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養個貓妖當老婆 第十七章 玄武  
   
第十七章 玄武

第十七章玄武

靜逸的山谷,一座洞口前,劉嵩恭敬的喊道:"法門寺弟子劉嵩,求見玄武大士."

許久,洞口傳來了一陣輕柔的腳步聲,一個曼妙的身影由遠及近走了過來,劉嵩見此人影,一驚,"你怎麼會在這里?"

那女子臉上露出一絲戲虐的表情,"你個沒良心的,還記得我呀!我怎麼就不能在這?"劉嵩聽著這曖昧無比的話語,臉上露出一絲無奈的表情,"還沒請教姑娘名諱."

少女一聽,笑得猶如引領一般,看得劉嵩心中發毛,"你把人家都看光了,現在才想起來問我叫什麼?"

劉嵩一臉無辜的尷尬."姑娘,那日只是情急,不過在此處再見到姑娘,相比那日姑娘遇險也是對我的考驗吧!"

少女輕輕一笑,"哼,算你還不是那麼傻.跟我進來吧!"說著,領著劉嵩向山洞內走去.

山洞入口很小,走進後,一個個岔路,仿佛迷宮一般,劉嵩緊跟著少女身後,唯恐一步走錯,迷失在其中.

如此複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盜用陶淵明幾句話,相比陶大在天之靈,不會降下雷劫劈我.)

足下溪水潺潺,升起青煙渺渺,似乎已經離開了凡間,到了傳說中的天界一般.

山洞外,明明是深夜時分,而此地卻仿佛白晝一般,看不出什麼地方在散發著光暈,柔和,溫暖.

跟在少女身後,遠遠一座草廬在薄霧中現出了輪廓,少女轉過頭面對劉嵩說到:"你在這等一下,我去通稟一聲."劉嵩點了點頭,安靜的立在遠處,看著少女向草廬走去.

許久,空氣中飄來一陣輕柔的聲音,"外邊的三人,進來吧!"這聲音仿佛帶有著一絲魔力,令人覺得無比舒適,恬靜.

劉嵩背起于佳的肉身,一手輕撫著胸前的蓮台,深吸一口氣,向草廬走去.

跨進籬笆院,一股清香撲鼻而來,頓時令劉嵩神清氣爽,四下望去,院中落英繽紛,地上栽著各種奇花異草,爭奇斗豔.那少女已經站在門口迎著劉嵩."進去吧,祖師姑一會兒就來見你們."

劉嵩躬身施了一個禮,便背著于佳的肉身來到草廬之中,坐到了靠窗的一張椅子上.順著窗口,看著後院,一個老婦正在辛苦的搬弄著後院的花盆,步履蹣跚.

劉嵩見此,馬上繞到後院之中,"這位婆婆,我來幫您?"劉嵩雖然知道在這里的人,應當都不簡單,可看著這樣一位已經有些駝背的老人,搬弄一個個粗重的花盆,總會不落忍.

老婦抬起頭,打量著劉嵩,"行!你幫我把這盆曼陀羅搬到那邊去吧!"說著,指著身邊的一個足有半米直徑的大花盆,對劉嵩示意著不遠處的一個木架.

劉嵩挽起袖口,彎腰便向那盆曼陀羅抓去,可就要直起腰的瞬間,心頭卻升起了一股詫異,以他的身體,莫說是一盆花,就是一塊巨石,想要搬弄起來也應該不難,可是他使足了力量,這花盆卻似紮根在地面一樣,竟紋絲不動.

老婦看著劉嵩,依舊面無表情,只是輕輕的捶打著自己的背,劉嵩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氣,又加大了幾分力氣,用力端起,可這花盆只是移動了寸許,又被他無奈的放下了.

劉嵩此時,被這花盆搞得極度郁悶,干脆運起了三陽決,將法力灌注雙臂,又要抓去,可此時老婦一把拉住了他,"在靈草園切勿動用法力,若讓這些靈草吸收到你的法力,非都要跑了不可!"

劉嵩一怔,馬上散去了法術,可看著這一盆無法估量重量的花,露出了為難的神色.老婦則俯身向花盆抓去,似自語般說到:"這曼陀羅不喜歡你的脾氣呀!不願意讓你動他!"

劉嵩聽著,看著老婦將花盆從地上搬起,一步一步向木架走去.雖也露出吃力的神色,但仿佛只是背著花盆本身的重量所壓,卻沒有剛才他遇到那種萬斤般的重力.

老婦蹣跚著走著,口中還猶如自語般的念叨著:"天下萬物,都有靈性,猶以草木最為純潔,嬌嗔,恐懼,急躁,執著,欲望這些都令草木所不喜,你自然搬不動他!"

劉嵩聽著,老婦沙啞的聲音,卻仿佛一記記重錘砸向了自己的胸口,"嬌嗔,恐懼,急躁,執著,欲望".想著這幾個詞語,再看看自己現在的狀態,劉嵩一瞬間似乎明白了什麼,可這一絲靈感,又仿佛水月一般,自己剛剛觸碰到,卻又消失不見.

"謝前輩點化."劉嵩由衷的說道.

此時,老婦也已經放好了那盆花,直起了背,微笑著看著劉嵩."跟我進屋吧,看看你那兩個朋友去吧!"

劉嵩聽此話,一怔,"前輩就是……"

老婦清咳一聲,"我就是你想找的老鬼蛇,隨我進來吧!"

劉嵩忙施禮道:"不知前輩就是玄武大士,晚輩剛才無禮了!"老婦卻擺了擺手,向屋內走去.

草廬內.一束清香燃起.

于佳的肉身平靜的懸浮在房間中央,胸前放著一尊氤氳發光的蓮台.其側一個老嫗將粗糙的手,搭在于佳的腕脈上.

劉嵩一直注視著老嫗每一個動作,企圖從她的表情中讀出些什麼.可老嫗許久過去,臉色毫無半分變化.直到將手收回,回到椅子上做好後,才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劉嵩一臉焦急,問道:"玄武前輩,她……?"

老嫗清咳一聲,淡淡的搖了搖頭,輕聲說到:"這具皮囊廢了."

猶如五雷轟頂一般,劉嵩的目光瞬時凝固了,只在一個瞬間,雙眼便模糊了起來.千辛萬苦,走到了這里,卻得到了這樣一個答案,若是其他人給出也便罷了,可關鍵是說出這話的是玄武,是人世間碩果僅存的幾名真仙人之一.

看著雙目已經失去了焦點的劉嵩,老嫗卻輕輕的搖了搖頭,"你個年輕人怎麼這麼不淡定?我只說這具皮囊廢了,又沒說你的兩個朋友沒救了!"

一個一個字,傳到劉嵩耳朵里,劉嵩又如被冷水澆頭一般,瞬間站了起來,"玄武前輩,你是說?"

老嫗緩緩道來,"皮囊廢了,重塑雖然極為耗力,但以我神通,也並非難事.可是現在這皮囊中存的一魂一魄,已然油盡燈枯,難呀!"

玄武的話,又如晴天霹靂一般,在劉嵩識海炸響,于佳肉身內,一直存著至陰師太的一魂一魄,如此一來,至陰師太豈不是……

劉嵩已經不敢向後繼續想,忙跪倒在地,"玄武大士,請您務必救肉身內的魂魄,至陰師太對我和我妻子有恩!"

老嫗卻輕輕搖了搖頭,"這不過是一魔修,你何必如此執著?我為你妻子重塑肉身便罷了,這魔修由他去吧!"

劉嵩卻一臉不甘,從牙縫里擠出來:"玄武大士,在我看來,沒有仙魔之分,只有善惡之別.至陰師太,雖然曾墜入魔道,卻早已經回歸正途,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她雖然奪舍了我的妻子,算是與我有大仇,但這也只是她的無奈之舉,卻沒有傷害到我妻子分毫!請您無論如何救他,不管要付出如何代價,我也願意一試!"

玄武輕輕歎了一口氣,"除非有王品龍芝,溫養靈魂,否則就是我也無能為力!"劉嵩聽著,頓時一怔,"王品龍芝?"口中下意識的喚出.

就在前幾日,他剛剛換取了一株王品龍芝,可他已經將這株龍芝送給了忘塵救他妻子,可如今他到哪里去找王品龍芝?

"玄武大士,請問您到何處可以尋來王品龍芝?"劉嵩問道.老嫗卻輕歎一聲,"王品龍芝只有武當山可以產出,而唯一一株,在幾天前已經被人挖出,我算定此人還沒離開武當山,據此不足百里,若你此時去奪,天亮前趕回來,那魔修應該還有一線生機!"

"大士,是否還有其他辦法?實不相瞞,那株龍芝是我親手贈與他人,我豈能奪回?何況那人也是救他的道侶,將心比心,我實在做不出這等事情!"劉嵩稍稍沉吟,一字一頓的說到.

老嫗卻陷入了沉吟,"除了此法,只有一種方式可以救這魔修,不過對救他的人,傷害極大……"

劉嵩聽了,一喜,"請玄武大士明言,如果只是傷害,我願意!若不是至陰師太,我已經死在了狐族修士手中,哪還有今天的會面!"

"你還沒問我到底要付出什麼代價就?"老嫗看著劉嵩,問道.劉嵩卻輕笑了一聲,"既然您說傷害極大,想必沒有性命之憂,既然如此,有什麼我不能舍的!請玄武大士救師太!"

老嫗一怔,慢慢的說道:"想救這魔修,必須用精純的靈魂之力溫養他的魂魄,需要分神修士十萬念頭,才能護住這魔修的一魂一魄,你要知道十萬念頭代表什麼!你雖為一元無損的神念,可若失掉十萬念頭,修為也將止步如此."

劉嵩聽著,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玄武大士,十萬念頭又如何?我失掉十萬念頭,仍是分神修士,雖然無法寸進,也有幾百年的陽壽了!相比至陰師太最重要的一魂一魄,又算得了什麼?請大士教我如何去做."

"那修界的大難呢?你要知道,你身負整個修界的存亡!"老嫗厲聲問道.劉嵩卻輕笑一聲,"莫不說我是不是那個救世大能,即便我真的是那個人,如果我連對自己有恩的人都無法救,還談什麼救世?何況,我相信邪不勝正,即使沒有我,也會有新的大能應運而生!玄武大士,你教我如何做吧!"

(有人猜出了劉嵩遇到的人是那個女孩,可是卻沒有人猜出那女孩究竟是誰.在這里留下疑問,繼續猜.下一章的題目是《再娶個老婆》,懸念還是要有的!

今天已經四朵紅花,再來一朵,今天就能公布答案了.大家給力不?)

上篇:第十六章 無法無天     下篇:第十八章 再娶個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