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打臉日常 第八十六章 侍寢(三)  
   
第八十六章 侍寢(三)

g,更新快,無彈窗,!

康熙一臉釋然地笑了笑,雙手捧起她滿是紅暈的小臉,低頭吻住她的唇.

云汐沒有防備,自然被吻了個正著,只是吻她的人沒有任何技巧,顯得略為粗魯,唇齒一陣碰撞,帶來些許疼痛感,讓云汐覺得難受卻又不敢抗拒.

有句話怎麼說來,沒吃過豬肉還沒看過豬跑麼?

上一世云汐和巴彥之間雖然是夫妻,亦做過夫妻之間最親密的事,但是親吻卻是一直都沒有.這倒不是巴彥不願意,而是云汐自己不願意.她抗拒自己被算計的婚事,即便想要妥協,但是該有的堅持她還是有,特別是在得知巴彥和云綺的關系之後,她再未讓巴彥近過身.

滯留人間那麼多年,特別是遭遇那個文明時代時,很多東西都沖擊了她的思想,給她展現了一個完全不同于她想象中的世界.那樣一個時代,別說親吻,就是那些愛情動作片她都看過,雖然時間相隔有些遠,但是這吻技好壞,她還是看得出來了.

雖然她沒試過,不過順從一些,配合一些,想來她也好,康熙也罷,都能少受些罪.于是她紅唇微張,順從地迎接他的侵占,直到兩人舌尖相觸,少女軟軟蠕蠕的香舌頓時引起了康熙深厚的興趣.頓時,你追我趕的,相互糾纏,直到兩人都快喘不過氣的時候,康熙這才松開云汐.

康熙舔著自己的薄唇,眼中含笑,他突然發現,嘴對嘴的親吻,並不像他想得那樣難以讓人接受……只是目光掃過她小巧精致卻微微紅腫的嘴唇,心中暗道,剛才似乎太過用力了些……

云汐依偎在康熙的懷里,雙眼微瞌,明顯是有些疲憊了.

"汐兒……"康熙突然喚了一聲,嚇得云汐一個激靈,睜開雙眼.

不是云汐不喜歡溫情,而是她對康熙的認知太少,就算他們做了男女之間最親密的事情,但歸根結底,他們依舊只是見過兩面的陌生人.

"皇上……"云汐抬頭看著環抱著自己的康熙,神色有些恍惚.

康熙看著懷里有些恍神的小女人,知道她對自己還有些生疏,也不勉強,但卻不喜歡她對自己的忽視,不滿地咬了咬她嬌俏的耳垂,看著她因吃痛而暈起水霧的憤怒眸子,輕笑道:"朕知道你對朕還有些生疏,不過來日方長,朕總會讓你相信的."

云汐表情微怔,似沒有想到康熙會說這些話,雙眼對上他略帶柔情的眼眸:"皇上的心意臣妾能感受到,只是臣妾打小就不是那討人喜歡的性子,明明不得寵愛,卻嬌氣任性……"說到這里,云汐不由得自嘲兩句.

她再不想過遷就別人的日子,也不想再過任人擺布的日子,所以從醒來的那一刻起,她努力對自己好,亦努力去謀劃她能謀劃的一切.

康熙定定地看著她,眼中沉澱著她看不懂的神色,殊不知她所有的一切他都知情,甚至內心深處彌漫的都是對她的心疼.

"早年我便想,若是可以,我必要尋個真心維護我的人,過自己想過的生活.無論是粗茶淡飯還是患難與共,我都將陪他,甚至因為他對我的好而愛他勝過我自己的生命,大約以後我們會過平凡而簡單的日子,也許沒有現在的富華富貴,但是可以彼此厮守到老.只是如今……"云汐想著剛才的一切,臉頰微紅,明顯是不習慣于在人前剖析自己的心理.

話音未落,男人醇厚的氣息便瞬間將她籠罩,他的吻吞沒了她接下來要說的話,甚至他的熱情直接燃燒了她的理智,讓她再想不起自己之前的那些打算.

桌上半燃的燭火輕輕跳動兩下,發出噼哩啪啦的聲響.

誠然云汐說這些話是為了固寵,為了博得康熙的好感,但實際上這些話大半都是真的.

她一開始的確只是想為自己謀一個安穩的下半生,繼而在這個基礎上報複那些害過她的人.也許這樣的人生不會有轟轟烈烈的愛情,但是平平安安地過一生卻是足夠了.

康熙撫著她光潔的背部,觀她神色不似作假,心中莫名地因她這番話而有所震撼.這後宮之中的每個女人,不管是在他面前俯低做小還是溫柔猶如解語花,說白了都只是想得到他的寵愛,也許個別有看重他這個人的,當不可否認,利益是在他這個人之前的.

長臂環著云汐纖細的腰肢,微微用力,兩人之間頓時再無一絲縫隙,"朕說過,朕會護著你的."

云汐安安靜靜地偎在康熙的懷里,聲音軟糯地應了一聲,聲音輕得幾乎聽不到,臉頰又埋在康熙懷里,一時間,也不知道她是明白還是不明白.

康熙歎了一口氣,揚聲喚了一聲,待熱水准備好後,他也不吱聲,直接抱著云汐往偏殿走去.事實上,被抬到乾清宮的嬪妃,都是在側殿接受康熙的寵幸,寵幸完畢,也是留在側殿休息,而康熙自己會回主殿去睡.

今日,康熙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在翻了云汐的牌子之後,他便直接讓人將她帶到主殿,不僅在這里寵幸了她,甚至還親自抱著她沐浴,休息.

罷了,就當是他沒有經過她的允許就自主作張將她納入宮的補償吧.若是沒有他的干預,依著她的心智能力,怕是很容易實現她的願望,找個愛她的男人,生兒育女,厮守到老.

只是……

康熙眼中閃過一絲寒光,不可否認知道她內心最真實的想法後,他心情是複雜的,但就算是這樣,他亦不會就此成全她!他看上的女人,且能讓他為之心動的女人,這一生便注定只能屬于他!

翌日,天色蒙蒙亮時,梁九功進來便看到四處散亂的衣物,雖說昨天值夜的不是他,但僅看這地上的衣物,他就能猜到這新入宮的索綽絡貴人不一般.

之前種種雖說讓他不自覺地重視起她的存在,卻也不至于還沒見面就急著湊上去討好.當然,該示好的時候他肯定會示好,說不准那天這位就成了主子娘娘呢.

"皇上,該上早朝了."梁九功小心翼翼地挪動兩步,靠近床榻,隔著床帳輕聲叫道.

"什麼時辰了."床帳中傳來一道刻意壓低的熟悉嗓音.

梁九功一聽康熙刻意壓低的嗓意,不由得將自己的聲音壓得更低了,"回皇上,已經五更了."

帳中微微一陣晃動,隱約地能聽到一道嬌柔的女聲,那軟軟糯糯的語調好似羽毛一般撓得人心癢癢.別說康熙,就是梁九功這個無根之人都聽得意動,這也難怪皇上態度不一般了.

"天色尚早,你好好休息."聽著康熙如此溫柔的語調,梁九功心里一陣哆嗦.

果然,這位索綽絡貴人在皇上心中的地位真心少有人比.宮里都說烏雅貴人和衛常在有多得寵,可他們這些近身侍候的人心里都清楚,皇上只是把她們當成一個解悶的玩藝兒,根本沒有所謂的感情,最多只有兩分對美人的憐惜.

等到帳子從里面被撩開,康熙光著身子走出來,梁九功立馬上前侍候.之後伺候梳洗的宮女太監魚貫而入,一柱香的時間便為康熙換上了一件完好的龍袍.康熙理了理袖口,走到門口時回頭看了一眼,卻什麼都沒說.

殿外守著的許嬤嬤和巧英睡了個圄圇覺,精神都顯得有些萎靡,不過兩人反應都不慢,一見康熙出來,立馬下跪行禮.

"奴婢給皇上請安.""

"起吧!你們是侍候汐兒的嬤嬤和宮女?"康熙看了兩人一眼,淡淡地問道.

"奴婢是."許嬤嬤和巧英聽到康熙對云汐的稱呼,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里看到了一絲喜色.

"好好伺候你家主子."康熙淡淡地吩咐幾句,目光掃過去卻在巧英的身上停留了一下,這才帶著梁九功等一眾內侍逐漸走遠.

許嬤嬤和巧英站起身,進屋之後沒聽到里面的動靜,兩人都沒說話,只是低眉順眼地守著,但是相比之前,兩人的精神卻是無比的亢奮.

差不多一個時辰後,云汐自睡夢中醒來,精致絕美的小臉上透著些許紅暈,慵懶的神情中透著些許獨屬于女人的嫵媚,揚聲喚來許嬤嬤和巧英,"先侍候我起身,然後收拾收拾,回延禧宮."

"可是……"巧英有些躊躇,明顯是不明白云汐為何這般急著離開.

"沒有可是,這樣做才是最好的選擇."云汐語氣淺淡地道.

雖說,在這乾清宮多待一刻便昭示著多一分榮寵,但云汐卻不想在這個時候招別人的眼.她已經在新人里面撥得頭籌,更依著過往的情分在康熙心里留下印記,可以說收獲滿滿.

她進宮之初便從許嬤嬤這里得到不少關于後宮的忌諱,進宮之後,又聽許嬤嬤分析過宮里的情況,別看宮里現下後位空懸,好似人人都有機會.可實際上若非身份尊貴,家世了得,那個位置又豈是誰都能坐的,別忘了太皇太後還安安穩穩地活著呢.

上篇:第八十五章 侍寢(二)     下篇:第八十七章 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