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養個貓妖當老婆 第三十七章 傳承?覺醒?(今日第四更)  
   
第三十七章 傳承?覺醒?(今日第四更)

第三十七章傳承?覺醒?(今日第四更)

一身赤紅的朱雀,看著劉嵩和冰冰兩人,嫵媚一笑,輕輕的擺了擺手,"好了,干什麼這麼正式,來來,坐!我不跟那個鬼蛇雜交品種一樣,到哪都賣個老,裝個大.都放松一點."

朱雀聲音中,似乎摻雜著一種魔力,熱情中帶著柔媚,之聽著他的聲音,便讓劉嵩有一種血氣翻滾的感覺,尤其是看到那對桃花眼,更讓他覺得一種蝕骨銷魂的媚色.

分賓主落座,朱雀的目光一直在劉嵩的身上上下打量著,不時還輕輕的點著頭,口中發出輕輕的嚶嚀之聲.更讓劉嵩覺得心中有些發毛.

朱雀輕輕一笑,"好了.想必你們還不知道來我這干什麼.其實,在你們到玄武那的時候,已經踏上了傳承之路.而我這就是你們傳承之路的第二站."

劉嵩一怔,"傳承之路?傳承什麼?"

朱雀面如桃花,"我說錯了,對她這里是傳承之路."朱雀看了看冰冰,稍一停頓,又對劉嵩說到,"對你,便是覺醒之路了."

這一說,劉嵩更是摸不著頭腦,其實冰冰本身在覺醒了朱雀身體的那一刻,就算是得到了朱雀的傳承.這"傳承之路"還容易解釋一些,可是說到自己的"覺醒之路",卻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便向朱雀問著.

朱雀淺淺一笑,柔媚萬千,"你覺得憑你一個凡人,踏足修煉不足5年的時間,就能獲得無漏聖體,得到四大守護神獸血脈傳承的擁戴,難道是正常的嗎?"

這一問,劉嵩便怔住了,一直以來,所有人都在說自己有"大機緣",是"救世大能",甚至說自己"身負妖仙魔界的存亡",可究竟這機緣是什麼,卻從未有人和他說過.

尤其是苗苗繼承了白虎血脈,冰冰傳承了朱雀神體,而于佳也得到了玄武的真傳,就連大鋼都被降龍羅漢引走.自己身上發生的一切,足已經夠寫一本都市仙俠小說了.

朱雀沉吟了片刻,靜靜的說到:"其實,你從來就不是普通人.因為普通人只能影響到自己的命運,卻無法影響到身邊的人.我可以告訴你,如果沒有你的出現,就沒有白虎傳承,朱雀覺醒,也沒有玄武塑體,當然也不會有那個小龍人的誕生."

聽到這里,劉嵩一愣,馬上問道:"小龍人?你是說大鋼?他怎麼了樣了?"

朱雀輕笑道,"放心,他過得很好,兩月前我還去了青龍那里,看到這個小龍人.他的基礎簡直和太好了.我都想把他搶過來傳承我的功法了.可是看著這小姑娘,我是更喜歡,小姑娘,以後你就叫我雀姨就好了.你還沒說你叫什麼了."

聽到這,冰冰一陣臉紅,起身施禮,"雀姨,我叫宋凌冰,您叫我冰冰就好了."

朱雀點了點頭,"別總站起來了,都坐,都坐."擺了擺手,又繼續向劉嵩說著.

按照朱雀所講,劉嵩其實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凡人,而是繼承了一位大士的意志,為了這次劫難應運而生.因為這位大士本身的氣息,自然影響到了四大神獸的血脈傳承出現.

而劉嵩在突破分神之後,已經算是一名大修士,開始具備了覺醒自身能力的時候.而四大神獸便是為他開啟覺醒之門的導師.一旦劉嵩所繼承的意志可以完全覺醒,便有化解這次劫難的機會.

聽著朱雀的話,劉嵩越發感到一種云霧繚繞,分辨不清的感覺.一直以來,自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難道自己身體中還有另一個人的存在?難道那份意志覺醒後,會侵吞掉自己的本性?這讓他不免擔心起來.

可朱雀卻輕笑著解釋著,那大士繼承給他的,只有意志,卻沒有意識.這是一種精神,而這種精神,即使是現在的劉嵩也是存在的,只是沒有讓意識成為力量,進行升華而已.

同樣的,比如冰冰在覺醒了朱雀血脈之後,也繼承了朱雀的意志在生命中,可這種意志,並不會影響到冰冰的本身.她還是她,只是精神變得更加凝練.

劉嵩輕輕點了點頭,問著:"那我繼承的那位大士是什麼人?很強大嗎?"

朱雀卻只是一笑,"當然強大,他是真正的男人,永琲滬^雄.而現在,還不是告訴你的時候,因為這一切,需要你自己的覺醒,才配知道.你現在要做的,就是修煉,提升自己,讓自己成為真正的強者.只有那樣,你才配擁有他的威嚴."

這幾句句話,朱雀的聲音中,已經失去了那種柔媚和性感,留下的只有無盡的敬仰和崇敬.劉嵩從朱雀的語氣中,便感受到了那人對朱雀有多麼重要.堅定的點了點頭.

"您放心,我劉嵩沒有別的優點,也沒有別的本事.唯一說得過去的,就是一股拼勁,我不信有什麼事情是我做不到的!"劉嵩一字一頓的說著.

此時,朱雀的目光中,閃過了意一絲迷離之色,黯然了許多,靜靜的點了點頭."嗯.你真的好像他!"

三人聊了一會兒,朱雀便話鋒一轉,"你們的住處已經安排好了,從這里一直走過去便是了,今天你們先適應一下我這小島的環境.明天天亮時分,你二人便到我這里,我來為你們安排修煉."

朱雀指了指一旁一條小路,劉嵩和冰冰施了一禮,便離開了這座寬大的山洞,向自己的住處走去.

曲徑之中,劉嵩感到自己一直在向下走著.周遭的溫度仿佛又有些許升高.但此時在這件紅袍的保護下,劉嵩並沒有感到有多麼難過,只是微微灼熱而已.

走了許久,一座紅色的石門立在前方劉嵩拉著冰冰邁步進去,頓時一股熱風撲面而來.仿佛一把火在臉上燃燒一般.就連一直對溫度表示舒服的冰冰也在這一刻,停下了腳步.

看著房間內,布置的還算溫馨.一張碩大的玉床,晶瑩的表面下,似乎有紅色的粘稠在不斷流轉.仔細看去,竟是有岩漿翻滾.而房間內所有的擺設,似乎都和剛剛在朱雀那里做過的椅子一般,是熔岩所凝固.

劉嵩邁步向屋內走去,這里的地面,比朱雀在的山東,更加柔軟,仿佛厚厚的地毯一般,可是他赤.裸的雙腳,卻清晰的表達著下面的溫度.雖是無漏聖體,也無法對熔岩的燒灼置之不理.

"操,熱死了!這他娘的是在火山中心呀!"劉嵩罵了一句.

而冰冰此時也出現了將要窒息的感覺每吸入一些空氣,都仿佛能令內髒翻滾.

兩人努力的平靜自己的動作,想走到床那邊休息一會兒.可屁股剛一碰到床,刺啦聲過去,便聞到一股烤肉的味道,劉嵩雖然還隔著那件朱紅的袍子,卻也被燙傷了一塊.

"冰冰,你說這床有多少度?"劉嵩滿臉無奈的問著.冰冰小心的用手觸碰著床面,當時便一臉迷茫."哥∼按說我繼承了朱雀的血脈,應該不怕任何火屬性了,可這床我也躺不了呀!"

劉嵩苦笑著搖了搖啊頭,"看來咱們的休息是無望了!"

這一夜,劉嵩冰冰兩人,一直在房間的地上打坐著,封鎖著自己身體的感知,將意識集中在識海之中,努力的不去感受著熱量的侵襲.

天一亮,兩人從房間走出的時候,仿佛到了天堂一般,飛快的向前一日的山洞走去.

朱雀已經等在這寬敞的山洞中,看著兩人有些狼狽的樣子,不由得媚笑了起來,"哎呦,瞧瞧你們,昨天沒睡好嘛?是不是洞房了一整夜."

(感謝hehe的紅花,加更兩更已經送上!順便求三月一日紅花,推薦,打賞,我下個月不想默默無聞了.)

上篇:第三十六章 朱雀!     下篇:第三十八章 冰冰!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