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贅婿. 第八十八章 星星點燈(求月票)  
   
第八十八章 星星點燈(求月票)

第八十八章 星星點燈

"姑,姑爺,小嬋……小嬋今晚睡在這里,可以嗎……"

小嬋的聲音細若蚊蠅,不過氣氛安謐,在甯毅這里,還是聽得清楚,他略略想了想. 小嬋揪著衣角,窘迫地紅了臉.

"那個……那個……哥哥嫂嫂他們……沒准備小嬋的房間,他們,他們……"她咬了咬下唇,偷看甯毅一眼,陡然間深吸了一口氣,"而且,而且小姐說了,讓小嬋服侍姑爺的……"

"嗯?"

小嬋那話一開始說得快,到後面又細若蚊蠅起來,小臉之上漲得通紅,身體也晃了晃,再這樣憋下去不知道會不會暈倒.甯毅微微笑了笑,伸出手去,拉住了她的左手,那手指像是有些僵硬,又像是軟綿綿的沒有力量,亮著油燈的房間里,少女輕輕地在床邊坐下來,略有些無措的樣子.甯毅拉著她的手,待她稍稍定下神來,方才開口說話.

"小嬋……也願意嗎?"

"嗯."小嬋連忙點了點頭,望望甯毅之後又點了幾下,"姑爺……是個好人,對小嬋好,對小姐也好,所以,所以……而且小嬋本來也是要當通房丫頭的……"

聽得她的回答,片刻之後,甯毅笑了笑:"一輩子的事情."

那語聲不高,聽來也是平平淡淡的樣子,之後沒有下文,小嬋坐在那床沿上沉默了會兒,方才抬頭看他:"便,便是一輩子的事情啊……"她這句話說得理所當然,沒有多少猶豫在其中.甯毅點了點頭,隨後笑道:"那……我先去關上窗戶."

前方撐開的窗戶正對著那小院,偶爾聽見聲音從外面傳過來,甯毅走向那邊.朝外看了看的時間里,小嬋坐在那兒胸口起伏著,她舉起手解開了上衣的一粒扣子,解開之後又停了下來,放下雙手故作無意地坐著,抬頭再看看甯毅之後,又舉起手去解第二顆,當甯毅轉身回來時,她已經解到第四顆了.

這小衣本身便是適于睡覺的,樸素輕柔,扣子也不多.待到在甯毅的目光之中解開了第五顆,衣服也就打開了,'露'出里面白'色'的繡了朵蓮荷的肚兜來.小嬋低著頭,伸手拉著外衣,低聲說了一句:"姑爺……"聲音楚楚可憐,甯毅將油燈拿了過來.

"你睡……里面好嗎?"

"嗯."小嬋點點頭,俯***子將鞋襪脫掉了,要***的時候,又遲疑一下,害羞地脫掉了外衣.房間里一時間沒人說話,穿著肚兜的與月白綢褲的小嬋將衣服折好放到床腳的凳子上,低著頭爬到床鋪里側躺下,這姿勢等于是將'裸'背對著甯毅,不過眼下的一切對她來說都有些陌生,鼓起了好大的勇氣才做出這樣的事情來,肌膚之上恐怕都是粉紅粉紅的,然後翻了個身子,像是直挺挺地躺在那兒,光'裸'的小香肩收得窄窄的,雙手先是放在身側,然後交疊在肚兜上,再然後……有些不知道該放在哪兒好了,扭過頭去看甯毅.

甯毅也已經脫掉了袍子,然後上了床,扭頭望過來時,小嬋的目光僵了僵,趕快轉開,心中撲通撲通跳,等待甯毅過來對她做些什麼.然後,甯毅俯身過來,伸過一只手,拔掉了……一根發簪.

小嬋方才有過洗漱,濕了的頭發用一根木簪固定起來,此時忙著強忍害羞脫衣服,倒是就這樣睡下了.此時甯毅將她的發絲散開,簪子放到外面床頭的凳子上,揮滅了油燈,隨後,同樣在旁邊睡了下去.此時房間里有些微光,甯毅似乎躺得也有些僵,偶爾往左邊挪一下,偶爾往右邊挪一下,偶爾側過身子,過得一陣,連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小嬋害羞得不行:"姑,姑爺……姑爺不要小嬋麼……"

甯毅躺在那兒,望著蚊帳:"我剛才想到,你會懷孕的."

"不,不會的……小嬋一定不會在小姐之前有寶寶的,會吃'藥'的,吃'藥'就沒有了……"

對于這一點,小嬋陡然敏感起來,撐起身子,用力搖了搖頭.甯毅歎了口氣:"擔心的就是這個……吃'藥'傷身體,你才十五歲……"

"快,快十六了……"

"嗯,那種'藥'吃多了,以後很麻煩,你不許吃."甯毅說著,伸手將她拉下來,伸手擁著那嬌小的身體,然後自己又笑了出來,喃喃自語,"一輩子的事……今晚痛苦了,呵呵……"

小嬋大概是第一次被男人這樣抱著,對她來說又是穿著肚兜接近半'裸'的狀態,身體僵硬,腦袋懵懵的,不過,心中想著"我是姑爺的,我是姑爺的……"也還是漸漸放松下來,趴在他懷里有些不解:"但是,但是……姑爺……"

"啊……干脆來聊天吧……"

"呃?"

"小嬋……跟爹娘,哥哥嫂嫂相處得好嗎?"

"……其實,不知道啊."

"呵,怎麼說呢……"

"小嬋一兩年也才回來一次啊,進了蘇家這麼久,加起來也不過十多天呢……不過他們畢竟是小嬋的家人……"

"嗯,當然……小嬋會覺得他們把你賣掉不應該嗎?"

"沒有啊,要不是賣掉小嬋,小嬋現在不知道是什麼樣子了呢……過不下去了嘛,現在蘇家也是小嬋的家人了啊,小姐是,娟兒杏兒姐是,還有姑爺……"

"呵呵……"

"其實呢,爹爹愛喝酒,也不怎麼做事,從小嬋能寄錢回來開始,他就連地也不種了,整天喜歡跟人喝酒吹牛……娘蠻勤快的,就是舍不得,小嬋帶些糕餅回來,她有時候吃一口偷偷包起來說晚上吃,其它的估計要放到發黴了.嫂嫂挺勢利,不過對哥哥還好,哥哥老想著去城里做大事,他說自己能娶到鄰村最漂亮的姑娘,是很有本事的人……"

"沒小嬋漂亮."

"嘻……"

"人之常情,你哥哥可以當個機靈的伙計,嫂嫂可以管管帳,娘親可以當個管家的,今天在靈堂里,她還去做些瑣碎的事情,旁人也聽她的,讓她不要過去幫忙,說明她平時做事大家都看在眼里的.若你爹爹在世,大概可以坐堂當個掌櫃什麼的,呵……"

"姑爺就會說好聽的,要是真有個這樣的店,不垮了才怪呢……不過小姐有時候也說一樣的話,是個人都有用,我就覺得娘親還厲害……"

"有小嬋在就垮不了,零零總總十幾天就知道家里人是什麼樣子,小嬋才厲害呢……"

"那姑爺不是更厲害嗎,才見了一面……"

"我順著話頭往下說,書生嘛,就是瞎掰厲害……"

"那我哥哥不是當不了伙計,嫂嫂也管不了帳了……"

"呵……"

"對了對了,姑爺,小嬋雖然四歲就被賣掉了,以前的事情記不起來,不過有個地方很有趣哦……"

"……"

絮絮叨叨絮絮叨叨,偏遠的南亭村中,大屋那邊的靈堂中還亮著火光,其余的地方燈光都已經滅了,星星在天空中眨著眼睛,守護著這一片陷入沉睡的大地……

甯毅做了個春夢.

當然,這事情很正常.

這個晚上對于他與小嬋來說大抵都是一場考驗.對于甯毅來說,與十五歲快十六的少女做些什麼事情,如果只是做,那沒什麼可在意的,因為這個過程並不怎麼傷身體了,但在這個年頭,十五歲的少女無論是懷孕生孩子,還是避孕打胎,都相當傷身體,這才是令他歎息和覺得好笑的主要原因.

小嬋是不能在蘇檀兒之前生孩子的,大戶人家規矩是這樣,因此他說起這事時,小嬋立刻為之擔心,表態,表示自己一定不會在小姐之前生寶寶.甯毅不在乎這個,但旁人都在乎,小嬋本人都在乎,那這事情就為難了.

他不是沒有**的人,只是約束與理智已經在他的'性'格里成為無比強大的一部分,曾經閱盡繁華,隨便找個女人發泄一番這種行為與自己動手什麼的對他來說也沒什麼兩樣.與小嬋之間的關系,沒什麼可矯情的,下了決定,自己會負起責任來,十五歲十六歲不成問題,只是在這個晚上,在蘇檀兒之前,反倒成了問題.

兩人那樣聊著天,到得很晚才能睡去.

小嬋早早地醒了過來,睜開眼睛時,天還未亮.

兩人身上蓋著一床薄毯子.

她被甯毅抱在胸口,光'裸'的脊背貼著甯毅的胸膛,甯毅的雙手從後方環抱過來,她也抱著甯毅的手臂.心口暖暖的.

這個晚上對她來說,也有著特殊的意義,溫暖的感覺,歸屬的感覺,當然也有諸多羞澀與期待的感覺,可惜姑爺擔心懷孕會傷了自己的身體……

醒過來之後,一開始也只是感受著這股溫暖,後方有什麼東西梗著,她小臉紅了紅,也忍不住想起其它的一些事情來.

當初蘇家舉辦婚禮之時,蘇檀兒在家中已經有了一些低位,她可以不管這事,可以發脾氣煩躁,也可以在當天跑掉,但小嬋不行,她與娟兒,杏兒,其實在那時都在學習和了解著一些東西,有些惱人的,似懂非懂又讓人害羞的東西,作為通房丫頭是必須去了解的.後來她被留了下來,入贅的姑爺地位不高,小姐似乎也沒這方面的意思,她們便將這些事情壓在了心底,畢竟在小丫鬟心中,這些事情哪怕想想,也讓人覺得害羞.

于是那些東西一直放在了心底,但後來跟著姑爺,偶爾也會想起來,知道五月份小姐說了那番話,許了自己為姑爺侍寢,之後便給自己開了臉,收了房之後,更是常常的想起來,直到此時,這些東西和想法,又忍不住的往上湧.

臉上與身子時而滾燙時而羞澀,感受著後方的身體,姑爺也說今晚很痛苦呢……還有,自己要在小姐之前試試姑爺……呃,當時是那個嬸嬸說的……姑爺他也不好受……可這樣想會被人說是不知廉恥的***……不要想了……

黑暗中,她抿了抿嘴,蜷縮著身子,從甯毅懷中退了出來.披著那毯子趴在甯毅的身上,內心糾結著,咬著嘴唇,有時就像是將要哭出來一樣……

反正我是姑爺的了……

夜'色'深邃,某一刻,小丫頭輕輕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退入那薄毯當中,星光找出隱約的輪廓來,悉悉索索悉悉索索,停了片刻,隨後又是一陣動作,緩緩的,輕柔的,小心地動了起來……

天還未亮,星星又眨起眼睛來了……

上篇:第八十七章 窗戶紙(求月票)     下篇:第八十九章 小嬋(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