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贅婿. 第六十八章 廣告,布局(求月票)  
   
第六十八章 廣告,布局(求月票)

第六十八章 廣告,布局

端午之夜,秦淮河上燈火飄香,方才舉行了花魁賽的校場附近,用于舉行花魁宴的大堂內燈火通明,座無虛席.

這次的宴席大概是三四百人的規模,在知府劉大人的主持下開始,先是小小的歌舞表演,隨後四大行首以各自的方式出場,感謝,落座.這是固定的流程了,絢麗,而又正式.各種名流士人齊聚一堂,宴席落座最為前列的自然是一些真正有名氣的官員名士,隨後便是在花魁賽上有支持的商人們,例如濮陽逸,蘇檀兒這等人大概居于前列,而顧燕楨則身居中段稍後一點的位置,與沈邈的閑聊當中,偶爾望望前方的眾人,或是扭頭看看大殿外的樹叢.

不久,當與眾人打完了正式招呼之後,落座的元錦兒似乎是發現了什麼東西,笑著朝旁邊的知府大人開口時.顧燕楨也就跟著笑了起來,扭頭朝沈邈說道:"子山,看吧,好戲開始了."

元錦兒與云竹乃是好友,顧燕楨已隱約預料到這些東西,此時頗有算無遺策之感.果然,前方元錦兒笑著指的,正是那剝了殼之後的松花蛋:"有趣,又好看,劉大人,不知此為何物?"

劉知府以前大概沒吃過這東西,但此次宴席由他主持,前面自然也問了一二,此時笑道:"此乃松花蛋,又名富貴蛋,翡翠蛋,元姑娘你看其中花紋宛然,若松枝紋路,松風高潔,此次又是花魁宴,在座的皆是富貴之人,翡翠喻平安,正是符合此次宴席的上等菜品啊."

官字兩個口,有了前面松花,富貴,翡翠這幾個名字,那劉知府便是一路娓娓道來,一番引申.他哪能知道旁邊這作為四大行首之一的元錦兒姑娘是個可恥的托,便是要借他的口說出這些話來,一切順利,元錦兒心中也是高興,扭頭望望殿外.

等在那兒的聶云竹也笑著揮了揮手,心情激動,她自然沒那個錢把知府大人也找來當托,兩個月以來在甯毅的指導下找找關系,布一個局,便是為了如今晚這般通過知府大人為松花蛋真正揚名.雖然在比賽之中對于"甯毅支持綺蘭"這種事有些不爽,但此時的元錦兒還是蠻盡力的,一個'迷'人笑容之後,便拿起那松花蛋:"知府大人說得有如此寓意,錦兒一定要嘗一個才是了,不知應該怎樣吃才對呢."

簡簡單單的廣告手法,越是能讓與會眾人在這松花蛋上停留注意力的時間久,效果便越好,元錦兒維持著有關松花蛋的話題.也在此時,旁邊一名老者揮了揮手:"且慢."

元錦兒與劉知府都愣了愣,只聽那老者說道:"不知劉大人這些松花蛋究竟從何處買來,老朽對此蛋制作方法略有所聞,其在制作當中,會加入石灰于其中,若比例太過,便有毒'性'……"

這事情實在出乎意料之外,元錦兒保持著笑容,心中則是一陣大罵,老頭真多余,可是眼前這老人實在地位超然,她也只能陪著笑容,看下一步發現.後方坐席上,原本看著元錦兒表演的顧燕楨心中敞亮,到這時,也不由得失笑出聲:"這下可好了,有人半途拆台,這人可不好應付."

殿外樹叢中的聶云竹原本也不知道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微微一愕.但望見那說話老者樣貌之後,才朝殿內的甯毅望去,這時候宴會上也有人已經開始吃那松花蛋,聽聞此言全都放下筷子,只有甯毅還在旁若無人地蘸蘸醬油往嘴里塞一片,在他身旁,妻子蘇檀兒沒好氣地將松花蛋搶下來.聶云竹看得笑起來,心中微微酸楚.

殿內,那老者笑了笑.

"倒也無需太過擔心,以石灰水料理入味,諸多菜品皆有用過,只要用得適當,便能得生津開胃,甚至養生之功.只是那些菜肴皆已烹飪有時,有了章法,不虞出錯.這松花蛋卻是今年才出的新鮮事物,老朽之前也已吃過,唯研究出此方的竹記松花蛋方為正宗,為宴席佳品,可畢竟出現時日不長,聽說此時坊間已有仿制出現,老朽只是怕若仿制不得法,這蛋便非但不能養生,反倒傷身,那可就不是什麼松花,富貴,翡翠蛋了,呵呵……"

他這話說到一半,元錦兒便微微張開了嘴,後方的顧燕楨也愣住了.劉知府連忙遣人去問,隨後管事回複過來,劉知府便是哈哈大笑:"此蛋確是由竹記買來."

老者聽聞,在那邊笑著點了點頭:"如此便無礙了."夾起前方松花蛋放到碗里,對面也有人笑道:"明公淵博,想不到于此吃喝之事,也有了解."被稱為明公的老者哈哈大笑:"此事可非老朽誇口,年少之時便有為老餮之原,曾經走遍天下名山,吃各種美食,這口腹之事,老朽今日認第二,爾等可找不出第一來!"

他開始吃那松花蛋,旁人便再無疑慮,知府那邊,隨即也夾起松花蛋來做個表率.他方才說了那麼多,若後來被人認為這宴席菜肴不正宗,那可大丟面子,此時自然要表示"我這宴席上不可能有假貨",隨後還為這松花蛋多說了好幾句話.

殿內,康賢與甯毅互相交換了一個"你欠我一人情"的眼神,殿外,聶云竹歎了口氣,望望天空中的銀河星海,笑了起來,再往殿內看去時,甯毅正仿佛什麼事都未有做過一般的吃著東西.稍後方一點,顧燕楨皺著眉頭:"想不到他竟然已經放出此等傳言……"他自然不知道甯毅與康賢有關系,只以為這傳言放出,已經流入康賢耳中罷了.

旁邊,沈邈歎了口氣,隨後笑起來:"雁楨,這十兩銀子,你怕是要提前輸給我了."

這年月消息流通不算靈活,多數只是口耳相傳,但也因此,沒有太多雜音混淆眾人的聽聞.花魁宴上有關松花蛋的只是個小'插'曲,但此後必定會以極快的速度傳遍江甯,眾人只要說起這松花蛋,便漏不了這新聞.而有了康賢的那般說法,一時之間,恐怕也只有竹記的松花蛋能叫松花蛋,其余的皆不能稱富貴,翡翠了,想要仿制之人的財路,短期內已然被趕盡殺絕,即便打價格戰,對竹記也造不成任何影響.

而在宴會尾聲,籍一名女子之口,便說出了城東似有一人前兩天中毒,症狀雖不嚴重,但怕是吃了假冒松花蛋的事情,這事半真半假,難以分辨.不久之後,一名聶云竹請來的新任掌櫃誠惶誠恐地過來,表示東家擔心假冒松花蛋害人,願意獻出松花蛋正宗配比,由官府公布給那些仿制作坊,劉知府大手一揮:"這等竊人成果,罔顧人身的惡毒作坊,予它這等好處作甚!速速封了!"

實際上此時在外面仿制松花蛋的作坊僅有一家,甯毅早已知道配方保不了多久,因此竹記這邊根本沒做什麼保密功夫.根本是故意讓配方流出,讓他們在端午節前便能制出松花蛋來,以配合這次的作秀.否則若日後有人吃松花蛋吃出問題,扣在竹記頭上,後果便相當麻煩.那劉知府封的是一個日進賬不到一兩的小作坊,也是小小的作秀,在這等宴席上得大家稱道.若此時仿制松花蛋的產業已然成風,想來他也不會如此雷厲風行.

到得此時,先期准備,其實也已經夠了,一切動作只待明天便行.

宴席之上,在甯毅這邊,倒是有一個小小'插'曲,原因在于蘇檀兒認識松花蛋.

"相公第一次送妾身吃的,便是此物呢,是相公制出來的?"

"無意間研究出來,隨手散出去了."

"可是給某個朋友了麼?"蘇檀兒笑著,"妾身知道呢."

"嗯?"

"李頻,還是顧燕楨……總之是這樣傳出去的吧?"

對于聽到顧燕楨這個名字,甯毅微微疑'惑',蘇檀兒道:"早先曾在路上看見此物,想起那日相公拿給妾身吃的,後來打聽一番.那顧燕楨以松花蛋討好一青樓女子的故事已傳遍坊間,真是癡情人呢,相公成人之美,也算一件好事……嗯,雖然相公的東西套在他人頭上總讓妾身覺得不舒服……"

蘇家不可能喜歡甯毅跑去經商,更不可能弄食肆什麼的,蘇檀兒也只以為這相公體諒家中難處,因此制出來便給了別人.當然,甯毅當時說得輕描淡寫,就算不是他所制,那也是無所謂的.甯毅對這認知有些無言,而也是顧燕楨坐在了後方遠處,若做得近了,聽蘇檀兒說起這"佳話",不知會不會吐血.

第二天,一個在精心布置和裝修後,有"竹記"招牌的小店,在江甯城一處不算非常熱鬧的十字路口開了張.聶云竹請了個有口碑的大廚子,招牌菜肴是與松花蛋有關的一些吃食,例如皮蛋瘦肉粥之類的也已經試驗了出來,還有其它各種菜品,甯毅只將一些簡單理念放在其中,這年月不是人情疏離的年份,類似專業快餐式的經營不能用,反倒要給人以親切,回家的感覺為最好.而那廚子也是專業的,有本事,比之甯毅與聶云竹的'摸'索,各種皮蛋菜肴的味道不知好吃了多少倍.

每日推出去販賣皮蛋的小車增加到四輛,分別以"梅蘭菊竹"為名,上面都有在顧燕楨看來匠氣十足的畫兒,每日活動在江甯各處,若能在這樣的小車上消費一定的數額,可拿到一張有趣的木牌,集齊不同花紋的四張之後,便能在總店里享受八折九折的優惠.

而在那些幫忙販賣松花蛋的酒樓當中,此時也已經掛上了一張"竹記松花蛋"的精美木牌,以做防偽,並且配合著花魁賽上的傳言,隱形地打出口碑來.

雖然也有規劃一番,但並沒有花過太大的功夫,對甯毅來說,這些簡單安排不過隨手罷了.他的心思不在那些想要與竹記搶生意的商人上,不在那些想要與蘇檀兒爭奪權力的家人上,不在江甯城中諸多文人才子上,至于顧燕楨……他如今還不認識顧燕楨.

第二天天未亮,他一路跑去秦淮河邊,在小樓前見到了臉'色'紅撲撲的聶云竹.今天開業,聶云竹已經等了他好久了,隨後讓他舉起一只手掌,輕咬著嘴唇做了一番努力,方才舉起她那五指修長白皙的右手,在甯毅的掌間,輕輕拍了一下,隨後有些率真地'露'齒一笑.

她望著同樣笑起來的甯毅,心想他或許並不明白自己的心情,但無論如何,大家在笑,那就好了.這樣的擊掌有些逾矩,不過她確實想要這樣做一次,心里撲通撲通的跳.兩個月前,她的手被顧燕楨握了一下,隨後甩了對方一個耳光,趕到一邊去洗手,那時候的感覺很糟糕,被握了那一下的觸感讓她覺得惡心,洗也洗不掉的樣子.

她當時想著若是立琣b旁邊那邊好了,可第二天見到他,終究沒能鼓起勇氣來,到得此時,才這樣子與他的手掌碰了碰,心中覺得,仿佛做成了什麼大事一般,就像是今天要起步的店鋪,已經有了新的意義了.

甯毅對這輕輕的擊掌自然並不在意,早晨的時候,又看見了松花蛋的小車從一處道路的對面過去,想想聶云竹的努力.不過,他此時也有其它的事情要做.

他在附近的鞋襪店挑了一雙鞋子,隨後帶著早點餐食往學堂那邊走去.

這天清晨,江甯城中,名叫蘇檀兒的女子坐上馬車,去經營她麾下已經形成相當規模的生意,城市一側,名叫聶云竹的女子打開了小小店鋪的第一扇門板,人'潮'當中,甯毅提著小包裹,去接觸一些真正能令他感到興趣的事物……

武朝景翰八年五月初六,仿佛是充滿朝氣和希望的城市,一切都還剛剛開始.

甯毅推開院門,聽那風鈴聲傳過來了……

上篇:第六十七章 期待,賭約     下篇:第六十九章 鈴鐺天天見(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