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贅婿. 第二章 詩與棋  
   
第二章 詩與棋

第二章 詩與棋(本章免費)

時間流逝.

轉眼間,來到這個古代,已經三個月了,時間也漸漸從春天轉向盛夏.園林,假山,樓閣,院落,街道,畫舫,甯毅也漸漸熟悉了這個古代的世界,只是許多時候,總會覺得無聊.

大概是以前忙慣了,如今沒有電腦沒有工作,沒有任何事情可以做,總會覺得手癢.蘇家是樂于見到他的無聊的,畢竟之前讓他入贅,原因就是為了給蘇檀兒一個留在自己家里不至于嫁出去的理由,而這個理由,最好還沒有太多的不安分.當然,總的來說,他還是在享受著這無聊的一切,每天走走逛逛,看看古代的人情風物,看看古代的仕女,腦子里想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最多的還是看見某件事物就想著自己如果來做,能讓利潤提高多少倍,如何賺錢.

老板當太久,魔怔了……他這樣笑罵自己,于是這些事情只是想想,隨後又沉澱回腦海深處.

相對于他的悠閑,自己那個名義上的妻子蘇檀兒就顯然很忙.不過,無論如何的忙,她基本上會按時的回家吃飯,從這種意義上來說,古代就有古代的好處,女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像男人那樣隨隨便便,退一步說,古代工作的節奏感也沒有現代那樣讓人喘不過去,每天背著電腦,飛機飛這飛那,隨時處理大量信息的事情,在信息流通並不迅速的時代里,產生不了這樣的工作狂人,你總能找到時間休息,因為你下達了一個命令,那邊還沒反應過來呢.

大概是將自己當成了真正老實木訥的男人,每天坐在一起吃飯,挑起話題的也總是她,交流信息,活躍一下氣氛,甯毅也就隨口敷衍兩句,他在商場打滾那麼多年,也早已養成了隨口說話都不會讓人覺得是在敷衍的本領,比蘇檀兒段數要高得多,于是每次在一起吃飯,甯毅都會想起電影《史密斯夫'婦'》里的兩人.

吃飯完,如果下雨,大家多半在各自的房間里,蘇檀兒看書,偶爾隨手彈彈琴,做做女紅刺繡,他就單純是看書寫字,要不就發呆,偶爾找張紙做做以前常做的商盤推演,為股市做假設之類的,隨後又覺得沒意思——除非有急事,蘇檀兒也會坐了馬車出去.若是天氣好,甯毅基本是出去閑逛的,蘇檀兒也會去看看城里的店鋪作坊,兩人分道揚鑣.

名叫小嬋的婢女一直跟著他,幾個月來大概就成了專門服侍他的侍女,這也是蘇檀兒的安排,看得出來小嬋有意與他搞好關系,在房間里收拾東西時總會嘮嘮叨叨地說些話,家長里短的,或者說小姐今天去了哪里哪里啊,做了什麼事情啊,對于這個小姐,看得出來她很佩服也很喜歡,蘇檀兒對下人的確是很好的.而甯毅的回應,大抵也就是點頭笑笑.出門的時候這個小姑娘總是跟他在後面,有時候他也會過意不去,走得累了就在附近的茶館坐坐,吃點小點心,小姑娘也會從精致的小荷包里拿出碎銀子來付賬,讓他感覺古代的二世祖大概也就是這樣的生活.

現代也差不多,他出門買東西都不用自己刷卡的……額,貌似已經很多年沒有真正出門買東西了.

他最近喜歡在秦淮河邊看人下棋.

那河邊一處並不算太熱鬧的街道,處于城郊,位置稍稍有些偏,沒有大的店鋪,路上多是些挑擔子來的小商販,行人也不算多,臨河的一棵樹下常有個老頭在那里擺棋盤,偶爾會有幾個老頭在那兒看,偶爾也會有些書生過來,旁邊有個茶攤,那一次是他與小嬋走得累了在這邊歇腳,一邊喝茶一邊就隨意看了看,下棋的兩個老頭棋藝都很高,他想著不愧是古代,隨便兩個老家伙都下得這麼好.此後就常常過來,一個老頭是固定的,對手則常換,不過看久了,大抵也是些熟人,棋藝普遍很高.

這樣的腦力勞動,大抵也是他在這邊能找到的不多的娛樂之一了.事實上秦淮河是當時公認的最為繁華奢靡的地帶,各種畫舫'妓'寨成群,一到晚上便成了不夜天,他每天走著,也常常聽說一些風流韻事之類的,只不過凡事要講分寸,他既然是入贅到蘇家,與這類娛樂,大抵是絕緣了.不過他上一世對各種窮奢極欲的事情就已經是閱盡了繁華,現在自然也不會有很大的興趣.

隨後的一天,天氣有些陰,但看來下雨還早,他與小嬋去到茶攤,又是兩個老頭在下,大約下了一陣,一名家丁模樣的人往這邊過來,與一名老人說了幾句話,那老人點點頭:"秦公,家里有急事,這局棋……"

"眼下不分勝負,算和局如何?"

"如此甚好……"

兩人文縐縐地說了幾句,隨後一名老人走了,擺棋攤的老人開始收子,甯毅一口喝完了手中的茶,站了起來:"沒得看了,小嬋付賬吧."

小嬋正拿出荷包,後方那老人開了口:"這位公子最近都來觀棋,想來對此道頗有心得,可願與老朽手談一局?"沒對手了,隨便抓個人.

"呃……"甯毅愣了愣,看看天'色',"一般啦……好吧."

他在老人對面坐了下來,幫忙收棋的時候,自然也有"公子是何方人士"之類之類的事情,甯毅隨口回答幾句,收完棋,猜子,甯毅執白先行,他也不客氣,拿著棋子啪的放上去.

"呃,這開局……"那老人看他一眼,隨後只是皺了皺眉,跟著下.

如此你一子我一子的大概下了十幾手,那老人眉頭皺得更深,疑'惑'地開口道:"公子的棋藝,敢問是跟何人所學?"

"看棋譜自己琢磨的."

"哦,難怪……"

這句話後,老人倒也不再多說,河邊的樹下兩人默默地對弈,小嬋坐在一邊,偶爾抬頭看看天'色',她對圍棋實在不懂,只是覺得越下那老人便想得越久,一頭皺紋更深了,不時抬頭看看甯毅,或者偶爾搖搖頭,棋盤上白子聲勢浩大,黑子漸漸被殺得七零八落.

大約一個多時辰後,老人投子認負,抬起頭來認真打量了甯毅片刻,甯毅還是那副淡淡的似乎覺得一切都很有趣的模樣:"公子的棋力……高超,只是下棋的手段上,是否有些……"這老人斟酌著用詞,甯毅收拾著棋子,倒是笑了笑:"下棋求勝,就像兩軍對壘,哪有手段之分?"

"下棋乃君子之學……"

"老人家覺得下棋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心'性'."甯毅隨口說著,將棋子一顆顆地收回來,"准嗎?"

老人愣了愣,微一沉'吟',隨後倒也搖頭笑笑,伸手收拾棋子:"倒是不怎麼准."

收拾好棋盤,眼看天陰欲雨,甯毅與小嬋往蘇府的方向回去,一路上,小嬋看他的眼神倒是變得有些訝異,忍不住問道:"姑爺贏了?"

"啊,以後怕是不好再過去看棋了."

"為什麼啊?"

"你看他不是覺得我是壞人了麼?"

"下盤棋就覺得姑爺是壞人?"小姑娘回頭看了一眼,"准是因為姑爺贏了他,他生氣了……老公公氣量真小."

這話自然也只是隨口說說,那老人也是頗有涵養的人,自然不會為了這種事情而生氣,只是這時候的圍棋很講分寸,朋友間下棋,光明正大,點到為止,一些咄咄'逼'人甚至死纏爛打失了風度的手法就不會'亂'用,但下棋這種事情之于甯毅不過是單純的腦力博弈,再加上雙方信息量的不平衡,盡管老人也有著相當高的棋力,還是被甯毅接二連三的小手段殺得潰不成軍,也算是給甯毅的心里帶來了現代人欺負古代人的小小滿足感.

這天回到家,蘇檀兒也正從外面回來,名叫杏兒的小丫鬟正招呼著幾個人往小姐的房間搬布料,大概是新貨,花花綠綠的.眼見他們回來,樓上的娟兒倒是捧了一個大木盒下來:"姑爺,姑爺,小姐聽說姑爺很喜歡下棋,今日上街看見了,特意買回來送給姑爺的."實際上是別人送的禮,蘇檀兒用不上,順手拿回來的,卻是個裝了圍棋的盒子.甯毅倒是嚇了一跳:"這樣,替我謝謝娘子了."

"姑爺自己謝吧."小姑娘嘻嘻一笑,又跑上樓去,甯毅搖了搖頭,端了圍棋回房,這邊又沒什麼認識的人,跟誰下呢?

娟兒回了房間,幾個搬貨的人已經從院子里出去,她學了甯毅的聲音:"小姐,姑爺說'替我謝謝娘子了’."隨後被正在看賬冊的蘇檀兒順手敲了一下額頭,主仆幾人算是從小一塊長大的,雖然講著尊卑,但一向也有著如同姐妹般親昵的感情,不過蘇檀兒在忙碌的時候,倒也不好開太多的玩笑,看完賬冊,蘇檀兒仔細看了看那些布匹,這時候嬋兒,杏兒也進來了.看見嬋兒,她倒是笑了笑:"今天又跟著姑爺出去看下棋了?"

"嗯."嬋兒小腦袋搖了搖,"看不懂."

"圍棋我也不喜歡."蘇檀兒晃了晃腦袋,出門回家地忙了一個上午,這時候才稍稍能休息一下,順手拿起桌上擺著的一張宣紙,皺起了眉頭問嬋兒:"這真的是姑爺寫的詩?"

那宣紙是嬋兒早上順手拿過來的,這時探頭看了看,便即確認:"是啊,我看見姑爺寫的,說練字呢."

蘇檀兒又皺眉看了幾眼,方才放下來,這詩是嬋兒早上倉促拿過來的,隨後蘇檀兒便准備出門,到處跑了半個上午,回來才有時間看,方才在下面的杏兒也還沒有看過,見小姐表情豐富,感興趣地過來瞧.三個丫鬟其實都有學過詩文算數,這時拿在手中,卻也將小臉皺成了包子.

"三藕浮碧池……筏可有嬡思,'露'珠……濕沙壁,暮幽曉寂寂……什麼意思啊?"

另一邊的房間里,甯毅站在桌前整理著宣紙稿,准備拿去扔掉或燒掉,他昨天練字寫了十頁,這才發現少了張,略想了想,卻是搖頭笑了起來:"你們能看懂就怪了……"

隨後,下起雷雨來.

夏季的大雨來的就是猛烈,漫天聲響中,天'色'暗得像是到了傍晚,不過這樣的天氣里推開了窗戶,看著外面浸在大雨中的那一片園林宅邸,倒也頗有悠閑的意味,從這邊看過去,偶爾也能瞧見蘇檀兒與幾個小丫鬟在對面房間里走動的情景.不一會兒,嬋兒拿著一些顏'色'的布料過來時,甯毅正在書桌前打開那盒圍棋看:"姑爺,小姐說這是新進的絲綢,讓婢子給姑爺量量,做身衣服呢,姑爺看看喜歡哪種顏'色'吧."

"隨便."

"做新衣服可不能隨便."小姑娘嘟嘟囔囔地說著,拿起軟尺給甯毅量了身高體長.甯毅看著外面的大雨,隨後看看身邊的小姑娘.

"下午有事嗎?"

"沒什麼事呢."

"來下棋吧."

"婢子不會圍棋."

"不下圍棋,我教你下五子棋."

"五子棋?"小姑娘抬頭望著他,眼中閃過'迷''惑'的神'色',沒聽說過這種棋啊……

于是,這個向來有些安靜的小院落,到得下午,便常常能聽見有小姑娘的歡呼聲響起來了,雖然平日里還算得上安靜沉穩,但蘇檀兒十八歲,她身邊的三個小丫鬟都只是十四十五歲的年紀,真遇上有趣的事情,也難免有些忘形.另一邊的房間里,蘇檀兒坐在窗前看書,杏兒與娟兒兩個小丫頭正排排坐在小板凳上刺繡,偶爾聽見對面的雨聲中隱約傳來"我贏了我贏了"的歡呼聲,就免不了好奇地抬頭望望,如此重複幾次,杏兒被針紮破了手指,將指尖吮在嘴里疑'惑'地往那邊張望.

"嬋兒這丫頭,怎麼了呢……"

上篇:第一章 蘇家贅婿     下篇:第三章 群像:老叟,小婢與二世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