恕我不能從命.我喜歡自由自在,但請你相信,我只要跟公主姐姐在一起,看在你是他父親的份上,我也會把你當成自己的父親看待."

"年輕人啊,識時務者為俊傑.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到時可沒有後悔藥吃."嚴小開終于苦笑起來,"伯父,我並沒有想過和你為敵,你何必苦苦相逼!你要知道,我之所以跟公主姐姐來這一趟,只是好意!"

"如果你沒來殺陛皇朝,或許我不會管你,可是現在你既然來了,一切就由不得你了!"李誦的臉色變得很陰沉,目光也隱露殺意.

"難道你要跟我單挑?"嚴小開淡淡的問道.

"哈哈哈……"李誦突然仰天大笑,轉而說道:"真是個無知小兒,我用得著跟你動手嗎?"

看著他的神色不對,嚴小開警惕起來,可這個時候地上突地傳來一陣響動,然後整個人就失去了重心,整個房子突然像電梯一樣往下掉,李誦也瞬間消失了.

當他反應過來後,房間的失重感已經沒有了,想必已經落到了地底下!

這,是一個可移動的空間秘室!

嚴小開恍然,難怪這地方陰冷又潮濕,原來是帶著機關,空間可以轉換的.沒想到這地方看起來土了巴雞的,竟然有這麼現代的玩意兒!

嚴小開左右察看一陣之後,再次坐了下來,然後抬起手腕,擺弄起自己的手表.

這個帶著全球最先進定位系統的手表讓他很快確定了自己的位置,這是位于俄國與西省交界的地方,處于一片原始森林之內,沒有人煙,也沒有任何的標記,在地圖上這就是一個灰蒙蒙的地帶.

選在這樣的地方建宮殿的確是夠隱秘的,怪不得來的時候,要坐專機.

……

另一頭,李雪濤在養生殿外等了好一陣,才見李誦從里面出來,可是又不見嚴小開的身影,疑問道:"父皇,你將嚴小開怎麼樣了?他可是我請來幫忙的!我和他……"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跟他的關系?用得著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說嗎?"李誦臉浮不悅之色,"那小子雖然有點本事,可是狂妄不羈,目中無力,我把他關在了長生殿里面了."

"父皇,你關他干嘛?"李雪濤責問道.

"現在這關鍵時刻,可不能出一點差池,他既不是我朝中人,又不願為我所用,還是讓他呆著吧!放心,我不會傷害他的,等這事過了,再放他出來."

李雪濤道:"可是,皇朝上下,再沒有誰的武功能比他更厲害了,有他相助,這場劫難化解的勝算會更大一些."

"好了,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了,現在要緊的是你李諶的事.我叫你回來,就是商量著怎麼阻止這場浩劫!"

"父皇,你知道皇叔帶多少人馬過來嗎?有哪些人?"

"這個暫時還沒打聽到,只是李諶這叛徒那邊的動靜可不小,我們埋在他那邊的探子傳回來消息,這兩日他們就可能大舉來襲."李誦說這話的時候,眼中露出一絲苦色.

自古皇室之爭,王權之爭都是殘酷無情的,謀朝,篡位,兄弟相殘,父子相仇,每一次都是血流成河.身在帝王之家,有時並不是一種幸運.尤其是在王位上的人,更多的是無奈和傷感.

"雪濤,今晚到明天,你駐守宮殿,多派人手密切關注,如果發現可疑之處立即上報.我已把各地的人力都調了回來,相信我們只要齊心協力,李諶也成不了事的."

"父皇,我知道了.這就去安排."李雪濤雖然牽掛著嚴小開,但這個時候也只能先處理手頭上的事情.

……

一幢白色的歐洲風格別墅里面,噴金的牆壁,大紅的地毯以及深紫色的沙發煞是搶眼,還有那折射著光的水晶吊燈同樣顯得雍容華貴.

豪華大廳里,那耀眼的明晃晃的光就映得眼睛睜不開,一個看起來只有三十來歲的女人坐在沙發上,深色的頭發異常濃密,一個個沉甸甸的仿佛是青銅鑄成的發卷圍著她的雙頰,一直垂到渾圓的肩上.那天鵝絨般的一雙黑眉.分明的,弓兒似的,婀娜地彎曲著.她的眼睛像一雙小燕子,老是在灩灩的春水上打著圈兒.

一襲梅紅色斜肩式長裙,仿佛像象牙雕成的手和修剪得整齊發光還塗成黑色的指甲.她那柔軟好看的腳上穿著足踝處繡著灰藍色花朵的綢鞋,一只腳正翹在另一腳上,好像故意要展露她那豐滿勻稱的小腿似的.

如此妖豔的熟婦在等她的情人嗎?

"主人,李先生今天要過來嗎?我是不是要去准備?"站在熟婦面前的一個小侍女輕聲地問道.

"這個你別管,先下去吧.有什麼事我會再吩咐你."妖豔的熟婦抬眼看了下侍女,目光棱棱的眼神顯露出一種凶狠的氣勢,似乎在責備侍女打斷了她的思路.

"是,主人."侍女心中一稟,趕緊離開大廳.

侍女離開之後,妖豔的熟婦又陷入了沉思.

不一會兒,門外響起了一陣腳步聲,她立即回過神來,優雅地站了起來,轉過身,剛好看到一中年男子走了進來.她的臉上立刻笑開了花.

"親愛的,你怎麼現在才來,我可想死你了."

進來的男人雖然已入中年,可是身材魁梧,身上散發著一種王者才有的氣勢,可是臉上偏偏有著一雙桃花眼,這讓他的威嚴打了折扣.

如果嚴小開在這里,一看這男人便知道,這是典行的桃花相,雖然長相美貌,文采風流,對異性有著吸引力,可是好淫酒色,往往成也桃花,敗也桃花.

男人走進來後,三步並作兩步的撲了上去,將女人摟進懷中:"小寶貝,我想你想瘋了."

"親愛的,你太壞了."女人用豐滿的胸蹭了蹭男人,一臉春心蕩漾的模樣.

"我要是不壞,你還不喜歡呢."男人也淫笑著.

這男的,無疑就是李諶,殺陛皇朝的通王,李雪濤的皇叔.他懷中的女人卻是是洪門的山主秦香蘭,秦盈秦壽的母親.

自從明智大師戰敗身死之後,秦盈就知道,嚴小開並不是個容易對付的人,而她也忙著爭奪洪主山主之位,無暇他顧.

至于她對何如此仇恨秦盈,原因很簡單,秦盈並不是她親生的.

她與秦盈剛開始的時候,確實過了一段恩愛幸福的日子,可是好景不長,沒多久秦盈的父親就在外頭有了女人,是學校里一個女大學生,稀里糊塗的跟了秦盈的父親,被弄大了肚子,然後有了秦盈.

得知這一切的秦香蘭找人將秦盈的親生母親弄死了,秦盈的父親卻只以為是意外,于是把出生不久的女兒帶了回來,原以為秦香蘭會反對,誰知道她竟然同意了!不過秦香蘭之所以同意,也沒安好心,只是把仇恨轉嫁到秦盈身上罷了!

一個墮落的女人背後必有一段傷心的往事.秦香蘭恨秦盈的父親,更恨秦盈的母親,她有時候甚至把秦盈看成是那賤女人.

上篇:第一百九十六章 針鋒相對     下篇:第一百九十八章 一拍即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