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打臉日常 第八十七章 安排  
   
第八十七章 安排

g,更新快,無彈窗,!

她進宮之初便從許嬤嬤這里得到不少關于後宮的忌諱,進宮之後,又聽許嬤嬤分析過宮里的情況,別看宮里現下後位空懸,好似人人都有機會.可實際上若非身份尊貴,家世了得,那個位置又豈是誰都能坐的,別忘了太皇太後還安安穩穩地活著呢.

外界傳聞頗多,說什麼康熙純孝,但云汐知道當今聖上能掌權,祖孫二人之間肯定也是有一番較量的,至于較量的結果如何?看太皇太後退居慈甯宮,便窺得一二.

當然,這樣的結果並不代表康熙就高枕無憂了,朝堂上康熙可以提撥新人,增加自己的話語權,但是後宮內苑,他定然不會放任.只是想要徹底掌控,怕是沒那麼容易.

三藩之亂對于康熙而言是機會,一個收攏大權達成一統,且讓他擺脫掌握的機會.

而現在康熙明顯還沒有徹底掌握一切,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家世背景都不算出眾的云汐著實不適合露頭,即便康熙一再承諾會護著她也一樣.

"聽貴人的,在宮里凡事適可而止,恃寵而驕是大忌."許嬤嬤看了巧英一眼,繼續侍候云汐梳洗,至于云汐身上那些青青紫紫的印記,許嬤嬤細細看了一下,發現都是吻痕,眼里的喜色更重幾分.

"是."話說到這份上,巧英要是再不懂,她也就不配再留在云汐身邊了.

殿外候著的李德全倒是將這些話聽得分明,他能越過那麼多的小太監被梁九功收為徒弟,肯定是有過人之處的,否則很難在這乾清宮里站穩腳跟.現下聽了云汐的話,他心里門兒清,覺得這位索綽絡貴人不比一般妃嬪,看的倒是比旁人更長遠些.

殿內,云汐簡單地收拾一番,換好衣衫便帶著自己的東西同昨日一樣,坐著敬事房的轎子回了延禧宮.

既然回來了,少不得要去給榮嬪請個安.

榮嬪見云汐回來的時辰,臉上的神情倒沒有太大的變化,"本宮瞧著你也累了,回去歇著吧!"

"多謝娘娘."云汐見榮嬪一臉關切的模樣,不管是真心或是假意,此時的她都承她這份情.

回到東配殿,云汐喝了一碗燕窩粥後便直接回房休息去了.

昨夜是她的初夜,本是不該如此放縱的,誰知身經百戰的康熙竟那般經不起撩撥,硬是將她從里到外吃了個遍,不,是好幾遍,以至于這一夜過去,她身上的酸痛依舊.好在康熙對她還是有著幾分憐惜的,而她本人時常都有鍛煉,如此,這才沒有使她第一次侍寢就傷了身子.

一覺醒來已是午後,神情慵懶的云汐趴在床榻上好一會兒才起身喚來綠蘿她們進來侍候.抬頭的瞬間,云汐見進來的不只是綠袖,還有許嬤嬤,不由地問道:"嬤嬤怎地不去休息?"

"謝貴人關心,老奴剛起來沒一會兒."許嬤嬤見云汐關心自己,臉上的笑意不自覺地深了幾分,不過思及她進來的目的,不由地又道:"貴人,老奴這個時候過來就是為了跟你說說巧英."

云汐微微一怔,之前她打定主意試探巧英,卻沒想到僅這一次就讓對方露出了狐狸尾巴,這還真是……

"嬤嬤,她在乾清宮可是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

許嬤嬤聽了云汐的問話,眉目舒展,低聲說道:"不,昨天半夜老奴察覺到動靜,見巧英偷偷起身,怕她做了什麼不該做事,連累貴人,便偷偷跟了出去,誰知竟發現巧英正跟禦前的李公公說話,只是距離有些遠,老奴沒聽清他們在說些什麼,但老奴想這禦前的人,都是皇上的人,豈能那般輕易能被收買的.這樣一想,老奴肯定這巧英是皇上派來的人,貴人且用著便是."

許嬤嬤說這話也是有依據的,前幾年宮里大清洗,腥風血雨的,不管是有問題的還是沒問題的,但凡是有所牽扯的不是丟了性命就是被清理了出去.可就在那樣的情況下,這乾清宮能讓人買通的也不過是外圍的幾個小太監,何況現在皇上大權在握,但凡有點腦子的,怕是都不敢在這個節骨眼上干出背主的事,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巧英背後的主子是皇上.

云汐心中一凜,巧英若真是皇上的人,她倒不擔心了.

這宮里的女人相互算計,那都是想置對方于死地.可康熙一個皇帝,真想跟個嬪妃計較,著實不需要花那麼多的心思.現在他既然把人送到她身邊,想來他之前說的那些維護並非只是一句空話.

"巧英若是皇上的人,那其他人呢?"云汐想了想問道.

"貴人所說的確有待商榷,若是皇上真的有插手的話,那這些人應該都沒有問題."許嬤嬤說這話也並非只是為了安撫云汐.

在這個宮里能得皇上特殊關照,且還做得這般隱秘的,那就證明是皇上放在心里的.不管皇上是出于什麼原因做得這些安排,那都證明自家貴人在皇上心中的地位不一般.許嬤嬤回想今早在云汐身上看到的那些吻痕,心中一陣了然.

"貴人進宮之前可曾見過皇上?"許嬤嬤支吾地問了一句.

云汐想了想,便將之前同康熙的兩次見面給說了.有些事情,她不便在人前說起,但是她身邊的人卻沒有必要隱瞞,畢竟她們站在同一條線上,若是連這點信任都沒有,何談以後.

"啊,原來皇上就是那位艾公子啊!"綠袖一臉的詫異,明顯是沒有想到這中間還有這麼一出.

"嗯.昨夜見到皇上時,我也嚇了一跳,不過更多的是慶幸,畢竟是熟悉的人,親近起來顯得更容易些.至于被送到我這里來的太監和宮女,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都出于皇上的安排,可該試探的還得試探,一切以小心為上."云汐明顯並沒有因為這個發現而失了警惕之心,相反地她行事更加謹慎了.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她不能因為皇上的安排就失了謹慎之心,畢竟這宮里,能人不少,誰也不能保證自己這里的人會一直忠心.

說白了,不是云汐自己的人,她到底還是信不過.

"老奴明白."許嬤嬤看著云汐這個態度,倒也理解,是皇上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皇上根本不打算在你身上花心思.

至于皇上安排的這些人,忠心于誰,的確還需要確定,畢竟這宮里有著太多不得已的選擇,許嬤嬤可不希望因為她們的疏忽,給云汐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

乾清宮,下朝後的康熙依舊如從前一般選擇先處理送上來的奏折,只是當他拿起折子的那一瞬間,手微微了頓了一下,"她……是什麼時候離開好乾清宮的?"

梁九功原本就是人精,一聽康熙說得這個'她’,立馬就猜到是誰了,于是低聲回道:"皇上,奴才聽小德子(這里指李德全)說,索綽絡貴人在您上朝後不久就回延禧宮了."

康熙一怔,明顯是沒有想到她會走得這麼早,"她沒用早膳嗎?"

昔日他召幸嬪妃,就是他認為最善解人意的烏雅氏都換著法地拖延在乾清宮的時間來彰顯自己對她的寵愛,偏偏這個小丫頭總是這般出乎意料.

"回皇上,索綽絡貴人梳洗完畢,就直接離開了."梁九功見康熙神色莫名,心沒由來地少跳了一拍,難道他猜錯了,這位索綽絡貴人其實並沒有他想象聽那般得皇上心意……可皇上的種種舉動都表現出他對這位索綽絡貴人的與眾不同啊.

康熙並非梁九功所想的那般是在生氣,他只是想到云汐在潭柘寺里說得那些話,又思及她昨夜的那些告白,心里頗為感慨,似乎這個小丫頭想要一直都很簡單.不管處境是艱難還是順暢,她都堅持一顆本心,而這種堅持恰恰是這宮中最為缺少的,只盼著她不要改變.

其實,康熙心里也是有過擔憂的.

他想報恩不假,但他對云汐的動心亦不假,否則,依他一國之君的身份,想做什麼不能成,非得用這種方式報答,說白了,他心里對于云汐早就動了心,只是他自己礙于面子一直不肯面對罷了.

康熙心中一陣歎息,若說之前他還擔心云汐會變的話,那麼現在他竟開始有些希望云汐能像後宮那些嬪妃一樣,多一點心思了.

倘若他只是一個普通的人,他必會以滿滿的寵愛來回應她的這份情意,只可惜他不是一個普通人,所以他能做的是把住自己的心,盡量地護著她不受委屈.

侍寢之後升位分是一件很普通的事,但是云汐此時已然是貴人,再往上走便是嬪,康熙雖然對云汐早有安排,卻也不至于讓她一進宮就升到嬪位來招人的眼.思及慈甯宮的那位,康熙想有些事情他還得慢慢來,否則後方不穩,亦不利于他在前方收攏權柄.

"梁九功,給朕擬旨."康熙淡淡的一句,便讓包括梁九功在內的人都忙了起來.

上篇:第八十六章 侍寢(三)     下篇:第八十八章 慈甯宮請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