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清秋牧歌 第二卷 江湖 第五十二章 釋然  
   
第二卷 江湖 第五十二章 釋然

夜,靜悄悄的.

湖邊大青石上一堆柴火燒得正旺,偶爾爆出"啪"一記聲響,給涼爽的月夜又增添了幾分幽靜.

牧歌拉著千魂手臂,盯著緊緊扣在手腕的袖口糾結,勁裝通常要麻煩一些.

"撕~"一聲劃破了夜空的甯靜.

牧歌扯著半片黑色衣袖抽抽嘴角嘿嘿笑著,終究還是這樣來得爽快.

千魂一手托著下巴,唇角依舊微微勾著,烏溜溜的眼珠一轉不轉地盯著牧歌,如沐春風般的悠閑,似乎撕裂的衣服不在他身上又似乎手臂上的傷口僅僅是個蚊子包.

牧歌低頭吹了吹傷口,掏出一只小瓷瓶,"這個是上次墨大夫給的金瘡藥,我自己都舍不得用."亮晶晶的眸子,認真的語氣,似乎瓶子里裝得是那起死回生的靈丹妙藥.

"嗯."千魂笑眯眯地點了點頭,就算是天下第一的金瘡藥也解不了手臂傷口上的毒,清月教竟也會用毒.

牧歌小心翼翼地將金瘡藥灑到傷口上,細心得連她自己都覺著匪夷所思.敷藥包紮一系列動作完成額頭上竟冒出了一層細汗,真累,估計繡花會更累.

"好了.不要碰水,不要吃醬油,不然會留疤."牧歌擦了擦汗,大夫似地細細叮囑道.

"娘子不照顧我麼?可是救你才受的傷."千魂收回被蹂躪成豬蹄般的手臂,擱至膝蓋上,喜滋滋地盯著牧歌,為何是喜滋滋的只有他自己知曉.

無以反駁的理由,無辜純善的眼神,讓人怎能忍心拒絕.

牧歌語噎,盯著他毫無雜念的,就是不知該說些什麼.心中突然湧起一種奇怪的感覺,為何他的臉看起來沒有以前欠扁了.

"既然娘子同意,那就一起去彩菱閣,等我傷好了再走."肯定的結論再不容人辯駁,春風般的笑容不迷死人也能醉死人.

"為何不回棲霞洞?"牧歌自然而然就問出了口,只是奇怪,真的只是奇怪,明明是棲霞洞的少公子為何要去彩菱閣.

"有事."千魂只簡簡單單地回了兩個字,不是不想解釋,而是解釋了依著她的性子必定不會感興趣,還不如省點口水.

牧歌撇撇嘴拾起一塊木頭丟到火堆中果然懶得再問,有時候知道得多了未必是好事尤其是對方不願透露之時.火焰忽明忽暗的,映著清瘦的臉頰微微泛起了紅暈.

紅撲撲的臉蛋,專注撥火的神情,仔細看她長得倒也不錯.有時候看起來挺機靈,有時候又會犯傻.爽快得像個男子,卻又時時刻刻透出些許女子的柔情.明明純白的像張紙卻又心心念念地想要闖蕩江湖.江湖怎會像她想的一般簡單.像她注定要受傷.不想管她卻又忍不住擔心.這輩子怕是逃不了了."楊簡回無極門了."千魂輕歎終究還是說出了這句深埋心頭的話.

心猛然間被抽動仿佛又被刀狠狠割了一下.牧歌握著劍停住,半晌輕輕哼了聲,"恩."

千魂不再說話只看著她,曾經很多次在青云山後山竹林看到她與她楊簡師弟拆劍招,好像還有一個小胖子,聽她叫他任逍遙,三個人無憂無慮的很快活,那時的她天真無邪,清澈透明的眼神中讀不出哀傷與憂愁.只是此刻她依舊笑著卻多了份陌生,抗拒的陌生.

"天亮了就去彩菱閣?"牧歌抬起頭笑著問.

"恩."千魂微楞,有些意外她的坦然.

"恩,好的."牧歌又低下頭繼續撥弄炭火.還未殺了龍霸天替楊簡報仇,怎能回無極門.師父交代的任務也沒有完成,就算只有一人該做的事總要做完.

"不如今夜就成親,成親之後浪跡天涯吧."千魂笑嘻嘻地湊近牧歌.

火光中兩只烏溜溜的眸子越發閃亮,眸子中隱約還能看到她的影子,牧歌怔怔地看著眸子中的影子,差點就要相信.

"我餓了."千魂揉揉肚子,語氣竟像是在撒嬌.

牧歌抽抽嘴角,果然是惡作劇,他還是很欠扁,"等著我捉幾條魚回來烤烤."

"恩."唇角弧度越發深了些,千魂笑眯眯地托著下巴,經常不乖,此刻倒蠻聽話.

牧歌不再啰嗦直接提著龍吟劍往湖邊走去,夜黑風高的,抓魚或許比找鳥獸更加方便一些.

"娘子小心."帶著笑意的語氣聽不出絲毫擔心倒更多了幾分調侃.

"別講話把魚都嚇跑了!"牧歌回頭懶懶回了句便不再理他,蹲到湖邊專注地盯著湖水等待時機.

好在湖水不是很深,憑借著鷹一般的視力,毫無費力地插上了五條魚.晚餐搞定心情亦跟著舒爽了幾分,牧歌哼著歌蹲在湖邊將魚整了乾淨,依次插到龍吟劍上凱旋歸去.

方才轉身,湖面便掀起了一圈圈的波瀾,不大卻在風平靜寂的月夜顯得有些詭異.牧歌拔腿就跑.

樹葉一陣輕晃,一道白光閃落,眼前便多了一人,看身形像是男子,白衣翩翩的有幾分熟悉的味道,卻看不清臉孔,一張銀色的面具擋在眼前,異常猙獰恐怖.

牧歌嚇得挪不開腳,本能地舉起龍吟劍,"不要搶我的魚!"

劍上一陣陰風卷過,五條魚死不瞑目,今日注定要被她吃了.

男子緩緩轉身,一聲歎息,長長的幽幽的,鬼魅一般虛幻.

牧歌心中又涼了幾分,暗暗握緊龍吟劍,今日不管你是人是鬼要搶魚就跟你拼了.

男子伸手摘下面具,"清秋."一聲清秋,輕輕的柔柔的,道不盡濃濃的相思,訴不盡深深的情意.

"冷靖!"牧歌頓時松了口氣,收回龍吟劍皺了皺鼻子頗為郁悶,好好的人不做偏要出來裝鬼嚇人.

冷靖靜靜地盯著牧歌,"清秋,跟我走吧."

牧歌愣住,該來的終究會來,看來今日不說清楚是不行了,"我不是冷清秋."直截了當的六個字忍了一年多最終還是說出了口.

沒有意料中的意外,沒有意料中的吃驚,更沒有意料中的哀傷,冷靖只是淡淡地笑了,略顯蒼白的唇角勾著形狀甚是好看,"我知道,從當日在冷府你的笑容中我就看出了你不是清秋.清秋她只會對我一個人笑."

"你知道?"牧歌愣愣地不知該說什麼,他知道,他竟然在那一刻就知道了.

"跟我走可好?"冷靖低聲詢問,烏黑的眸子一閃一閃的,期盼湧動.

"對不起!我已經不是清秋了."牧歌意外,他不問她原因,不問她是否是偽裝,只一如既往地問著同樣的問題,心頭隱隱的很是愧疚,如果不是她穿越過來,冷清秋依然是冷清秋,她與冷靖依然能在一起,盡管受著虐待,身子痛或許心會是甜蜜的又或許他們依舊會攜手私奔,私奔到屬于他們的世外桃源.

冷靖並不怪她,只釋然一笑,"你果真不是清秋了."

牧歌垂著頭不忍再看他,"我叫牧歌."

"牧歌?你當心!"冷靖深深地深深地凝視著牧歌,許久,轉身掠走.

牧歌歎息,"我不想騙你,因為騙了你清秋更不會原諒我了."

"娘子抓到魚了?"千魂懶懶地依著樹干,垂首踢著腳下石子,似乎未看見龍吟劍上插著五條大魚.

"嗯."牧歌收起慌亂應了聲也不知千魂瞧見冷靖沒有.

"快去烤,我餓了."千魂抬起頭笑嘻嘻地指了指劍上插著的魚.

明明是請別人做事卻說得理所當然自然而然的,純善無辜的神情卻又讓人不忍心去回絕.可惡啊可惡,牧歌訕訕地提著龍吟劍走到火堆邊.

"嗯,香!"千魂閉著眼吸吸鼻子甚是享受的模樣,"娘子烤魚不錯."

牧歌轉了轉魚破天荒地沒有回嘴,只自顧自地烤著,翻著,視線不自覺地開始模糊,想起了那日與楊簡在一起烤雞,楊簡從未吃過她烤的魚!總要等到逝去了才覺遺憾.

千魂欲言又止,想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口,只心頭有些堵得慌,以前的他從不會如此.他無奈地笑了笑,這輩子怕真是逃不過了.

上篇:第二卷 江湖 第五十一章 希望     下篇:第二卷 江湖 第五十三章 敲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