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為你逆襲 第五十章 賭約  
   
第五十章 賭約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周末不回家,這顯然不是每一個人的特權,除了如煙這類沒人管的,如煙也暗暗慶幸,自己的父母目前還沒有搬到M市,曾經以為這塊地皮會很快開發,父母會在自己大學期間來到M市,沒想到也輾轉了這麼多年才開發起來,房產證也是在上周拿到手,只是因為沒有裝修,所以還沒有讓父母他們過來,本來哥哥的房子也閑著,但是父母不肯,說是來這里會增加負擔,其實已經沒有什麼負擔的,自己在M大是學費全免,還有不少獎學金可拿,哥哥已經參加了工作,生活一片如意,但父母堅持,再加上別墅還沒有拿到手,所以就等了一等.

歐陽旭車子停下來的時候,如煙還沉侵在自己的思緒中,直到歐陽旭俊臉湊到面前,才驚了一跳,"到了."

"到了?到哪了?"如煙驚訝的看著面前那一片湖.

歐陽旭的臉色有點黑,眼睛危險的眯著,盯著如煙,沉聲問"什麼讓你如此專注?"

如煙尷尬的別過臉,急忙解開安全帶,推開車門下了車.

今天來這里是干嘛?釣魚,真搞不懂,難道他想以釣魚來解決他所說的公平?

眼前的湖面很寬闊,湖邊種了很多柳樹,將入夏季,一片碧綠,這些綠色中也穿插建著一排排的小亭子,看起來分外別致,應該是為游人而設的.只是好象現在一個游人也沒有,除了歐陽旭就是自己,另外就是那輛騷包的寶馬.

歐陽旭打開後車廂,提出兩條長長的包包,打開其中一只,從內取出了魚杆,遞到如煙手中,說道,"今天,就你的公平,我們來一場賭約如何?"

"賭約?什麼賭約?怎麼賭法?"如煙接過魚杆,細細的打量著,魚杆質量確實不錯,上一世,因為有個朋友愛釣魚,倒是對魚杆了解一些,可惜自己對釣魚一直都不感冒,所以每次那個朋友拉自己去,也只是湊數而已.

今天歐陽旭帶自己來到湖邊釣魚,另外還有賭約,如果是釣魚為題自己有贏的希望嗎?答案肯定是否定的,明明知道,釣魚並不是女孩子的強項嘛,他可真是會挑啊!

看著歐陽旭慢條斯理的弄著另一條魚杆,如煙著實有點頭痛"如果是比誰釣的魚多,我看還是算了,這不公平!"

"別否定這麼快嗎?我們今天比誰釣的魚少如何?"歐陽旭抬起頭微笑著.

比誰釣的少,嗯,這個好象自己還有贏的希望,如煙內心里盤算著,歐陽旭轉頭"考慮得如何?"

"你確定?"如煙內心里想,比釣的少,那自己肯定會當仁不讓了,沒有比自己更差的釣魚技術了,如果歐陽旭比自己釣的少,那面子會不會不好看?這個賭約應該是比較穩妥的.看來自己贏的機會還是比較大的.但為了防止某人反悔,當然還是要確定一下的.

"確定,你只需要回答要不要打這個賭."歐陽旭弄好魚杆,站起身,目光灼灼的望著如煙.

"賭約是什麼?"如煙可不想被歐陽旭繞進水里去,還是小心點好.

"賭約麼?"歐陽旭摸了摸下巴,做思索狀.

"這樣吧,勝者可以向敗者提任何要求,而敗者必須做到,如何?"如煙假裝提議,有了這個賭約,自己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讓他不要再搔擾自己了,明明知道結局的,何必還要再受一次痛苦,長痛畢竟不如短痛來得快,就算自己這一世依然對他懷有好感,但那也是受上一世的影響好不好!

"這麼說,你確定打賭!決不反悔!"歐陽旭慢慢的一字一句的咬得很仔細.

"是的,決不反悔!"如煙盯著歐陽旭黑色的眼眸果斷的說道,開玩笑,這麼容易分勝負的賭約怎麼可以不賭,記得上一世,歐陽旭在信中提到過曾得到過釣魚大賽的頭等獎,自己當然不能錯過這麼一個贏的機會.

"OK,擊掌為誓!"歐陽旭目光微閃,兩人擊掌.

"不過,我要說一點,不能使詐!"如煙補充道.

"當然!"歐陽旭很紳士的說道,然後繼續"現在我們來說說比賽規則,第一,為了比賽公正,當然要有一個監督者,當然這個監督者就是我們自己;第二,比賽分為三局,每一局定為五次,三局二勝,勝者為王,當然可以向敗者提任何要求,現在,你要不要挑選一下釣魚的工具?"

如煙打量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魚杆,心里樂開了,什麼魚杆在自己手里都還不是一樣的效果,根本沒必要挑選,就道"就這只吧!

"那好吧!我們誰先來,一人釣魚的時候,另一人當然要做監督者."歐陽旭循循善誘,"女士優先吧?"

"哦..."如煙思索了一下,好吧,誰先誰後無所謂了,自己的技術自己明白,如果能釣到魚自己都要不信了.

但是接下來,如煙確實傻眼了,魚鏢動的時候,歐陽旭就讓起杆,做為監督者,這樣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如煙拉起魚杆看到魚鉤那頭那只活蹦亂跳的魚,止不住的咬牙了,自己的技術有那麼好嗎?開局就能釣到一只,應該是曉幸吧.

不過今天曉幸太多了,竟然在歐陽旭的監督下,十五杆連續釣到了十只魚,如煙沒為自己這麼好的技術喝采,反而垂頭喪氣.

看著象霜打茄子一樣的如煙,歐陽旭內心笑得一個得意,表面卻故做驚訝"喲,真沒想到,如煙的釣魚技術這麼好啊!看來以後要帶你來這里多溜達溜達才行啊!"

如煙白了一眼得意洋洋的歐陽旭,你就得瑟吧,以你的技術,會比我釣得少才怪!但這話自然不能說出口,只能在內心里腹誹一下而已.

"該你了!"如煙帶著郁悶說道.

"好吧,看我的!"歐陽旭自得的上了餌,下了鉤,很耐心的等著魚鏢動.

如煙眼大著眼,仔細的盯著鏢,這個監督一定要仔細了,防止某人故意不使力,眼看到魚鏢動了動,象是魚兒在咬鉤,就急忙說"起了!"歐陽旭內心里笑得開心,嘴里答道"好咧!"等拉起鉤,如煙傻了眼,魚餌好好的在上面掛著,連個魚的影子也沒有.

扭頭看著歐陽旭風清云淡的表情,如煙覺得自己是不是心太急了,杆起得太早了.

這次一定要吸取教訓,第二杆魚鏢又動了,如煙不急,耐心的看著魚鏢又抖了抖,才讓歐陽旭起杆,拉起來,如煙依然失望不已,魚鉤空了,看來這次是慢了.

看看旁邊某人失望的神色,歐陽旭故意歎口氣"看來技術退步了,竟然釣不到魚了!"無視某人鄙視的目光.

第三杆魚鏢只是稍微動了下就沒動靜了,等了半天都沒動靜,盯著魚鏢的如煙不覺得急了,難道魚兒已經把餌吃掉了,自己太大意了.

沒想到,沒多久,魚鏢又動了,如煙松了口氣,看來魚餌還在,魚鏢連續動了兩動,如煙忙說"起!"

歐陽旭依言拉起,如煙傻了,魚鉤上什麼也沒有了,餌沒有,魚也沒有,如果他下兩杆還是沒有釣到魚,自己這次賭約算是賭虧了,如煙不覺緊張得擦了擦腦門上急出的汗.

歐陽旭側臉淡淡的掃了一眼,眼睛內有某種算計得逞的光芒閃過.

第四杆,如煙伸長了脖子,盯得更仔細了,釣魚雖然是技術活,但需要的更是耐心,自己的耐心一向好,今天是怎麼了,好累,眼看著浮在水上的魚鏢一動也不動,如煙平靜的心又忍不住急了,內心祈禱:魚兒,魚兒,快上鉤啊!

應該是感應到了如煙的迫切心情,魚鏢終于動了,如煙不覺睜大眼,心髒也收緊了,千萬千萬要咬住鉤.

嘩啦,當聽到這個起杆的聲音時,如煙的心跳快了,終于有魚了,然後一條半斤大小的鯽魚被拉了上來,如煙的神經終于松了松但也更緊了,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但是.....

歐陽旭取下那只半大不小的鯽魚,笑得格外開心,"終于釣到了一條,我還以為魚都被你釣光了呢!"

如煙聽到這話,恨得牙庠庠的,但又無可奈何,白了一眼得瑟的歐陽旭,"希望你能發揮出你最大的能耐!不要藏著掖著,令人小看你!"

"怎麼會?我一直想盡力發揮,可惜,好象某個監督者不給力啊!"歐陽旭感歎道,好看的眉梢滿是笑意.

這明明是在說自己給他放了水,可是明明自己也怕他作弊,才要求他要按自己的要求起杆的.

如果他再有兩杆釣不到魚,自己勝利的希望就是零了,到時怕是自己死得很難看,如煙不覺手緊了緊.

歐陽旭輕輕松松的丟下杆,穩坐不動,如煙睜大眼,盯著魚鏢也入定了,這次一定要仔細,再仔細.

可惜這一杆希望破滅,看著空空的魚鉤,如煙有點想罵娘的沖動了,不是明明得了釣魚的頭等獎嗎?為什麼現在技術這麼稀爛,如煙這會是不會承認自己技術太臭的,只怪別人技術太臭.

一次次的起杆,如煙越來越失望,終于還有六杆的時候,站起身來,萬分不願的叫停了"算你贏了!"

"嗯,你確定認輸!"某人好心情的丟了魚杆站起身來,轉身走到已經背對著自己的某人身後,嘴角的笑容擴大了.

"確定!"如煙咬著牙說道.

"那是不是我可以以勝者的姿態向敗者提出任何要求了!"歐陽旭笑得妖孽,伸手扳轉過背對自己的某人.

如煙糾結的皺著細眉,不是為了公平才來的賭約嗎,現在唯一的一次公平也失掉了.

"嗯,不開心!"歐陽旭仔細的瞧著如煙的神情,眼里帶著一種陰謀得逞後的愉悅,不管怎麼說,現在只能由自己說了算,感情開不開始,也由不得她了.即然她說自己在唱獨角戲,現在,她都必須和自己一起入戲!

上篇:第四十九章 留宿     下篇:第五十一章 你是我的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