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贅婿. 第七十五章 心如猛虎(二)  
   
第七十五章 心如猛虎(二)

第七十五章 心如猛虎(二)

江甯城郊河灣,船屋.

"'射'吧."

"放開他!"

"'射'啊!"

"你會死的很慘!"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綁我?"

"二郎!他娘——"

"……"

"你做了什麼!"

"退後."

昏暗的船屋走廊,沒有燈,廚房細微火光與客廳的油燈光芒在兩端微微的渲染著,仿佛令人窒息的對峙氣氛,巨漢,弩弓,尖刀,鮮血,仿佛奄奄一息的人質,水流從腳下浸過去.那巨漢持弩怒喝著,身上的戾氣已經完全壓抑不住的散發出來,相對而言,幾米遠處的人影與他顯得不成比例,但那只手只是靜靜地握著尖刀,勾在那喉嚨上.

當巨漢的暴怒聲,威脅聲傳過去,回應的聲音也直接傳了過來,那聲音並不激烈,也並不輕佻,簡短,安靜而沉穩,像是死死地定在激流中的柱子,有時候看它似乎要被水流淹沒卷走,但下一刻水花撲開,它卻仍舊沒有絲毫變化地定在那兒.幾乎是那巨漢的每一句話語落下的瞬間,回應就立即傳來,沒有絲毫遲疑與拖泥帶水,一時間,竟將那巨漢的憤怒氣勢給壓了回去.

那身影深吸了一口氣,咬牙切齒,一字一頓:"你把他們……怎麼了."

"你猜."

"怎麼了——"

怒吼震耳欲聾,但回應也是壓在這聲浪下傳了回來,安靜而迅速的一句:"喜歡的話,多猜一次."

那巨漢的牙關顫抖著,望著那道身影,仿佛是要以眼神將對方生吞活剝了一般,然後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終于退後一步.

"我看走了眼……"

"這很好."能夠出去的路只在客廳,甯毅看著那步子,冷冷地回答一句,推著那晃晃悠悠的人質往前走了一步,隨後,對方緩緩再退一步……

"如果他們沒事,就有得談."

"好."

"沒死就行."

"好."

"……否則我發誓一定殺你全家!"

"好."

"我會剝了你的皮,讓你不得好死!"

"好."

"甯毅!甯立!"

區區幾步的距離,幾句對話,隨意而敷衍的回答,那巨漢此時已經到了客廳門口,燈光映照在他的身側,隨著怒喝聲,他的表情仿佛抽搐般的扭曲著,顯然是為了這樣的回答感到極度的憤怒,若在往常,這等書生在路上便是遇上他都要膽寒.

人質身後,原本只是謹慎地只'露'出一只眼睛看著前方的書生,此時偏了偏頭,兩只眼睛冷冷地望過來,然而片刻之後,他才知道對方並不是因為他吼出了那名字而表示什麼,那目光看著他,隨後一字一頓地說道:"……繼續退,繼續說話,別.停.下."

楊翼緩緩轉過了身,退過客廳與走廊相隔的門檻.

豆點般的燈火在客廳中搖曳著,將他巨大的黑影遮向那道門,而就在門的旁邊,楊橫手持鋼刀躲在了那里,與仍在後退的他交換了一個眼神,從聽見第一句話開始,他就沒有沖進里面的通道,而是站在了這門邊准備應變.走廊里,甯毅看著黑影的轉變,推著人質仍舊往前走.此時彼此都看不見對方.

"誰找你們來的?"

"行!有!行!規!"

楊翼持著弩弓後退,將一張凳子一腳踢翻.

"你一定跑不掉!"

"嗯."

"這里是城外,沒人會來救你!"

"哦."

"離開這間屋子,你還是死!"

"好."

"我承認看走眼,但你只是個書生,你會害怕!踏錯一步……你就死了!"

甯毅的身影出現在門口那邊,冷冷地看著他,將人質轉過了一個方向.楊翼搖了搖頭.

"我楊翼可以認栽!只要你留我楊家有後,什麼都有得談."

燈火昏黃,房間似乎也因這對峙的氣息變得更加黑暗,門邊的楊橫緊靠著牆壁,鋼刀在握,目光警惕.旁邊,甯毅要將人質推進來了,那尖刀仍舊架著,他靜靜地看著那只握刀的手.

遠處的桌邊,楊翼的表情緩了緩:"我楊翼說話算話."

腳步跨進來,微微有些變化的語調忽然響了起來:"怎麼談?"

也是在這一瞬間,對峙的氣氛似乎降到了最低,牆邊,楊橫左手五指輕輕動了動,微微准備往上抬,也就在下一刻,暴喝的聲音陡然拉起來.

"看棒——"

"小心——"

原本稍稍一低的氣氛在瞬間拔升至頂點,這是名為甯毅的書生第一次喝出聲來,燈影晃動,人影晃動,破風呼嘯,黑影轟然朝楊橫揮過來,楊橫舉刀上撩,草繩斷在空中.

瓦罐旋轉飛舞著,與楊橫拉近了距離,他下意識地將手肘上舉.

轟——

"啊啊啊啊啊——"

"你媽的——"

"'射'啊——"

"我要殺了你——"

"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扣扳機扣扳機扣扳機——"

昏暗的燈影,房間,瓦罐的碎片在黑暗中轟然四'射',滾油撲向楊橫的上半身,頓時間,痛呼隨著滋滋的灼燙聲響起來,楊翼瞬間抬起了弩弓,怒喝間再沒有絲毫的放松跡象,簡直就要立刻沖過來,甯毅推起那人質幾步就沖進房間,隨後拉著人往一側的角落退過去.

整個房間里三人的聲音響成一片,楊橫的手肘與上半身擋住了不少滾油,沒有直接轟在他的頭上,但一只眼睛附近還是受到了影響,這是夏天,他穿的也只是單衣,此時半個身體都被那滾油淋濕,慘叫之中揮刀劈裂了旁邊的一張凳子,口中還能悍然喝罵出來,臉上身上起了水泡,猙獰得如同怪物!看著似乎隨時都要撲上來,楊翼則在那邊用力地搖頭.

"我現在不信你會放他——"

"他不敢殺大郎!他不敢殺大郎!"

"來啊,試試看,為什麼不扣扳機!"

"我不會讓你出去."

"宰了他!"

"過來,不管我怎麼樣,只要出問題,這把刀第一時間勾斷他的脖子……"

"你今天不可能走出這扇門!"

"堵住門!"

"他的氣管會被撕開,血從喉嚨里湧出來,更多的是泡沫,你的兒子當然會覺得痛,然後他就會發現自己沒辦法呼吸……"

"他死你就死……"

"我砍斷你的手——"

"知不知道沒辦法呼吸是什麼感覺?想象一下想象一下,就像是離開水的魚,他全身都會抽搐,手腳'亂'動,他的脖子已經被割開,他也許還會用手去摳,然後手上身上會有更多的血更多的血,直到他完全沒有感覺,這個過程你也許可以喝一盞茶慢慢看!來啊!"

"你一定會死的比他更慘!"

"但他是你兒子!"

房間里的三人如同對峙的三個端點,偶爾移動一下,保持著距離.彼此的語速都極快.楊翼持著弩弓擋住門口語氣看來堅決,弩弓晃動著試圖對准甯毅的要害,面目猙獰的楊橫則火爆凶戾,甯毅安靜而快速地說話,盯著這房間里的兩名巨漢,怒喝當中楊橫甚至還作勢欲撲,甯毅微微調整了方向,他便又退了回去.

"我不會再跟你講條件,你不會放我兒子!"

"他絕不敢動手!"

"你們動我就動!"

"今天誰都別想出去."

"看我撐得久還是你兒子撐得久……"

"啊呀——"

楊橫陡然暴喝一聲,揮刀似乎就要沖上來,甯毅背在後方的左手刷的拿出一樣東西,點點火星在房間里晃動:"來啊!"那是從廚房里帶出來的一根火折子.楊橫面目猙獰,止住步伐,口中喊道:"扔啊!"

"我當然會扔."

"那就扔過來!"

"有種你過……"

楊橫沖出一步,甯毅手一揮,他陡然止住朝後方退去,然而火折子也沒有真的扔出去,如此重複了好幾遍,這鐵塔般的巨漢似乎是豁了出去,不斷試圖朝甯毅靠近.他也是篤定了不在最後關頭甯毅根本不敢殺人質,制造混'亂'與破綻,甯毅右手持刀挾著人質也在轉移著位置,不遠處楊翼持著弩弓警惕著,某一刻,楊橫與楊翼交換了一個眼神,楊橫陡然撲出來.

房間里本就緊張到了極點,三個人都是繃緊了精神,甯毅揮了揮手,楊橫再度轉移,接著又是一聲大喝,楊橫與楊翼彼此的位置交錯了一下,火折子脫手而出,朝楊橫飛了過去.

那邊楊翼的速度更快,一腳踢飛了一張凳子,火折子被打飛出去,楊橫再無保留地沖過來,甯毅反手一抓,抓向側面柱子上的那盞油燈.下一刻,油燈沒有拉動,那燈盞竟然是釘在了柱子上的.楊橫靠近了!出手抓向擱在侄子脖子上的尖刀.楊翼踢開擋路的凳子,同時發力'逼'近!

甯毅的左手刷的'操'進油燈之中,裹著煤油飛濺出來.

房間里暗了一瞬,楊橫的左手悍然抓住了那把尖刀,用力拉開,下一刻,暗了的火光在甯毅與楊橫之間亮起來.

轟——

火焰升騰綻放!朝著兩個方向撲出去!

這一瞬間,甯毅籍著燈芯與煤油點燃了對方的身體,同時,點燃了自己的左手

暴綻升騰的火光中,楊橫的慘叫聲中,手卻仍舊將尖刀拉離了侄子的脖子,甯毅用力抽刀,血光飚起在火光里,另一側,楊翼'逼'近了,伸出手將弩弓對了過來,甯毅放開人質,朝旁邊一沖,揮刀直劈楊橫的頭頂.

"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

"啊——"

弩箭從甯毅背後飛了過去,楊橫身上燃起火焰的慘叫,楊翼的喊聲,甯毅奮力揮刀的聲音響在一起,人影在這片刻間交錯,光焰狂然肆虐.楊翼看緊機會,抓住兒子的肩膀往旁邊推了過去,試圖抓向甯毅時,才撲了個空,甯毅原本是往楊橫沖過去揮刀的方向,此時卻隨著他兒子一同沖了出去,他一時間反應不過來,看著兄弟身上燃起火焰,頭上深深地嵌了一把尖刀,再追向甯毅與兒子那邊時,才赫然發現兩人之間竟然綁了一條繩子.

那渾身是血的書生幾乎是推著兒子到了房間另一邊,隨後一轉身,右手從背後拔出一根鐵钎再度抵在了兒子的喉嚨上,目光朝這邊望過來.

楊橫退後幾步,在火焰中轟然倒地.火焰不是致命傷,如果沖出去跳進河里還不至于致命,但甯毅趁他陡然慌'亂',不依不饒地在頭頂砍的一刀,卻足以致命了.

誰都在算計,方才楊橫楊翼'露'出些許破綻,引甯毅將火折子扔出手,若當時甯毅不是走到了油燈邊,恐怕也不會那樣輕易扔出.這房間畢竟是楊氏兄弟的,那油燈被固定了他們知道,書生卻肯定不知道.楊橫以身犯險,便是要趁著這一瞬間的遲疑悍然破局,誰知那書生在一瞬間反應竟能凶狠到這種程度,直接點燃自己的手去點對方.

此時房間那頭,他仍舊是將人質勒在了身前,左手原本揪住對方的胸口,此時火焰還在熊熊燃燒,楊翼目光悲怒地轉過來時,他也冷冷地與對方對望著,燃燒的左手在人質身上拍打了幾下,隨後又在自己身上拍打,煤油沾上了他的手臂手腕,一時間無論如何都滅不掉.楊翼看著他的手在空中又揮了揮,隨後陡然握緊成拳,反手用力一揮.

轟的一聲.

後方原本是個黑瓦的酒壇,酒壇大,壇壁也就燒得非常厚,這一下也不知道豁出了多少力氣,一拳將那酒壇打破,估計手上也已經骨裂甚至骨折.酒'液'轟然間奔湧而出,他將那左手手臂在酒'液'中滅去火焰,滋滋作響,整只手都在微微顫抖,看起來,已然廢了.

然而那冷然望過來的眼神與抵在兒子喉嚨上的持鐵钎的右手,卻連動也沒有動過,只是皺起的眉頭,微微抽搐了好幾下……

上篇:第七十四章 心如猛虎(一)     下篇:第七十六章 心如猛虎(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