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學霸的妖豔人生 第225章:人性的本能  
   
第225章:人性的本能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家不要慌,把身體趴在上面."任東厲聲吩咐.

一聽他這話,女生們更害怕了.

傳說中的全軍覆沒.

沒一人在地面上,現在全都跳進了沼澤地里.

顧瀟瀟暗罵一聲操蛋,冷靜的對距離她最近的張輝說:"你站著別動."

"為,為什麼……"張輝驚恐的問.

眾人的身體都在不停的往下陷,沼澤地的恐怖之處,就在于越掙紮,陷的就越深.

顧瀟瀟環視一圈,發現這所謂的沼澤地,是個規則的長方形沼澤地,周邊泥土並沒有像里面一樣濕軟.

也就是說,這是人為的沼澤地……

蔣少勳……艹你大爺.

眾人的身體還在往下陷,最開始掉進里面的張小樂和艾美麗三人,已經陷到了腰部.

她們從來沒有經曆過這樣的事情,此時已經嚇得臉色發白,表情驚恐.

艾美麗更是哭著說要回家.

顧瀟瀟回頭看了一眼眾人的情況,發現只有她和任東距離岸邊最近.

"大家別慌,先把衣服脫了,扔到岸上去,李峰張輝,你們站好,別趴下,任東,我倆踩著李峰和張輝的肩膀先上去."

任東面色沉重的點頭.

在沼澤地里,只有趴著才陷的不會那麼快,但是趴著她和任東會不好借力,而且就算借力,他們會立刻陷進去,畢竟趴著沒那麼高.

雖然站著會陷的更快,但是借力之後,頂多也就陷到胸口位置,不會淹沒口鼻.

李峰倒是沒有問題,但張輝明顯不樂意,聽了顧瀟瀟的話,早已經嚇得面色發白的他不悅的反駁:"憑什麼我給你們墊,不是你們給我墊."

顧瀟瀟回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老子給你墊你上得去嗎?想一起死你就繼續趴著."

"瀟瀟,你踩著我上去!"站在顧瀟瀟身後的陳美說了一句.

顧瀟瀟回頭看了陳美一眼,估摸著倆人的位置,她點了下頭:"好,大家先把衣服脫了扔到岸上去."

眾人聽言,紛紛把外套脫了扔上去.

陳美伸出雙手,顧瀟瀟兩只手搭在她肩上,狠狠的把她往下按.

借著這股力道,終于把雙腿從沼澤地里拔出來,往上一翻,一腳蹬在陳美肩上,借力向上一躍,終于躍出兩米外的岸邊,距離太遠,她差點又跌下去,還好旁邊有顆大樹,她及時抱住樹干.

任東以同樣的方式跳了上來,然而與此同時,陳美和李峰身體迅速往下陷.

和顧瀟瀟估計的差不多,剛好陷到胸口位置.

沼澤里面的泥土濕軟黏膩,沒(mo)過胸口時,明顯呼吸不暢,陳美和李峰不得不張開嘴呼氣,但兩人還算比較冷靜.

其他幾人情況則不太好,她們或多或少都在掙紮.

顧瀟瀟看見艾美麗一邊哭著一邊想要往上爬,但是卻陷的更快,皺眉吼了她一句:"艾美麗,再動不救你了."

時間緊急,還有八個人陷在沼澤里,顧瀟瀟一邊吼她,一邊快速把她們扔上來的衣服打結.

任東也在做著同樣的工作,衣服連成兩條繩子,她和任東趕緊拋下去,首先拋到最危險的陳美和李峰面前.

"拉好."

陳美和李峰也不敢大意,趕緊拉住衣服,這邊因為身體不停往下陷,張輝早已經嚇得面色發白.

"給我,快給我!"他大聲吼著.

"你他媽給老子閉嘴."顧瀟瀟不悅的斥了他一句,任東冷冷的看他一眼,不發一言.

顧瀟瀟拉著陳美,任東拉著李峰,拼命的把人拉出來.

要把人從沼澤地里拔出來,這相當于同時拉著三四個人的力量.

顧瀟瀟掙的手都紅了,卻死死的抓著不放.

好在李峰和陳美都比較會配合,終于把倆人拉出來,接著又把衣服拋下去拉下面的人.

有了陳美和李峰的幫助,後面比較順利.

顧瀟瀟故意把張輝留在最後面,叫你逼逼逼.

終于只剩下最後兩個人,一個是張小樂,一個是張輝,倆張家人.

張輝看著任東和顧瀟瀟不停的把其他人拉過去,就是不拉他,嚇得眼淚一下子飚出來.

他身體還在往下陷,此時已經快到胸口位置,慌張的求顧瀟瀟:"快,快拉我上去,我求求你!"

"窩囊!"顧瀟瀟懶得理他,直接把繩子拋向張小樂:"樂樂,抓住."

張小樂雖然害怕,但是她相信顧瀟瀟一定會救她,倒是沒有張輝那麼驚慌.

這邊任東剛把張天天拉上去,正要拉張輝,結果張輝以為顧瀟瀟不打算救他,一下子搶過張小樂手中的衣服,口中不停的喊著:"救我,救我."

他聲音過分尖銳拔高,顧瀟瀟氣的差點沒跳過去一腳把他踩泥里去.

張小樂因為被張輝推了一下,身體往一旁倒,已經栽倒在泥水里,任東趕緊把衣服拋過去拉住張小樂.

顧瀟瀟恨不得張輝就死在里面算了,但到底沒有松手,張小樂離岸邊近些,任東先一步把她拉出來.

只有張輝一個人還在沼澤地里,但也在漸漸往岸邊靠近.

然而,變故就在此時發生,似乎因為張輝尖銳的叫聲,吵醒了沼澤地里的某樣東西.

距離張輝兩米左右的位置,泥土突然漸漸往上凸起.

任東一眼看見,大聲叫道:"不好,快,動作快點."

顧瀟瀟也看見了那突然凸起的泥土,沼澤地里的大家伙,還能有什麼!

幾乎一瞬間得到了答案,鱷魚!

顧瀟瀟心中駭然,這明顯人工沼澤的地方,怎麼會有鱷魚,難道也是蔣少勳搞的?

張輝看見那突然冒出的大眼睛,早已經嚇得屁滾尿流:"快,快救我!"

他聲嘶力竭的吼著,岸邊眾人看見沼澤地里突然冒出來的大家伙,早已經嚇得雙腿發軟.

任東見此,趕緊跑過去和顧瀟瀟一起拉住衣服,李峰也趕緊跑過去幫忙.

其他幾人已經被嚇得沒了力氣,李偉甚至想要拔腿往後面跑,要不是擔心後面還會有其他東西,他絕對已經跑了.

鱷魚只冒出半個身子,它龐大的身軀正在往前挪動,漸漸靠近張輝.

張輝緊緊的抓著衣服,眼看就要到岸上,突然,衣服一下子斷裂,他又一次狠狠的跌進沼澤里.

而此時,鱷魚已經距離他不過一米遠.

啊……

看見這一幕,彼此起伏的尖叫聲響起,張輝更是驚恐的瞪大雙眼.

他是倒著身體摔下去的,此時因為慌亂,不停的掙紮,然而在沼澤地里,越掙紮就越危險.

顧瀟瀟暗罵一聲,恨不得把這家伙扔在里面就算,然而腦海里閃過的,是他們回來找她的那一幕.

雖然他可能是迫于肖雪她們死纏爛打才跟著回來,但終究也是回來找她們了.

因為他們所有人一起回來,拉回了她心中的魔鬼.

還有當時蔣少勳在後山救她的時候說的一句話,因為他們是戰友.

因為他們身上穿著同樣的衣服.

眼看鱷魚已經靠近張輝,而張輝半張臉已經陷進泥里,顧瀟瀟腦海中閃過很多東西.

真到那一刻,她還真沒法不管不顧,閉了閉眼,松開手中已經斷裂的衣服鏈,她起身跳了下去.

"瀟瀟……"

岸邊的眾人驚呼,任東和李峰更是渾身一震.

顧瀟瀟會跳下去,自然不是為了尋死,是為了救人.

跳下去的瞬間,她不忘吩咐任東:"你救他!"

剩下的話她沒有說完,但任東卻懂了她的意思,她對付那條鱷魚.

來不及多想,他只能趕緊把另外一條衣服鏈拋過去,張輝剛好在翻騰,手一下就抓住了任東拋過來的衣服,任東將他狠狠的往上拉.

與此同時,鱷魚張大嘴巴,朝著他腦袋一口咬下.

眾人驚呼,張輝更是嚇得嘴唇哆嗦.

然而就在這時,跳下去的顧瀟瀟直接落在鱷魚背上,手中五根銀針,飛快的紮進鱷魚口腔,並且快速托住它下顎,狠狠的往上拉.

張輝的腦袋,在這萬分驚險的一瞬,避開了鱷魚張大的獵齒.

為了把鱷魚的頭拔起來,顧瀟瀟幾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氣,她額頭青筋根根冒出,脹鼓鼓的凸出來.

鱷魚被顧瀟瀟紮到口腔,痛的就地翻滾,顧瀟瀟就在它背上,必然要被摔下去.

就在她要摔進沼澤地里的時候,突然一只手伸出來,拉住了她手腕,正好是受傷的手.

她吃痛的叫了一聲,回頭看去,正好對上張輝蒼白的臉色.

他一手拉著任東拋下來的衣服,一手死死的抓著顧瀟瀟的手.

顧瀟瀟震驚的看著他,居然是這軟蛋.

然而此刻,她卻從他眼里看到了堅定.

來不及思考太多,身體被岸上的人迅速往上拉.

或許是因為顧瀟瀟驚人的舉動,岸邊原本已經被嚇的沒有力氣的人,紛紛使出了全身最大的力氣,一下子就將倆人拉到了岸邊.

那鱷魚還在沼澤里翻滾.

終于成功上岸,顧瀟瀟只覺得手腕痛的她想罵娘.

回頭看張輝還死死的拉著她手臂,她不由憋出兩字:"松手."

發生這樣的事情,眾人始料未及,但這鱷魚身體也太過于龐大,眾人不敢久留,紛紛往反方向跑去.

"等一下."顧瀟瀟叫住他們,跑回去在一顆大樹底下找出三面旗幟.

她剛剛就發現這里有片白色的布冒出來,果然是她們要找的東西.

所以,這果然都是蔣少勳安排的嗎?

顧瀟瀟咬牙,如果真的是他安排的,出去之後,她一定先揍他一頓再說.

拿到旗幟,顧瀟瀟不再管沼澤地里的鱷魚,正要轉身往前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這山林里還有其他組的學生.

想了想,她又走回來,此時鱷魚已經停止翻滾,正瞪著大大的眼睛朝她爬過來.

顧瀟瀟閉眼:"對不起了,本想留你一條性命,但……"

說著,她手中兩根冒著寒光的銀針直直的朝鱷魚雙眼飛射出去,鱷魚雙眼瞬間被襲,發出駭人的聲音.

就在它長大嘴巴嚎叫的同時,五根鋒利的銀針接連朝它喉嚨射去,闖入它喉嚨.

鱷魚全身皮厚,最致命的地方,就是口腔內和雙眼.

鱷魚拔高躍起的身體,就這樣轟然倒地,墜入泥坑里面.

做完這些,顧瀟瀟才轉身離開,只是剛轉身就對上任東打量的眼神.

顧瀟瀟微愣,冷著臉道:"走吧!"

*

"蔣隊,你說咱那沼澤地,會有誰中標?"魏如昀好奇的問.

蔣少勳咧唇:"不知道."

"我以為你什麼都知道呢?"

沼澤地是蔣少勳找人特意挖好偽造的,不過那坑也就一米五,軍校女生身高最低要求一米六,沒人會死在里面.

所以那里他都沒派人守著.

然而他並不知道,里面所有的危險,都已經被人為刻意安排好.

手中的通訊器又一次發出響聲,蔣少勳喂了一聲.

里面有人通報,又一組宣布退出訓練.

"又有人退出!"

魏如昀臉色有些不太好:"這屆學生居然差到這種地步."

蔣少勳面色顯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到現在為止,退出的組別,已經超過十五組了.

也就是還剩下六組.

顧瀟瀟她們這組,總共拿到了八面旗幟,也就是還差兩面旗.

經過了剛剛那一招,所有人都有些驚魂未定.

尤其是張輝,從鱷魚口中逃生,此時臉色白的嚇人,走路眼睛都是無神的.

當軍人是他的夢想,然而現在,他卻只想回去.

剛剛要不是顧瀟瀟,他就葬身在鱷魚口中了.

越想越覺得自己窩囊沒用,然而他上來之後,卻沒有人責怪他之前自私的舉動.

走到一半,他突然開口:"我想退出."

眾人回頭,李偉也跟著站到他那邊,狼狽的臉上滿是恐懼:"我也想退出."

顧瀟瀟看著他們,又看了張天天幾人一眼.

張天天和艾美麗也走了出來.

"我們也想退出."

陳美沒說話,肖雪和張小樂眼神猶豫,不時看向顧瀟瀟.

最終肖雪說了一句:"瀟瀟,要不你也退出吧?咱們大家一起退出,大不了出去受罰,負重跑就負重跑,再累再辛苦,也總不至于丟了性命."

"我也跟你們一起退出."陳美沉默半響,終究說出這樣一句.

就只剩下顧瀟瀟和任東,還有李峰沒有表態.

三人對視一眼,李峰眼里有理解,也有不贊同.

而任東眼里只有赤裸裸的憤怒.

顧瀟瀟目光淡淡,問了他們所有想退出的人一句:"要不你們直接退學吧?"

眾人一驚,沒想到她會說出這樣的話,紛紛抬頭看向她.

顧瀟瀟沒有憤怒,也沒有什麼多余的情懷.

"為,為什麼?"肖雪忐忑的問了一句.

顧瀟瀟不知道她此時什麼心情:"因為軍人就得隨時准備好為國家為人民奉獻生命,如果連眼前這一關都過不了,又怎麼談以後?"

"我不知道你們來軍校的初衷是什麼,可我知道,軍人的職責是保衛國家安全,保衛人民安全,你們見過哪個救人的軍人首先考慮的是自己的安危?求生是本能,但如果一味貪生怕死,我覺得你們應該退校,重新考慮自己未來的路."

顧瀟瀟沒有苛責她們,只是看著她們這一身綠軍裝,她不禁想到了她家老頭和蔣少勳.

在生死一線的時候,蔣少勳身為軍人,他能做到不怕死,只為保護戰友,而她家老頭,背上全是刀傷和槍傷,那都是執行任務時受的傷.

雖然她以前不願意成為軍人,但是她卻極其佩服他們那些為人民為國家沖鋒陷陣的英雄.

如果軍人是眼前這幾個遇到危險就想退出的人,那麼,她覺得她們有些侮辱這個職業.

怕死求生是本能,但既然她們自己選擇了,就應該知道自己要面對的是什麼.

------題外話------

==

兩天沒見到戰哥,你們想他嗎?

上篇:第224章:再遇危險     下篇:第226章:她受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