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贅婿. 第四章 沒關系的人  
   
第四章 沒關系的人

第四章 沒關系的人(本章免費)

街道上行人來往,蘇檀兒帶著娟兒與杏兒,甯毅帶著嬋兒,薛進則帶著兩名小厮,正在友好地交談著.

江甯一帶經濟繁榮,織造業發達,在這方面,附近最大的三家布行分別是蘇氏布行,薛家的大川布行以及作為行首的烏氏布行,薛進這次過來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跟蘇檀兒談論在淮南一帶一筆生意的合作事項.不過蘇檀兒這時候在蘇家還只做著小部分的管理,江甯以外的大部分生意還是二叔與三叔在負責,于是讓薛進找二叔蘇仲堪談這件事,而薛進則表示有熟悉人在比較好說話,幾日之後設宴與蘇仲堪談生意的時候,希望蘇檀兒能一起過來云云……話是這樣說啦.

薛進對蘇家的蘇檀兒一直有意思,大家老早就知道,曾經薛家也對蘇家提過親,但一來蘇老太公對這薛進不怎麼喜歡,二來蘇家這一代人才凋零,也不打算把蘇檀兒直接嫁出去,再者雙方畢竟是生意場上的競爭對手.親事未成,成親那日蘇檀兒又跑掉了,薛進抓住混'亂'的機會,偷偷'摸''摸'的一板磚把甯毅給砸暈跑掉,由于沒有有力的證人,這狗屁倒灶的事情追究起來也很複雜,到最後終于還是不了了之.

事情過了這麼久,又有蘇檀兒逃婚的事情,這時候薛進又跑來找蘇檀兒,自然還是不死心.盡管蘇檀兒這時候已為他人'婦',不可能再嫁到薛家,但蘇檀兒美麗聰慧又有本事,認為自己有兩把刷子的男人就喜歡征服這樣的女人,倒是想不到看見了一路回家的甯毅,他雖然之前砸了甯毅一磚,但對這書呆子實在沒放在眼里,于是跑過來主動打招呼,准備讓甯毅憋屈一番.

蘇檀兒跟著出來自然也是因為知道薛進的想法.她對甯毅的感覺其實簡單,不討厭,而且對方已經是自己的丈夫,沒辦法了,總歸來說還是認為甯毅跟自己是綁在一起的.薛進這人沒什麼大的本事,跟蘇家那幫二世祖三世祖沒什麼兩樣,她是討厭的,但無論如何,有薛家的後台,就得生意歸生意,個人好惡放一邊.

這時候得到杏兒傳訊,蘇檀兒匆匆出來,畢竟害怕甯毅書生意氣,經不起挑釁,跟對方起什麼沖突,真沖突起來到最後勢必變成蘇,薛兩家的事情,她對甯毅的感情可還遠遠沒到願意拿家族利益來為了丈夫出氣的程度.可是不管也不行,這是她相公,起了沖突不管就是水'性'楊花,若是沖突未起,要勸解也很難拿捏.雖然這幾個月下來跟甯毅相處和諧,但男人啊,最在乎的就是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彼此還不算熟悉,自己若是讓他稍稍退讓,誰知道他會不會認為自己跟薛進有點什麼,以致心生芥蒂.她希望事情能做到完美,即便甯毅是入贅過來,她也希望日後能盡量避免家宅不甯什麼的,當下一陣頭痛.

誰知道趕出來,才發現甯毅正態度自然地跟對方討論著失憶的事情,看起來真像是連薛進這個名字都完全沒有感覺了……莫非這幾個月來,真的沒人在他面前一絲一毫的提起這件事?她有些疑'惑'地將話題拉開,不一會兒與那薛進告辭,帶著甯毅與幾個丫鬟上了馬車.

"對了,中秋節秦淮賞燈,濮園詩會大家可攜家眷前往,聽說甯兄飽學,不知可會與檀兒妹子一同參加嗎?"

眼見兩人離去,薛進在這邊笑著大聲問道,此時已是八月初,中秋將至,秦淮河上節目無數,有只許單身男人參加的,也有多是女'性'參加的,濮園詩會在以往名氣較大.無論在哪個年代,滿足溫飽之後附庸一下風雅總是常態,說是詩會,各種表演節目自然也多,蘇檀兒往年就常常參加,這時候卻是放下了馬車的簾子:"再說吧."

"嘖,再說……"望著馬車離去,薛進在這邊磨了磨牙,隨即又疑'惑'起來,望著旁邊的跟班:"你們說那姓甯的到底是裝的還是真失憶了?不會裝得這麼像吧!"納悶不已.

他原本就是想刻意的提醒甯毅"我打了你,你拿我沒轍",甚至還故意說了"最近竟有人造謠說是小弟當日襲擊甯兄,甯兄不會相信吧?"這樣的話,就是為了讓對方生氣,誰知甯毅言語誠懇平和,也看不出半點死撐的樣子,他儼然一拳打在了空處,'迷''惑'之余,感覺自己演了這麼久對方作為觀眾一點預期應有的反應都沒,有些難受.

此時在那馬車當中,蘇檀兒也正有些疑'惑'地望著對面的甯毅,這時在馬車里主要說話的是三個丫鬟,她們嘰嘰喳喳地議論著那薛公子多麼壞多麼無禮之類的,雖然表面上一句話也沒涉及蘇檀兒,但實際聽起來,卻是在旁敲側擊地烘托著一個主題:"小姐跟那人可沒關系哦."甯毅偶爾也笑著'插'進話去.

實際上在他的心中只是覺得這三個丫頭的行為可愛,乖巧懂事,若是現代社會,這種年紀的小丫頭不知道要任'性'成什麼程度,過得片刻,只聽蘇檀兒問道:"相公……真是忘了那薛進了麼?"

甯毅點點頭:"倒真是不記得了."

"但是……總聽說了吧……"

蘇檀兒疑'惑'地盯著他,他回頭看了一眼,兩人對望片刻:"呃,娘子難道希望我剛才打他一頓?"

蘇檀兒望著他的眼睛眨了幾下,隨後漸漸的笑了出來,不同于之前模式化的微笑,這笑容燦爛中帶著一點放下心來的輕松感,自己這相公果然還是懂得這些人情世故的,但這樣想著,心底又微微有些失落,她不會喜歡純粹的書呆子,也不會喜歡真正有心機的人,只是如今大家還算不上熟悉,這些事情倒也看不太清楚.

馬車駛過接近蘇家大門的一座小橋,蘇檀兒朝外面看了看:"這樣的話……中秋濮園詩會,相公想去嗎?"

"詩詞的話,不太會啊."

"倒也不用太會,就去看些表演,賞賞花燈而已."

蘇檀兒說完,旁邊的娟兒拼命點頭:"是啊是啊,姑爺,好多表演的呢."

杏兒在一旁附和:"燈也很好看,而且還有漂亮的煙花……"

"說不定綺蘭小姐也會去表演呢……"

"聽唱歌……"

三個丫鬟嘰嘰喳喳地說著燈會上的節目,這年頭娛樂缺乏,她們顯然對這樣的事情很期待,甯毅笑著點頭:"嗯,如果可以的話,到時候大家一起去看看吧."

中秋節還有十余天才到,過了幾天,蘇仲堪過來通知他,讓他去距離蘇家不遠的豫山書院報到,准備開始當個悠閑的教書先生了.

上篇:第三章 群像:老叟,小婢與二世祖     下篇:第五章 投河的母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