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開個飛機去明朝 第196章 真相  
   
第196章 真相

陳圓圓說的一點都沒錯,朱常淵的手機打不通,最大的原因就是沒電了.頂點小說,x.

整天在雅間中憋得無聊,所以,就拿出手機玩單機游戲.

玩著玩著,手機沒電了,然後,這貨就毫無節操的從系統中拿出太陽能充電寶充電,充了玩,玩完了繼續沖.

而後,太陽能充電寶也尼瑪沒電了.

大殿中沒有陽光,所以,他真的是悲劇了.

自從一口氣弄死了三個人之後,東廠王之心也不知道是怕了自己,還是得到了什麼聖旨,反正朱常淵一連兩天沒吃到熱飯了.

所有的能吃的東西,都是他從系統中弄出來的,反正大部分是零食,還有些果汁礦泉水什麼的,倒是不太擔心吃不飽的問題.

只是有一點,人有三急呐.

小便好說,尼瑪隨便從系統中拿出來幾個瓶子就可以解決問題,可是大便咋辦?總不能把每天一次的回到現代社會的寶貴機會都浪費到大便上吧.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就連系統這貨估計都會罵朱常淵.

好吧,朱常淵起先的做法是忍,後來忍不住了,真的跑到現代社會舒舒服服的窩了個粑粑,而後,又帶著不少東西回到崇禎皇帝賜給他的雅間中.

回到房間,將里面的蠟燭丟到一旁,取出台燈放到上面去,又弄了幾個精致的茶杯,一個巨型的熱水瓶.

將自己這個房間又親手裝飾了一下,至少床弄的很舒服,還在中間的位置放了幾個大沙發.一個玻璃茶幾.一個會客方桌.

額.雖然一般情況下沒有什麼客人回來.

可是,不管怎麼說看著也舒服不是?

從現代社會弄過來一個超大容量的電瓶,放在下面供電,同時打開筆記本電腦,沒事看看上面的已經下載好的連續劇了,動畫片了神馬的,而且,反正大殿中沒人敢進,甚至于看看日本動作片都是小菜一碟.

"舒服!"

朱常淵躺在那里.斜刺刺的看著電腦屏幕,一股倦意隨之而來.

"嘩啦,嘩啦,嘩啦!"

一陣金屬交擊的聲音從外面傳來,把熟睡中的朱常淵吵醒.

"我去!"一看天,不知不覺中已經黑透了,簾子外,一陣響動.

只聽一個顫顫巍巍的聲音說道:"殿下,就,就.就在里面."

殿下,誰來了?

朱常淵正在疑惑的時候.鐵門"吱呀"一聲被打開,而後,太子站在門前,往朱常淵的雅間中一看,笑呵呵的說道:"大官,我來看你了."

正要進入籠子,卻被身後的一名衛士拉住,說道:"太子殿下,請勿入內."

太子師儲君,是將來的皇帝,不可以受牢獄之災,即便不是牢獄之災,就連牢房都不可以進入.

這是規矩.

當然了,太子不可以進入,太子的隨從還是可以進入的.

看著朱常淵籠子里的一應器具,朱慈烺苦笑著說道:"你這是在坐牢麼,我看你舒服得很呢?"

朱常淵嘿然一笑,從座位上站起來,朝皇太子拱拱手,道:"罪臣,拜見皇太子殿下."

"好了,好了!"朱慈烺指了指站在他身旁的以為低頭的侍女,說道:"你,去把本宮給延明王帶的食物送進去."

那侍女道"是!"便低著頭,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房間中.

外面,皇太子一擺手,說道:"咱們去殿外等吧,本宮在這里呆的不舒服."

"是!"獄卒和侍衛都隨著皇太子出去.

當然了,出去之前,將鐵門重新鎖上.

朱常淵看著那名侍女的身影,心中微微有點激動,在皇太子一幫人走後,他朝那侍女走了幾步,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道:"故人相見,何不抬起頭來?"

剛剛聽到那一聲:"是"的時候,朱常淵就已經知道來人到底是誰了.

對方輕輕抬起螓首,一張潔白如玉美豔絕倫的臉,展現在了他的面前.

她的眼圈紅紅,眼角似有淚痕.

二人之間的距離不足兩寸,朱常淵的身高比張嫣高了有十幾公分,一個低頭一個仰頭,四目灼灼相對.

朱常淵輕輕的抬起手,托住張嫣潔白的下巴,深吸一口氣,說道:"難得皇後娘娘有心,還記得臣."

張嫣搖了搖頭,道:"我不是皇後,你也不是臣子."

"就像,就像你說的那樣."張嫣的身子有些顫抖,眼色迷離的道:"如今,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知不知道?我愛你!"

朱常淵聽到這句話,心都要化了,伸開手臂將張嫣一把狠狠的抱進自己懷里,緊緊的抱住,感受著他的嬌軀顫抖,喃喃自語的說道:"我知道,我現在已經知道."

"而今而後,天涯海角,我們永遠在一起."朱常淵聞著面前微帶體香的美人秀發,沉醉著眯起眼睛,心情激動的久久不能平靜.

值了,別說在這里被軟禁坐雅間,就是真把老子丟到刑部大牢,老子這輩子也值了.

得此女芳心,一生何求?

"可是,可是,你就要死了!"

張嫣將頭顱深深的埋進朱常淵的胸前,身體顫抖,低聲抽泣,淚水四溢,瞬間打濕了朱常淵胸前的一片衣襟.

張嫣貴為一國之後,一般情況下萬萬不會將自己心中的感情表達出來的.但是今天的情況,有些不一樣了.

因為在她的眼中,朱常淵這次犯了死罪,馬上就會被處斬.現在不管是安慰常淵也好,真情流露也罷,反正.她有種一切都無所謂的想法.

如今在朱常淵的生死關頭.她有一種難以抑制的**.那就是飛到心上人身邊,大聲的告訴他,我是愛你的,你明白我的心麼?

"不會的,張嫣!"

朱常淵抱著不斷抖動的佳人,眼神堅毅,眼睛之中毫無半點**邪,咬著牙齒說道:"你放心.為了你,我不會死!"

"可是,他們要殺你,我聽說刑部已經定罪了!"

將頭顱從朱常淵的胸前抽出來,看著那張堅毅的臉,張嫣覺得雖然此時此刻會很短暫,但是卻有一種從未有過的幸福感.

"你放心,他們誰也殺不了我!"眼睛微微一眯,道:"為了和你在一起,本王甯負天下不負卿."

"甯負天下不負卿.甯負天下不負卿!"張嫣喃喃自語的說了兩句,然後一抬頭.看著朱常淵堅毅的目光,道:"你是想要..."

"不錯!"沒等張嫣的話說完,點了點頭:"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本王的王妃!"

"不,不!"骨子深處,她的心中,她的家和國,都是大明.

哪怕讓她不顧世俗的非議跟隨朱常淵天涯海角,都可以能接受;唯獨背叛國家,無法原諒.

"不要和大明為敵,不要和皇帝為敵,好麼?"張嫣臉色蒼白,幾乎是用懇求的口吻,對朱常淵說道.

"呼!"深深的吐出一口氣,朱常淵道:"很久以前,你問過我一個問題,就是大明什麼時候滅亡,清朝什麼時候入住中原!"

"當時你告訴我說還早!"張嫣說道.

"我是騙你的!"朱常淵從系統掏出一本《明史》放在張嫣的面前,說道:"我們兩個來自同一個世界,你應該能夠輕松分辨我手上的這本史書的真偽."

朱常淵說完,直接將書翻到記載崇禎帝本紀的那一篇,拿給她看.

張嫣雙手顫顫巍巍的接過史書,坐在旁邊的沙發上,目不轉睛的看著,邊看邊讀:"莊烈湣皇帝,諱由檢,光宗第五子也,萬曆三十八年十二月生.母賢妃劉氏,早薨.天啟二年,封信王.六年十一月,出居信邸.明年八月,熹宗疾大漸,召王入,受遺命.丁巳,即皇帝位.大赦天下,以明年為崇禎元年.九月甲申,追諡生母賢妃曰孝純皇後.丁亥,停刑.庚寅,冊妃周氏為皇後."

....

張嫣讀了幾句,越來越相信這就是真的,朱常淵道:"別讀了,直接看第二十四卷最後吧."

張嫣反了幾頁,看到最後,淒聲哀苦,讀到:"十七年乙巳,賊犯京師,京營兵潰.丙午,日晡,外城陷.是夕,皇後周氏崩.丁未,昧爽,內城陷.帝崩於萬歲山,王承恩從死.禦書衣襟曰:朕涼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諸臣誤朕.朕死無面目見祖宗,自去冠冕,以發覆面.任賊分裂,無傷百姓一人.自大學士范景文而下死者數十人.丙辰,賊遷帝,後梓宮於昌平.昌平人啟田貴妃墓以葬.明亡."

讀完以後,張嫣泣不成聲,趴倒在沙發的靠背上不住抽泣.

朱常淵撫了撫張嫣的肩膀,安慰說道:"你也別傷心了,陛下殫精竭慮,曆史上給的評價還是很高的.而且,大名積弊已久,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而況人無勝天之力."

張嫣抽抽噎噎,抬起頭看著朱常淵,道:"王爺功蓋千古,國之干城,就沒有挽救危亡的辦法麼?"

朱常淵抬眼看天,長長的歎了一口氣,說道:"大明氣數已盡,如何挽救?更何況天行有常,不因堯存,不以紂亡!"

"想要革除積弊,只有忍痛拔刀,破後而立!除此之外,別無他法."(未完待續.)

ps: 各位讀者,從周一開始,鋼筋固定更新時間(發布防盜版章節),一般情況下兩更,中午12點和晚上20點,在正常更新時間前半小時,會發布防盜版章節,請勿訂閱,半個小時後,會修改成正式章節.

另外,感謝土豪startke的慷慨打賞,不過近兩天可能無法加更,我先欠著,四章了.=-=.

上篇:第195章 顧忌與計策     下篇:第197章 患難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