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養個貓妖當老婆 第二十七章 想死?沒門!  
   
第二十七章 想死?沒門!

第二十七章想死?沒門!

忘塵一盆冷水澆下來,劉嵩當時一怔,他知道苗苗的速度很快,可當時他只是元嬰期,便認為苗苗的速度是因為突破分神而達到的,可聽到忘塵如此說,自然不會無的放矢.難道苗苗的修為真的在自己之上?

忘塵看出劉嵩的疑惑,輕笑著解釋道,劉嵩一直以來,修為提高的雖然算是神速,而且奇遇不斷.可在修煉中,雖然拜了法明為師,可法明畢竟是佛家修士,並沒給他什麼真正的指點,更多的都是劉嵩自己摸索而來.

而苗苗自有便在母親的指導下修煉,雖然她現在的功力已經超越了白仙茹,可白仙茹的經驗和九命貓族千年傳承的功法道術,卻是最適合苗苗的.更關鍵的是,苗苗不但傳承了神獸白虎血脈,取得白虎神體,而且還得到了白虎大士三年的親自指點,單憑這一點便不是普通修士可能達到的了.

劉嵩聽著,輕輕的點了點頭.而忘塵卻繼續說著,"如果你仍然是以前的修煉方式,最多三年,你連那朱雀傳人和于佳都不是對手了!"

忘塵說到劉嵩三年後,即使面對冰冰和于佳都不是對手,當真傷了他的自尊心.

劉嵩馬上反駁,"他們只不過是身具神體而已,我的體質也不輸給他們!論修仙我的時間可比他們要長!"

忘塵輕笑一聲,"那朱雀傳人,在覺醒的時候便有傳承記憶,除了功法之外,還有各種經驗,法術的傳承,天生已經有了最好的老師,也有了最配合自己血脈的神通.而那個重凝肉身的,現在正接受我師傅的單獨指點,你覺得他的進步會比你慢?"

劉嵩沒有任何可以反駁的話,只是蹦出了一句:"可我也是無漏聖體!"

忘塵輕輕搖了搖頭,"無漏聖體是天地間最出色的體質,無可厚非.可是每一種體質都有與之最相配的功法,可無漏聖體的功法誰也沒有!何況,神獸傳承的神體,配合神獸特有的功法,根本不存在瓶頸一說,可無漏聖體每一次提升,依舊有瓶頸存在."

劉嵩咬著自己的嘴唇,眼睛向遠方看去.許久之後,他深吸一口氣,一字一頓的說到:"蛇將軍,放心吧!我絕不會讓他們把我落下,沒有適合無漏聖體的功法,我便自己創出來一套!"

忘塵臉上輕松的表情,收了起來,輕輕的點了點頭."這是你的宿命!劉嵩,你叫我蛇將軍也好,叫我死泥鰍也罷,這一年我希望能敗在你的手上,要知道現在上界也人心惶惶,此次冥河降世已經這麼久,可我們仍找不到他到底附身在何人身上,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劉嵩搖了搖頭.忘塵繼續說到:"這表示著兩個可能,第一個可能便是冥河所附身的魔頭現在仍沒有成氣候,氣息還不壯大.另外一個可能便是冥河所附身的根本不是魔修,而是其他存在,厚積薄發,突然發難."

忘塵說著,如果是第一種可能,能算是一個好消息,因為即使是冥河一般的存在,也只能令所附身的人修為速度極快,卻也無法瞬間達到大成境界.而若是第二個可能,人世間所面臨的威脅,將會更大.天地間最可怕的不是敵人的強大,而是敵人的未知.

千里之外,苗疆億萬大山的郁郁蔥蔥中,卻又一片不毛之地.

地上早已經是焦黑顏色,一個看上接近人的怪物,雙眼呈現出血紅的顏色,身上覆蓋著一層厚厚的角質.雙手正插在一個烏黑的壇子中.

壇子內,幾十條鮮紅的蜈蚣,正在撕咬著人形怪物的雙手,這怪物手指破損的地方,流出了好似瀝青一樣烏黑的腐臭的血液.

許久之後,這幾十條蜈蚣,慢慢的停止了動作,仿佛失去了生機一般,而這泥潭中也聚集了小半壇烏黑的血液.這怪物伸出雙手,端起泥潭,將那小半壇黑血連同幾十只蜈蚣一飲而下,而後貪婪的擦著自己的嘴.

片刻之後,這怪物身上覆蓋的黑色角質,慢慢的褪去,好似進入了皮膚一般.怪物也漸漸的恢複了人的皮膚,可皮膚上仍沒有一絲光澤,粗糙中帶著烏青的顏色.若劉嵩在此,一定可以認出,這便是曾施展毒域遮天的段家昌.

忽而,一個少年出現在段家昌不遠的地方,用蒼老的聲音向他叫道:"徒兒∼"

段家昌稍稍回過了頭,眉目中露出一絲陰冷,輕哼一聲.那少年馬上改口道,"對……對……對不起……,段少爺!"

段家昌微閉著雙眼,向少年冷聲說到:"我是念在你傳我功法的份上,暫時留著你的性命,別以為你打算把我靈智磨滅,修成傀儡,我不知道!你若現在好好配合我,不起邪念,我還可以幫你報仇,屠盡中原修士,否則,你便早早到下界找你的兒子去吧!"

毒童子聽著段家昌的聲音,身體竟不由的顫抖起來,連連稱是.

"我讓你去尋訪劉嵩可有消息?"段家昌冷聲問道.毒童子戰戰兢兢的答道:"只是聽說他沒有死在毒域之下,曾經出現在法門寺,可是離寺已經數月,仿佛人間蒸發了一般."

段家昌面無表情,"繼續去查,這劉嵩是我的一大業障,若不滅他,我難突破到毒聖境界,按照現在我修煉的速度,三年之內,成就毒帥巔峰,毫無問題."

毒童子小心的應承著.片刻後,好似想起什麼,突然說到:"段少爺,蔣小姐又有5天沒有進食了.再下去恐怕……"

段家昌眼中寒光一閃,"知道了,沒你的事了!"

毒童子長出一口氣,雙手抱拳施禮後,化作一陣黑霧離開了.段家昌也原地打了一個轉,轉眼間出現在一個山洞之中.

山洞內,一張石床上躺著一個清麗的身體,正是蔣曉婷.蔣曉婷此刻消瘦非常,面無血色.雙腳被一個厚厚的鐐銬拴住,鐵鏈的另一頭便是這張石床.

段家昌走到窗前,伸手抓起蔣曉婷的長發,將她身子直接提了起來,另一手狠狠的在蔣曉婷的臉上抽打著."你個婊子,想死,沒這麼容易!"

蔣曉婷無力的掙紮著自己的身軀,哀求著:"段少爺,你饒了我吧!我保證不把任何事說出去,你放過我,求求你了!"說著,蔣曉婷的臉上已經爬滿了淚水.

"放過你?呵呵."段家昌陰冷的笑道,"你知道我最恨的是什麼嗎?是背叛!你他娘的是我的女人,卻跑去跟劉嵩!想給我戴綠帽子?你就給我好好活著吧!早晚我要當著劉嵩的面,生撕了你!"

蔣曉婷哭訴著:"段少爺,我沒有,我跟劉總是清白的!我只是在他那上班而已,你相信我!求求你,放了我吧!"

段家昌沒有理會蔣曉婷的淚水,直接從床邊的盤子里,抓過一個饅頭,扒開蔣曉婷的嘴,直接將饅頭整個塞到里面,用力的向下捅著."想死!在我面前,你連死的自由都沒有!"段家昌陰冷的說道,轉瞬便消失在山洞之中.

山洞里,只剩下蔣曉婷跪在床上,不住的抽泣著,嘴里念叨著,"劉嵩,都是我錯了,求你來救我吧!"

不遠處的另一個山洞中,毒童子正在反複翻看著手中的羊皮卷,他一直不知道自己究竟錯在什麼地方.按照功法中的記載,將毒傀儡連成毒帥之後,傀儡應該已經沒有什麼靈智,他應該可以如臂使指一般的控制,可這段家昌的靈智好像沒受到任何傷害,反而了解了他的用意.

雖然目前毒童子的修為算起來還略高段家昌一籌,可段家昌的毒功極為特殊,若真的放起對來,毒童子能得到的最好的結果,只不過是同歸于盡而已,最有可能的則是被段家昌毒死在當場.

唯一算是還不錯的消息,便是這段家昌答應為自己報仇,屠遍中原所謂的正道人士.

上篇:第二十六章 比烏龜還慢     下篇:第二十八章 于佳的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