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養個貓妖當老婆 第一章 噴射的純陽  
   
第一章 噴射的純陽

第一章噴射的純陽

"天生我才有逼用,不如爹好說話沖!"劉嵩手里提著還剩小半瓶二鍋頭,在一步一晃走進江北市最後的平房區.畢業整半年,失業了6個月.高考時牛氣哄哄的工商管理專業,畢業後才知道自己只能待業.

女朋友跟自己處了兩年,自己都禽獸不如.可這丫頭剛碰上一個富二代,立馬讓人家禽獸了.可自己不知道撞了什麼邪,還二了吧唧跑到富二代的公司面試去了.看著自己的過去式,開著mini,帶著tiffany,背著lv,穿著i,當著經理助理,自己卻成了傻博一.都說女人不靠譜,可也不能逼著全天下的男人都去搞基!半年前信誓旦旦:我對你有信心,我愛的是你,我們一起奮斗,你是我的唯一.半天前變成了:沒錢,沒車,二本,談什麼尊嚴?那是裝逼!這世界歸根結底講的是實力!

正要開門,腳下忽覺的踩到了一肉乎乎的玩意,低頭一看,一只已經看不出顏色小貓,伏在地上."誰tmd這麼缺德!"劉嵩馬上彎腰抱起了這奄奄一息的小貓,貓尾巴被砍掉了一大半,剩下的已經不到10公分的一小截,斷尾處仍然向外邊滲著血."這是讓哪個孫子砍了當鑰匙鏈去了!"劉嵩念叨著,捧著小貓.

貓的眼睛在晚上更顯得明亮,就這麼可憐兮兮的看著劉嵩,身上還瑟瑟發抖.劉嵩撫摸著它背上被血粘住的毛,說道:"貓咪呀,你是尾巴讓人砍了,我是自尊讓人砍了.咱倆同病相憐,你跟我回家吧!"

這麼一大男人,給一只病貓洗澡,可是件要命的事,怕把小貓的尾巴沾上水,劉嵩絕對是急中生智,大半夜愣是跑到了便利店買了一盒套子.要是杜蕾斯知道自己的產品讓劉嵩這麼用,必須暴走.

洗乾淨了貓,劉嵩從冰箱里鼓搗出來一點剩飯,和著菜湯,剛要往嘴里填,就看見了小貓可憐巴巴的眼神."操,你別這麼萌行嗎?給你吃!"把自己的晚飯扔給了小貓劉嵩倒頭就打起了呼嚕,這一瓶二鍋頭下肚,能撐這麼長時間,已經是破紀錄了.

已經熟睡的劉嵩,完全沒有發現,自己的房間中氤氳閃動,那只恢複了一些的小貓,在光華下不斷放大,竟化為了一個全身赤.裸的少女,羞澀中帶著透骨的性感,甜美中夾著迷人的精致.一頭烏黑的長發,帶著微微的波浪,襯出了臉上的痛苦.一條還在滲血的傷痕,在白皙渾圓的大腿上猙獰的爬著.

少女吃力的站起身,找到一面鏡子看著自己身後的傷痕後,便蹲在牆角低聲抽噎起來."媽媽,苗苗錯了!你帶我回家吧!我以後聽話.我終于知道了,人的世界太恐怖了!下山一個月,我已經丟掉7條命了!媽媽,快來救我!我快要死了!"這少女真的怕了,這次偷跑出來剛一個月的時間,被車撞,被人虐,被磚頭扔,被刀剁,雖然每次都活過來,但是她明白,這是九命貓族的天賦,每一次其實就已經斷絕了一條性命,現在她只剩下僅有的兩條命而已.照這個速度,她已經堅持不過一星期了.

少女看著呼呼大睡的劉嵩,臉上露出了一絲矛盾.這男人是他偷跑出來後,第一個照顧她的人,而且還將自己的飯讓給了她.可現在自己血氣虧損的厲害,又是在至陰之日,如果不能得到一些純陽之氣,這次損傷又要掉一個境界了!"哥哥,我就要一點你的純陽之氣,我會報答你的!我就要一點,不會對你有多大的傷害,只要能維持住我的境界就行了!我不想再也不能化形,那樣我會死的."少女可憐兮兮的跪在劉嵩床前,說完便身子一縮,有化成了小貓的樣子,這時的小貓已經露出了本來的樣子,通體雪白,只有額頭上有一點黑毛.小貓直接鑽到了劉嵩的被子里,爬到了劉嵩的丹田之處.

劉嵩仍是處男一枚,白天喝了不少烈酒,再加上被女人刺激,難免的做起了菲麗的夢,不覺得下身靠上了暖融融的東西,毫無意識的便噴出了渾濁的液體.在被子中的小貓,正准備以至陰真元勾起劉嵩純陽精氣,在旁吸收,臉上就被噴上了一層漿液.這小貓怎麼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只是下意識的用爪子抹去,用舌頭舔砥.

臉上的漿液還沒有完全舔舐乾淨,小貓已經發現到身體的變化.體內的陰元肆意洶湧波動,竟被完全勾起,甚至出現了媽媽常說的陰陽交彙,龍虎交泰的情形,至陰真元竟出現了由陰轉陽的先兆,一絲元陽已經出現在妖丹之中.

小貓躥出被窩,直接化為人形,坐在牆角的位置,五心向天打起坐來,一時間身上竟有氤氳霧氣產生.體內陰陽相繼,至陰真元吸收著月色中的精氣,在體內逐步轉化出陽元,原本通體烏黑的妖丹,已經變成了黑金相間的的內丹,她知道,一旦內丹變為全金色,自己就能達到和母親一樣的金丹境界,便能妖氣內斂,白日顯形,不用再以本體示人.

打坐足有一個時辰,內丹中的轉變才逐漸停止,內視自己的內丹,足以有一半化為了金色,而自己舉手投足間,從未有過如此的精氣十足,就連身上的傷也完全恢複了."這是什麼仙丹?這哥哥明顯是凡人,怎麼能身具如此靈藥.陽元如此充沛,我要是能經常得到這種純陽靈藥的滋潤,不用多久就能化形大成,修成金丹."少女跪在劉嵩床前,心里暗想到."哥哥,今日多蒙出手相救,得以收留,又蒙賜飯之恩,苗苗銘感五內.可苗苗無意中吃下哥哥仙藥,修為大進,但苗苗本沒想盜取仙藥,可我也想修成金丹大道.哥哥明鑒!我白苗苗以九命貓族的妖丹發誓,只要我能修成金丹大道,一定加倍報答恩情視哥哥為主.請哥哥賜鮮血一滴!"說罷,少女向劉嵩深深一扣,化為白貓,鑽進劉嵩被子,張口便向劉嵩的手指咬去.

"啊∼,你個瘋貓!"劉嵩手指一疼,從春夢中驚醒,抬手便要向小貓打去,可一看到了小貓無辜可憐的眼神,便高起輕落,反而輕輕的撫摸了小貓的白毛,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反身睡了.這並不是因為劉嵩被小貓的眼神所迷惑,而是在他抬起手的時候,靈魂的深處便產生了和這小貓血脈相連的感覺,甚至能感到小貓的歉意和小心.一天來,小貓受傷,追打,逃跑,鑽進,再加上練功許久,也筋疲力盡,便鑽進劉嵩的腋下,靠著他的手臂安安靜靜的一起睡下了.

一覺醒來,劉嵩仍然頭痛欲裂,二鍋頭不是那麼容易干下去一斤的.剛要翻身,便覺得胸前毛茸茸的很是舒服,小貓紮在他的懷中,團成一個毛球.劉嵩寵溺的撫摸著小貓的背,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操!第一個和自己上床的異性哺乳動物竟然是一只貓!"昨天劉嵩給小貓洗澡的時候,已經分出了它的性別.

劉嵩已經盡量小聲的起床,可仍然吵醒了熟睡的白貓.小貓很擬人化的伸了一個懶腰,快速的擺動了幾下身子,精神完全和昨天被撿回來判若兩貓了."你的尾巴?"劉嵩看到小貓的尾巴,當時驚奇的叫了出來.他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臉,昨天明明記得這只貓尾巴被人砍斷,自己還專門給它買了杜蕾斯包紮,給他洗乾淨血跡,可這會兒看著貓尾竟然完好無損."操!難道我喝多了?"

劉嵩抱起小貓,仔細的看著它的尾巴,的確沒有受傷的痕跡,而這小貓也用頭輕輕的在他胸前蹭著,還不時的伸出舌頭舔弄著他.這小貓舌頭上仿佛有著倒刺一般,舔在身上麻麻癢癢,說不出是舒服還是難受.

劉嵩兩手舉起了貓,放在眼前."以後你就叫肥婆!".小貓聽到這個名字,拼著命的搖著頭,表達著自己的抗議."抗議無效!最終判決,你就叫肥婆了!你看看你的樣子."劉嵩說道.小貓不悅的從劉嵩手中掙脫,趴到床的一角,心里嘀咕著:"昨天看你挺好的,今天一起來就說我是肥婆,我哪里肥!我的身材很標准好不好!我叫苗苗!"可心里想著,她也絕不敢化形說出來,媽媽叮囑過她無數次,修成金丹之前,決不能在人前化形,否則必會引來追殺.

洗漱完畢,劉嵩穿戴整齊,今天是周末正好有招聘會,自己已經沒有資格坐吃山空了,找工作才是王道."肥婆,我出去了!不准在房間里瞎折騰!拉屎撒尿自己從窗戶出去!你要敢在床上大小便,我扔了你!"劉嵩對一直不搭理他,在床腳運氣的白貓喊道,他總是有一種和這小貓心意相通的感覺,甚至覺得小貓能聽懂他的話.

劉嵩出門不久,一陣氤氳寶光下,小貓又化作那渾身赤.裸的絕色美女,一人坐在床上!"哼!你叫我肥婆,你才是肥豬呢!自己住的地方跟豬窩一樣,還好意思說別人!你才在床上大小便了!你尿床到10歲!"少女嘟囔著,卻起身收拾著亂七八糟的房間.而在去招聘會路上的劉嵩,卻一個勁的打著噴嚏."操,誰在念叨我!有完嗎?"

    下篇:第二章 好可怕的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