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贅婿. 第四十九章 春光里  
   
第四十九章 春光里

第四十九章 春光里

下午時間其實還早,小車還沒有推回來,大抵是胡桃與二牛在那邊守著,聶云竹先回來了,找了些樟木在家里燒成灰,能見到甯毅過來,委實是感到意外的.

松花蛋的醃制需要二十天以上的時間,以前預備做這個生意的時候,其實提前准備了好一批.當然,由于聶云竹心中沒底,大部分的數量還是甯毅要求下加上去的,但現在看來,實際上還是少了.

松花蛋可能供不應求的事情她有跟甯毅說了個大概,甯毅也發表了些許看法,無非是開源節流,沒什麼出奇的.解決問題的辦法本身就沒什麼出奇的,節流方面,給每個店鋪限定一下送去的數目,當然也得跟各方面協調好,說些好話.開源則沒得偷懶,速度做而已.這幾天聶云竹都出奇的忙,當然這些忙碌她在早上的時候也不可能跟甯毅多說,只是喜滋滋地報告成績而已.

甯毅之前讓她醃皮蛋用的是樟木灰,這時候也是每天弄些樟木回來燒,今天這些木柴比較濕,一不小心弄得滿廚房都是煙.隨後甯毅與她一同進去處理,弄了好一陣才將這煙霧驅散,爐灶里的濕柴抽出來一部分,燃起小火慢慢燒.甯毅坐在爐灶前看著火的時候,聶云竹在旁邊洗了臉和手,隨後拿了濕巾給甯毅讓他擦臉,'毛'巾遞過去時,臉頰微燙,手腕都微微有些發抖,不過除了她自己,旁人怕是看不出來.

家中久不待客,'毛'巾也就只有她與胡桃的,不好拿胡桃的給甯毅用,此時也只好拿自己的了.這個舉動似乎過分曖昧了一點,心中像是揣了只小耗子,看著甯毅隨意地擦擦,再伸手接過來.口中說些無聊的話:"立琚K…剛才自哪里過來呢?"

"剛從秦老那邊過來."甯毅扔進去一根柴,"本來就是跟康賢打的賭,剛才炫耀一下,嗯,很有面子."

"那便好了."甯毅說起這個,聶云竹心中也微微有些喜悅,她原本便擔心這賭約達不到,讓對方丟了面子,倒是想不到達成的速度會這麼快,"今天上午,又有一家店要送松花蛋過去,這樣就有六家了……"

"這麼快……"甯毅想了想,"不過那條街附近,能賣得起的應該也就這幾家了吧,以後能維持這個局面,應該也差不多了……"

如果不考慮擴大規模,純粹是按照玩的心思來的話,能夠維持這幾家酒樓的供應,應該已經是聶云竹與胡桃的極限了.至于擴不擴大那是她的事情,甯毅不想在這上面'插'嘴.聶云竹想了想,在旁邊蹲下來,笑道:"太快了,云竹一下子都反應不過來,老實說,幾天前,一直擔心會誤了立琲瑤銢."

"呵,賭約其實是小事,開玩笑一樣的,不過……能贏當然是最好,哈哈."

"那個老爺子是駙馬爺呢,上個月去送松花蛋之時,宅院好大,公主府.其實年前立琱雯衩玊瓻K在想是不是那人,想不到是真的.立琱]真厲害,竟能與這等人談笑風生,還能打賭玩笑."

這話並非奉承什麼的.不管怎麼說,康賢這等地位的人,都該是立琲漯蠸才對.她以前也見過不少,這等年齡差距,彼此相見,必是執子侄弟子之禮,就算長者親切,那也是對後輩的親切而已.可是似立痝o般似乎對誰都輕松以對的,實在是未曾見過.其實這樣想來,自己又何嘗不是其中之一.

"下棋認識的,大概沒有太多功利之心吧."甯毅撥弄一下火苗,"也都是明事理的老人家,敬他學問,觀點,也就夠了……呃,你之前便聽說過他是誰?"

"自然是聽過的,立琱雯苳妨e,怕是見過一次,兩次……說不定是兩次.有一年白鷺洲頭表演,明公當是過去了,只是有許多人,妾身也記不得所有……"她回憶著那些事情,隨後輕聲笑起來,"而且當時眾多年輕才子在場,胡桃啊,其他認識的姐妹啊,都只顧著看那些才子,主賓席上的大官也有人議論的,不過明公雖然有學問,可他是駙馬啊,而且又已老了,便也記不住這些了,想來明公也是記不住云竹的……"

"喔喔."甯毅狹促一笑,"就顧著記那些才子了……"

若被旁人調侃這事,聶云竹或許會覺得不舒服,但這時並沒有類似的心情,只是微笑著:"是呢,女子當時獻藝,自是顧著記些才子.嘻,云竹當時愛記些有錢的,當然,若詩文學問能入眼倒也更好了,著緊巴結著,每日里算著贖身的錢……"

她說到這里停了下來,隨後道:"立睇{識李頻李德新吧?"

"認識,之前說過吧,現在在一個書院的."

"曹冠呢?"

"聽說過."

"那……顧鴻顧燕楨?"

她說出這個名字,注意望著甯毅的表情,甯毅想了想:"這個倒是沒聽說過……誰啊."

"沒,也是才子."她低頭笑笑,"不相干的人."

有些事情,聶云竹沒跟甯毅說,事實上,在她來說也不適合跟甯毅說.

顧燕楨近幾日都去小攤那找她,說些話,人是誠懇的,但對她來說,卻委實有些困擾.特別是一些小問題也衍生而至,顧燕楨大概自胡桃那兒得知了自己還未嫁人的事情,這幾天以來,竟也幫自己拉起松花蛋的生意.今天上午的那家,並非是如立睇〞漕獐辿b附近的街區,而是更遠一點的地方,顧燕楨用了影響力叫朋友幫忙關照的.

這些事情她自然不好說出來,生意做開了,好意不知道怎麼推.顧燕楨那邊只認為"你想要賣松花蛋,我就幫你",卻不知道她其實快忙不過來了,回想立痝o邊,則只說"有這幾家就夠了",讓她覺得有些暖心,可也沒辦法問他該怎樣將這局勢控制下來.她心中本有些猜想,覺得市場的擴大可能跟立琣傢,但現在看來又不是,總不好跟他說如今另外有個男子在幫忙,這男子是她以前在青樓認識的……

有些在乎立琲熒Q法,終還是不說的好,反正……做生意能做大總是好事了,如今忙碌一些,接下來大概要請人,或許就讓二牛的家里人幫幫忙也好……唉,原本沒想過能到這一步的,她原來向往的,或許只是那種每日守在小車邊賺賺生活的充實日子而已……

她不說,甯毅也不可能知道這些,在他看來,松花蛋這生意對于聶云竹來說,已經趨于飽和了,也跟李頻說過,讓他的那些朋友不用再做下去.李頻前兩天問過他一句:"立皒簳漯Q花蛋的攤販是何關系."甯毅也只答是個朋友,對方便不曾再問,他也察覺不到多少不妥來.

另一方面,前兩天顧燕楨則找李頻問過這事.那時顧燕楨心如'亂'麻,氣勢洶洶,李頻大概知道松花蛋小攤的主人便是顧燕楨以往喜歡的女子之後,並未將甯毅的名字說出來.他是心思縝密之人,甯毅本為蘇府贅婿,他不可能與那云竹姑娘有什麼曖昧——當然不管有沒有,讓人知道這事總是不好,無論是實情還是謠言,都是大忌.于是只說是一朋友游戲之舉,並且提醒顧燕楨那云竹姑娘可能並未嫁人,顧燕楨後來向胡桃確定這點,也就不再深究了.

其實對于甯毅來說,聶云竹這邊的松花蛋只是些小事,每天早上跑步時聊聊天,占用的時間也不多.這些並非是他生活的重心.

上午的時間給孩子們上課,下午時分,他則在豫山書院附近租了個房子,如果不去秦老與聶云竹那邊——實際上去的也少——他便在這里開始一些化工研究,他如今擁有的是一些古文版的化工書,這些化工書對于許多現象有著記載,雖與現代化工體系的理論無涉,但至少可以給最初的研究指明方向.

除了類似《夢溪筆談》一類的書,他做了一些基本的鐵架子,用作試管的陶瓷瓶,加熱裝置則用油燈,另外還有各種金屬的,木制的,陶制的瓶瓶罐罐,然後采購了各種能找到的化工原料.老實說如今武朝也有一些大小作坊的生意涉及化工反應,不過他目前的狀態看起來,或許更像是煉丹,而並非那些作坊技術的研究.

前世的化學課程早已還給老師了,由于那時涉獵的產業較多,有的反應關系還能記得,但都已經不成系統,像是玩游戲時支離破碎的科技樹.古文書上的一些化工記載可以喚起一部分的記憶,聊勝于無而已.他要有個簡單開端,目前只能是隨意的組合看反應,譬如將鏽鐵放入鏹水之中加熱,去除了鐵鏽,就將這現象在小本子上記下來.然後大概記起一些瑣碎的理論,譬如鐵生鏽是容易被氧化,這個是知道的,至于逆轉這個過程算是什麼,那就全忘了,化學式也不記得,他如今只能記起一個化學概念就往小本子上記一個,然後慢慢配.

化學線,首先是往硫酸,硝酸這些強酸類物質的方向走,因為反應強烈,也容易被觀測,當然最重要的是小心,免得出問題把自己給搭進去.超前的技術他其實也掌握了幾個的,目前如果需要,火'藥'能配出來,工業酒精或者高度酒也能制,蒸餾法畢竟是簡單的,過段時間要把酒精燈弄出來,雖然酒精燈為什麼比油燈好的理由他也不清楚了,大概是無煙……許多大型化工產業的輪廓也不是不明白,但配套技術跟不上,當然也有不怎麼講究的,土法煉鋼就比較簡單,放在現代是胡來,這里就沒問題,他大概記起來,以後有必要時再說.

最初'摸'索這些化學反應總是比較無聊的,多數時候,自己也不知道燒出來的是什麼.小嬋常常跟著他,他在房間里做試驗,小嬋便在屋簷下無聊地走來走去,偶爾也跟甯毅說:"姑爺難道是要煉丹'藥'麼?"小丫頭有時候幻想著姑爺會忽然飛走了,托著下巴坐在屋簷下的時候,搖晃著裙擺坐在欄杆上的時候,如此想著,聽姑爺在里面隨口說些叫做《西游記》或者《封神演義》的故事,便有些擔心,又有些憧憬.

當然,姑爺大部分時間給她的感覺,還是可靠與踏實的,但對于小姑娘來說,浪漫嘛,便是這樣的東西.因此便在閑暇之時,聽著姑爺的聲音,心中小小的幻想一番,要是姑爺突然飛走了,自己一定要哭啊哭啊哭的哭很久,可要是姑爺肯帶自己走呢……心中微微地開心.又想,那姑爺也得帶小姐走才行……她坐在那兒偶爾惆悵偶爾笑笑,偷偷瞄一眼那房門,告訴自己不能再想這些事情,隨後悄悄地走進去,可愛地出現在姑爺面前:"姑爺,有小嬋可以做的事情嗎?"

"出去."男子戴著口罩,稱量古怪的粉塵.

"哦……"

小嬋灰溜溜地出去了.春光明媚,鶯飛草長,小丫鬟抱著雙膝倚在屋簷邊,仰著頭想自己的小心事,庭院盛開的稀疏野花之中,說不出的孤寂落寞.

房間里,甯毅看看旁邊的窗戶,微微皺眉,早就讓她小心了,如今化工體系雖然不純,但房間里腐蝕或微毒的物質還是有的,雖說小丫頭平時辦事伶俐,但這些事情,還是不能讓她來碰.隨後開口繼續說些自己記得起來的神話,不一會兒,小丫頭也就高興起來:"姑爺姑爺,小嬋昨天跟小姐在酒樓也聽了個故事呢……"

然後嘰嘰喳喳地開始說起來.不久之後甯毅從房間里出來,小嬋心情也就更加高興起來,兩人聊著天,如平日一般沿著道路朝回家的方向走去.姑爺也僅僅在這個房間里的時候,是顯得有些疏離的,偶爾想起來,在夕陽余暉中回頭沖那討厭的房子做個鬼臉.

除了小嬋,大部分的時間,甯毅的社交生活,還是在與蘇檀兒之間展開,在目前的這個年代背景下,兩人的相處模式,其實有些古怪……

上篇:第四十八章 從無以弱勝強     下篇:第五十章 奇怪的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