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贅婿. 第八十章 他山之石(下)  
   
第八十章 他山之石(下)

第八十章他山之石(下)

晶瑩的,明澈的夜色,缺了一塊的月亮悠然地掛在天上,銀河如帶,從樹林中的空隙間望上去,這片夜空像是藍色的海.

"……就這樣,天龍八部的故事,結束了……"

破廟前方的林地上,篝火嗶嗶啵啵的燒著,甯毅緩緩說完了故事的最後一段,隨後聳肩笑了笑:"我把時間掐得真准."

陸紅提在旁邊拿著樹枝往火里挑來挑去,沉默了許久:"後來宋朝呢?"

甯毅想想,翻個白眼:"那怎麼知道……"

"……真沒意思的故事."

時間就這樣沉默下來,此時的時間已經是六月二十三的晚上,即將過午夜,到六月二十四.這將近二十天的相處之中,該說的其實大抵也都說了.陸紅提教了他能用的內功,慢慢練下去便會有成果,而甯毅則已經為陸紅提在呂梁山上的那個小小土匪窩制定了一系列的發展計劃,這是他以前的就擅長的事情,問題應當不大.

當然,這些計劃與教學從組織分工到戰斗分配到合縱連橫到勾心斗角上大抵都有涉及,但自然也不是什麼純粹大公司的模式或者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呂梁山的這些人,其實大都是村莊式家族式的經營,要弄成機械化的規章條款那是不可能的,只能是在潛移默化中做些不動聲色的調控.

一個相對健康和穩定的結構本身也會具有巨大的生命力和發展力,真正厲害的調控者,往往會看見一個小動作可能引起的連鎖反應.不過甯毅沒辦法親自去到呂梁山,這時候便只能為她設計幾個關鍵的節點.一旦某幾個目標能達成,也就能簡單改變手下一定的社會結構,然後順理成章地推出下一步動作.陸紅提麾下不過百十人,這一點人在簡單分工之後的許多變化甯毅還是可以預測的,陸紅提只要能確立幾條基本規矩的通過,此後都能更加健康和順理成章的領導這個小組織的發展,類似于這次大家吵吵嚷嚷要殺宋憲最終弄得她不得不自己出來的情況應該不會再發生了.

要在幾天內十幾天內將能夠活學活用的管理課程說完真是太難了,這東西本身沒有章法,甯毅也只能講幾個關鍵的原則,然後寄望于陸紅提本身的智慧能夠活學活用.她不是笨人,本身也有著高強的武功,有高強武功的人,在這樣的地方往往有著巨大的人格魅力,問題不大.

組織基礎的東西占了一半,另外則是如何與途徑的商人與周圍的其余呂梁群豪打交道,擴寬這些人的生存空間,增加彼此的團結與凝聚力,以及一些應付遼人的想法與方略,等等等等.

這部分方案和意見也是相當駁雜,甯毅考慮了很久.例如給路過自己地盤的商戶提供部分保護,賺取固定資源,影響力稍大一些的時候,可以跟周圍一些山頭的老大們聯系協商這部分的事情,當然,資源如何收取,如何分配,如何監理,如何做到公平,這個是最重要的,甯毅也給了一些原則性的條款和監督方式,以毛筆抄成小冊子由陸紅提帶回去,將來陸紅提能夠提出這些來,若能行之有效,影響力自然又會增加.

例如組建三到四支的精銳五人小隊,特種兵那種目的性極強的訓練方式.山林中的獵戶或盜匪有些在個人能力上很突出的,但要說分工配合等方面,目的性針對性強的訓練在山里不可能有.由陸紅提以盡量鐵血的方式訓練這幫人,給予好的待遇,順便給小集體劃分一個特權階級,當然,必須有積極正面的原則約束,否則特權恐怕只會帶來負面影響,而如果能正確引導,這種特權也能引起其余人的積極性.

例如讓會說故事的老人多說說有關遼人殘暴的劇情,說一兩個英雄人物什麼的,抗胡抗遼,精忠報國,而盡量少說山精野怪狐媚傳說.甚至可以專門找一名有這等才華的人,不用刻意,只要陸紅提去簡單地說幾句,對方自然會在晚上說這類東西.簡單的輿論控制和煽動,乍看或許簡單,但有心控制之下,長期下來,便更能增加凝聚與向心力.

能夠想到的東西,未來的一些發展,大抵都抄在了一個小本子上.出于保密的原則甯毅原本不想這樣,陸紅提識字不多,不過按照她的說法,寨子里有個爺爺是不錯的,也很有見識,她以前很多事情都得請教對方,此時也要把本子帶回去給他看過之後才能做事.不過這原因大抵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甯毅發現,她大概把這樣的東西當成一本為呂梁量身打造的兵書,准備帶回呂梁,好幾次看見她將那小冊子看的非常珍貴的樣子.

也罷也罷,以她的本事,應該不至于遺失了這個把自己連累進來.而十多天的時間,的確很難將所有說的東西都給融會貫通,如果能帶一本教材回去,能有一個真正信得過的人輔佐一下,這些事情也才不至于失敗.于是與她約法兩章.

"第一,這本東西跟我沒有關系,你沒有被血手人屠招待過;第二,一定要是真正無私的人,信得過的,才能給他看看,讓他指點你,你說的那個粱爺爺他如果真的七老八十了,沒有子嗣沒有什麼勢力,私欲,應該就沒關系.當然如果你挑錯人,我想說,那跟我關系也不大,只是不久之後你的位子就可能沒有,你可能會被人陰,這個時候我就只希望……你能保住一條命,凡事莫強求,命留著,趕快跑……"

"你這書生懂的東西,倒還真多……"故事說完,陸紅提大概回味和傷感了一陣,"老實講,一開始我可沒這麼想,但現在我忽然想……是不是該把你劫回呂梁比較好."

甯毅在那邊笑了起來:"我就會些歪門邪道,太看得起我了.老實說,這些東西具體能不能有用,我也不清楚."

"不是歪門邪道,我分得清楚."這次陸紅提搖了搖頭,過了一會兒,說道:"你將來會去當官嗎?"

"入贅之人,不好當官,而且我研究的這些格物,恐怕還真是旁人說的歪門邪道."

"對了,為我說說當日那倩女幽魂,那日……沒能聽到結尾."

"不說."篝火旁邊,甯毅斬釘截鐵地回絕了,陸紅提在那邊愣了半晌:"為什麼啊?"

"別死了,下次能再見,再說給你聽."

陸紅提想了一會兒,先是笑笑,隨後扭過頭冷哼了一聲:"睡了."砰的躺倒在後方的草地上.

甯毅拿著冒煙的樹葉稍稍薰了薰蚊蟲,隨後也倒下去,視野上方星河流轉.陸紅提睜著眼睛看了一會兒天空:"哎,你在想什麼啊?"

"蚊香."甯毅說道,"這幾天晚上都快給熏死了,在蘇家的時候,蚊香的味道其實也不好,現在的蚊香里面有少量砒霜,估計對人體也有危害,我在想有沒有更好的蚊香配方,這個應該是比較簡單的,可惜我以前居然沒有涉獵,很痛苦啊,沒有好的蚊香,味精也難弄……"

甯毅如同往常那邊絮絮叨叨絮絮叨叨地說著他那有關格物的言辭,有的能聽懂,有的聽不懂,陸紅提躺在那邊笑笑,就這樣聽著,聽著,也不知過了多久,終于就這樣沉沉睡去.

無論如何,明日要走了.

第二天早晨起來,照例是打招呼洗臉煮個粥,去打水的時候,陸紅提覺得自己臉色有點木木的,于是在水邊稍微調整了一下,回去與甯毅打了一套簡單的拳,然後兩人吃過早餐,在破廟前方台階上坐了一會兒,沒有說話.清晨逐漸過去,到某個時刻,陸紅提終于還是站起來,去破廟里拿了包袱背到身上,走出廟門.

"我要回呂梁了."她笑道,"有件事還是要告訴你."

"嗯?"

甯毅的疑惑中,陸紅提笑得有點像是惡作劇一般的得意:"雖然你很喜歡武功,可你成不了一流高手了,頂多只能當二流高手."

這話以前就說過幾次了,甯毅嗤之以鼻:"早就說過了不是麼,我就喜歡當二流高手,知足了,沒打算當什麼一流,我都不希當一流."

"這是因為你昨晚不肯給我說倩女幽魂,我才告訴你的."陸紅提笑著,朝前方走去,直到那邊一棵大樹前停下,那大樹的樹干約有水桶粗,日光從那邊照射過來,陸紅提回過了頭,"你知道一流高手可以怎麼樣嗎?"

這句話才說完,甯毅看見她的目光一凝,那一身衣袂揚了起來,身形如同繃緊的彈弓,轟然前推

轟轟轟

巨大的沖擊聲連響了三次,然後,甯毅看見她轉身回過頭來,裙擺在空中晃起一個圓圈,這一瞬間她簡直像是足不點地,凌波微步一般,後方,隨著"喀啦啦"的聲音,那顆大樹的整棵樹干都已經折斷,樹冠開始傾斜,倒下,枝葉轟然亂舞,風壓朝四面八方散開,清晨的日光從那邊照耀過來,將她沐浴在陽光里.

"你這樣不對……"

看著那壯觀的一幕,甯毅呆了半晌,方才喃喃地說著,搖了搖頭,陸紅提仿佛在光粉之中開心地笑起來:"我要走了."

"等等."

"嗯?"

那邊愣了愣,甯毅吐出一口氣:"我把你當成朋友."

"……"陸紅提望著他,等待接下來的話.

"所以……我不會跟你去呂梁山,但如果你有了麻煩,可以來找我……所以如果有事,記得一定不要死.

那邊沉默了許久,方才點了點頭:"我會等著在呂梁山吃到那只烤雞的那天,你也要記得,讓你朋友把店開過來.保重."

"保重."

他看著那道身影轉身下山,逐漸在那光芒中消失,再也看不見了之後,方才伸了個懶腰,回頭看看後方的破廟,山風吹過來,過啦好久,他從懷里拿出一本冊子隨手翻了翻,里面記錄的是陸紅提給他留下的內功心法.

"到最後還是讓我拿到了……"

說這句話時未必有多少得意,他拍拍那小冊子,歎了口氣,隨後將小冊子再度放進懷里,朝山下走去.

左手仍舊是纏著繃帶的狀態,但二十天的休息與內功訓練,此時精神已經很好.不一會兒轉出小路,上了大道,江甯在望時,才發現一些事情,道路上衣衫襤褸,拖家帶口的外地人多了許多.回想一下,或許秦老康老說過的災民潮,正在往這邊過來了.

此時這情況還不算嚴重,進城之後,感受到的也稍稍淡了些.他一路朝蘇府方向走去,看看纏了繃帶的左手,心中想著不知道該怎麼跟嬋兒她們解釋才好,經過一處街角時,一輛馬車從身旁駛過,前方陡然探出了蘇檀兒的腦袋,朝他這邊回頭看著,口中喊道:"停,停,停……"

馬車行出十多米,停下了,蘇檀兒將他纏了繃帶的左手看得清楚,咬了咬下唇,隨後腦袋在車廂那邊隱沒片刻,似乎在說:"立琣^來了."從馬車上跳了下來,另一邊,嬋兒娟兒杏兒也相繼跳下車.

蘇檀兒拉著裙裾小跑了幾步方才慢了下來,似乎是等著身側的嬋兒娟兒跑過去,望著甯毅的左手,微微皺著眉頭,不一會兒,三個丫鬟圍在甯毅身邊為著他的左手焦急地議論說話,甯毅看著走近的蘇檀兒,有些無奈地笑起來.蘇檀兒有些複雜地舒了一口氣:"回來了?"

"沒事了."江甯街頭,上午陽光明媚,甯毅開了口,如此說道.

今天晚上碼字的時候,左手的大拇指一直在脹痛,就像是血液流得太快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跟血壓什麼的有關系.最近這些天作息的確也很紊亂,今天晚上就不通宵碼明早的那章了,明天的第一章大概要到中午或者下午,嗯,今後也會盡量這樣調整作息.

為了如此拼命的碼字狀態,繼續求月票,請大家的支持不要斷

上篇:第七十九章 他山之石(上)     下篇:第八十一章 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