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贅婿. 第八十一章 等待  
   
第八十一章 等待

第八十一章 等待

凌晨,秦淮河畔,天還未亮的時候,聶云竹從床上起來,洗漱完畢,隨後泡一壺茶,走出小樓的前門.

陰沉的夜'色'籠罩著遠處的城郭與山巒,讓人看不清楚那些遠處到底有些什麼東西.她坐在樓前的台階上想著事情,其實這些天,想的多是一件事,那原本熟悉的腳步聲,已經有二十天未曾在這里響起來了.

回想起來,這樣的早晨已經持續了近一年,從最初因那只雞而認識他,到後來看見他每天每天清晨的跑過去,說上了話,聊上了天.每一天的清晨,對她來說都是一段最為特殊的時間.除了下起大雨,那身影每天每天的都從這里過,即便下雪天都無例外,她幾乎以為以後都會這樣子下去了.

只有這二十天的時間,告訴她原來兩人的聯系,其實也只有每天這簡簡單單的一晤.他沒有過來,她便也無法找過去,那人……畢竟是那蘇家小姐的夫婿.

這想法令她微微有些煩惱.

最初的幾天,只以為他有些什麼急事,或是出了遠門,或是耽誤了清晨的鍛煉時間.然而隨著時日的過去,心中就不免焦慮起來,擔心他是出了什麼事情或是意外.幾天時間里曾經有意無意地去那蘇府附近走走,繞著那大院牆走一圈,看看有沒有什麼端倪,然而也看不出來.心中焦慮,又覺得自己偷偷'摸''摸'的,真是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干些什麼.

這樣的擔心到最為嚴重的時候大概是數天前幾名捕快來找她.她當時在竹記總店的後院里發呆,揣著心事,店里小厮進來告訴她有捕快找的時候,真是一下子就懵掉了,渾渾噩噩的跑出去差點被門檻絆一下,然後聽那捕快問的問題,愣了半晌才反應過來.

顧燕楨顧燕楨又是顧燕楨……

管他去死呢.

——那兩名捕快問的正是她與顧燕楨之間的情況.

她心中幾乎就要那樣埋怨出來,但還是心不在焉地簡單說了一下之前的關系,最後兩名捕快方才說出顧燕楨離城之後被殺掉了的事情,讓她也錯愕了半晌.

假如是在平時,她或許會為此而傷感一會兒,不過此時原就有些心事,錯愕半晌之後倒又轉了回去.世道其實不算太平,立琱ㄦ|也遇上什麼事情吧……

直到不久之後她去那蘇府附近,望見立琲漫d子蘇檀兒與丫鬟出來上馬車,雖然神'色'有些急但看來也只是去處理生意,這才漸漸安下心來.不過到得第二天又想,立琩S有出事,前面一天與他閑聊時他也不曾說過要出遠門,如今這麼久不來,可能是……不會來了?

又覺得這等想法真是傻氣.

近些天來多是陰沉低落複雜的思緒,不過每天早上,還是會將那壺茶泡好,坐在台階上等著,一直等到天亮.這時候她會將情緒調整一些.

哼,你若一直不來,我便每日都在這里等著了!

她盡量帶著俏皮的情緒如此想著,坐在那兒喝了一口茶,隨後晨風輕撫著,將那腳步聲帶過來了……

時隔二十天,甯毅再度恢複了每日清晨跑步的習慣,雖然起床後在房間里由小嬋給他手上換'藥'時被小嬋噙著眼淚埋怨嘮叨,昨天剛解開繃帶看見那燒傷的左手時更是讓小嬋哭了一場,但堅持鍛煉的必要'性'畢竟還是有的.

左手的傷其實基本已經康複了.這個康複指的是可以做一些基本動作,不再痛,生活上問題也已經不大,只是拆開繃帶之後未免有些難看,如今整只手都是紅'色'的.前些日子在陸紅提面前吹噓自己是什麼血手人屠,想不到一語成讖,無論實際上還是外表上都給契合到,倒也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想要完全康複,整個過程需要半年的時間,也是因為陸紅提的傷'藥'的確好.他原本其實是做了左手廢掉的准備的,當日的那種情況下沒有更多選擇的余地,盡管有些可惜,但能夠活下來,也沒什麼可婆婆媽媽的.如今已經是賺到了.

傷'藥'的有些成分很貴重,但蘇家有錢,這個問題也不大,昨天晚上大概跟蘇家的岳父大人以及蘇老太公交代了一下"朋友有事去幫忙然後手臂燒傷"的過程,該輕描淡寫的也就輕描淡寫了,今天早上小嬋之所以不想讓他出來,主要還是害怕鍛煉會導致手臂出汗,畢竟燒傷之類的,主要也就是對這些皮膚腺體的傷害.不過甯毅如今有了陸紅提教的那內功功法,自然也沒必要停下來,只是在運動量上克制一下.

今天的跑步,也就是到聶云竹拿小樓前便准備停住了.

"……前些天出了一趟城,幫個朋友做點事情,後來出了點小意外,手上被燒傷了.不過好在找了個名醫,傷'藥'很神奇,大概半年的時間也就好了."甯毅喝了一口茶,舉起纏滿繃帶的左手在空中展示著,"怎麼樣?有沒有覺得這樣挺好看的?"他自己就覺得這個造型果然很拉風.

聶云竹那邊淺淺地笑笑,垂下眼簾:"痛的吧?"

"呃,現在沒什麼感覺了,當時就的確很痛."甯毅笑了笑,"最近怎麼樣?"

"嗯,還好,前些日子發生了件很有趣的事情,有人拿著自己雕的木牌來店里……"

凌晨的河灣邊,仿佛又恢複了往日一般的情景,一些家常的瑣碎的閑話.看見了甯毅,聶云竹也便覺得自己像是放下了心來,只是回想起這些時日的狀況,總有某些地方空空落落的.待到晨曦微'露',甯毅也就起身道別,聶云竹心中猶豫著:"你……"

"嗯?"

"你手上受傷了,每日都要上'藥',不好出汗的.為身體著想,這些日子……便不要再跑步出汗了吧."

她有些艱難地才說出這話來,甯毅點了點頭:"嗯,我明白,不過沒事的,簡單的鍛煉問題還是不大,不會出汗的.我最近得了個內功什麼的,隨時鍛煉,這點運動強度不出汗,哈哈,說不定過段時間就會變成武林大俠了."

甯毅以往也會跟她說說什麼武林之類的傳聞,如今說起這個也是開朗.聶云竹站在那兒看著他的背影遠去,一滴涼涼的眼淚陡然自臉頰滑下,掉在身前的手背上.她微微愣了愣,隨後有些慌'亂'地擦一下,猛地朝前方跑去,只是跑出兩步,繡鞋又停了下來,甯毅在前方轉過了身.

"啊,對了,酒的事情應該已經快好了,到時候我把各個部件的設計拿過來,最好找幾個能保密的鐵匠之類的分開弄.嗯,我會盡量想辦法保證規格的符合,接下來的作坊就需要保密了……制酒的師傅有聯系到了嗎?"

聶云竹將手絹揪在胸前,呆呆地過了一會兒,方才用力點頭:"嗯,之前已經聯系到了."

"喔,那就好."甯毅笑了笑,隨後揮揮手,"先走了,過幾天才開始上課,這兩天說可以偷偷懶,中午也許去竹記那邊坐坐,呵,我懷念皮蛋瘦肉粥了."

聶云竹笑著點了頭:"我等你過來."

心中的一絲失落,漸漸的褪去了.

他中午會過去呢……

心情開朗起來,其余的事情,也大可拋諸腦後.充滿活力與希望的清晨,她准備去往總店那邊等著,這時候才又想起兩名捕快傳來的顧燕楨的死訊.那兩名捕快為何要來找自己呢,聶云竹心中想著,她對于顧燕楨未必有多少惡感,顧燕楨那人還是有才華的,他死了,聶云竹覺得有些可惜和傷感,不過另一方面,即便是死了,似乎也跟自己扯上關系,就讓她覺得微微有些厭惡,明明是什麼關系都沒有的——這兩種心情並不矛盾,混合在一起,過得一會兒,也就歎了口氣,逐漸淡去了.

幾日之後城外災民漸多,有天早晨聶云竹跟甯毅說起來,有個認識的人這些天在城外出了事情死掉了,這人原本是想要動身去當縣令的,頗有幾分才華,前途遠大光明,因此告訴甯毅最近時勢不太平,多注意安全.當時甯毅神'色'複雜.

"熟人?"

"不熟的."

"哦."甯毅聳聳肩,"天妒英才,太令人遺憾了."

這是後話,暫不再提.

時間回溯到六月初六的那天傍晚,距離那天晚上的血案過去了將近兩天的時間,幾名捕快在荒僻的河岸邊那處燒毀的船屋附近調查著,風聲呼嘯,天'色'也變得陰暗起來,今夜大概便會有雷雨降下.

"這場大雨之後,怕是什麼都調查不出來了!"一名捕快的聲音在風中響徹了河岸,河流的淺灘上那處船屋此時已經被燒得徹底,當然,也有一些垮塌的殘骸,人被燒得焦黑的尸體混在其中,眼下也不知道已經被沖走了多久.

"如果這其中真有那顧姓縣令的尸體,這事情算是怎麼回事啊?"

"估計是那顧縣令與這邊的楊氏兄弟做什麼交易,結果被那刺客一起收拾了唄."

捕快一共有五名,三名普通捕快,另兩名是正副捕頭,這是江甯府中真正正式的捕頭,.五人在河邊圍著那殘骸找了一陣子,其實今早發現時就已經找出了一些線索,大概能確認當中的一具殘尸便是顧燕楨.他們這是估著可能要下雨趕過來第二次,那三十來歲的捕頭走上岸邊,在附近尋找著其它線索,不一會兒,另外那名年紀稍大身材高瘦的副捕頭也跟了過來.

"陳頭,顧家兩名仆從的死,其余人都說是那女刺客所為,眼下他與這楊翼楊橫一家死在這里,結案,倒是好結了."

略顯高瘦的副捕頭姓徐,此時如此說著話,那捕頭則是姓陳,此時笑了笑:"知府大人也是這樣希望的吧."

他們今天會過來,是因為昨天早上城外發生的一起血案.顧家的兩名仆從被人擄走又扔回了尸體,當時出現在現場的,正是端午那天刺殺了宋憲的女刺客,當時顧家其余幾名仆從是眼睜睜地看著那女刺客殺人的,此後有著縣令身份的顧燕楨也找不見,眾人才覺得是出事了,擴大范圍到這里.

住在這的楊翼與楊橫兄弟本身就是出了名的惡徒,住得偏僻,而且他們如果死了,官府基本上也是不管的,或許只會拍手稱快.不過那顧燕楨的案子也正好發生在這時候,有些事情就不得不查一下,在江甯地界一個縣令死了,必須給上面一個交代.

楊翼與楊橫兄弟素來張揚跋扈,但本身也極是凶狠,江甯沒多少人會輕易惹他們,也惹不動他們.此時一調查,全家死光,想來也只有那女刺客一般的強人能夠做到,至于顧燕楨與他的仆從為何會在這里,其理由,大概就看上面是要抹黑他還是要點亮他了,這個無所謂.

這等事情如果單獨說起來,一個縣令在江甯地界死了,案子能不能破,江甯知府的壓力都會很大.但那女刺客伸手高強,以武'亂'禁,如今殺了人,也已經出城跑了.橫豎已經有了宋憲的案子,如今往上面一推,並為一案,反倒成了點綴.中午的時候眾人分析案情,知府就'露'出過並案的意思,他不想直接頂兩個惡心案子在這里,不如並成一個,眼下看來,邏輯上其實還是准的,顧燕楨買了凶干些壞事,干到了那女刺客身上,結果與楊翼楊橫一家死在這里,那女刺客'性'格凶悍,甚至還去殺了對方兩名仆從泄憤.

"大概就是這樣結案吧."

陳捕頭笑了笑,如此說著,兩人在河灘上走走,那副捕頭去一邊看那可能是第一殺人現場的河岸邊的血,片刻後回過頭來,卻找不見對方的人影了,他回頭進到這邊的竹林,才看見陳捕頭此時不知為何竟然"坐"在那里.

他並沒有真的坐,因為後方沒有椅子,此時這樣貌沉穩的男人在竹林里紮了個馬步擺出坐的姿勢,雙手放在膝蓋上,儼然是四平八穩坐著的樣子.就在那兒微微地側著臉,望向遠處淺灘上那房屋的殘骸,神'色'驚疑不定.徐副捕頭正要走過去,他陡然伸了伸手:"別過來!"

"怎麼了?"

風聲拂過河灘,那陳捕頭在那兒看了好久,才喃喃地開了口:"這是……好狠的人哪……"

上篇:第八十章 他山之石(下)     下篇:第八十二章 災情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