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為你逆襲 第二百三十一章 斷腿之仇  
   
第二百三十一章 斷腿之仇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回到M市的第二天,就是邢景的大婚,如煙准備了一個足夠大的紅包,不過,她並沒有通過禮單,因為這是如煙送給邢景的私人大禮.

這份大禮算是給邢景添妝吧,畢竟邢景家里的情況,如煙了解得非常清楚,能支撐邢景上完大學已經很不錯,雖然邢景五年來也應該積了一點錢,但一個月三五百元的工資,積了多少,一算就出來了,壓根就不夠看.

自己這份添妝,想來邢景就算嫁過去,也不會被婆婆瞧不起吧.

世上的人,從來看的都是背後的實力.宴會上有不少人多多少少認出了如煙的身份,做為在M市商界也混的風生水起的何家,當然眼睛更不會走神.

所以他們對于邢景的家人禮數也做得十分得體周到,就算邢景是小家碧玉,何家也沒有絲豪瞧不起.何況能夠娶到這種本份的媳婦,家庭會少許多矛盾,再有了,邢景與自己的兒子何逸林已經談戀愛多年,這個何家心知肚明,而且平時里,何逸林的父母對邢景還算可以,沒有以強凌弱,要不然,邢景早就和何逸林分手了,哪里會等這麼久的時間.

所以,這次婚禮也舉辦得隆重而又熱烈.再加上,新媳婦的背後還站著M市歐氏家族的少夫人,這個,可是手眼通天的人物,聽說,當日,歐氏家族的老祖竟然親自把祖傳玉鐲拿了出來,給她戴上.

何逸林的母親掃了一眼,如煙手腕那只通體碧綠的玉鐲,笑容更加開懷了,自家的新媳婦原來是歐氏少夫人的好友,這個關系她真的很滿意.

這場婚禮,雖然和如煙的婚禮不能相比,但也可以算得上盛大了,如煙默默的在心里點了點頭,看來.何家還算是比較良善之輩,想來,邢景嫁過去也不會吃虧.

婚宴過後,如煙就早早的離了席.今天還是要去看一看自己的婆婆到底如何了,是不是比昨天更有好轉?

如煙趕到歐氏別墅的時候,公公剛剛從婆婆房中出來,見到如煙,歐陽開拓很是欣慰.難為這個兒媳了!

自己之前,到底是腦子進了什麼,竟然把這麼好的媳婦趕走了,想起這五年來如煙受到的苦,歐陽開拓真的很自責,當然,這些苦,都是他想象出來的,哪里知道如煙在S市也混得風聲水起的,而歐陽旭直接沒有告訴自己的父親如煙早已經資產千萬的事情.如果知道,歐陽開拓臉色一定會很精彩.

如煙和公公打了招呼,就奔到婆婆的床前,仔細的拿起她的手,認真的觀察了一下,發現她的脈搏非常平穩有力,眼球好象轉動得快一點了.

于是,就嘗試著依然附耳在婆婆的耳邊,輕輕低語起來,這次的話和上次的話意思大體相同.如煙發現婆婆的眼球動得更厲害了,看來,有門了,不過.只是這樣的刺激怕是還需要一段時間.

如煙又開始嘗試把玉鐲放到了婆婆攤開的手掌里,然後仔細的觀察著她的反應,真的很奇怪,玉鐲一放到婆婆的手掌里,婆婆的眼睫抖動得更厲害,都快有睜開的架勢.看來,這只玉鐲不簡單啊,如煙想到,可惜的是,這只玉鐲自從自己戴上,就象生了根,壓根取不下來,如煙那段時間嘗試了好多辦法,都沒有辦法把這只玉鐲取下來.

再有了,玉這種東西,又不能太強硬,如煙也只好隨它了,不過,這只玉鐲帶給自己的好處多多,不只是睡眠好了,現在如煙發現,皮膚也變得更好了,白似雪凝如霜,大概就是對自己的皮膚的描繪吧.

鄭子豪架著二郎腿,看向自己那名名叫"萬事通"的手下,語氣有點陰沉:"你說,歐氏家族的少夫人如煙已經回到M市了?並且是獨身一人?"

"是的,老大,這次她確實是獨身一人,回來的原因,是因為她的一位朋友結婚,就是何家的新媳婦."

"好,太好了!"鄭子豪一拍大腿,媽的,上一次斷腿之仇還沒有報呢?這次,趁此機會,一定要把這個仇報了,轉頭他吩咐道:"你盯好了,有機會,就把她給我拿下!"

"是,老大,不過,這歐氏家咱們還是少惹為妙吧!聽說,她可是歐氏老祖親自認定的孫媳,我們這樣把她綁了,到時會不會收不了手?"萬事通很小心,這些事情,他比鄭子豪可是更清楚.

"做事有眼見一點,千萬不要被他們發現既可,等我和她成了好事,再把她放了,誰知道!"鄭子豪大大咧咧的說道.

"好吧!"萬事通說道.

"不是好吧,是一定要做到!"鄭子豪再次交待著,想一下,自己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擺脫熊玲玲那個妒婦了,鄭子豪心情還是有點好轉.

原以為自己挖到了一個金礦,沒想到,這個金礦礦脈是如此之少,完全是驢屎蛋外面光里面包著一包糠啊,這就是對熊玲玲最真實的寫照.

不過,自己通過熊玲玲也確實撈了不少的好處,最少現在不再是一窮二白的白丁了,賬上也有七位數了吧,一生衣食再也不用擔憂,至于這個已經沒有任何利用價值的熊玲玲,還是早點干掉她,以免她在自己身邊礙手礙腳,施展不出自己的能耐.

這次,綁架歐氏少夫人,就讓她來當替死鬼吧.鄭子豪招了招手,萬事通把耳朵湊了過來,兩人開始密謀,不久,萬事通就眉開眼笑起來,很快就離開了.

晚上,回到家的熊玲玲看著在床上挺尸的鄭子豪不禁有點惱火萬分,自己忙死忙活,他卻一點忙都不肯幫,成天不知道在哪里野,不過,沒等熊玲玲發火,正在床上挺尸的鄭子豪卻快速起了身,下了床熱情的對著她虛寒問暖起來,一瞬間,熊玲玲早已經忘記了之前的惱火.

好久沒有感受過鄭子豪對自己的熱情了,鄭子豪的父母也從最開始的親熱慢慢變得冷淡,現在自己陷入困局,他們的臉色更難看了,還有那個拖油瓶,竟然對自己橫眉豎目的,根本就是一個勢利眼,沒想到,自己還沒有開始整治她,現在就被這個小屁孩整治了,熊玲玲心里郁悶得吐血,但卻又毫無辦法.

現在,鄭子豪突然開了竅,終于明白自己是她的老婆了,熊玲玲曆經了一段非人時光,早就希望有人能伸出溫暖之手,現在,一向冷淡對待自己的老公突然轉性,對自己熱情似火,熊玲玲當然有點受寵若驚,很快就把之前的不快忘記,快樂的享受起了自己老公由來以久的特別關照.

看著躺在身邊熟睡過去的熊玲玲,鄭子豪陰險的笑了,看來,這步棋走對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三十章 玉鐲的故事     下篇:第二百三十二章 又一天才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