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養個貓妖當老婆 第三章 瘋和尚  
   
第三章 瘋和尚

第三章瘋和尚

地宮中,法明盤膝而坐.將手中念珠放至于佳胸前,雙目微閉,進入了入定狀態.

不消片刻,法明印堂處金光一閃,一寸許長小人瞬間鑽出,四下稍望了一下,便向于佳頭頂之處沖去,一閃莫入其中.

地宮中靜得落針可聞,法明老僧入定,一動不動,四位高僧手中的的金光,一直阻止著蓮台沖進于佳肉身,而劉嵩此時竟連呼吸都已經忘記.

足有半炷香的時間,一道金光沿于佳眉心竄出,以劉嵩的目力可以勉強看出是一小人手中抱著一枚圓珠向外飛出,直接硬闖過四名高僧設下的屏障,鑽進了蓮台之中.

片刻,小人又從蓮台飛出,莫入了法明頭頂.

"咳咳∼"兩聲干咳,伴著一口黑血,從法明口中噴出.

"師傅,你……"劉嵩問道.而法明輕輕的擺了擺手,打斷了劉嵩的話.

沉吟許久,法明才說道:"我沒事!好霸道的毒,就連我的羅漢元神都無法避退!"剛說著,又一口鮮血吐出.

有過片刻,法明的臉上氣色逐漸恢複,低聲道:"于佳施主的神魂已經進入蓮台,不過至陰師太……"

見法明欲言又止,劉嵩不覺急躁起來,"師傅,至陰師太她?"

法明誦了一聲佛號,"至陰施主果真大善,剛才老衲元神進入,事態將于佳施主一魂一魄交予我,卻不願離開于佳施主的肉身.師太說,若無她魂魄保護,只需刹那,于佳施主的肉身便化為一灘血水,再無半點生機."

劉嵩頓時心生感動的同時,又焦慮了起來,"那師太她?"

"至陰施主自言還可保于佳施主肉身49日,若49日我等無法為于佳肉身解毒,她自會棄體而出.施主還說,若我法門寺無法救其徒兒肉身,她便新仇舊恨一起算,拆我法門寺山門!"法明說著前半句,表情還算正常,而說到後面的時候,露出了一絲無奈.

"師兄,即使49日之後,至陰老魔從于佳施主體內出來,必將神魂大損,莫說拆我山門,就是我等將其鎮壓,也是輕松至極!"在旁守護的法空大師受到.

劉嵩頓時立起了眉毛,可沒等劉嵩開口,法明的一聲低喝先響了起來,"不可!師太雖墜魔道,卻菩薩心腸,舍己救人.若我等此時變作此打算,怎對得起佛祖?我說,若我等無法為于佳施主解毒,莫說至陰施主拆我山門,我等自己便拆掉山門罷了!"

劉嵩聽著法明的話,每一字都聲如洪鍾,沒見一絲波動,明顯是自心而發,瞬間也對之前種種釋懷了許多.

而法明卻起身,蜷在了大鋼的身側,同樣將手探在大鋼頭頂.過了許久,臉上露出了惋惜之色,緩緩起身,誦了一聲佛號"阿彌陀佛."

"師傅,如何?"劉嵩問道.法明卻微微的搖了搖頭,長歎一口氣,"這劉施主因為心志及其堅定,求生信念異常,才能堅持到此時.可他全身髒腑皆被劇毒所侵,非人力所能回天.相信不過近日便回歸我佛.阿彌陀佛!"

劉嵩頓時目無聚焦,雙腿酸軟的坐到了地上,抓起了大鋼的雙手.轉頭又向法明叫道,"師傅!一定有辦法的!他是特種兵,他的身體比一般的修士還要好!您想想辦法."

法明無奈的搖搖頭,"若不是因為他的肉身極為強韌,早已經化為血水腐爛.他能堅持到現在,已經是一個奇跡了!劉嵩,節哀順變吧,為師將親自為其超度,往西方極樂!"

"我不要他去什麼西方極樂!我跟他今生的兄弟還沒做夠!誰也不能帶走大鋼!"劉嵩抱起毫無生氣的大鋼,歇斯底里的說到.

地宮中陷入了一片沉靜.而忽然,小和尚慧一跑了進來."主持大師,外邊有個好像發瘋的僧人,非要往地宮闖來,我與他說地宮中正在修繕,可……"

沒等慧一說完,一個聲音便由遠而近飄了進來:"閑來淺酌無事愁,夢里把酒祭春秋.二兩燒鍋忘舊事,半壺散白寫新憂.尖莊與吾潛龍吼,杜康助我上高樓.五糧入喉化禪理,茅台上腦夢西游."

隨著聲音到了近前,一個手上提著葫蘆,身上散著酒氣,頭發已有寸長,胡子遮住大半張臉,穿著髒兮兮青袍的僧人東倒西歪的走了進來.

"早聽到這顆舍利,今日一見,一般一般."這瘋僧人遠遠看著散發氤氳之光的舍利,揚起一只手,揮動著.

此時劉嵩心煩無比,又看著來了如此一個瘋僧,更是煩躁.便起身迎去,而法明卻趕在他之前,一步跨到了瘋僧人面前,"這位大師有禮了.我等正在救人,請大師先去掛單,明日再來觀禮佛寶."法明雖然語氣客氣,但也是明明白白下了逐客令.

那瘋僧晃晃悠悠,竟一步繞過了法明的阻攔,躲過了劉嵩的身體,站到了大鋼身邊,"救人?讓和尚我看看!"瘋僧說著,便用足尖在大鋼臉上踢弄著.

劉嵩見此,大怒!一步過去,"你個酒肉和尚!滾開!"一把便向瘋僧推去,可那瘋僧好似酒醉摔倒,神體向後直直倒下,剛讓過了劉嵩的全力一推,又顫顫悠悠的站了起來.

"救人?這人沒救了!別費勁了!和尚我跟你們討一個姻緣,把這沒救的皮囊舍給我如何?"瘋僧搖晃著身子說到.

此時莫說劉嵩,就連法明也壓制不住火氣.若是常人也就罷了,此人還是一僧人,竟在佛寶之前,喝得滿口胡言.張口問道:"師傅既穿僧袍,自稱和尚,豈可在佛前飲酒,甚至滿口胡言!我法門寺佛門清靜之地,還請師傅速速離去."

那瘋和尚聽著法明的話,面露鄙夷,擺了擺手,癲狂的說到"什麼佛前飲酒?上星期喬達摩還在燃燈老禿那喝的五迷三道了.你們別攪和,這個皮囊,我化走了!"

"你個和尚,好無德行!竟口稱佛祖俗名!師弟們,將他請出山門!"法明大怒,向四位大師說到.

四位大師同時起身,向這瘋和尚肩頭抓取,而這瘋和尚看似極緩慢的動作,卻躲過了四位大師的手掌,從人堆中鑽了出來.看似巧合,又似故意.而四位大師又向瘋和尚抓過的時候,這瘋和尚卻俯下身子,喝了一口酒,又從四位高僧的包圍中鑽出.

"大師即是高人,便請明言所來何事!"一連三次笨拙而又巧妙的躲避,法明怎會在看不出端倪,開口問道.

那瘋和尚顛了顛手中的葫蘆,"什麼高人不高人,我只想要這個人!"說著又指了指地上的大鋼.

劉嵩一步橫在了瘋僧和大鋼的中間,"不管你是誰,躲我兄弟遠點!"

"你這小子,太著像了!這人在你們這,若能活到明天清晨,便是你們的福祉,到不如給我了一段因果!"瘋和尚說著,拍了拍劉嵩的肩膀.

劉嵩剛要開口,法明卻問道,"敢問大師與這劉施主有什麼因果未盡?"

瘋和尚用手抹了抹鼻涕,又擦到了自己的身上,含含糊糊的說到:"我有一靈獸,看上這小子,說他心志堅韌,有從龍之心,想要這小子陪他玩玩,解悶."

劉嵩大怒,讓自己兄弟陪靈獸解悶,怎能了得,當時雙目圓睜,開口便要罵道:"你個瘋和尚!快點從這滾出去!我不管你是什麼高人,侮辱我的兄弟,我決不饒你!"

法明卻一把拉住了劉嵩的手臂.擋在了劉嵩面前,說到:"劉嵩,不得無理!".

上篇:第二章 又上法門寺     下篇:第四章 降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