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贅婿. 第二十四章 表姐  
   
第二十四章 表姐

第二十四章 表姐

想要以一句話主導一場生意的走勢,即便以甯毅前世的背景,配以超強大的情報分析系統和一大群的幕僚團,那也得是在比較極端的環境下才有可能出現的商業奇跡. 而想要改變對方一個已經決定的商業決策,沒有方方面面配合的水磨工夫,那基本上也是癡人說夢.不過,眼前的情況卻並不一樣.

甯毅能夠感受到的這些東西,固然有他敏銳的察覺在內,但這個范疇內的東西對于賀家來說,卻是他們的切身利益,甯毅能夠隨便猜到一些,他們卻可能早就已經在懷疑.或許在甯毅,蘇檀兒上門拜訪之前,這些人還在為之苦惱和猜疑著.而甯毅這時隨口的一句話,頓時便給了他們"蘇家已經了解這個情況"的信號.偏生蘇檀兒還根本沒有察覺,只是篤定了賀家的生意告吹而已.

事情發生,甯毅一臉無奈,覺得自己這種條件反'射'真是多余,做生意做到魔怔了,一輩子逃不開權衡.旁邊的蘇檀兒滿心疑'惑',但事情有了轉機自是好事,隨後便又隨著進去談生意,原本打算到城東書鋪買書的甯毅一時間倒也走不了了,待到傍晚時分大家一道回去,馬車之上蘇檀兒還是一臉不解.

如此又過得幾天,臨近十二月,蘇家漸漸變得熱鬧了起來,雖是大雪紛紛,然而已近年關,在江甯附近一些城市的蘇府掌櫃都開始往江甯聚集過來,評述績效,劃定分紅,另外也有一些蘇家的堂親表戚們會趕來這里的過年,串門,每日里府門前後進進出出,已經頗見規模.

江甯城中的富戶眾多,每年此時這等場景並不鮮見,這幾日以來,蘇檀兒一方面忙著與賀家那邊的來往,一方面開始准備核對全年的賬目,再者還得應付許久不見的一些親人,連帶著嬋兒娟兒杏兒三個丫頭都要忙碌個不停.這天自外面回來,雪花依然在飄,府門外停了一溜的馬車,蘇檀兒自正門進去有事,便讓自己的馬車自行去了側門.此時正門正有一些家丁在搬了四五個大箱子進去,她便與杏兒在門外等著.

蘇檀兒今天披了一身雪白狐裘,'毛'絨絨的領口映襯著清麗的臉頰,看起來既有幾分少女的青澀,卻又有著好幾年培養出來的自若與獨立氣息.她如今在江甯的商界也算是有些名氣了,未曾招贅成親之前,也曾有過不少著男裝的時候,卻沒有太過掩飾自己的女子身份,旁人望之不若商賈,甚至覺得該是某些書香世家的大家閨秀,往往在生意談定之後,都感覺不出太多的鋒芒,也只有一段時間後結合整個局面,才暗歎這女子確實厲害,甚至有說法說,若她生為男兒,如今的江甯布業行首,怕已經不是烏家了.

在這等重男輕女的時代中,蘇檀兒的身份多有不便,但其實一班男子在與女子談生意的時候也多多少少有些不適應,或是奇怪或是輕視或是歡喜,她比旁人厲害的,大抵也是能努力將這種不便反過來變成自己的方便,自無法改變的劣勢中反找出一些可用的優勢來.這若在甯毅那邊看起來,或者也實在是惹人憐愛的掙紮.當然,旁人是感覺不到這種可憐可愛或是掙紮的.若是身在蘇府的人,多半都已經適應了這位二小姐的氣質,或是精明的片面,或是美麗的片面,或是柔弱的片面,或是在潤物細無聲中漸漸撐起蘇家大房的片面.此時見她在外面站著,不一會兒,在附近的管事便已經跑了過來.

"你們這些人,還不快讓開,沒見二小姐回來了!"

那管事揮著手要讓人趕緊上路,蘇檀兒笑著走了過去:"別了別了,齊叔,讓他們先進吧,都抬了一半了,再出來又得費工夫,先進去先進去……"

她發了話,那被稱為齊叔的管事便也只好讓這些人慢慢進去,蘇檀兒這才問道:"齊叔,這些怎麼不從側門進?"

"三老爺買回來的東西,一些大大小小的裝飾,說是過年喜慶用的,這些要放在前廳,所以看著一時半會大概不會有人過來,就讓人趕快抬進去了.對了,二小姐,宋知州大人今日到了,如今正在藏書樓那邊考驗學子才學呢……"

"哦,知州大人來了?"

蘇家經商日久,雖說算不了什麼書香門第,但與種種官員,自然也有各種各樣的來往,這些來往大都算不得很親密,不過與如今在申州一帶任知州的宋茂,卻是有著頗多牽扯的.蓋因如今二老爺蘇仲堪的發妻與這宋茂原為兄妹表親,宋家出過幾個小官,蘇府在宋茂上位時也頗多經營打點,因此如今這宋茂便算得上是蘇家最鐵的靠山之一,雖然知州的影響延伸不到江甯來,但蘇府在申州一帶經商,確實是便利多多.

另一方面,這宋茂能擔任知州之位,本身學識才是極為出眾的,這些年蘇府想要往文人方面發展,每年過年宋茂來拜訪之時,蘇老太公也往往會安排家中年輕學子聚集一次,另外再找上熟識一些夫子學究,將這些孩子的才學進度考校一番.宋茂這人以個'性'耿直著稱,每年才學考校好話不多,但以他的見識,說出來的的確都是最靠譜的評價了.

有這樣的一個官場靠山,他每年過來江甯拜訪其余官員之時,也往往透'露'一些與蘇家的關系,對于蘇家經商,自然又是一項好處.但宋茂的關系畢竟是與二叔那邊最好,蘇檀兒聽了之後,只是點一點頭,並沒有太過欣喜.至于考校才學什麼的,反正每年都是一樣,蘇家暫時怕是沒有出文人的命,更何況夫君在學堂也是瞎搞,以往夫子教學恨不得一整天都用上,夫君只讓人讀書一個時辰,另外的時間用來講故事,好聽倒是好聽啦,但對于才學什麼的實在難以理解會有多少好處,只希望這次不要被罵就好了.

那邊的大箱子已經嘿咻嘿咻地搬了進去,隨後,原本留在府中的娟兒卻是氣喘籲籲地跑了出來:"小姐你可回來了.表老爺和表小姐到了,表小姐正在等你呢……哦,席掌櫃跟羅掌櫃方才也到了,似是賀家的事情也已經定下,過來報喜的……嘻,小姐,這算不算是雙喜臨門啊."

蘇家很多表親,但會被娟兒這樣稱呼的,估計就只有一家.蘇檀兒幼時是大房獨苗,蘇伯庸沒有兒子,對于生出唯一的這個"不帶把的"多少也有些怨氣,雖然不至于經常打罵,但忽冷忽熱自是免不了的.懂事之後作為一個女孩子的蘇檀兒孤僻過一段時間,也叛逆古怪過一段時間,與她成為了朋友的,除了後來嬋兒娟兒杏兒等三個丫頭,大概就只有當時任江甯掌櫃的表叔蘇云松的長女了.

蘇云松的女兒以丹紅為名,比蘇檀兒大了半個月,幼時是活潑好動如男孩子一般的'性'格,漸漸長大,就漸漸變得溫婉起來.後來蘇云松去管理外地事物,妻女也隨之離開了江甯,但每年回來,姐妹淘總會興奮地在一起敘敘舊說說將來,去年這表姐嫁了人,她的夫婿也是蘇府家布業當中的一名年輕掌櫃,過得幸福,今年就在蘇檀兒成親的時候誕下一子,倒因此沒辦法過來.此時聽娟兒說她到了,蘇檀兒高興起來:"太好了,表姐現在在哪?"

"院子那邊,方才遇上席掌櫃,羅掌櫃,也與他們聊了一會,嬋兒也正在那邊呢."

蘇檀兒想了想:"好,我先過去,娟兒你跟杏兒先把這些賬簿送過去,上面的是賬房那邊的,下邊的送去老爺那里."跟在後方的杏兒抱了一大疊賬簿,此時蘇檀兒吩咐一番,與兩名丫頭分頭而走,她緊了緊身上的銀白狐裘,微笑著朝內院那邊過去.

兩個女人聚在一起會八卦些什麼大概沒有固定規律,兩個已婚不久,又多日未見的姐妹淘聚在一起,會八卦的,卻大抵是有關彼此夫婿的事情.

穿過一個個院落,花園之間積雪的道路,還未有達到自己居住的院子,蘇檀兒便見到了暌違已久的表姐.似乎是與她那個好聽的名字對應,樣貌美麗溫婉的女子即便成婚之後,依然是一身紅衣,少許寒暄過後,問起蘇檀兒夫婿甯毅的情況來.

"姐姐可是一早就想要見見這妹夫了呢,可惜你們成親之時車馬不便,後來也聽說了一些事情,不過……呵,怎麼樣,我這妹夫到底如何?"

與這等親密之人聊起自己的夫君,又不可能客套敷衍,蘇檀兒倒也微微有些臉紅:"不好說,紅姐來時未見到立痗?"

"沒有啊,本以為該是與你一道出門了,問問小嬋又不是,方才倒是見到席君煜與羅掌櫃……"

蘇檀兒想了想:"哦,前邊宋知州也過來了,藏書樓那里正考校學子學識,立琤L如今也是學院的先生,大概是在那邊吧."

"其實前幾年,我本以為大伯會為你招贅席君煜……"表姐若有所思地說了句,見蘇檀兒蹙起眉頭,一臉疑'惑'不解,方才笑起來,"不說這些,對這妹夫,姐姐倒也打聽過一些消息,那水調歌頭的調子,姐姐在杭州可也聽得每日傳唱呢,本以為只是與妹夫同名同姓而已,後來才知竟是一家人……不過老實說,到了這邊,卻聽了幾句怪話……"

對于甯毅的評價自然不會在社會上主動傳開太多,但是有關系想要打聽,總能得到各種各樣的說法,而且以對方的身份,對于蘇檀兒與甯毅之間的相處模式,過來之後自然也能得知不少.姐妹之間感情頗深,她也是真關心蘇檀兒在這方面的想法,這時候絮絮叨叨地說了一些,隨後道:"道聽途說不可盡信,這立琠f夫有無才華,能力如何倒先不去說它了……只是妹妹你到底是如何想的,姐姐倒是想知道."

她畢竟是過來人,語氣委婉地問出這些,畢竟還是要知道蘇檀兒心中想法,才能說上些什麼.蘇檀兒沉默片刻,隨後低著頭笑了起來.

"姐姐你也知道檀兒以前的想法,相公他……才學如何,倒真是不好說,不過他'性'子淡泊,若說合適,確實是最合適檀兒的夫君了."

表姐看她幾眼,隨後笑道:"這倒像是認命了似的……"

"以前無聊時空想一番,自也希望將來的夫婿能文能武'性'子又好又能不阻我繼承家業,可這畢竟也是空想.這些日子看起來,若真能如此下去,怕也是不錯了.相公他……許是有些才能的,只是'性'子淡然,有時或許做些怪事,但卻並不文過飾非,遮遮掩掩,說來也是光明正大了……"

她一邊說著著,一邊抬起了頭,漫天雪花正從天上落下來:"成親那時想起日後,心中覺得害怕,生氣,于是干脆離開江甯,回來之時,也是咬了咬牙才下的決心.可現在想起來,若是這樣下去,卻並不會覺得為難了,想來便是如此,或有些許是認命,但的確是……不討厭的……"

漫漫的雪花籠罩了整個蘇家大宅,紛紛揚揚地籠罩江甯城,這一片道路當中,一紅一白的兩名女子踏雪前行,沉默了片刻,隨後,溫婉的女子笑了起來,轉開嚴肅的話題.

"這麼說,沒有商才……"

"沒有……呃,他並不上心……"

"沒有文才……"

"也不會啦,不過……呵,教書胡來呢,前面的考校中有他的弟子,怕是要挨罵了……"

"哈,這麼說……我相公贏了!"

"……哪,哪有這樣比的啊……我才不比呢."

笑語之聲傳來,消融在漫天白茫茫的雪舞當中,視線劃過一片延綿的大小院落,聚集在蘇府大宅院的前方藏書樓時,取暖的火爐在周圍燒著,一場家族意義的學識考校,此時正在這里進行到中途……

上篇:第二十三章 嘴賤     下篇:第二十五章 翻手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