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贅婿. 第九十二章 警告(上)  
   
第九十二章 警告(上)

"四慶坊的事情,跟那邊的余掌櫃已經談妥,十月初六以前能給他們貨,以後就都沒什麼問題,我有個想……"

暴雨籠罩的蘇家大院,水滴如簾子般的自屋簷落下,亮著油燈的會客間里,席君煜正在與蘇檀兒說著生意的進展情況,隨後杏兒拿了帕子過來讓他擦擦身上被雨淋濕的地方,片刻,娟兒也托了茶盤進來,將一份茶點擺在席君煜身邊的小幾上.

"席掌櫃請用茶."

"麻煩娟兒了."席君煜笑著點點頭,隨後繼續與蘇檀兒說著生意上的事,"既然四慶坊這邊已經有了起步,我想可以在袁州那邊再投入大概一萬兩左右,興建兩家印染的作坊與庫房,如此一來,以袁州為樞紐再往周圍發展,就可以十拿九穩……"

他這話說完,等待著蘇檀兒那邊的回答,原本蘇家生意的擴張基本上也都是這樣的步驟,但此時蘇檀兒喝了一口茶,抬頭看了他一眼,聲音有些低:"袁州那邊,雖然也到了時間,但並非最近的要務,此時……過段時間再說."

蘇檀兒聲音柔和,這樣的回答也已經在席君煜的預料之中,只是那目光讓他有些看不懂.他與蘇檀兒相識時對方才只是個十二歲的小姑娘,不過自從蘇檀兒開始接觸家中的生意,這幾年來,這個逐漸長成少女如今名義上已為人婦的女子總有些讓他看不懂的地方.

當然,那也只是一點點的感覺而已.這個女人絕大部分的性格,他自認還是清楚的,包括她所承受的壓力,那樣的壓力下所付出的努力.

早幾年,大概是從蘇檀兒十四歲接近十五歲開始,與他與其余的幾名掌櫃一起做事,一起商量各種生意上的對策.那少女偶爾有驚人的主意"多數時候卻稍顯笨拙"想出來的點子多數不能用,被指出來的時候往往尷尬地笑笑,然後驚奇地說:"原來會這樣啊……"

她性格柔軟謙和,對誰都很和氣,怎樣都不會發脾氣,下人做錯了事情也不惱,旁人因為她是女子身份而風言風語她也不生氣.當然有時候也會遇上不知該如何應對的情況,畢竟也只是豐幾歲的少女.那時她就不說話,臉上帶著微笑,很地抿著嘴,沉默以待.

人的情緒很奇怪,沒有非常明顯的分水嶺.席君煜也不知道自己是從何時開始決定在蘇家布行里留下來的了.席君煜小時候家境不好,母親死得早,父親多病,而且是個酒鬼,他從小天資聰穎,本以為一直念書會有個好前程,後來去布行幫個工原也只為賺些閑散工錢貼補家用,誰知道,就一直這樣做下來了.

聰明人干什麼都快,席君煜是一個自信哪一行都能勝任的人,不僅僅是經商.為商久了,你會漸漸明白人性人心,在他看來,世間萬物都離不開這些東西的變化,讀書什麼的反倒是旁支了.

只是在蘇家布行打些零工的時候他就幫忙搞定了好幾單的生意,賺到的錢也足夠家里寬裕起來.當然那時候他還是打算再回去讀書的,後來……在蘇家留下來的原因與那個老往布行跑的少女關系有多少很難說,但肯定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這樣的.

他想得其實也清楚,家中貧寒,真要讀書走科舉其實也很麻煩,光是送禮走各種關系都負擔不起來.而有錢的感覺其實也蠻實際的.那時的他大概給自己訂下了一條相對理想的線路,他在蘇家打工,成為掌櫃,大掌櫃,然後入贅蘇家,當蘇檀兒掌握了蘇家之後,自己則能與她平分秋色.

當時已經在布行中嶄露頭角的他與那名不斷學習的十五歲少女配合得相當默契,蘇檀兒擺出的一些烏龍,他也能非常及時地補上漏洞.自從知道蘇伯庸與蘇檀兒想的時候他就明白,有一天蘇檀兒會需要一個入贅的夫婿,他顯然是最理想的人選,他本身也並不介意這種事.

無能的人總是期待身份或者這樣那樣的先天因素當然它們也的確有影響但對于真正有能力的人來說,會知道自己本身的能力其實占了很大一部分的位置.對于他來說,自信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會有嶄露頭角的機會,總能讓人重視.自己出身貧寒這個先天因素肯定是改不掉了,那麼,入贅其實也沒什麼不可接受的.

蘇檀兒會明白自己的能力,自己也明白她的性格,這樣的默契之下,成親之後兩人也會是最理想的伙伴.一部分人在最初或許會拿贅婿的身份來說事,但沒關系,只要他的能力得到展現,旁人自然會刮目相看,一年,兩年……事實會改變一切.蘇檀兒同樣背負著枷鎖,也能咬著牙往前沖,自己有什麼不行的?

只可惜後來的發展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蘇家肯定考慮過他.必然考慮過他.但到得最後,由老太公拍板,竟然選了那樣的一個無能書生.

蘇家……僅僅是為了這個男人更好駕馭.

有時候太有能力反倒成了一種缺點.他當時在心里諷刺地想.又想著,若安排成親的是自己,檀兒必定不會在成親那日找借口跑掉.

心中原本很有自信,知道蘇家在考慮那甯毅之時也沒什麼擔心的,後來對方竟突然決定了甯毅"他才感到了錯愕.原本有過直接找蘇檀兒說出心中愛慕之情這樣的想,但到那時候,才發現了一直以來這少女與旁人所保持的那種距離,曾經或許也叫過他"君煜哥",但不久之後就成了席掌櫃,並且一直都是用著席掌櫃這樣的稱呼.

她或許柔軟溫和,或許靈動可愛,或許也俏皮幽默,但更多的時候,這名少女其實一直都將心神的一部分置于場外旁觀著,那一部分或許仍然會覺得有趣,覺得好奇"觀看的時候會可愛地笑出來,然而就是一直都保持著旁觀和學習的態度.聰明人只要用了心,學什麼東西都是非常快,這也是席君煜一早就知道的.

那時候他才發現,愛慕有些說不出口了,因為人家並沒有想象的那麼親切.

他也是孤傲之人,如果跑過去說了,表象上的少女也許會無比親切無比柔和甚至無比傷心,真正在旁觀的那顆心卻絲毫未將他當一回事,這是他受不了得結果.

後來蘇檀兒在成親之後便擺出了為人妻子的態度,這是他早就料想到的事情.身份問題原本便是蘇檀兒成親的主因.倒不知道那書生跟她在一起的時候會怎麼樣,蘇檀兒是不會在表面上給人不快的,只是那書生肯定是看不出己那妻子的內心到底是什麼樣子.

想起來覺得有趣,覺得可憐,他們甚里都沒有同房,後來的發展雖然有此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那書生至少在學問上竟真還有些門道.但無論如何,貌合神離是肯定的,除了自己以外,不可能有人真能明白蘇檀兒.被她藏于背後的那顆心,是長久的壓力與孤獨之下迫不得已被逼出來的清醒.

想要以女子之身執掌蘇家,受到的阻力永遠都會有,即便是哭也不會有人真的同情,即便是手下的掌櫃,在蘇伯庸的授意下幫助她,但在每一次生意的時候,還是會去考慮主家是個女人這樣的問題.就算她不斷證明自己的能力,到了四十五十歲,甚至成為武則天那樣的人物,人們仍然會去考慮她是個女人,她只能在這背後,保持一份絕對的清醒.

想來有些冰冷,有些孤獨,有些可憐.她需要一個真正能與她相濡以沫能與她共患難的人.席君煜喜歡這樣的感覺眼下他也只能喜歡和接受現狀,事實已經發生了,抱怨無用,考慮做些什麼便是.

他有時候會覺得蘇檀兒內心深處的那道人影有些看不清楚,她也在不斷成長著,但無論如何,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蘇檀兒幾乎是他教出來的,眼下的幾年,暫時還不會失控到哪里去.

袁州的事情,蘇檀兒已經做了決定,他只是"掌櫃",身份,便無需多說了.在必要的時候,兩人都可以很健談,此時席君煜說著與四慶坊余掌櫃聊天時聽到的幾件趣事,然後又聯系著最近災民的情況分析一下城內城外可能發生的事情.他知道蘇檀兒平時喜歡聽的是什麼,蘇檀兒此時端著茶杯也確實聽得入神,偶爾點點頭,追問幾句,如少女般的好奇神態這幾年來都未有變過.這畢竟是消息不怎麼靈通的年月,許多的消息的確有用,席君煜說起來,往往也都是她所不知道的.

隨後也順口說起了有關小嬋父親喪事的事情,說說甯毅矢概什麼時候才能回來,這事情提起也只是點到即止,暗示一下自己的存在,與甯毅的不一樣.雖然看起來有些東西並沒有進入對方的心里,但今天晚上也許可以多聊上一陣,明天甯毅就會回來,他今天有些想,考慮著要不要明說出來.

也在這個時候,杏兒撐著雨傘,從院子外面小跑進來了,看起來有些開心,朝席君煜點頭笑了笑,隨後跑到蘇檀兒身邊:"姑爺和小嬋他們回來了."

"真的?",站在蘇檀兒身後的娟兒首先開了,蘇檀兒也抬起頭來,臉上笑起來,卻也同時皺起了眉頭:"這樣大的雨,這麼晚趕回來?有淋到雨嗎?""倒是沒有.哦,趕車的東柱淋濕了,姑爺在外面讓東柱先去洗個澡,然後吩咐了廚房准備些飯菜,他們一路趕回來,晚飯估計沒怎麼吃好."

"嗯."蘇檀兒想了想,"杏兒你去讓廚房准備些姑爺喜歡吃的,然後准備一碗小米粥,我肚子也有些餓了,待會過去……另外准備一些冰鎮的銀耳羹,主要是讓耿護院和東柱吃過之後晚上消消暑,他們平時不常吃這個,你與娟兒若要,自去准備一些,我是不用了,姑爺和小嬋用晚餐之後估計也不會很想吃這個,呃,席掌櫃要嗎?""我不用了,既然甯姑爺和小嬋他們已經回來,我也沒有太要緊的事情,這便告辭了."

席君煜神色自若地笑著,蘇檀兒那邊也點點頭.

"既是這樣,我送送席掌櫃."

"不用了,雨大."

"沒事,而且席掌櫃方才說的有關袁州的計劃,我還想多聽些."你真想聽才怪了……席君煜心中笑起來,但隨後撐起雨傘與蘇檀兒,娟兒一塊往外走的時候,口中還是將一系列的計劃與想說了出來,無論關于袁州那邊的風土人情還是各種關節,官員的資料,都相當細致,蘇檀兒也就一邊點頭一邊聽著.

雨聲轟鳴,有些時候走在這些道路上,只能隱隱看見遠處院落的光,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偌大的蘇家宅邸,僅有他們三個人在這雨中走著一般.待到靠近側門,才能看見那邊仍然有奔走進出的人,無不匆匆忙忙,他的跟班也正在那邊門房里等著.走到一處不用撐傘的院廊下時,席君煜深吸了一口氣.

"其實,這一年多以來,蘇氏雖然看起來發展不變,但各個地方都在截留資金,這些東西我都是明明白白的.你已經在做准備了,這件事情太大,你不想說我原本也不該提的.但是……真的是太大了,如果血本無歸,那意味著什麼,你有沒有想清楚?"

蘇檀兒停下了腳步,靜靜地望了他一眼,輕抿雙唇,沒有說話.那眼神有些複雜,像是在說抱歉不能跟你說這些,她畢竟是要總攬全局的……席君煜並不介意這個,只是搖了搖頭,歎一口氣.

"我不知道這個想你是什麼時候有的,或許幾年前就在想了,你想要拿宮引,你想要當皇商.這個……沒錯?",他望著蘇檀兒,略頓了頓.

"早幾年或許還好一點,不過從去年開始,薛家也已經在打皇商的主意,或者烏家也已經在考慮了.你的想,現在遇上的是最棘手的時候,這些事情,你知道了嗎?",雨夜之下"這幾乎是最嚴厲的警告.席君煜的考慮,是其來有自的……!~!

上篇:第九十一章 白眼狼(求月票)     下篇:第九十三章 警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