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養個貓妖當老婆 第五十章 殺氣  
   
第五十章 殺氣

第五十章殺氣

說著,大鋼掏出了手機,開始播放著一段錄音."哈哈,走著瞧,我告訴你劉嵩,這次我們段家的仕途算是走到頭了!……告訴你,我的財產早就轉移到了國外……,反正橫豎都是死……"

原來,在大鋼的要求下,劉嵩的手機和他一直保持著通話狀態,大鋼走出房間後,一直站在房門外,從耳機中一直聽著屋內發生的一切,從機簧聲響起的時候,大鋼已經意識到事情不妙,直接向段哲的司機下手,那司機剛掏出槍,就已經被制伏.

而就在段哲將要開槍的一瞬間,大鋼沖進了房間,隨手從門口的吧台處抄起一柄飛刀,直接插中了段哲的腋下,段哲被劇痛刺激,便扣動了扳機,可是槍口卻遠遠偏離了劉嵩的身體.

劉嵩聽到槍聲響起,卻沒有中槍的感覺,下意識的將一直藏在自己袖口中那條赤火鞭向後拋去,赤火鞭直接纏繞住了段哲的雙腿.段哲全身的力氣瞬間被鞭子攝走,竟連再端起槍的力量都沒有了.

只不過在和民警講這些事情的時候,劉嵩自然將赤火鞭的橋段過濾掉了.而大鋼手中的電話錄音,已經將剛才房間中的一切,記錄的明明白白!

劉嵩走到段哲面前,俯下身去,撿起了那條紅色的繩子,頓時,段哲便感覺到力量有些恢複,可雙手已經緊緊的被民警扣住.

"警察同志,我相信事情的本末你們都已經知道了,有任何需要我合作的,我一定配合.不過我現在想回家洗個澡,被濺上一身血的感覺,很不爽!"劉嵩有些無力的說道.而轉身,又到段哲的耳邊,輕聲的說了一句:"段總裁,這就是世俗的力量!"

劉嵩雙腿依然有些發軟,大鋼攙住了他,向外走去.

就在民警發愣的一個瞬間,段哲不知哪里來的巨力,竟一把掙脫了民警的手臂,直接沖到了被踢走的槍前,一把抓住了手槍."別過來!誰也別過來,出去!你們都出去!"他用手中的槍揮舞著,對著警察喊到.

"段哲,你不要負隅頑抗了!你這是自尋死路!"幾個民警已經瞬間退到房間外面,隔著門向里喊到,而劉嵩和大鋼卻被留在了房間里,不敢動彈.

"段先生,我們是兩個人,你只有一把槍,不管你向誰開槍,下一個瞬間你都會死在這里,你能保證在這個距離下,用左手開槍,一定能要我們其中一人的性命嗎?"大鋼松開攙扶著劉嵩的手,向前逼近了一步!

"小子,你沒必要為了他跟我玩命,我要殺的是他,你給我躲開!"段哲沖大鋼喊道.

大鋼卻顯得毫不緊張,又向前逼近了一步,平靜的說著:"呵呵,段先生,莫說劉嵩是我的朋友,哪怕是一個陌生人,我作為一個老兵,也絕不會看著百姓生命財產受到威脅.何況您左手持槍,加上您現在的體力,能不能扣動這把54的扳機都是問題."

"你……你後退!要不我開槍了!"段哲揮舞著手中的槍,向著大鋼指來,此時大鋼距離他不過兩步的距離.

"段先生,我勸你不要這樣做,雖然畢竟您才50多歲,後面還有30年可以活了,好死不如賴活著,何必自尋死路呢?"大鋼臉上掛著輕松的微笑,一口白牙露出來,劉嵩卻發現,此時大鋼的山東口音都已經消失了,身上散發的氣息,讓人感到冰冷.

"沒有錯的!這是殺氣!這是只有殺過人才能有的氣息."劉嵩雖然看不到大鋼的表情,但是從他每一步的前進中,和面對槍口卻淡然處之態度,心中越發覺得,這個大鋼並不簡單.

"滾開!"段哲似乎也被大鋼的壓力逼到了崩潰的邊緣,高高的舉起槍,喊道.竟不自覺的向天放了一槍.

"啊∼"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從段哲口中喊出,就在他的槍口還沒有從天上降下來,大鋼一步已經逼到了段哲的身前,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順勢另一只手緊緊握拳,直接砸在了段哲的腋下.緊接著,握著段哲手腕的那只手,用力一扭,段哲的臉已經貼在地上,手臂被死死的握在背後.

大鋼用膝蓋壓住段哲被鎖住的手臂,一把奪過了槍,熟練的將彈夾取出,又反複拉動槍栓幾次,看著一枚子彈從槍栓下跳出後,直接用驚人的速度,將槍拆成了幾個零件,扔在一旁.

"外邊的警察,進來吧!"大鋼喊道.這時,茶室的門輕輕的被打開一條縫隙,一個碩大的黑色防爆盾牌,先伸了進來,一個全副武裝的特警,從盾牌的觀察窗上看著被大鋼死死制住的段哲,終于送了一口氣.

"槍呢?"特警躲在防爆盾牌後問道.大鋼向地上散落的彈簧,槍管,槍栓,彈夾揮了揮手,"都在這了!"

這是特警才放下盾牌,上前給段哲押上了手銬,而大鋼又攙扶起了劉嵩,"兄弟,你是怎麼了?讓槍嚇得腿軟也不至于成這個樣子吧!還邁不開步子?"

劉嵩擠出一絲苦笑,嘴上沒有說話,心中卻暗道:"我總不能告訴你,我本來已經沒有法力,卻強行將身體全部力量灌注在赤火鞭中吧!"

和警察約定,明天清晨到公安局說明今天的情況,配合調查,在大鋼的攙扶下,劉嵩終于走出了白宮會所,返程的路上,大鋼開車的速度明顯正常了很多.未回公司,大鋼直接將劉嵩送到了家中.

"兄弟,你跟我說實話,你那根紅繩子是什麼玩意,段哲說的你的身份又是怎麼回事?還有你和他之間所謂的斷子絕孫的仇恨又是怎麼回事."

劉嵩依舊無力的倒在床上,"大鋼,我當你是朋友,但是我也有自己的秘密,我的身份現在還不能告訴你,那紅繩子也的確不簡單,可我卻沒辦法和你解釋清楚,至于我和段哲的恩怨,我就不瞞你了."

劉嵩將段家昌如何給于佳下藥,然後被自己救回,自己無意中踢爆了他的鳥蛋,和後來段哲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如何打壓新海,如何買凶意圖殺死劉嵩的事情說了一遍.其中劉嵩自然的隱去了一切和修仙有關的事情.可這故事本身的真實,並沒有讓大鋼感覺到有什麼牽強的地方.

"大鋼,你是不是也和我說實話!我相信特種兵一定很強,但是這身殺氣卻不是訓練出來的,你到底是做什麼的,你剛才身上的氣質,已經不是一個普通的軍人了."劉嵩終于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兄弟,同樣有些事我也不能說明白,但是我的確是一個老兵,一個特種兵.至于你說的殺氣,我不否認,不過現在雖然是和平年代,但總有一些戰斗是不為人所知的!我便是處理這些戰斗的戰士."

劉嵩點了點頭,沒有繼續多問,吃力的伸出自己的手,拍了拍大鋼的大腿,"大鋼,今天我欠了你一條命!"大鋼卻露出一口白牙,笑了笑,"兄弟就別說這些沒用的話!再說了,你帶我過去,不也就是怕這一出戲碼?"

劉嵩尷尬的笑了笑,"大恩不言謝!以後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大鋼走後,劉嵩逐漸的恢複著自己的體力,心中也不免後怕起來.其實他在約段哲的時候,已經猜想到段哲一定會有過激的行為,他便是想賭一把,賭自己的命大.這也是在他知道了于佳沒有危險,心中最大的擔憂已經放下,才敢放手一搏,拿命去拼段哲自取滅亡的舉動.

體力恢複後,劉嵩獨自打坐起來,想著三陽升仙決的法門,原本認為自己一旦解決段哲的問題,便能一舉突破的分神瓶頸,卻沒有一絲松動.

"心中的無礙到底在什麼地方?我在世俗,究竟還有什麼不能放下的事情?"劉嵩心中呐喊著.

========================萎縮的分割,下方和正文無關==============

推薦第二天,昨天的成績不甚給力,大家多幫幫忙吧!

今天還有一章,預計在下午5:00之前,能給個收藏,推薦什麼的朋友,不要吝嗇呀!這月的最後一天了!給小二一個驚喜吧!

現在不少朋友叫囂著要爆我菊花了,餓死事小,失菊是大!

上篇:第四十九章 槍聲     下篇:第五十一章 與狼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