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贅婿. 第五十四章 震懾(上)  
   
第五十四章 震懾(上)

第五十四章震懾(上)

砰的一聲,煙花亮起在白鷺洲附近的天空中.彙集在下方的人流里,小嬋一邊牽著甯毅的衣角往前走一邊抬頭看,偶爾腳下被石子絆一下,腦袋便撞在甯毅的後背上.

花魁大賽的會場說是在白鷺洲,其實是在白鷺洲與江甯之間的一處驛站附近,這一處地方背山靠水,綠地廣闊,巨大的集會場早已被圍了起來,附近的河面上樓船畫舫連成一片.隨著花車的陸續抵達,外面的綠地上此時也已是人群彙集,各種小吃雜耍在草地間擺開,火光延綿間敲敲打打的非常熱鬧.

想要進去會場中看表演其實也簡單,費用就是一朵花,進去後看見喜歡的姑娘,就能往上獻,而一朵花是一兩銀子,記一千文.盡管武朝江甯一帶富庶,對于普通人家也已經是一筆不菲的款項.這次過來的人數近萬,能進去的大概是三千人左右,其余人大概會在會場外娛樂一番,等待比試結束,或者中途便回家睡覺.

如果按照甯毅的眼光來解構一番,這是一個貧富差距相當大的社會,比之千年後其實要大得多.不過盡管也有人抱怨不滿,大家卻也已經習慣了太多的事情,思想中,這樣的情況才是理所當然的,有拖家帶口的,在外面熱鬧的草地,河灘上與家人一同乘涼休閑,畫上幾十文上百文算是奢侈一番,也有沒錢的,單純過來看看雜耍表演,聽著會場里傳出來的樂聲,某個姑娘得了花魁之後,也一同的歡天喜地.

進去的三千人,大半也都不是有錢人,窮一點的才子們想要附庸一下風雅,認識一些人,也有許多咬牙掏錢不想錯過這類事情的.真正的有錢人大抵是最頂端的數百人,估計到不了一天,他們會貢獻這場盛會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收入,從幾十兩,數百兩,上千兩不等,甚至也有破萬的,每每讓人津津樂道好一陣子.而在揚州,東京兩地,每回花魁比賽之時,據說盛況更是空前,還要超過江甯.

抵達之時花車都已經進去,門口那邊憑票據入場,人群熙攘,堵得厲害.甯毅與小嬋便跑去了旁邊草地之上,找個稍微空閑點的小攤吃碗豆花,看著那邊的盛況.擁擠的人群之中熟人揮招呼的聲音不時響起,偶爾也有偷偷想要進去的人被趕出來的,雙方罵罵桑桑,想要進去大概還需要一段時間,小嬋坐在那小桌子旁邊買了豆花卻不吃,從懷里拿幾顆梅子之類的果脯放在豆花碗里做點綴.甯毅看得無奈.

"這樣能吃麼?"

"好看嘛."小嬋說著拿勺子挖一勺帶著梅粒的豆腐腦放進嘴里,含著慢慢回味許久,有些陶醉.甯毅對她這種一勺豆腐腦能吃出這麼久的功夫感到欽佩,無意中倒也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似乎也曾經有過一朵棉花糖能舔出一小時的歲月.不由得看著小嬋那表情笑了笑,放下調羹,看著周圍悠閑等待著.

對于他來說,悠閑在大部分的情況下其實是一種耐心.來到武朝之後多數情況也是如此,更多的是因耐心而養成的習慣,多年培養的泰山崩于前而不動的一種定力.不過在此時喧囂的人群中,他與小嬋坐在這兒,所感受到的或許是真正的悠閑了.片刻之後,小嬋指著人群那邊:"咦,姑爺,文定少爺和文方少爺他們."

那邊人群里的果然是蘇家的蘇文定蘇文方等人,同行的還有他們的幾個朋友,甯毅以前也聽過,大抵是有些小名氣的才子之類.這邊望過去時,那邊也已經看了過來,望見甯毅與小嬋,卻是微微有些尷尬.

這些人平日里與甯毅沒什麼話題,偶爾在蘇家寒暄幾句,他們最近每回到蘇檀兒面前訛錢時甯毅倒是在的,用的理由是做各種生意,各種各樣奮發向上的理由,蘇檀兒每回都嘮嘮叨叨許久,還指點一番有關做生意的訣竅和意見.盡管他們或許也明白這個堂姊妹對他們做的事情都是心知肚明,但此時遇上甯毅,終究有些尷尬.

在蘇文定蘇文方等人來說,一方面甯毅是入贅的,另一方面他真有才華,在蘇家已經傳開了,沒人敢真的小覷他.而就算沒這事,他們也得給蘇檀兒面子,這時候大概猶豫一陣,考慮該不該過來打招呼,甯毅只是沖他們點頭笑笑,算是替他們解了煩惱,不再過來.

隨後又看見了康賢家的儀仗,又過一陣,門口那邊終于有了余裕,人流稍減,甯毅和慢吞吞的小嬋也已經吃完豆花,往那邊過去.隨後,倒是遇上了李頻,與李頻同行的還有兩名才子,雙方互相介紹一番,小嬋也乖巧地沖他們見了禮之後,方才一同進去.

初三這天的會場其實比較寬,畢竟一百多位姑娘的獻藝,若是在一個舞台上輪流來,要表演完都快到明天天亮了.

參與者自圍好的門口進來,首先望見的會是修飾一新的驛店,酒樓等物,多數建築是原本就有的.這里面也提供酒水茶飯,各種休憩的場所,附近山石,水灘,圓形舞台等各處布置都有不同,簡直像是一個主題公園.

舞台一同設了五處,樓船水榭,茶樓舞場,河灣小樓,靠山的小棧,中央的圓形大鼓,哪位姑娘大概什麼時候會在哪邊表演也都有安排.通常順序是抓鬮的,但也有刻意的一些調整,譬如四大行首或是公認比較紅的一些姑娘,表演時間都會錯開,盡量避免出現同一時間四大行首在各處表演,讓人不知道去看誰的情況.

樓船畫舫上下自然是姑娘們休憩的場所,場地周圍也有各種大大小小的棚子,同樣也是各個青樓的地盤,得到邀請才能進去與表演者見見面.周圍幾個酒樓大抵文墨飄香,比較好的詩詞會掛出來,為某某姑娘助威造勢.要往台上獻花也並非是當場往上扔,旁邊自然有人做登記.

"此次能得顧兄青睞,四大行首,渺渺姑娘想是得進無疑了.前次顧兄為渺渺姑娘所做憐幽一詩,便如佳肴珍饈,讀過之後,留香數日,顧兄詩才令人欽佩,來,敬顧兄一杯."

天已入夜,煙花放過了,各個舞台之上的表演其實已經開始,場地之中人群聚散,去往中意的舞台看表演.而在旁邊的文墨樓上,顧燕楨正與幾人暫作休憩.這幾人中,以顧燕楨為首,主要是喜愛一位名叫駱渺渺的姑娘,這位姑娘出道不久,但名聲已經很高,追求之人眾多,這次比試中,前十六想無懸念,是爭奪四大行首的熱門人選,顧燕楨前幾日為其作了幾首詩詞,助其聲勢.

這時候幾人互相吹捧幾句,過得片刻,也有一位美麗女子過來打個招呼.顧燕楨先前也曾為她寫詩,她表演已完,這時候過來答謝一番,又陪了兩杯酒.她顯然對顧燕楨也有些意思,但也知道對方如今追求駱渺渺,過得片刻自感沒什麼希望,又有其它事情要做,告辭去了.

這文墨樓上偶爾便有媽媽桑陪著姑娘上來答謝的,也算得上熱鬧,第一波的熱絡過後,好友沈邈倒了酒過來:"讓人羨慕啊,雁楨在那兒都有佳人青睞."

顧燕楨笑起來:"佳人青睞又如何,我青睞的佳人,可不曾青睞于我."

旁邊的人還以為他說的是駱渺渺,感興趣地問起來,顧燕楨也是豁達,說起前些時日追求一女子,欲納其為妾,同去樂平,倒還被其扇了一耳光.他這事說得自然,旁人紛紛欽佩,贊其拿得起放得下.沈邈倒是知他性格,片刻後笑著過來:"你心中可不是如此說的."

"不如此又能如何?"顧燕楨淡然地與他碰了碰杯,一口喝完.

"那聶姑娘喜歡的到底是何人可是知道了麼?"

"大抵是查不出來什麼."

"說不定聶姑娘真是心性淡泊,不欲嫁人呢?"

"哪有這等可能?"顧燕楨微微皺眉,壓低聲音,語速轉塊,"那松花蛋之時,背後必定有人操縱可恨……可惜當日我追問德新,德新回護那人,口風一絲不漏.哼,我也是想知此人到底是何方神聖而已,若真是驚才絕豔,我顧燕楨自然也是心服口服……"

"其他人那便問不出來?"

"你們所知,只是那人與朋友開個玩笑,打了個賭因此通過德新找人當托,還要求不能利用名聲相助,此人或也是有名的才子……唉,以云竹心性,喜歡的自然也是此類人物.當日云竹的婢女胡桃曾暗示我追求她家小姐,隱隱透露她家小姐似有心儀之人,但此時糾纏還不深,而且對方于她家小姐也絕不適合.後來出了那件事,她知道我與她家小姐恐已無希望,自是回護小姐,不再透露對方身份……"顧燕楨搖搖頭,"若在我想來,怕是云竹喜歡上了什麼七老八十的老者名宿,愛慕其才華見識,倒被其沖昏了頭腦……云竹不是勢利之人,以她那淡泊心性,卻不是沒有此等可能."

江甯一帶,名人眾多,若聶云竹真喜歡上什麼有名的老頭,便算他顧燕楨有錢如今又有了官,恐怕也是毫無辦法.這類老頭多半交游廣闊,若云竹真心許之,絕不是他這樣一個年輕才子可以對付得了的.此時兩人議論一番,隱隱的,酒樓另一側傳來喧鬧聲,似是有些事情正在發生.

從這邊看過去,卻是兩撥才子在互相嘲笑爭吵的摸樣,一個上樓來答謝的姑娘此時也有些忙亂,想要居中勸說沒有什麼效果,其中一名年輕人似是已經被嘲弄得面紅耳赤,頗為難堪.

隨後自己這邊也有人笑著過來,手上拿了一張紙,說明原委:"哈哈,那姑娘乃是柳葉樓的唐靜,歌舞已畢,得到的聲名也不錯.這邊這位公子出了百朵鮮花,她便上來答謝,後來賦詩一首,倒是出了丑了,呵呵,大家且看這詩算是什麼?"

與顧燕楨在一起的多是有名的才子,學問非一般人可比,這時候將那詩作拿過來,隨後便笑了出來,那詩作果真不行,僅僅應了平仄而已,斧鑿痕跡過重,但若再差點,怕是要成打油詩了,虧這人做得出來,還想充才子.顧燕楨看了笑笑:"這等詩詞……呵,此人怕是出身商賈之家."

其實這年頭寫詩差卻附庸風雅的人很多,只是得看對地方,一些商賈寫些打油詩,固定場合也有人吹捧,但你若沒有自知之明,去到耆老名宿云集的地方亂作,那就怪不得被笑了.這時候那人便被笑得夠嗆.顧燕楨這邊一人也笑道:"雁楨果然慧眼,此人家中經營布行,叫蘇是沒有什麼的,對方的人當中怕是與他有宿怨,此時便讓他下不來台了."

"呵,文定燕楨搖搖頭,笑著看戲,"不用理會,由他們去."

那邊被人嘲弄的正是蘇文方蘇文定等人,蘇文方如今喜愛的姑娘便是那唐靜,這次攢了錢過來支持唐靜,再寫了自內心,可惜文采確實不夠,這時候被人揪住笑不停,不過他這邊也有才學稍高于他的,當即出來說著:"你們又能寫出什麼歪詩來."

那邊笑著:"自比你作得好."

雙方隨即開始斗起詩詞來,只是兩首過去,蘇文方這邊立即便捉襟見肘,對方那邊,有一人詩才上佳,此時僅寫了一首贊美那唐靜的,立即便壓倒眾人.唐靜雖有藝業,但平日名聲不彰,對這等爭風吃醋一時間也有些處理不好.隨後也有人過來笑著跟蘇文方等人說了顧燕楨這些人的評價,並且朝顧燕楨這邊指指點點.

顧燕楨雖不想參與這事,但這邊幾人的評價終究還是傳過去了,這事倒也平常,便在這邊看戲.那邊蘇文方蘇文定等人更是難堪,對方根本是當場以詩詞追求唐靜,偏偏他們自詡才子還沒辦法還擊.

那邊笑道:"季問兄的詩才,豈是爾等可以企及的,便是拿到止水詩會麗川詩會上,眾人也得贊一聲好字,爾等方才不說比詩也就罷了,這等詩才也敢獻丑,我來教你寫詩."

說著,寫下一首,倒也中規中矩,隨後又有人寫一首,一時間群情踴躍.那陳季問詩才是不錯的,顧燕楨大概也聽過名字,看著那邊熱鬧,隨意猜想著待會會不會打起來,在這里打起來的話多半會被趕出去.隨後,將目光轉向樓下.

一名熟人正朝這邊酒樓過來.

那是李頻李德新,以往兩人熟悉,但挨了聶云竹一個耳光之後,他又去找對方問了聶云竹背後那人的消息.方才雖說得輕描淡寫,但李頻不願意說出對方身份,甚至說:"我知你性格,此時勿再多談."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兩人已經決裂了.

因此,他微微皺起了眉頭.

與李頻一道過來的還有一名從不認識的年輕男人,雙方正在交談著什麼,兩人身後,一名穿著碎花白裙的清麗丫鬟正跟著,想是與那不認識的男子一同來的……

第二更完成,求月票.

下一更明天早上

上篇:第五十三章 喜慶(上架求票)     下篇:第五十五章 震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