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打臉日常 第一百三十八章 設局(二更)  
   
第一百三十八章 設局(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天氣漸漸熱了,等到福寶滿四個月的時候,云汐的綠頭牌總算是放回去了,而康熙也很是迅速地選在綠頭牌放回去的當天翻了云汐的牌子,這舉動可沒少讓人泛酸.

不過這一次云汐倒沒想低調,之前她出了月子後,每每去慈甯宮請安,嬪妃之中有些人瞧著太皇太後對她不算熱乎,可沒少拿話擠兌她,那模樣好似篤定她已經失寵了一般,說起話來一個比一個不客氣,就差沒指名道姓地指著她的鼻子罵她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了.

與這些人相反地是佟貴妃也好,鈕鈷祿貴妃也罷,態度雖然沒什麼太大的變化,行事卻同榮嬪一樣客氣,這倒是出乎云汐的意料之外.

佟貴妃那邊有合作,近半個月里因著她改變了以往對四阿哥的不上心,倒是引得康熙也變了態度.

康熙對母族終究是有感情的,可以說他對于額娘的思念統統都轉駕到了對佟氏一族的照顧,而佟貴妃這個表妹,雖然有很多事情做得並不合他心意,但是被消磨的感情只要還沒有全部消失,佟貴妃就擁有別人沒有的優勢.

倒是這鈕鈷祿貴妃的態度有些莫名,從一開始的不搭理到現在的客氣,云汐總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沒瞧見惠嬪,宜嬪等人對她的態度麼?不說生死仇敵,卻也是懷恨在心,言語擠兌都只是小事,暗地里使絆子那真是防不勝防,若非云汐早有安排,怕是吃虧的就不只是她自己了.

在她的綠頭牌沒有放回去之前,宮里大多數的人都在觀望,而現在當一切塵埃落定,她倒是要看看那些人又是什麼樣的嘴臉.

等到下午,云汐午睡起來,看著早就醒了卻自己玩得高興的福寶,云汐一臉笑意地抱起福寶,瞧著他臉上的笑容,滿臉的溫柔.

綠袖聽到動靜,進來看了看,眼見云汐醒來,立馬喚人進來侍候.

事實上在此之前,她便悄悄進來過兩次,只是在門口觀望,並沒有進來,為得就是怕吵醒云汐他們母子倆,或者他們母子倆醒了她們卻不知情,所以時時刻刻都注意著.

云汐和福寶母子起身洗漱完,云汐先是讓奶嬤嬤將福寶抱去喂奶,至于她自己則召來許嬤嬤問近來發生的一些瑣事.

別看這些事情瑣碎,可從細節處最能看出事情的因由,畢竟紙包不住火,只要動了心思,總會露出些許馬腳的.云汐自打康熙因著去景仁宮的事情過來一趟後,便讓人盯著烏雅氏,看看她到底玩什麼花樣?

之前康熙來永和宮雖然不能留宿,隔兩天就來卻是真的,而云汐雖然不會親自將康熙推給別人,卻也會時不時地提一提佟貴妃和榮嬪,至于去不去,完全看康熙自己的選擇,畢竟就算她不說,康熙也一樣會召幸別的嬪妃,可以說烏雅氏的算計以及康熙的疑心讓原本還算稚嫩的云汐在瞬間成長起來,也許是認清了事實,也可能是作為一個額娘,比起求而不得的愛情,她更懂得什麼叫為母則強.

許嬤嬤這幾天可不只是關注景仁宮里的烏雅貴人,佟貴妃以及其他宮里的嬪妃她也有想法關注,畢竟這宮里誰都不容小覷,甚至有些時候真正翻起巨浪的一開始都只是一些不入流的小人物.

這幾天的傍晚時分,云汐總是會抱著福寶在院子里散步,畢竟這天越來越熱了,陽光太猛,云汐自然不敢輕易帶福寶出去,臨近傍晚倒是個不錯的時候,氣候適宜,能讓越來越活躍的福寶出來透透氣,也能讓她靜靜地思索一下接下來的布局.

如今的福寶隱約地能看到一些東西了,自然也就不再滿足于室內生活,而是向往室外的新鮮世界了.云汐雖然很少帶他出永和宮,甚至每隔上十天都會將永和宮上上下下清理一遍,還讓綠蘿和順心時常給幾位奶嬤嬤診脈,為得就是不希望有人通過她們來對付福寶.

許嬤嬤她們心里都清楚云汐的用意的,所以做起事來也相當地仔細,有一些云汐沒有想到的地方她們都幫著考慮到了.

當許嬤嬤提及宜嬪的變化時,倚著軟枕把玩著手中白玉擺件的云汐一臉漫不經心地道:"看來倒是本宮太高看宜嬪了?"抬頭的瞬間看見許嬤嬤不解的目光,不由地低笑道:"嬤嬤以為宜嬪為何突然選擇不帶五阿哥去慈甯宮了,就是因為太皇太後已經等得不耐煩,直接把話挑明了,她就是想裝不明白也不行.恐怕現在的她這般作為也不過是垂死掙紮,畢竟依著太皇太後的手段,除非她不想要五阿哥的命,否則長則十天,短則五天,她一定會選擇妥協."

"可是五阿哥畢竟不只是宜嬪的兒子,皇上那邊怕是不會如太皇太後所願吧?"許嬤嬤聽了有些猶豫地道.

康熙看重子嗣是宮里上下皆知的,如今活著的六位阿哥,不說一個比一個重視,卻也是個個用心.現在云汐突然說康熙會放棄其中一個,不說許嬤嬤,就是其他人聽了,怕是也不會相信.

對于許嬤嬤的疑惑,云汐不在意地笑了笑道:"為什麼不?皇上可是有提醒過宜嬪的,只是宜嬪一心想借著太皇太後在後宮博得一席之地,卻忘了這皇宮真正的主人只有皇上,即便是太皇太後,那也只能排在皇上之後."

"可是……"話是這樣說,可許嬤嬤總覺得皇上不應該這麼痛快地放棄五阿哥.

別看太子已然定下,可能這史上能安然繼位的太子有幾個,除非皇上沒有選擇,不然的話,每位阿哥看似沒有機會,實際上卻是個個都有機會.

"沒有可是,皇上的心思豈是你我能猜透的.倒是宜嬪,目光短淺,分不清主次,以至于連累了五阿哥,可憐見的,還什麼都不知曉,就已經輸在了起跑線上."云汐語氣無辜,聲音中卻透著一絲幸災樂禍的愉悅,宜嬪當時有多得意現在就有多後悔.

康熙是那麼容易能敷衍的,宜嬪自以為得寵,便想著左右逢源,卻不想上位者的驕傲豈是她能隨便挑釁的.

許嬤嬤一見云汐這表情,就知道云汐不是不在意宜嬪之前的所作所為,她只是看得比宜嬪遠,所以打從一開始就等著看宜嬪的好戲,"娘娘,宜嬪這是自食惡果,怨不得人,但是一旦太皇太後知曉皇上的心思,可會再打其他阿哥的主意?"

云汐微微一怔,隨後一臉冷笑道:"太皇太後還會不會打其他阿哥的主意我是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皇上不會一直放任太皇太後打這些阿哥的主意,其他嬪妃包括我在內,都不可能順了太皇太後的意,畢竟自己的孩子自己養才親,交給別人,誰知道會養成什麼性子?"

太皇太後的心思云汐了然于心,其他人亦心知肚明,只是礙于太皇太後的身份,她們不敢拒絕的太過明顯,但是要說心甘情願,連自動送上門的宜嬪都會後悔,何況她們這些原本就不願意的人.

"娘娘說的是."許嬤嬤點了點頭,對于這一點她還是非常贊同的,只是當話題由宜嬪轉到烏雅貴人時,許嬤嬤語氣里蘊含的敵意就明顯增加了許多,且防備意識也增強了不少,"不過景仁宮那邊,烏雅貴人鬧出的動靜可比之前大了不少."

云汐眉頭微挑,對此並不覺得訝意,她做了這麼多,為得就是逼烏雅氏動手.要知道烏雅氏的心計手段都不比常人,更重要的是她能忍,都說百忍成剛,她能忍著佟貴妃的羞辱和刁難一步步走到今天,誰能保證她不能像上一世那樣隱忍著最終成為最大的贏家.

既然注定要成為敵人,那云汐就不可能放任烏雅氏坐大,畢竟她連自己的未來都不能保證,那自然要在自己還有能力的時候將所有的威脅都消滅在萌芽狀態,何況烏雅氏並非萌芽,已然是一棵快要長成的蒼天大樹.

云汐算計的其實就是烏雅氏骨子里的那一點子小家子氣,要知道習慣是一種相當微妙的東西,會隨著人的成長和時間融入骨子里.別看烏雅氏如今已然成了皇上的寵妃,可實際上再高貴的身份和優雅的舉止也不能輕易消滅她骨子里的自卑.只要抓住這一點,再結合烏雅氏的野心,在拼一把和被打回原形之間,烏雅氏十之八

九會選擇前者,畢竟就烏雅氏而言,她現在所得到的這一切都是她豪賭所得,賭習慣了,再有賭局放在眼前,她自然會下意識地選擇賭.

但凡烏雅氏有一丁點老實,她都不會走到這一步,即便是無可奈何地被佟貴妃推到康熙面前,只要她不是事事都不擇手段,一再拿別人來成就自己,云汐即便會跟她對立,卻也不會輕易斷她後路.

"這樣更好,多做多錯,越做越錯,就是不知道烏雅貴人喜不喜歡我送的這份禮?"云汐輕笑出聲,明顯很是期待之後的結果.

許嬤嬤看著心情不錯的云汐,就知道這次設局已經開始起作用了,只是與其他人不同的是自家娘娘用的是陽謀,局就擺在你面前,走與不走不看別人,只看自己.這樣的局看似沒有多大的效用,但一旦踏入其中,再想抽身,恐怕是難上加難.

上篇:第一百三十七章 抹黑(一更)     下篇:第一百三十九章 步步緊逼