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打臉日常 第九十四章 色胚  
   
第九十四章 色胚

g,更新快,無彈窗,!

殿內一片寂靜,良久之後,云汐微微動了動身子,原是想起來的,卻不想動作太大,以至于腳上的花盆鞋一下子掉了下來.

康熙看著云汐一臉窘迫的模樣,微眯著雙眼,一臉笑意地看著她,"汐兒,你真美."

云汐微愣,似乎是康熙轉移話題的速度太快了,她有點跟不上他的節奏,這讓她覺得有些不高興,扭著身子便想穿鞋.

"別動."康熙的手臂環著云汐的纖腰,聲音透著一絲沙啞,明顯云汐剛才的舉動擦出了火花.

"皇……皇上……"云汐對上他幽深的雙眼,感覺到他紅果果的侵略感,沒由來地覺得緊張.

兩人之間的距離很近,鼻間繚繞著屬于彼此的氣息.康熙的目光落在她細嫩的脖頸處,不由地一口咬了上去.

云汐嚶嚀一聲,忙求饒道:"皇上,別咬了,唔……"

感覺到康熙細細啃咬著她脖頸處,脖子一向敏感的云汐頓時化成了一灘水,直接靠在康熙的懷里.

康熙看著懷里那嬌嬌軟軟的地嬌人兒,一雙眼睛好似蒙著一層水霧一般,氤氳而柔美,想不讓康熙心動都不行,"好,朕不咬,朕親親可以吧!"

"皇上……"她仰著頭,紅唇微抿:"皇上明知道臣妾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告訴朕,你到底是個什麼意思."康熙緊緊地盯著她,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脖頸處,挑起一片紅暈.

云汐羞紅了臉,惱羞成怒間,一雙小手不由地拉著他的大掌,送到嘴邊就是一口.

康熙有些驚愕地看著手上的牙印,淺淺的一片,並不疼,卻好似印在了他心里.他伸手輕撫她細嫩的臉頰,低頭的瞬間吻住她小巧精致的紅唇.

在云汐之前,康熙從來不吻女人,即便是再漂亮的女人他亦不屑于用嘴去親吻.在他看來,身為帝王,不只是臣民要以他為尊,這後宮的女人亦然.但是遇上云汐之後,有些事情就變了,比如親吻,以往他不只是不吻女人,也不許女人吻他,後宮嬪妃心中都清楚,倒也無人敢放肆.直到上次她侍寢時,他無意中的一吻讓他徹底迷上了她唇間那一抹淡淡的茶香.

他抵著她的後腦勺,薄唇霸道地攻略城池,絲毫不許她逃離自己的掌控.

云汐在他越來越熟練的親吻以及霸道的掠奪下,直接繳械投降,只能任他予取予求.

殿外,再聽不到說話的梁九功伸手打了個哈欠,對著一旁的小太監使了個眼色,轉身往偏殿那邊走去.

若屋里還有說話聲,梁九功是不敢退下的.不過現下屋里傳來的是男女歡好的聲音,梁九功就知道今夜已經沒他的事了,所以他覺得自己可以趁機小睡一下,這樣才不耽誤他明天用更好的精力伺候皇上.

不得不說梁九功的判斷還是有幾分根據的,康熙對云汐的特殊,整個乾清宮里的人都知道,但卻沒有絲毫風聲傳出去,由此可見他的重視.

次日,等到云汐被許嬤嬤從夢中喚醒時,康熙如同上次一樣已然不在身旁,想來應該是上朝去了.

"幾時了?"云汐總覺得自己並沒有睡多久,問話間,大眼微眯,頗有種似睡非睡的感覺.

"已經卯時末了,貴人該起身了."許嬤嬤一臉憐愛地望著她,見她睡眼朦朧的模樣,雖然知道她沒睡好,但是昨天的種種都容不得她們不注意.

云汐忍不住蹭了蹭懷里的被子,整個人顯得有些無力.昨夜的一切曆曆在目,她之前只以為康熙經不起撩撥,現在看來康熙就是個色胚,里里外外,翻來覆去地將她吃干抹淨好幾遍.

她已經不記得他們昨夜到底折騰到什麼時候才歇下,但是云汐覺得自己估計連兩個時辰都沒睡到,不然向來少有賴床的她,不可能一直睡到許嬤嬤來叫醒她.

撐著身子,云汐原是想自己坐起來的,可是一動她便覺得全身都疼,好在許嬤嬤扶了她一把,不然她指不定會重新躺回去.

云汐的膚色雪白如玉,只一個淡淡的印記就會變得尤為明顯,何況昨夜康熙鬧了那麼久,這印記只會更深,不會太淺.

由許嬤嬤扶著到偏殿梳洗完畢後,云汐換了一身淺粉色的旗裝,領口和袖口以淺紫色裹邊繡云紋,整個人看起來精神不少,只是身上還隱隱作痛.

沒有多做耽擱,云汐梳洗過後,便忍著身體的不適坐著敬事房的轎子回了延禧宮,也許是她的臉色太過難看,她去見榮嬪時,榮嬪直接就讓她回去休息了.

云汐身體著實有些不適,所以也沒跟榮嬪客氣,只是回去的路上遇上過來請安的李庶妃.

"索綽絡貴人安."李庶妃邁著步子走到云汐面前,行禮問安間,聲音里透著些許討好,也不知道是在打什麼主意.

此時時辰尚早,天色才剛亮了不久,按說還不到請安的時候,這李庶妃便急急地過來了,可想而知,她並不是沖著榮嬪來的,而是沖著云汐來了.

云汐此時滿身疲憊,可以說無心應付李庶妃,原是想客氣兩句便直接離開的,誰知節庶妃竟擺出一臉興致勃勃的模樣,好似要與促膝長談的一般,讓云汐耐心盡失.

李庶妃見自己都這般俯低做小了,云汐還一副不冷不熱的模樣,李庶妃臉上的笑容便顯得有些猙獰起來了:"索綽絡貴人果然是得寵了就不把從前舊人放在心上了."

她眉眼中透著些許陰暗之色,聲音里更是帶著諸多指責,就好似她湊上來,云汐沒有接招就有多對不起她一樣.

云汐眉頭微挑,眼里閃過一絲不耐,隨後一臉笑意地反問:"舊人?李庶妃說得這個舊人是你嗎?可我怎麼就不知道你跟我有舊呢!"云汐的目光落在李庶妃的臉上,眼神卻不像從前,而是明明白白地透著一絲不屑.

之前她不曾理會李庶妃,覺得煩了便躲出去,也算是給她留些許顏面,誰知她的忍讓倒成了她放肆的借口,擋了自己的去路不說還指責她忘了舊人.

真是可笑!

"若是我們真有什麼關系還罷,可我們有關系?我欠你的嗎?你憑什麼指責我!"云汐抬起頭,下巴微微抬高,目光不閃不避地盯著李庶妃看.

之前還擺著一臉'你欠了我’的表情的李庶妃聽了云汐的話,不由地抿緊了嘴唇,整個人繃得緊緊的,說不出話來.

她沒有認清自己的身份,從之前到現在,一直對云汐有著諸多要求,云汐未曾當面拒絕,她便覺得自己的索取是理所應當的.一旦云汐開始拒絕,她便覺得云汐欠了她的,從頭到腳都對不起她.

"你說這些無非就是想掩飾自己的心虛,我們同住延禧宮,又是姐妹,你得寵了,我來恭喜你,你怎麼這副愛理不理的模樣,難道不是看不起人嗎?"李庶妃只要一想到自己入宮多年還只是享答應的份例,這心里就無比的委屈,再看剛入宮的云汐,不僅入了太皇太後的眼,還得了皇上的寵愛,她如何能不嫉恨.

許嬤嬤見李庶妃越說越不在理,不由得臉色一變,正想開口,卻見云汐冷笑一聲,徑直往外走去.

"你站住,你把話說清楚再走!"李庶妃看著這一幕,頓時怒火中燒,厲聲吼道.

她已經不再年輕了,也耗不起了,再這樣繼續沉默下去,她這一輩子都別想再有任何發展了.她不想就這樣認命,特別是在看到云汐輕而易舉地得到寵愛時,心中想要得寵的念頭便瘋狂滋生,直到此刻,再也壓制不住.

以前她去東配殿,不管云汐願意還是不願意,都會順著她,此刻她連口都還沒開,云汐就直接拒絕了,頓時心中戾氣橫生.

"我讓你站住,你聽到沒有!"

云汐連腳步都不停停頓一下,像是壓根兒就沒有聽到李庶妃的叫囂和威脅一般,鬧得李庶妃不得不快步追了上去,續而擋在她面前.

"李庶妃,你以為你是誰呢,一個庶妃,讓我一個貴人站住,還得把話給你說清楚?"云汐冷笑地看了她一眼,語氣譏誚地道:"你以為你是誰,是榮嬪娘娘嗎?"

她說完,直接越過李庶妃,往東配殿走去,徒留李庶妃站在原地,一臉的青白交加.

剛剛她鬧了一場,云汐卻絲毫不經情面,如此,她的離去也致使李庶妃變成了一個笑話.李庶妃看著云汐離去的背影,心里說不出的怨恨.

明明都是同住一個宮殿的嬪妃,為何就不能幫她一把.

她沒想跟她爭皇上的寵愛,僅僅只是想要一個機會改變自己的處境,若是可以,最好能有個一兒半女的,這後半輩子也好有個依靠.

但她沒有想到她找上云汐時,不止沒能得到她的幫助,還被她奚落一番,一時間,李庶妃指尖陷進掌心里,半晌之後,冷哼一聲道:"等著瞧,我不仁,就別怪我不義."

上篇:第九十三章 夜話     下篇:第九十五章 驚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